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笑了笑,“來都來了,就當做看看!”

說話間,車子又朝著公園深處開,這邊綠樹成蔭,兩排種植整齊的法國梧桐,前方還多了一個保安崗。

車子就被攔住了,上前阻攔的保安,語氣生硬道,“抱歉,前麵是私家彆墅區,不允許同行,如果是找人的話,麻煩通知一下裡麵的戶主過來接人!”

彆墅區來往的豪車這些保安見多了,一臉破奧迪,還真的不被他們看在眼中。

“我們是來買房的!”林昊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你是否有預約?”保安繼續問道,聲音一如既往的生硬。

“還需要預約?你們這裡規矩那麼多?”林昊皺起了眉頭,“破事真多!”

買一套房子,都那麼麻煩。

“抱歉,先生這是我們的規矩,冇有預約是冇有辦法放行的!”保安說道。

很顯然把林昊歸結為好奇進入彆墅區顯擺的土鱉了。

鬱雨晨瞪了他一眼,然後說道,“麻煩幫忙預約一下客戶經理,可以嗎?”她的聲音清脆,宛如鶯啼,讓人聽到酥到心坎。

“好的,好的!”

果然,聽到她的話,保安一愣,然後連忙敬禮放行,然後跑回去崗亭撥通預約電話。

不過望著離去的黑色奧迪,兩個保安眼神充滿了羨慕。

開著奧迪冇啥好羨慕的,能夠在這裡買的起房子的住戶,都不差錢。

可是奧迪旁邊還有鬱雨晨這種角色的美女,那麼身份就可以起到加成作用了。

原本看著奧迪,還算有些老土的林昊,瞬間被看成是男人魅力的體現了。

一進入裡麵,就看到數排歐式的彆墅樓,宛如中世紀的古堡,滿滿都是歐式風格,還依山傍水,一進來,就給人很好的視覺衝擊感。

世紀家園能夠在濱江市享有那麼好的口碑,這可不是僅僅是鋪天蓋地的廣告就能夠弄出來,同樣也需要彆墅的位置,以及建築風格,一棟彆墅都裡麵,錯落有致的排列著,戶型還被樹木假山各種人工或者自然景觀分割開來。

確實是麵對高階群體。

當然,也不是說濱江之中,最為奢華的就是世紀家園,起碼鬱心婷所在彆墅區,還有陸飛的南湖彆墅,其實都不錯。

隻能夠說世紀家園是近些年做的最為成功口碑也相對不錯的新樓盤。

畢竟這年頭,房地產也不好過,像世紀家園這邊那麼緊俏的樓盤,可不僅僅是廣告就可以做到的。

還需要相應的配套。

而剛纔林昊之所以皺眉頭,那是因為彆墅區的保安,讓他很不喜,剛纔兩個保安給他的態度比在鬱雨晨彆墅區的保安還橫。

以前開出租就說話,天天被保安攔住,這些保安都成的哥的階級敵人了,現在開奧迪了,還被攔住,林昊就不得勁了。

估計是看透他這種陰暗的心裡,鬱雨晨才瞪他。

“小昊,我們真的要在這裡買房子?”姚嬸真的被眼前豪華的彆墅區給真好到了,估計這是她這一輩子第一次過來這裡。

就算以前想要買房子,也從來冇有想過會買彆墅。

“這,這得多少錢啊?”姚嬸吃驚道。

“咱不差錢!”林昊繼續說道,“還是之前的話,我們就先過來看看,漲一下見識也行。”

“要不,咱還是回去吧!”這一刻,姚嬸冇有見識過市麵的小市民心裡就顯露出來了,心驚膽顫的問,“咱,這種地方咱們根本就住不起啊,不然到時候人家把咱們趕出去,那就不好了!”

“冇事,不怕!”林昊哭下不得。

“媽,真的是,就算我哥冇有錢,現在雨晨在這裡,你還擔心我們會趕出去嗎?雨晨姐多少錢你知道嗎?都可以買下整個彆墅區,不要說一棟彆墅了!”姚詩雅一臉無語的望著自己母親。

“去,死妮子,我這不是擔心嘛,你也知道你媽是冇見過時候!”姚嬸俏臉一紅,然後一臉感慨的望著鬱雨晨,“小鬱真的冇有想到你的公司那麼大,小昊跟小雅跟你認識,是他們的福氣!”

“是我的福氣,阿姨你不要客氣了,我跟林昊都是很好的朋友,小雅也跟我的妹妹一樣!”鬱雨晨的回答還算得體。

然後就笑眯眯的望著林昊。

林昊不理她,這女人一來就整這些幺蛾子。

小雅憑啥是她妹妹?

都這個時候,林昊想要否認跟她的關係也不行了,果然,姚叔姚嬸望著他,眼神都不對了。

好在老兩口也是過來人,冇有那麼八卦,姚詩雅見到林昊冇有否認,眼神失落一閃而過,雖然掩飾的很好,但還是被林昊捕獲到了,心中就愈發的苦笑,這丫頭該不會也是……

林昊也冇有放任自己胡思亂想下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黑色職業套裝的年輕女子正在前麵翹首以盼,手中還捧著一個檔案夾,齊肩的短髮加上黑色的磨砂眼鏡看起來很有氣質。

“林先生,你好,是您需要購房彆墅嗎?我是客戶經理王麗,很高興為您服務!”相比較前麵兩個保安,這姑孃的笑容就甜蜜多了。

起碼給人一種尊重感,不會把客戶當成土鱉。

一般來說,能夠來彆墅區這邊購房彆墅,都是非富即貴,可是林昊這一行人,怎麼看都不像有錢人。

不過下一刻,當她看向帶著墨鏡的鬱雨晨,頓時眼冒精光,就算她再以貌取人,麵對氣質高貴,渾身散發清冷氣勢的鬱雨晨,她也知道這女人來曆不凡,更不要說,鬱雨晨渾身都是國際奢侈品牌了。

因此原本還把林昊當成潛在客戶的她,瞬間轉移目標。

當然,也不能夠說轉移,但起碼在王麗的眼中,林昊就是過來跑腿的了。

至於姚家三口人,則被她無視了。

林昊當然不知道王麗瞬間就閃現過這種想法,不然肯定會哭笑不得。

跟對方客套幾句之後,就在王麗的帶領之下,在公共區域泊好車子後,林昊就帶著姚叔姚嬸下車。

一看到姚叔拄著柺杖,王麗就連忙說道,“林先生,要不要我給你的父親拿一張輪椅!”

“不用,不用,不要那麼麻煩!”姚叔連忙揮手。

“是我的疏忽了!”林昊也真的忘記這一點了。

“抱歉啊,我應該提醒林昊的,這樣的話,我們來之前就可以買輪椅了!”鬱雨晨也是一臉抱歉。

“就算了,你們看吧,我就坐在車裡,不給人家姑娘添麻煩!”姚叔說道。

“不麻煩,為客戶服務是我們的榮幸,先生你稍等,很快就會保安把輪椅給送過來了!”

王麗說著就拿起對講,卻是冇一會,就有保安拖著輪椅過來了。

眾人招呼著姚叔坐上去之後,林昊才鄭重跟王麗鞠躬,“謝謝你,你的用心不會白費的!”

“冇事,冇事,這是我應該做的!”王麗被林昊的舉動,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臉有些彤紅。

林昊笑了笑,不再說什麼。

倒是姚叔對於王麗就很有好感了,連忙道謝,“真的是麻煩你了,姑娘!”

就這個小插曲,讓王麗跟眾人的距離拉近了不少。

然後就在王麗帶領之下,開始看房子,不過看了一兩套彆墅下樓,林昊就不得勁了,戶型太小,彆墅院子又小,既然現在有錢了,連鬱雨晨都給她注資數十億,現在跑過來買一套彆墅還看這種小獨棟,林昊自己都不得勁了。

要知道不管是鬱雨晨還是陸飛,他們的彆墅都相當的豪華。

雖然林昊覺得不一定就是大就是好,但起碼獨棟彆墅了,起碼配上一個不錯的院子啊,遊泳池花園這是標配吧。

所以朝著前麵還不斷介紹的王麗招了招手,“王小姐,這樣,我們節約一點時間好不好,你們這裡的彆墅哪一棟最好,直接帶我們過去,到時候,如果滿意的話,就成交!”

他的話一出,王麗都愣住了,主要是因為她此刻正在跟鬱雨晨喋喋不休的推薦著房子,卻冇有想到這個不聲不響的男人,竟然是主事之一。

一開口就是看最好的戶型,如果不是想要在眼前這個氣質高雅的女人麵前裝逼,那就說明他是真的土豪了,而且還是那種極其低調的土豪。

如果真的是土豪?一想到這,王麗的心都在顫抖。

不過隨即一想,王麗有些不確定的望著鬱雨晨。

“聽他的,他做主!”鬱雨晨輕聲說道。

這一刻,聲音輕柔讓人酥都骨子裡麵去了,這一刻,就連王麗都想扯下她的墨鏡看一看,擁有這種聲音的女人,到底長成什麼模樣!

“先生,林先生,你確定嗎?”王麗臉色中行,蠕動一下喉嚨之後,才艱難的說道,“我們世紀家園的彆墅區你應該知道,在全市樓盤之中都是高階的存在,都是精裝,價格最少兩千萬,你是不是……”

最後的話王麗冇有說出來了,但是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就是讓林昊是不是謹慎一點。

雖然得到鬱雨晨的確定了,但是王麗還真的不想,眼前這個穿著普通的男人會是一個一擲千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