-

現在天雨集團雖然恢複了正常運營,但是研發部門,依舊冇有辦法組建,作為一家製藥公司,冇有研發部門,那隻能夠淪為藥品代工廠了。

這當然不是鬱雨晨希望看到的,好在天雨集團好歹也是曾經的濱江第一製藥公司,技術儲備還是有一些,市麵上也有幾款暢銷的藥物在支撐著,同時,公司下麵的製藥廠還能夠正常運行,可是一個公司冇有新鮮血液的輸出,隻能夠吃老本肯定會被同行遠遠的甩在後麵。

如果僅僅是研究人員短缺那還好吧,畢竟現在天雨集團也有錢了,都可以高價挖人,然後重新組建公司的研發力量。

可問題是前段時間,死了那麼多人,研發人員都嚇死了,隻要不是白癡都不會選擇天雨集團,這樣一來,就很尷尬了。

冇有辦法,鬱雨晨隻能夠尋求合作夥伴,然而,濱江唯一具有研發能力的合作對象那就是ju

yi大了。

因為整個濱江就這一所醫科大學,不僅如此,ju

yi大背靠軍方,隻要在華夏,還冇有哪一個勢力的牛鬼蛇神敢朝著軍事單位下手呢。

這樣一來,也隻有在ju

yi大內,研發人員纔是最為安全的,起碼對於天雨集團來是如此。

所以這樣一來,ju

yi大就成為唯一的合作對象了。

可是這個被鬱雨晨寄予眾望的項目,卻突然出現意外了,鬱雨晨哪裡還能夠做的住。

看著臉色著急的鬱雨晨,林昊想問一句,到底出了什麼意外了,但是看著鬱雨晨不斷在跟其他人聯絡,林昊也隻好閉嘴了。

幾乎是與此同時,濱江市政府辦公大樓,shi長辦公室內,一位穿著西裝,相貌堂堂,儀表不凡的中年男子坐在紅木辦公桌上伏案執筆,半響之後,他才拖下自己金邊眼鏡,放下手中的派克鋼筆,揉了揉痠痛的眼睛。

“唐shi長,您喝茶!”看著中年男子突然停下來,坐在辦公室角落的秘書陸錚連忙起身,然後小心翼翼的遞過去準備好的茶。

剛剛三十歲就被選中成為shi長的秘書,對於陸錚來說,絕對是天上掉下來的一個餡餅,要知道,在唐shi長調任濱江之前,他一直都是秘書科裡麵最不起眼的一個小秘書,平時都是坐著冷板凳,結果突然被唐shi長挑中,成為對方的秘書,對於眼前這個充滿威嚴的男人,陸錚絕對是充滿了感激,這種感激讓陸錚在工作上愈發的儘心儘力。

“小陸,我讓你調查的年輕人,他的資料,你調查清楚了冇有?”唐建業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對著陸錚問道。

他從外地調任濱江,工作還不大一個月,擠壓在這裡的工作,所以他這個shi長,可以說在整個市政府大樓裡麵,絕對是最忙的一個人,冇有之一。

這樣一來,就需要喝大量的茶來提神了,而且還是濃茶,喝了一口熱氣騰騰的濃茶,唐建業才讓自己身上的疲勞舒緩了不少。

“唐shi長,那個青年的資料已經調查清楚了!”陸錚一臉恭敬的說道,“十五歲的時候父母遭遇車禍,是孤兒,被當時父親的好友領養了,結果不到半個月就離家出走了,然後一走就是十年,音信全無!”

“咦?孤兒?十五歲離家出走,身世倒是離奇,不過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十五歲的孩子離家出走能夠乾什麼?”聽到這裡,唐建業被吸引住了,直接拋出自己的疑惑。

“貧賤夫妻百事哀,他養父隻是一個普通人家,在家中冇有什麼話語權,他養母對於他比較刻薄,小孩子當時內心敏感,受不了,就離家出走了,這件事情在老城區那一帶,還很轟動!”

雖然陸錚也不知道,為什麼唐shi長纔來濱江不到一個月就突然對一個年輕人敢興趣,但是作為領導的秘書,對於領導交代的事情,陸錚還是一絲不苟的辦理了,所以對於對於唐建業的問題,陸錚早就有了腹稿,猶豫了一會,就直接說出來答案。

“嗯,你繼續!”見到陸錚望著自己突然停下來,聽得入迷的唐建業連忙示意他繼續講。

就算是一市之長,但是很顯然他也這個青年的故事吸引住了。

“兩年前,這個叫做林昊的年輕人,才突然回到濱江,聽說他十五歲離家出走之後,就被拐賣到了國外,在歐洲待了十年,長大以後,才重新返回濱江,開了兩年的出租車,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就到了天雨集團上班了?”見到唐建業冇有不耐煩之色,陸錚繼續講到。

“天雨集團?”唐建業突然說道。

“嗯,天雨集團,本事最大製藥集團,不過前段時間出事了,在全國造成很大的轟動,現在企業比較艱難,好在前段時間有風投公司注資!”陸錚說道。

唐建業點了點頭,“你記一下,這個公司,下週我們就當做濱江企業的考察重點企業之一,這種本地的明星產業也扶持,畢竟是我們的納稅大戶,現在出現了一些危機,政府方麵如果能夠扶持的話,儘量吃一把力!”

“好的!”聽到唐建業的話,陸錚連忙找出紙跟筆。

卻被唐建業打斷了,“繼續說這個林昊!”

“他進入天雨集團之後,先是認知保安科長,然後就升職為保安部長,現在是天雨集團重要的高層之一!”陸錚說道。

唐建業又咦了一聲,“人才啊,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從保安科科長變成這樣一個大集體高管了!”

“確實如此,根據我瞭解的情況,他跟天雨集團總裁鬱雨晨女士關係比較好!”陸錚猶豫了一會,還是如實說道。

“哈哈,你這個小陸,這種年輕人事情,我就不聽了,走吧,我現在倒是對於這個年輕人越來越好奇了,現在去拜訪一下人家,估計現在老爺子都在家裡等急了!”唐建業突然起身,然後準備出門。

唐建業作為堂堂的濱江shi長,之所以認識林昊當然不是因為林昊有多麼的聰明,這一切完全就是一個機緣巧合。

但是不管如何,一個年輕人,能夠讓唐shi長如此重視,對於陸錚來說,已經非常的不可思議,同樣他也對林昊的這個年輕人的經曆充滿欽佩,這樣一個人,完全就是一個傳奇人物啊。

這一刻,對於林昊這個年輕人呢,陸錚也充滿了期待……

世紀家園的彆墅區,在濱江之中享有那麼好的口碑,可不僅僅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好,依山傍水,小河環繞,有樹有山有水,真正的鳥語花香,世外桃源之地。

能夠置身其中,流連忘返,不僅有碼頭,小河,同樣在彆墅區的公共區域,還有巨大的噴泉,噴泉之中,還養著各種提供業主觀賞的錦鯉,一旦客人投食,錦鯉相競而躍,好不壯觀。

不僅如此,在售樓小姐王麗的帶領之下,姚叔姚嬸老兩口可以說相當的儘興,這種逛著彆墅區,對於他們這種乾一輩子就生活在老城區的人來說,就好像天堂一樣。

彆墅區這邊,濕地公園的深處,可以用風景如畫來形容,再加上開發商特意改建的人工景色跟自然景觀相得益彰的搭配,就越發的讓人沉迷。

就連姚詩雅這個女大學生,也相當的興奮,唯一遺憾的就是姚叔現在隻能夠坐在輪椅當中。

不然能夠下來走一走,踩在彆墅區鬆軟的草坪上那絕對是一個美的享受。

“親愛的,來吃香蕉,隻要吃完我的香蕉,那麼這裡麵的一套房子花哥我就送給你了!”

噴泉旁邊,一個長椅上,一個穿著花色西裝,還帶著墨鏡,有些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手中剝開一根香蕉,然後塞進入一個長相妖豔,穿著暴露的女子嘴巴之中,然後女子就嘴巴微張開始緩慢的舔著他手中的香蕉,而中年胖子則是一邊扒開香蕉一邊把香蕉片朝著噴泉扔下去。

不僅如此,還朝著眾人跑過來,頓時走在前麵領隊的王麗恰好踩在香蕉皮上,差點一個踉蹌就朝著噴泉撲倒下去。

頓時,傳來一陣她的一陣驚呼聲。

伴隨著著她的驚呼聲,同樣還有姚叔姚嬸的驚呼:“花,花老闆?”

穿著花色西裝的中年胖子一回頭,看到姚叔姚嬸,頓時,還在調笑的臉部就變成了豬肝色,臉色陰沉的可怕。

那比預產期孕婦還要鼓脹的肚子,直接就將他花色西裝撐爆開來,這個人一站起來,肚子就像掛著皮球一樣,一晃一晃的,充滿滑稽感。

然而,他帶著墨鏡這張堪比死魚的臉,讓尖叫的王麗硬生生停住了,就好像被掐住脖子的鴨子一樣,臉色漲紅的難受。

同樣臉色漲紅的人,還有中年胖子,他一臉陰沉的盯著姚叔姚嬸,那扭曲的臉部,似乎就要吃人。

“姚世忠,你們夫妻倆現在真的是長本事了,追賬,都追都這裡來了?你們是不是覺得有人給你們撐腰,我就不敢弄死你啊?”

很顯然,對於在這裡遇到姚叔姚嬸,他根本就不敢相信,中年胖子頓時咆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