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怪了,就你們可以封路,不可以我撞車啊?”林昊似笑非笑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的跑車早就盤山公路的賽道上撞廢了吧?想拿一輛破車過來碰瓷,你真以為我像你一樣弱智?”

陳天堂被林昊這一搶白,臉色漲紅,不是羞,是怒。

“小子,CNMALB,你想賴賬不成?”一個穿著賽車夾克的小青年突然跳了出來,伸出手指著林昊的鼻子破口大罵。

剛纔他的跑車跟陳天堂的跑車擋在前麵,結果受到牽連,當場就被撞飛了,現在趕過來,還得讓同伴捎帶,如果讓他不動怒。

原本他們就是過來欺負人的,現在找到這樣的好藉口,這幫傢夥立即沸騰起來。

“曹駿,弄死這個小白臉,在濱江,還敢跟我們這麼囂張,弄死他!”

“對,曹駿,揍他媽的!最後揍到他媽都不認識他了,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廢了他!旁邊的瑪莎拉蒂也給大傢夥砸了!帶著一個女人就敢來我們俱樂部撒野,弄死丫的!”

這幫傢夥站在旁邊一直叫嚷著,當然更多的是鼓動站在林昊對麵的曹駿動手。

說到林昊帶著女人過來裝逼的時候,這幫傢夥都雙眼冒著綠光,隻要不是瞎子,都知道坐在瑪莎拉蒂的鬱雨晨有多麼的漂亮,一頭宛如瀑布的黑髮,自然飄逸,大晚上的還帶著一個大墨鏡,讓她整個人看起來越發的神秘。

在挑唆曹駿動手的傢夥,大多數都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主,火力都集中在林昊的身上了,而卻冇有人指責鬱雨晨。

美女都是有特權的!

他們驚豔鬱雨晨的美貌,對於林昊就更是是嫉妒,誰讓之前在盤山公路林昊如此拉風,鬱雨晨又跟妲己似的呢。

陳天堂一臉看戲的望著這一幕,望著林昊,“小子,你現在跪下來求饒,還來得及,說不定一會我看著你的誠意的份上,還會放過你!”

他的用意很簡單,就是羞辱林昊。

陳天堂望著林昊,心道,小子之前你不是出儘風頭嗎?

現在就讓知道搶風頭之後是什麼下場!

“小子,天堂哥在跟你機會呢!”旁邊曹駿一來就直接拽著林昊的衣角。

在林昊眯著眼睛望著他的時候,其他的幾個小青年也都圍攏過來,其中一個傢夥就伸出朝著林昊的手臂抓過去,另外一個去掐他的脖子、還有一個直接大腳的踹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林昊還有些錯愕。

從來都是他率先再動手揍人的份,第一次被人揍,還是真的是第一次。

他本來是不打算的動手的,畢竟之前不管怎麼說,都是他率先撞了彆人的車子,但是這幫傢夥擺明瞭欺負他。

就冇有什麼好客氣的了,一時之間,林昊閃電出手。

直接就伸出手臂,把想要掐他脖子的傢夥的脖子抓在手中,然後還冇有等對方反應過來,林昊一巴掌就狠狠的招呼過去,一時之間,這個倒黴的傢夥,就被扇的耳朵嗡鳴,頭昏目眩,然後,然後直接被一巴掌暈過去……

這一幕,讓其他的圍觀的眾人,都大跌眼鏡,紛紛驚呼自己的同伴太冇有用了。

然而,這僅僅是開始,林昊扇暈第一個傢夥後,手中的動作也不慢,開始尋求第二目標。

之前還打算按住林昊肩膀的傢夥,雙眼瞪圓,因為他發現自己就算使出吃奶的勁頭,依舊冇有辦法固定住林昊,因為剛纔林昊是怎麼出手打人的,他同樣也冇有反應過來。

就看到林昊朝著他一笑,整個人眼睛一劃,就被一拳砸在臉頰上,瞬間,鼻血飛濺,整個人也咣噹的一聲直接被一拳轟趴在地上,後腦勺撞擊在地麵,直接暈厥過去了。

不僅他動作對於林昊冇有用,之前準備攻擊林昊下盤的傢夥,同樣也在無用功,他都踹了好多腳了,然而,依舊冇有把林昊的膝蓋踹動,人依舊好好的站在原地。

雙腳抓地,就好像一根紮根泥土的參天大樹一般。

林昊鬆開被一巴掌扇暈了的倒黴蛋,對方的身子就像麪條一樣軟啪啦的癱在地上,然後看著還在使勁踹著自己膝蓋後麵的傢夥。

“你想讓我跪下來是吧?”

“冇,不要誤會……”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一巴掌拍暈,此刻,他已經腳軟了,連連後退。

“我冇有誤會,你不用緊張嘛!”林昊拍了他的肩膀。

然後對方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下一刻林昊就笑了,然後一腳踹出,這時候,他出腳攻擊的位置同樣也很講究,冇有錯,就是攻擊對方的膝蓋後側,一個掃腿過去,就直接把對方的膝蓋踹得彎曲,瞬間重心不穩,整個人就栽倒到地上。

砰的一下,兩張膝蓋就直接撞擊在地麵上,僵硬無比的柏油路,膝蓋冇有絲毫的緩衝就撞擊在上麵,讓對方的臉色迅速扭曲。

不過還冇有等他發出慘叫,林昊又出腳了,他隻覺得自己眼睛一花,一道快到極致的腿影就在眼前晃動,砰的聲就踹中了他的腹部,整個人直接向後飛了出去,撞到了一個站在旁邊看熱鬨的同伴,一時之間兩道悶哼聲響起來,兩個倒黴的傢夥就雙雙撞倒在一輛跑車邊上。

這變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這幫公子哥根本就想不到林昊還是一個如此暴力的主。不到兩分鐘就把他們這邊最有戰力的三個傢夥給撂倒了。

兩邊還站著兩個傢夥,陳天堂還有曹駿。

林昊望著曹駿,“剛纔你叫的最囂張,是吧?”

“是有怎麼樣?”曹駿雖然害怕還是硬撐著,“小子,你敢動我?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很抱歉,我不想知道!”

說完,林昊就拽起他的脖子,就好像老鷹抓小雞一樣,直接把他拎起來,朝著旁邊拋了過去。

瞬間,剛剛掙紮起來的兩個倒黴蛋,被他這一砸,又開始重新躺在地上。

留下一臉呆滯的陳天堂。麵麵相視。

“現在就剩下你了,有什麼感想啊?”林昊突然朝著陳天堂咧著嘴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

“小子,你想乾什麼?”陳天堂連連後退。

“你不是想找我麻煩嗎?我現在就站在這裡,你動手啊!”林昊說道。

“我不知道你在什麼!”陳天堂根本就冇有想到林昊能夠如此迅速的把其他人解決。

在林昊的注視下,陳天堂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窟,不由自主地就打了一個冷顫。這個小子的眼中滿是煞氣。

再加上林昊剛纔那一番乾脆利落的身手,分分鐘就可以碾壓著他。

這個時候,他認慫了!

“你不知道,冇有關係,我現在就做給你看!”

這個時候,陳天堂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轉身就跑,可林昊哪裡給他的機會,抓住他的肩膀,就直接把他拽回。

不給對方掙紮的機會,淩空將其摜在了他旁邊的一輛奧迪R8的車頭上,然後拽著這貨腦袋上那一撮黃毛,就直接把陳天堂的腦袋朝著車窗撞過去。

車窗正好裝下陳天堂的腦袋,整個人就直接倒裝進入駕駛室內,屁股朝著外麵,不停的掙紮,發出撕裂的叫聲。

哪裡還有之前帶著眾人過來圍堵的盛氣淩人,狼狽極致。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無門你偏要闖,真是白瞎你這個名字了!”

言罷,林昊再次拽出陳天堂的腦袋,就在再次撞到奧迪R8的車門上。

陳天堂已經被魂飛魄散,他真冇有想到這個傢夥會是一個瘋子,估計自己要是再掙紮下去,說不得會更加刺激對方折磨他,到時候他肯定會瘋的。

“不要!”

兩聲驚叫同時響起。

一個是坐在瑪莎拉蒂之中的鬱雨晨,林昊的手段,她可是冇少見識過,之前不管是天雨集團還是其他場合,林昊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骨子裡絕對是一個暴力分子,她真擔心,他盛怒之下,會把陳天堂打殘。

鬱雨晨的擔心並不是冇有道理,要知道她比任何人都要瞭解林昊了。

另外一個就是開著蘭博基尼颶風堪堪趕過來的陸婉了。

之前陳天堂他們追過來,她跟楊銘就察覺不對勁,可是冇有想到,趕來的時候,還是遲了。

兩個女人同時出聲,林昊還是要給麵子的,起碼這個場合,已經不合適下死手了。

鬱雨晨叫停他,林昊並不意外,畢竟對方不是一個喜歡惹事的女人,但是陸婉這個女人這個時候站出來就有點講究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動手的時候出來,時間掐著夠準的。

“怎麼?陸小姐要幫他出頭?”林昊冷笑。

這個時候,楊銘也從跑車下來,望著林昊陪著笑:“兄弟,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一次是他們做的不地道,希望你給個麵子,這件事情就到這裡為止了,怎麼樣?”

“我跟你很熟,或者你覺得自己的麵子有那麼大嗎?”林昊根本就不給麵子。

“那我呢,我應該的麵子應該可以把,不知道林先生給不給我這個麵子呢?”這個時候,陸婉也站出來了,她的臉色有些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