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幫傢夥似乎在玩老鼠抓貓的遊戲,不僅把瑪莎拉蒂擠在路邊,前麵的跑車也直接擋住去路,眼前這架勢,似乎在防止他要逃跑。

陳天堂是堵人,這個傢夥,看著他這副摸樣,不止是堵人那麼簡單,估計還想要打人。

而其他人隨同過來小年輕則就是在起鬨,之前林昊奪冠,後麵離開的時候,還來的飄逸,大搶風頭,可是讓他們這幫準備閃亮登場公子哥很是看不慣。

誰都行想獲得第一,得到陸婉的青睞,結果半路上卻殺出一個攪局者,誰都不服氣。

所以他們的跑車裹著瑪莎拉蒂GC移動一段路程之後,就開始超車,前行一段路程後,然後全部都停放在公路上。

直接把前麵的去路給用跑車封死了,除非林昊調頭,可是想要調頭,也冇有辦法,因為後麵還有兩輛跑車緊咬著。

前麵停靠了四輛跑車,其中紅色的法拉利488就很醒目,不是跑車的造型拉風,而是跑車的車頭已經嚴重撞擊凹陷一大塊,陳天堂就站在跑車的前麵。

林昊見到這一幕,隻能夠減速,然後朝著鬱雨晨,叮囑道:“一會可能會有衝突了,這幫傢夥開車都那麼玩命,一會你不要緊張!”

鬱雨晨眉頭緊蹙:“真的是麻煩!”

“確實很麻煩!”林昊也很煩這種事情,這些公子哥,大多數都是精力旺盛,一掙紮大部分都是要動手,一動手起來就很麻煩。

“我一會停車處理吧,反正跟他們打交代也不是一兩次了!”

“不行!”卻冇有想到鬱雨晨根本就不同意。

“不下去,那現在怎麼辦?”林昊問道,他還真想知道,這個女人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呢。

“撞過去!”鬱雨晨說道。

林昊一臉呆滯:“老闆,你也太強悍了吧,你的跑車可是好幾百萬呢!”

他真的冇有想到,鬱雨晨會相處這個辦法,不過確實很霸氣。

鬱雨晨卻不理會他:“不然你來處理!”

林昊投降:“好吧,你贏了!”

這個時候,他還真的有些服氣了,這女人還真的有這種霸氣,想想也正常,如果冇有這種霸氣,如此年輕怎麼可能領導天雨集團,甚至在經曆上一次的重大變故之後,依舊選擇繼續經營著公司。

他不是不敢撞過去,他主要還是心痛這個女人的車子,上一輛瑪莎拉蒂就被撞了,現在這一輛還要撞的話,那麼兩輛瑪莎拉蒂都要返修了。

但是看在陳天堂的紅色法拉利如此騷包的擋在前麵,一臉吃定自己的模樣,林昊心中就來氣。

“這一撞,可能就好幾十萬不見了,真的撞?”最後林昊再次確定道。

“你廢話太多了,我的跑車幾百萬,他們的跑車更貴,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麼!”鬱雨晨冇好氣的說道。

好吧,有錢人的世界,他的不懂了,林昊再次轟著油門,瑪莎拉蒂就朝著前麵咆哮過去,莫名其妙的被堵,林昊很不爽。

他不爽,這幫讓他得不爽的傢夥,同樣需要付出代價。

於是粉絲的瑪莎拉蒂就像出膛的炮彈一般,飛馳而出,然後下一刻,就是砰的一聲巨響,在前麵阻擋的紅色法拉利488車尾頓時多了一個巨大的凹陷,原本在盤山公路已經撞壞車頭法拉利這一刻連車尾也遭受了撞擊了。

然而,這僅僅是一個開始,因為更加爆裂的撞擊還在進行著,瑪莎拉蒂又是砰的一聲,擋在左邊的跑車,同樣被撞擊到了。

這個突然的變故,讓這幫傢夥臉色一變,因為這劇本不太對啊。

按照他們的想法,如果他們把車擋在前麵,車內的林昊怎麼說也應該下來跟他們對峙一番再說,可是他們哪裡想到鬱雨晨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了。

這一下好了,四五輛跑車一字排開在前麵,跟林昊當碰碰車了。

讓他們呆滯的是,瑪莎拉蒂根本不在乎損耗的似的,依舊還在不要命的撞擊著,一瞬間,包括紅色法拉利488在內靠停在中間的兩輛跑車,直接被撞飛到路邊護欄,發出一陣刺破耳膜的撞擊聲。

然後,在他們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瑪莎拉蒂已經衝破阻礙,朝著前麵揚長而去,隻留下兩輛翻滾的跑車以及一地的狼藉。

“混蛋,我要弄死你……”

伴隨著瑪莎拉蒂轟鳴聲遠去還有陳天堂的咆哮聲,他氣壞了,完全冇有想到林昊會那麼無恥。

看著一溜煙就冇影的瑪莎拉蒂,不僅陳天堂,其他的小青年爆發出一陣怒吼。

已經離開車禍現場的林昊,能夠想象得出身後這幫倒黴的公子哥那種急敗壞的模樣。

不過隻能夠怪這些傢夥倒黴,惹誰不好呢?偏偏跑過來招惹他們,就不算他本人,就算鬱雨晨,那也是百億大集團的總裁,遇到這樣一個視金錢為糞土大總裁,想要拚車,這幫傢夥一點優勢都冇有,除非拚爹還差不多。

這些隻是靠著家裡有錢開著豪車作威作福的公子哥跟鬱雨晨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

林昊這個時候,纔有些發現,這個女人似乎骨子裡還隱含著這種暴力因子,林昊突然佩服說道:“你的車真好!”

鬱雨晨閉目,似乎睡著了。

林昊還不死心:“你真彪悍!”

去冇有想到鬱雨晨根本就不理會他,連眼睛都不睜開。

“鬱雨晨,你真漂亮!”林昊就好像惡作劇一樣。

就在林昊還有說話的時候,鬱雨晨突然睜開眼睛,不忿道:“閉嘴,趕緊加速,他們又追來了!”

林昊連忙朝著後視鏡看過去,果真陳天堂幾個傢夥有跟蒼蠅似的又追上來了。

“他孃的,還真的成狗皮膏藥了呢!”林昊也被這幫傢夥追煩悶,都懶得繼跑了,減速,就直接把瑪莎拉蒂停靠在路邊。

“你要乾嘛!”鬱雨晨突然有些緊張的問道。

“還能夠乾嘛,當然是停車處理麻煩了!”林昊推開車門,直接走到路上。

鬱雨晨也連忙的跟了下來:“你不要鬨了,我們回去吧,不要理會他們就是了!”很顯然,她也不想讓林昊動手。

“你看他們這樣子,是我們不理會就能夠行的嗎?你確定我們回去,他們不會追到我家嗎?”林昊說道,“我可不想想昨天晚上那樣,一直被人攆著屁股後麵跑!”

林昊的話,並不是冇有道理,從最開始在路上遭遇,這幫公子哥就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超速闖紅燈。

原以為之前撞飛他們的車子,可以讓他們知難而退,可他冇想到這幫傢夥還是如此不知道天高地厚。

林昊還真不願意接下來的路段,始終是處在追逐當中。

在市區當中上演速度與激情的情節,昨天晚上他已經演繹過了,當初為了消除影響,他還動用自己幕後的力量來擺平,如果這一次還是如此,那他就真的冇轍了,同樣的辦法不能夠用兩次,那時,說不定會被有心人聯想到上昨夜的那兩場連環車禍。

而且看著這幫傢夥的架勢,如果現在他不主動停下來,林昊有理由相信,這幫傢夥一直追到家中。

聽到林昊的話,鬱雨晨不再勸阻,而是提議說道:“要不,你留在車內,我先下去處理!”

林昊哭笑不得:“難不成老闆,你還打算用美人計哦?不過你可不是他們的陸姐!”

“滾!”氣得鬱雨晨就要一腳踹他,不過鬱雨晨也知道自己剛纔的提議有些不靠譜,這幫小青年肯定失去了理智了,這個時候,可不是她一個女人的名頭能夠起到作用的。

果不其然,看到林昊的瑪莎拉蒂靠路邊停著,這些傢夥就再次圍了過來,又再一次把瑪莎拉蒂包裹在其中,跟狩獵一樣,把他跟鬱雨晨圍得團團轉。

陳天堂的法拉利488幾乎是衝到了林昊的麵前,強烈的跑車前燈兩道巨大光束打直射在林昊的臉部,瞬間讓人雙目一陣失明,咆哮的引擎聲音,直射車前燈,挑釁的意味很濃。

這時候又有三四輛法拉利、蘭博基尼呼嘯而來,再次停靠在周圍,這一次真的把前麵的路段都堵死了,就算這一次林昊把前麵的擋著的兩輛跑車撞開,估計要逃不了了,這幫傢夥真的把路全堵住了。

跑車停靠後,十幾個穿著造型都充滿個性化的年輕男女從車上走了下來,開始慢慢的朝著瑪莎拉蒂所在的位置靠近過來。

陳天堂也從車子跳了下來:“小子,你他媽的牛逼啊,撞啊,這一次我們給你撞個夠你怎麼不撞了,乾嘛停下來了?”

這貨一走出車門,就開始咆哮。

“就是啊,小子,你牛逼啊,撞了車子,就想跑,想的太美了吧!”有同伴在幫腔,周邊的十幾個傢夥又開始起鬨。

開始喊打喊殺的!

“怎麼?你們還想敲詐勒索不成?”林昊對於這一幕,根本就不在意,樂得跟他們扯皮。

“敲詐尼瑪,撞了我們的車,想走,冇門!”陳天堂終於找到了一個動手的理由了,所以一直咬著撞車的事件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