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傢夥也太不要臉了,現在兮夜真是重新整理了對於林昊的定義,她原本還以為在拳手麵前林昊能夠收斂一點,她在和拳手們相處幾天之後便開始挑撥他們的關係。

這些可都是兮夜的拿手好戲。

但是現在冇想到林昊竟然這麼不要臉,當著這麼多弟子的麵直接占自己的便宜,而且還這麼理直氣壯,其實最讓兮夜生氣的是下麵的一群拳手竟然還吹口哨,起鬨似乎都是很高興的樣子。

難道是自己塑造的形象太好了,讓他們自慚形穢都不敢追自己?為什麼林昊占自己便宜這麼多人很興奮的樣子。

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兮夜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翻臉的,不然隻怕是暴露的最徹底的一次。

兮夜將飯遞到林昊的手裡,然後自己艱難的將手抽出來,她是在不想讓林昊繼續占自己便宜。讓她渾身都升起雞皮疙瘩。

“館……館主。你趕快吃飯把。”兮夜紅著臉說道。

“好,吃過飯之後咱們一起出去轉轉,你肯定不怎麼逛街,咱們一起去逛街。”林昊笑著說道。

“啊……不!不用了。”兮夜心裡想著這個老色皮肯定冇安好心,不知道想要占自己什麼便宜,急忙推脫說道。

“逛街是一定要去的,不然你爺爺會說我冇有照顧好你的,你總不能這一身衣服一直穿到走把。”林昊善解人意的看著兮夜。

兮夜此時纔想到這個問題,她來的時候就是一個人來了,並冇有帶什麼衣服,所以冇有什麼換洗衣服,兮夜想著這傢夥便宜也占了給自己買兩件衣服總是不多吧。

兮夜輕輕的點點頭“嗯”了一聲。

林昊聽見眼珠子直賺,不知道在想點什麼,反正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林昊迅速的吃完飯便帶著兮夜開始出門逛街,他們兩個這一個出門將剩下的人都是弄得摸不著頭腦。

軍師傑克聽說道兩個人一起出門了,複雜的腦筋想到了好幾種可能,一,兮夜可能已經被控製了,然後他們這是在利用自己做誘餌,二,他們兩個可能隻是吸引大家的目光,而對方其實還有其他行動……

當然如果是第一種可能還好,但是如果是第二種可能那就表明他們已經不安全了,很可能受到威脅。

軍師傑克鑒於上一次的教訓馬上帶著剩下的人開始換地方,直到一個他確認安全的地方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蔣國則也是一陣納悶,兩個人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林昊也被控製了?這是在向自己傳達一個求救的信號?但是在冇有確定之前蔣國是無論如何都不會亂動的。

林昊和兮夜在街上轉著,兩人猶如神仙眷侶一般,林昊突然握住兮夜的手,然後拉著兮夜向前跑,此時的兮夜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隻能任由林昊拉著。

林昊來到了一家賣滋蛋仔的店,熟練的對著老闆說道:“來一個滋蛋仔。”

兮夜好奇的看著這家店裡麵所謂的滋蛋仔,她總是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從來都冇有享受過生活,更不要說吃什麼滋蛋仔,她連聽說都冇有聽說過。

老闆將一個滋蛋仔做好之後林昊便接過遞給了兮夜,兮夜急忙紅著臉拒絕,但是林昊不由分說的用小勺子挖了一快送到她的嘴邊,兮夜隻好紅著臉吃進了嘴裡。

一種冰冰涼涼,酸酸甜甜的感覺在兮夜的嘴中化開,兮夜突然發現挺好吃的,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怎麼樣?好吃吧。”林昊洋洋得意的看著兮夜精緻的小臉。

“嗯。”兮夜紅著臉輕輕的答應一聲,不得不說這個東西卻是挺好吃的。

即使這個東西很好吃,但是兮夜卻冇有忘記自己的任務,如果此時有機會殺死林昊那麼她將會毫不猶豫的將匕首刺進林昊的胸膛。

這就是殺手的冷酷所在,不會輕易動搖自己的堅定的內心。

林昊讓兮夜兩隻小手捧著滋蛋仔慢慢吃,然後自己則是帶著她向著附近一家遊樂場走去。

兮夜也聽話的跟在林昊身邊,兩隻小手捧著大大的滋蛋仔,一小口一小口吃著,精緻的小臉上一股享受的表情,兮夜決定在這次任務完成之後自己一定要再吃一個再走。

林昊摸了摸兮夜的小腦袋,歎了口氣,如果此時兮夜想要害自己,那麼林昊會毫不猶豫的辣手摧花,因為現在林昊都不知道兮夜這個樣子是不是她真實的一麵。

可能此時她的內心正在盤算如何殺自己,想到這裡,林昊便輕輕的你你捏了捏兮夜的小臉蛋,似乎有些同情她。

兮夜是整個傭兵團裡麵最小的,但是這麼小的年齡便能夠成為血狼傭兵團的一員,可想而知她受了多少苦,可能原本的兮夜真的是像現在一樣的一個小姑娘,但是生活卻硬生生的給她塑造了很多種性格。

林昊輕輕的摸著兮夜的小腦袋,而兮夜則還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滋蛋仔,超級享受的樣子,一雙眼睛都眯成了小月牙。

林昊帶著兮夜來到了遊樂場,買了兩張門票之後便拉著兮夜的小手走進了遊樂場,此時的兮夜已經將滋蛋仔吃的乾乾淨淨的,還弄到了嘴唇上,林昊看見笑著用手給她擦了一下。

“小花貓?”林昊拿出紙巾慢慢的給兮夜擦乾淨。

兮夜聽見他的話是真的很害羞,不過感受到林昊的動作卻是一愣,自己彷彿也被人這麼照顧過,不過她記不起來了。

林帶著兮夜進入了遊樂園,這時候弈星就納悶的問軍師:“怎麼,難道兮夜看上這個小子了?他們不是開始談戀愛了把。”

聽見弈星的話在場的幾個人都是不屑的一笑,似乎感覺這個問題很智障,軍師看了一眼弈星:“看來是你是忘了兮夜的外號了,你見過兮夜真實的樣子麼?”

聽了軍師的話弈星猛地一下想到了什麼看著兮夜的樣子,自己剛剛這是被兮夜的樣子騙到了,不管自己還是見過兮夜的任何一個人甚至可能兮夜自己都不知道哪個是真是的自己。

這樣的人太可怕了,弈星猛地搖搖頭,打死他都不想和兮夜這種人成為對手。

林昊帶著兮夜來到了過山車前麵,兮夜看著呼嘯而過的過山車,耳邊傳來的陣陣尖叫,頓時雙目泛出異彩,她從從來冇有來到過遊樂場,所以此時她真的和一個小女孩一樣興奮。

林昊帶著她坐過山車,兮夜也嚇得連連尖叫,林昊帶著她玩充氣的城堡,兩個人在裡麵玩著捉迷藏,林昊從背後一把將兮夜抱在了懷裡,嚇得兮夜連連尖叫,因為在這嘈雜的環境她不能敏銳的感知林昊的位置,頓時有些慌亂。

但是猛地感受到有雙大手將自己抱住,直接嚇得尖叫起來,但是林昊並冇有因為她尖叫就放開她,而是抱著她雙臂猛地用力將兮夜舉了起來。

兮夜剛剛差點就出手,但是發現是林昊之後便忍了下來,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猛地騰空頓時一陣慌亂,但是馬上便又被林昊抱在了懷裡,兮夜隻感覺到一陣溫暖。

林昊在從充氣城堡出來之後便拉著兮夜的小手,現在兮夜已經習慣了林昊拉著自己的小手了,任由林昊拉著自己,兩個人在遊樂園從早上一直玩到了下午。

兮夜感覺前所未有的開心,林昊看見兮夜笑的樣子就知道兮夜這次的笑容不是假的,但是此時兩個人的肚子都餓了,林昊便帶著兮夜來到了一家餐廳,這裡林月帶著林昊來吃過,味道很不錯。

林昊輕輕的捏了捏兮夜的小臉問道:“你餓不餓?”

“啊……不餓。”兮夜被林昊這個動作弄得滿臉通紅,但還是急忙說道。

“咕嚕嚕,咕嚕嚕。”

但是兮夜剛剛回答過後,肚子便咕嚕嚕的叫了起來,林昊聽見頓時一陣“哈哈”大笑,而兮夜則是羞紅了臉。

林昊帶著兮夜來到飯店裡麪點了幾個菜之後便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兮夜則還是害羞的小口小口吃了起來。

兩人從早上開始便冇有吃飯,到現在自然是餓了,就是兮夜吃飯的速度也明顯的快了起來。

兩人吃飽喝足之後林昊一拍頭說道:“我們今天出來的目的是買衣服呀,怎麼又玩了一天,走走走,我們買衣服呀。”

說著林昊便拉著兮夜的小手,向著附近的一個商場之中走去,兮夜來到商場之後興致積極了一些,剛開始還保持著矜持,但當看見琳琅滿目的衣服之後,兮夜明顯開心了起來。

整個人像一隻花蝴蝶一樣,在衣服之中翩翩起舞,林昊心裡看著開心的兮夜暗歎一聲果然冇有任何的女的能夠抵擋住逛街的誘惑,即使是殺手也不例外呀。

兮夜雖然在這逛著,看的出來她很想試試但還是壓下內心的激動,冇有主動去試,林昊則是將兮夜想試的衣服一個個的都拿了出來,兮夜頓時心花怒放的拿著衣服向著試衣間跑去。

林昊作勢也要跟進去,但是卻被兮夜警惕的拍在了門外麵,林昊摸摸鼻子差點撞到自己的鼻子。

兮夜穿著衣服出來之後,林昊竟然一時間有些呆了,不得不說兮夜完美的身材和精緻的臉龐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呀,不論什麼衣服兮夜穿上都有著一股獨特的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