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千萬?

如果在幾個月前,林昊還是一個老司機的話,這個錢對於他來說,絕對是天文數字。

要知道他前段時間都為十萬塊壓得喘不過氣來,但是現在的話,他真的一點都不放在眼中了。

前段時間讓人轉賬十億收購天雨集團其他股東的股權,這一次又經過天使風投注資一百億,分期進賬,他現在的戶頭之中,還有幾千萬躺著呢。

現在林昊說話也越發的有底氣。

“冇事,你帶我們過去吧,不需要擔心!”

說實話,不僅王麗愣住了,就連姚叔姚嬸也愣住了,姚詩雅甚至還拽了拽林昊的衣角,在她的眼中,覺得林昊應該是在想要在鬱雨晨的麵前表現自己的大方了。

如果是幾百萬的話,她是相信林昊有有能力買的下來,可是兩千萬啊。

活死人的!

不過林昊遞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冇事,就去看看!”

姚詩雅才恍然,對啊,就去看看,眼睛也恢複了清明。

“好的,幾位跟我來!”王麗也恢複了平靜,不管林昊是不是土豪,會不會真的購買樓王,但是鬱雨晨還在這裡,就是一個保證,至少看一下,說不定也可以把鬱雨晨發展成潛在客戶呢。

所以王麗就算在心中有所懷疑,還是直接跑回去售樓處,領取彆墅區樓王的鑰匙,啥是樓王,當然就是正在售出的樓盤之中最好的一棟。

當然,看著王麗興致沖沖的過來拿鑰匙,售樓處的姑娘都紛紛打趣著,“王麗,你現在還真的饑不擇食到這種地步了啊,就那個開著一輛破奧迪,帶著他鄉下爸媽過來的土鱉,你相信他有本事買樓王啊?”

一個正在畫眉的售樓小姐譏諷道。

“對啊,王麗,我覺得你不需要跑那麼著急了!”

“真是的,這種人也不知道為什麼,保安會放進來,太拉低我們彆墅區的檔次了!”

又有幾個售樓小姐抱怨道,滿滿都是對於林昊一家子的鄙視。

“都是客人嘛,就算那個年輕人帶著父母過來見識一下,也應該滿足彆人的願望嘛,跑一趟又不辛苦!”王麗笑道,卻對於這幫鼠目寸光的同時,充滿了鄙夷。

“誒呦,誒呦,王麗,你可不會看上那個土鱉了吧?雖然他長得的不錯,還開著一輛奧迪Q5,開始你看到他旁邊的女人冇有,說不定就是人家的小白臉或者是司機哦!”一個正在塗著指甲同事也在挖苦道。

頓時傳來幾個姑孃的鬨笑聲。

每一個人都每一個人選擇,又人為售樓可以倒貼自己的身體,王麗卻不願意,而她又是新人,也隻能夠勤能補拙,就算被嘲笑,她也不在意,總會有時來運轉的時候。

“加油!”王麗對著自己比劃了一下手勢,給自己打氣後,就開始朝著外麵走過去。

“你會成功的!”

卻冇有想到突然傳來一聲渾厚男子的聲音。

“啊,林先生,你怎麼來!”王麗驚呼的抬頭。

“隨便逛逛,順便看一下你的工作環境,冇有想到還會看到這樣精彩的一幕!”林昊笑道。

“對不起,林先生,我的同事都在開玩笑的,她們平時……”王麗解釋道。

不過還冇有說完就被林昊打斷了,“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的選擇,現在她們利用自己的身材在吃青春飯,也是一條路子,你現在選擇也是另外一條路子,幸運女神總是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希望吧!”王麗有些古怪的望著眼前的男人,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變得一本正經。

“走吧!”林昊看到對方的模樣,也不在意,而是揮了揮手,示意對方帶路。

還彆說,樓王就是樓王,寬大的彆墅主樓就不說了,主樓下麵還配備著地下車庫,除此之外,花園、遊泳池一一俱全,然而這還是簡單的標配,甚至彆墅的還跟南湖連接,彆墅的後院伸延過去,還有一個小碼頭,修了一些木質的棧道,似乎是故意的,開發商這邊還放了幾輛汽艇在其中,估計是想要客人體驗這種遊覽南湖風光的奢華感。

反正一進來這邊,林昊就喜歡上這裡,不止林昊喜歡,姚叔姚嬸都看呆了,姚詩雅也尖叫起來,真的是太美了。

鬱雨晨也在旁邊點了點頭,說道,“確實很不錯,比我們的彆墅還好了很多!”

說著無意聽者有心,王麗悄悄的把她這話給聽著耳中了,頓時心中複雜無比,心道,你都有一棟彆墅了,還來這裡逗著我玩呢?

但是出於職業素養,她又冇有辦法表露出直接的不耐,依舊按著性子繼續介紹著。

對於眼前這個棟彆墅,林昊確實很喜歡,不管是環境,還是彆墅的建築風格,以及周邊的彆墅區配套,他都很滿意,所以觀看了一邊之後,就直接拍板下來,“嗯,不看了,這套彆墅,我很滿意,就買這套了。”

頓時王麗身子一震,然後頃刻間被一股巨大的幸福塞得滿滿的,如果不是當著客人的麵,她驚呼都要叫起來來。

天啊,她完全冇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土鱉的男人,還真的是一個土豪。

這一刻,王麗覺得自己都要幸福地幾乎要暈了過去。但是還冇等她暈過去,一嗬斥聲音就傳來,說:“慢著,立即給我停止!”

停止?

怎麼就突然停止了?

聽到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王麗頓時心中就打了一個寒顫,心情一下子跌下了雲端,好心情頓時消失不見了。

好端端的怎麼停止了?難不成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

不過當她轉過身去,卻發現原本鬱雨晨是在打電話,而不是在跟他們說話。

倒是鬱雨晨突然變冷的聲音還是引起眾人的注意。

“怎麼了?”林昊望著鬱雨晨問道,能夠讓對方反應那麼激動的事情,肯定不是什麼小事情。

“公司出事了,我必須要趕回去一趟!”鬱雨晨有些抱歉道,“對不住了,林昊不能夠陪你了!”又朝姚叔姚嬸說道,“叔叔阿姨,對不起了,我先回公司了!”

“回去吧,讓小昊送你!”姚叔說道。

林昊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姚詩雅說道,“小雅你陪著爸媽,我一會就回來!”

林昊轉身又對王麗說,“這棟彆墅我現在預訂了,我先送朋友離開一會,回來的時候在簽合同,希望你能夠帶著我妹妹還有兩位老人在彆墅區逛一逛,也算是讓他們提前熟悉周圍的環境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過段時間兩位老人就會搬過來!”

聽到林昊的話,王麗雖然有些遲疑,卻也隻能夠照辦,她當然希望林昊現在就能夠把合同簽下來,這樣就不會再發生什麼變故,畢竟在這種關鍵時刻,這漂亮女人突然離去,總給她很不好的感覺,可是林昊說這套房子已經要了,王麗也隻能夠照辦,總不能夠真的強迫客戶立即簽合同吧,隻希望中途不要再發生什麼變故,連忙恭恭敬敬道:“林先生,你放心,我會安排好的!”

嘴上雖然的恭敬,心中卻在埋怨著鬱雨晨,早不來離開晚不離開,偏偏在決定買房子的時候離開,這個女人不會是故意的吧?

冇有想到那麼漂亮的女人還是一個心機婊?

望著林昊跟鬱雨晨離開的身影,王麗現在心中也隻能夠祈禱了。

離開一號彆墅,林昊才問道:“鬱總,公司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會那麼著急?”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實驗室的問題,之前我們天雨集團的實驗室大爆炸,核心研究人員一個都冇有倖存,現在想要繼續之前的項目,就需要跟彆人合作,不過合作的時候出現意外了。”鬱雨晨說道。

“跟彆人合作?哪一個公司?”林昊疑惑道,他不負責公司的日常事務管理,對於這種核心秘密還真的不知道。

“ju

yi大!”鬱雨晨給出一個驚人的回答。

“ju

yi大?為什麼是ju

yi大啊?”林昊心中一凜,他還真的冇有想到鬱雨晨會跟軍方合作,對於他這種雇傭兵頭子來說,ju

yi大還真的不是什麼最佳選擇。

要知道ju

yi大幕後可是有軍方在撐腰啊。

某種程度上,他們神話傭兵團跟國內軍方是敵對的。

雖然現在傭兵團已經不存在了,但是他這個昔日的軍團長肯定在華夏軍方的黑名單當中。

可是天雨集團現在的決策人是鬱雨晨,他也冇有辦法說什麼,不然會引起這個女人的懷疑。

“我現在隻能夠找ju

yi大合作,在濱江除了天雨之外,就是天眼,你覺得他們會跟我們合作嗎?普通的製藥公司的研發部門根本就冇有什麼核心競爭力,而且前段時間天雨集團發生那麼多大的事情,現在除了軍方之外還有哪一個公司敢跟我們合作呢!”鬱雨晨望著林昊說道。

好吧,就連林昊也不能夠不承認這一點。

前段時間,境外各大勢力潛入天雨集團就是為了盜竊核心資料以及最新研發成功的新藥劑,可以說是血洗了整個公司的研發中心,五十多名科研人員死亡,幾乎把天雨集團的科研力量一網打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