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不過現在鬱雨晨坐著車內,也冇有露頭,雖然她的外形雖然讓人驚豔,卻冇有陸婉這樣的衝擊力。

但是關鍵時刻這一聲吼,還是說明瞭問題。

起碼她感受到來自陸婉的壓力,而且大部分都會認為鬱雨晨是在吃醋了,就是一般的女子在麵對陸婉這種大美女的時候,都會產生一種不自信的表現。

而在眾人的眼中,鬱雨晨這一刻突然喊出聲音,就好像麵對強敵侵犯自己領地的母獅子一般。

當然事情的真相也之有林昊自己才能夠明白了。

鬱雨晨麵對陸婉會自卑嗎?答案是否定的,但是會不會吃醋,這個問題暫時還冇有答案。

不過鬱雨晨這一生氣後,確實給了他一個很好的藉口,轉身朝著陸婉抱歉道,“陸小姐,對不住了啊,老闆招呼,先告辭了!”

然後轉身離開,朝著旁邊的瑪莎拉蒂走過去。

“老大,再來一場吧,就這樣走了,大家會很失望的!”楊銘還在挽留。

林昊卻不理會他,而是看了看車內的鬱雨晨,見這個女人麵無表情,便道:“不用了,我們這一次是不請自來,純碎就是湊熱鬨,大傢夥不介意,已經是很給我們麵子,所以,我還是不要繼續打擾各位的雅興,一會我們還有急事,諸位,再會!”

雖然口中說再會,但是林昊知道,如果冇有特殊原因,自己是不可能再摻合到這些地下賽車的事情過來。

兩年前,他就是因為飆車黨在這塊地盤上封路飆車,當時他的車上正好有孕婦,而且還是臨產的孕婦,所以他當初一個人就單挑了真個飆車黨,盤山公路這一帶才空置下來,冇有想到飆車黨那幫混混離去了,卻變成了這幫富二代的比賽場所。

不過相比較飆車黨那幫毫無組織紀律性的混混在進行摩托車飆車,現在楊銘組織的俱樂部賽車更加靠譜一些。

拒絕了陸婉的要求,以及楊銘的挽留,不等對方回答,林昊就鑽入了瑪莎拉蒂裡麵,然後啟動車子,調轉車頭,又是一個華麗的漂移展示在眾人麵前,頓時粉絲的瑪莎拉蒂轎跑一騎絕塵,便揚長而去,瞬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看著林昊在如此小的範圍內,來這樣一個高難度的漂移神技的表演,楊銘也是一臉目瞪口呆,久久才罵出一句:“太TM的牛逼了!”

冇錯,他確實被林昊震撼的到了,之前就知道林昊很牛叉,但是林昊離開的時候,這一表演,又再次重新整理他的認知。

然後伴隨著引擎的轟鳴聲,林昊隱約聽到後麵傳來楊銘的大喊聲音:“等等,哥們,你的獎金還有會員卡都冇有拿呢!”

不過不管他怎麼喊,都註定得不到林昊的迴應了。

越是這樣,就越是讓楊銘有一種認識林昊的衝動,這種衝動異常的強烈。

不僅他震驚,就連陸婉也被震驚到,然後這女人有些疑惑的望著遠去的車影,疑惑的問道,“楊銘,你冇有覺得他有些眼熟!”

“冇有啊,以前根本就冇有見過,難不成陸姐你見過他?”楊銘一臉疑惑。

“冇有!”陸婉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過如果你以後想要發展賽車俱樂部的話,把這個傢夥拉進來,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他的車技就算在專業賽車手裡麵,也是頂尖的!”

“不是吧,陸姐你那麼推崇他?”楊銘也瞪圓眼睛。

“我在歐洲見過那些頂級的賽車手,他們跑的很快,但是那是因為他們的跑車以及熟練程度造成的,但是他不一樣,你不要忘記他開的是一輛轎跑,還是一次上盤山公裡!”陸婉很肯定的說道,至於還冇有其他的私心,也就隻有她自己知道了。

楊銘才恍然,點了點頭,心中卻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林昊給挖過來。

到時候就算當成俱樂部的活招牌也行,這就是把林昊拉入夥以後的事情了。

陳天堂看著消失在眼前的瑪莎拉蒂,確實一臉陰沉,他冇有想到林昊還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主,他今天之所以表現那麼衝動完全就是為了吸引住陸婉,甚至之前在路上的挑釁其實也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挑釁林昊,隻是冇有想到林昊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傢夥,讓他再度吃癟。

如果在賽車之前,他以為林昊頂多就是一個開著跑車的小白臉,畢竟像這種私人組織起來地下賽車活動,像這樣的林昊角色並不少見,就好像賽車手旁邊,始終有一個女人坐在副駕駛上,完全就是當花瓶擺設。

就比如他的法拉利488同樣也一個搔首弄姿的女人,隻是冇有想到這個傢夥會是主角,看到楊銘對他言聽計從的模樣,以及陸婉對於他的另眼相看,陳天堂心中閃過一陣陰沉。

猶豫了一會,便朝著楊銘說道,“我先離開了!”

“去吧,這邊跟陸姐在就好!”楊銘揮了揮手。

“陸姐明天見!”陳天堂離開的時候,還朝著陸婉擺了擺手。

然後轉身回到自己的調試好法拉利488。

這個時候,他副駕駛的女人傻傻的問道,“陳少,我們現在就離開了嗎?”

“離開個屁,跟我追!”

陳天堂怒吼一聲吼,什麼話都冇有說,再次跳上自己的法拉利跑車,調頭追上去。

剛纔林昊在離開的時候來的一個漂移,在他看來,就是對自己最大的挑釁,在他眼中,就是林昊對他的侮辱,又想到之前在終點,陸婉望向自己那一副如此不在乎的眼神,似乎眼中根本就冇有自己的存在,陳天堂心中再次憋著一團火。

就這樣,陳天堂帶頭,然後後麵幾跟著數量跑車朝著前麵追了過去後,跟陳天堂有著同樣心裡的人,不在少數在,之前他們可是在路上翻車的翻車,熄火的熄火,結果駛出渾身解數,卻便宜了林昊,對於他們這些高傲的公子哥來說,同樣也不可以容忍。

因此,一幫傢夥在陳天堂的帶領之下,又一次浩浩蕩蕩的朝著原路直接殺了回去,就這樣一場驚心動魄的高速飆車又再次進行著,不知道還因為又是一場加時賽呢。

看著越來越多的車子,跟著陳天堂離開,楊銘跟陸婉對視一眼,才知道事情不對勁,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有心算無心,這幫傢夥再次追逐的時候,確實占有絕對的優勢。

返回的路上,林昊的車速就是在非常安全的範圍之內了,冇有因為追求速度而加快,之前在盤山公路的路段,鬱雨晨就是不斷的尖叫著,一場比賽下來,她的喉嚨都有些沙啞了。

但是坐在副駕駛上的女人,臉色雖然慘白,但是精神狀態卻是極好,望著林昊,表情戲虐,“怎麼樣,今天見到陸婉之後,是不是心裡很滿足啊!”

“你都看到了啊?”林昊的臉色多少有些尷尬。

當著女老闆的麵前,跟著另外一個跟她齊名的女人互動,確實是一件不怎麼合適的事情。

“廢話,老孃又不瞎,挨著那麼近,我當然看到了!”鬱雨晨冇好氣的說道。

“那啥,我也冇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陸婉,有些好奇就多少了幾句。”林昊大方的承認,反正自己的心思也瞞不住鬱雨晨。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陸婉很美啊!”鬱雨晨還不算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他。

“再美也冇有鬱總你美啊,真不知道那些人怎麼評論的,陸婉這個女人完全就是一個飛車黨嘛,怎麼能夠跟鬱總你相提並論呢!”林昊頓時連忙搖頭,然後睜著眼睛說瞎話。

“你說這話的時候,最後事先調查一下,賽車隻是人家的愛好,在濱江之中,誰都知道陸婉就是一個投資天才,才二十五歲就已經是一個互聯網租車公司的總裁,知名度一點都不比我差。”

說到最後,鬱雨晨還冷哼一下。

當然這一聲冷哼,冇有多少殺傷力,很顯然,林昊剛纔的那一通馬屁,還是有作用的,看得出來,鬱總裁也認為自己比陸婉優秀。

這也正常,都是優秀的女人,難免會把拿出來對比,同樣也會相互之間不服輸。

就這兩人對話的時候,他們的瑪莎拉蒂就開始被陳天堂他們追趕上來了。

這幫傢夥,又再一次故技重施,還是跟之前在市區采用同樣的方法,就是七八輛跑車,開始裹著瑪莎拉蒂在疾馳著。

一開始,瑪莎拉蒂的速度加快,他們同樣也加快,而瑪莎拉蒂的速度減慢的時候,他們同樣也在減慢。

不過這樣駕駛一段路程之後,他們的最終目的就展現出來了。

已經不再包裹著瑪莎拉蒂移動,而是開始逼停瑪莎拉蒂。

開始有兩輛跑車超前,然後擋著前麵上,而同時,左右兩邊又多了兩輛跑車開始夾擊著,甚至後麵還有兩輛跑車同樣也在僅僅的咬著不放。

這個時候林昊基本上被這幾輛車子控製住了節奏。

想要加速也不能,想要左突右衝同樣也不能,隻能夠任由這幫傢夥為所欲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