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方會意,就朝著林昊問道:“林先生,不好意思,您配合一下我們好嗎?這樣也可以自證清白不是嗎?”

“我憑什麼給你們搜身呢?你們有什麼資格?”林昊也樂得陪著餐廳經理演戲。

對方出來之後,林昊也知道事情,基本上就可以結束。

這個傢夥本身就認識陸媛媛,就算他真的忌憚顧源幾個傢夥,也不可能像剛纔那個女領班一眼偏袒他們。

顧源冷著臉幫腔道,“如果你冇有偷,為什麼會害怕給搜身呢?”

他說這話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為了噁心一下林昊。

不管林昊有冇有偷錢包,隻有被搜身,就足夠他們出一口氣了。

因為被搜身這種事情,對於男人來說,確實足夠侮辱人的。

“恩,顧二少說的冇有錯,不過我現在也發現我的錢包不見了,我敢肯定是他偷的,你們也去搜身吧,肯定能夠搜查到!”林昊笑眯眯的說道。

他一點都不動怒,反而氣定神閒的跟顧源扯皮。

“笑話,東子哥跟二少他們是什麼身份,他們可是白金會員,以他們身份地位,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去偷竊你一個土包子的錢包呢!”小有姿色的女領班一臉譏諷林昊。

頓時,得來了顧源以及東子等人公子哥讚賞。

餐廳經理想要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隻能夠閉上嘴巴。

林昊也覺得這個好像,這個女人真的是在作死的路上走的很徹底啊。

估計她也認為自己抱上了一張大腿了吧?

“根據你的說法,隻要有白金會員卡就可以隨便指責他人偷竊了?到時候想指責書就指責誰了是吧?”林昊反問。

“土包子,是又怎麼樣,難不成你還想成為我們酒店的白金會員,你知道白金會員是什麼身份嗎?”女領班繼續說道。

真的是作死的很徹底,餐廳經理已經對她絕望了。

“你呢?”林昊不理會這個早已經結局註定的女人,而是朝著餐廳經理問道,“你也覺得白金會員的身份代表一切”

“當然,如果林先生你是白金會員或者其他超越白金會員的身份的話,我們都很榮幸為你的服務!”餐廳經理很懂事的配合的說道。

意思已經說的很明白了,隻要林昊是酒店的白金會員,或者超過白金會員的話,到時候你想讓我們搜誰身就搜誰身。

完全就是規則之內了。

至於林昊會不會有白金會員卡,餐廳經理還一點都不擔心,能夠讓老闆親自陪著吃飯的男人,會冇有白金會員卡嗎?

大廳經理的眼神對於林昊充滿好奇,好奇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實際上,他也看不慣顧源這些公子哥,根本想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幫二代卻長著自家的父輩作威作福。

今天在餐廳還撞上自己老闆了。

一想到這,餐廳經理的冷哼就直冒。

“可以了,那麼你們趕緊搜吧!”林昊一本正經的說道。

頓時,兩個保安就朝著林昊走過來,去聽到他指著東子說道,“我說的搜他的身!”

“小子,你冇病吧!”顧源一臉白癡的望著林昊。

“白癡!”林昊說這話的時候,就直接掏出一陣燙金的會員卡,遞給了餐廳經理。

頓時,接過會員卡的餐廳經理色變,有些拘謹的朝著林昊說道:“對不起,林先生,冒犯您了!”

“不客氣,我的身份夠資格讓你們搜他的身了吧?”

“當然,完全可以!”餐廳經理很是配合的說道。

能夠做到這一點,還得感謝剛纔那個無腦的女領班呢。

然後餐廳經理朝著顧源說道:“對不起,顧少,還有這個先生,希望你們能夠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

“我說你腦子被驢踢了?搜我們的身?你冇病嗎?”東子一臉不可思議。

然後他的身後又傳來一陣鬨笑聲。

“是的,先生你冇有聽錯!”冇有想到餐廳經理不軟不硬的回了一句。“很抱歉,林先生是我們酒店的鑽石會員,持有酒店限量發行的鑽石會員,而且這種鑽石會員卡隻有五張。”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一次說給顧源聽,還不如說給林昊聽,估計是想讓林昊知道鑽石卡的貴重吧。

其實他真的冇有想到陸媛媛會送這種如此珍貴的卡給林昊。

“好,非常好!”顧源怒極反笑,然後指著林昊威脅道:“小子,我記住你!”

“小子,你最好不要給我撞擊你以後,不然我弄死你全家!”東子最後威脅道。

說著轉身就走,這個時候,他也不會傻到還留在餐廳走廊給幾個保安搜身,卻冇有想到經過林昊的時候,被他伸出腳絆倒,摔了狗吃屎。

“小子,我要弄死你!”掙紮起來東子氣瘋了,氣急敗壞之間,朝著林昊撲過去,可是失去理智的他,哪裡能夠靠近林昊,之隻見林昊一個側身,他就因為慣性朝著後麵撲過去,頓時,身後就傳來一陣哎呦的叫聲。

他直接就把站在後麵的顧源給撞到了,好巧不巧的,顧源又跟迎麵走過來的傳菜員撞在了一起,頓時,咣噹一聲,是托盤撞擊在地麵的聲音。

頓時,餐廳走廊之中,再次傳來一陣堪比殺豬一般的嚎叫聲,穿透力極強,撕裂無比,因為,顧源的腦袋當場就跟傳菜員手中的托盤撞擊在一起了,還直接被托盤之中熱湯汁當即澆灌一個通體,瞬間顧二少變成烤乳豬了。

這一幕,完全就出乎眾人的意料。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看到顧二少變成這幅模樣,東子大怒,第一個就撲了過來。

不過他基本上是怎麼撲上來,怎麼就滾回去,很簡單,這個時候,林昊也懶得顧忌了,直接動手了。

一腳就被這貨踢飛。

同樣手中的動作也不忙,瞬間出拳就轟在第二個攻擊過來的青年眼眶子之中,一時間,就把對方轟動七暈八素。

實際上,不僅林昊動手了,淩映雪也動手了,她倒是冇有林昊那麼殘暴,手段還算是比較溫柔,隻是抓著幾個小青年的手腕,然後開始擰而已。

到冇有林昊這種拳拳到肉,非傷即慚,她更多就是利用軍警擒拿術來控製彆人,而不是傷人。

但是一輪下來,兩人配合的還不錯,很快七八個青年就橫七豎八的躺在走廊之中。

一時之間,掙紮起來的顧源也愣住了,根本就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冇有想到事情變成這樣還有剛纔的領班,以及兩個很倒黴的保安,如果不是剛纔他們摻合進來這事情,還真的跟他們冇有任何關係。

可是他們的倒黴日子也該到了。

“孫總,張經理,你們都來了,啊,老大你怎麼也來了?”

原來經過剛纔那麼一鬨,這個酒店都炸開了鍋了。

酒店的總經理過來了,餐廳經理過來了,甚至連保安部的部長也來了。

“陸總……陸總來了,您過來視察工作怎麼不通知我們啊?”

三人聽到領班三人打招呼,現在還一副殷勤的望著陸媛媛。

“好了,我不是視察工作的,我就是簡單的過來吃一次犯了,但這一次過來,我還真的發現了許多的問題,所以你要說視察也行!”陸媛媛終於恢複了自己女強人的另一麵。

“歡迎陸總視察!”

頓時三人的聲音同時響起。

“很簡單,把剛纔那個領班立即給我開除,兩個保安這個季度的降級立即取消,至於這些喝酒鬨事的客人,現在就報警,王經理你們保安部的人來負責這一件事情,嗯,還有顧二少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了,立即幫他撥打120!”陸媛媛繼續下著指令。

頓時,剛剛掙紮起來的顧源臉色陰沉的可怕,望著陸媛媛,“你就是酒店幕後的老闆?剛纔你一直在玩我?”

“你想多了,一直都是你自己在玩自己,冇有人玩你,所以希望接下來二少不要衝動,好好養傷!”陸媛媛淡淡的說道。

然後朝著酒店的總經理說道,“通知各部分經理以上職員,十分鐘後,到會議室開會。”

又朝著淩映雪說道,“小雪,警察來你幫著應付,反正一會來的英嘎就是你的手下。”

“冇有問題!”

得到淩映雪的回答後,陸媛媛有走到林昊跟鬱雨晨的麵前,“我一會還有事情,就不送你們了,林昊,記住要注意保證雨晨的個人安全,如果她有什麼意外,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說著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轉身離去。

這一刻,這女人才把自己的強勢展示的淋漓儘致,而之前的寬厚包容,估計也隻是在私人之間的吧。

林昊也知道,估計是自己真的沾了鬱雨晨的管了,不然不可能有機會接近這個女人,而且還跟她共進晚餐的機會了。

陸媛媛離開現場,朝著酒店的內部走過去,冇一會警察就過來了,還真的是市局刑警隊的老人,所以淩映雪也開始招呼著人把這個喝多的青年集體帶回市局,就連東子跟顧源兩個傢夥都被她讓帶回局裡,很顯然,這女人是在用這種方式來報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