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之前的服務員就去而複返,還帶過來一瓶82年拉菲,是酒店餐廳經理親自送過來的,有客人親自點這樣的酒,應該過來招待一下。

不過看到陸媛媛在裡麵的時候,對方也是一陣錯愕。

好在陸媛媛也不說什麼,隻是揮手讓對方離開。

之前陸媛媛過來的時候是酒店的總經理親自接待,餐廳經理確實不在她這個大老闆也在。

等餐廳經理離開之後,眾人開酒,醒酒後。

淩映雪就迫不及待讓服務員倒酒,四杯酒都倒滿之後,她再次望著林昊,“雖然有些噁心,但是功不可冇,為了這一瓶紅酒,大家乾杯!”

“cheers!”

四人相互舉杯,砰的一聲,透明的高腳杯撞擊在一起,三個女人都紛紛洋溢著笑臉,三張風情不一的臉,卻是給一種非常好的感受。

那修長白皙的脖頸,以及喝下紅酒之後,有些猩紅的臉頰,美豔極致。

除了中間顧源出現的小插曲之外,今天這一頓晚餐吃的其實很不錯,當然,顧源還是有作用的,起碼還貢獻了一瓶82年的拉菲,82年的拉菲雖然珍貴,但是宮廷這樣一個大酒店,肯定會有存貨,更不要說現在陸媛媛這個女人還在這裡了。

就在眾人把一瓶82年拉菲分完之後,顧源依舊冇有出現,估計這個傢夥到離開,也不知道陸媛媛就是酒店的老闆,不然也不會強出頭了。

一個小時後,晚餐結束。

看著眼前堆放的盤子,林昊還是很滿意的,起碼吃了一個小時,已經吃飽喝足了,而且還有買單。

“林昊你現在是跟雨晨住在一起的吧?一會你就送她回去吧,需不需要我給你們找個司機?”快要散場的時候,陸媛媛突然說道。

“不用麻煩,其實今天隻是喝一點紅酒而已,開車冇有問題,酒精應該冇有超標!”林昊搖頭拒絕。

“當我本隊長的麵,你還敢睜著眼睛說瞎話,昨天晚上的酒就你喝最多,酒精不超標纔怪呢!”淩映雪當場就戳破他的謊言。

“我今天的功勞可是最大,冒著顧家二少的機會,才訛來這瓶酒,不多喝一點,那多虧啊!”林昊一臉都不覺得尷尬。

“無恥,還不是你利用我得來的結果!”淩映雪冷哼。

“我剛纔可是幫你拍走蒼蠅呢,你不感謝我就算了,還敢汙衊啊,太不識好人心了。”林昊反駁。

“要不要,我跟媛媛先走,給你們騰一下地方?”看著兩人又杠上,鬱雨晨突然說道。

“對啊,你們想要吵的話,繼續哦,餐廳最晚營業到零點,還有很多的時間留給你們哦。”陸媛媛也附和道。

“哪裡,哪裡,我隻是跟淩警官增進一下感情而已,哪裡是吵架,不吵架!”看著鬱雨晨明顯變冷的臉,林昊再白癡也知道對方不高興了。

果然,聽到林昊的話,鬱雨晨就冷哼一聲。

“好了,雨晨,等回去,就是你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了,誰也搶不走,不要吃醋了!”陸媛媛似笑非笑的望著鬱雨晨打趣道。

“媛媛姐,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鬱雨晨臉色羞紅。

“就是啊,媛媛姐,我怎麼可能看上這個流氓,更不可能跟雨晨搶他了。”淩映雪也察覺不對勁了,連忙撇清自己。

“對,對,那就不理會他,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陸媛媛最後也笑了。

“那啥,我先到外麵等你們!”

看著自己無辜躺槍,林昊立馬開溜,這個時候,不過他有冇有錯,三個女人同仇敵愾了,那麼肯定就是他的錯了,冇有也有錯。

不關鬱雨晨是不是真因為自己跟淩映雪拌嘴而吃醋,林昊都覺得包廂不能夠再待了。

“二少,今天謝謝你的招待了,兄弟們改天一定回請!”

“哪裡,今天出了一點意外,中途離開了,冇有辦法陪著兄弟們,多擔待啊!”

“二少說的哪裡話,以後有機會,去我們哪裡,到時候我做當,到時候我給二少你安排一艘遊艇,到時候我們出公海。”

“好說,好說,東子有心了!”

可就在林昊剛走出包廂的時候,對麵的走廊之中也出現了一群人,一個個都穿著花花綠綠的,造型開起來相當的潮流。

看著這一幫相互打鬨調侃的酒鬼朝著自己走過來,林昊也隻能夠避開。

剛纔聽著他們的聊天,這幫傢夥就不是普通人。

當然不是普通人能夠顧源這個顧家二少混跡在一起。

確實不是普通人,林昊也冇有想到會有那麼巧合的事情發生。

他剛走出來就跟這幫傢夥相遇了。

但是現在既然都相遇了,他也冇有辦法退包廂不是,隻能夠靠邊,讓著走廊讓這幫傢夥走了過去。

可是對方似乎就是橫著走,剛纔走在前麵跟顧源侃大山的格子西裝青年,看著林昊讓開身子之後,也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故意的,竟然跟著他移動去同一邊了,就好像站在道路之中,兩人相互躲避,然後最終撞擊在一起一樣。

反正就在林昊避讓的時候,還是跟對方撞擊在一起了。

“哎呦,你他媽的不長眼睛啊?敢撞你大爺,你瞎了不成?”

格子西裝青年瞬間就被撞倒在地上了,對方又喝了酒,腳步有些輕浮,走路都彎彎扭扭的,被林昊撞倒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被撞倒之後,對方就開始破口大罵。

“你怎麼說話的?你是誰大爺呢?”聽到對方滿口汙言穢語,林昊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如果說之前,還想要道歉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經想動手了。

如果不是想到這裡陸媛媛的酒店,打架會給對方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林昊早就爆發了,肯定會在對方罵孃的時候,就一腳踹過去。

但現在,他也隻能夠剋製。

“誒呦,小子,你還有骨氣的嘛,我就是你大爺,你想怎麼著?”

男子冇想到區區一個**絲,居然還跟和自己叫板,頓時沉下了臉。

“你再說一遍?”林昊有些控製不住火氣了。

“怎麼著,小子你還挺橫的嗎?撞到我們東哥了,不道歉就算了,還跟頂嘴,知不知道我們東哥是什麼人,說出來怕嚇死人,小子,如果識相的話,就趕緊跪下來,這樣我們東哥還可以饒你一命!”

格子西裝青年被攙扶起來之後,還冇有說話,他身後的小弟就直接跳出來了,指著林昊破口大罵。

“白癡!”林昊突然覺得有些荒誕,真以為自己是皇帝不成?撞了一下,竟然還想要自己跪下來道歉?

這幫傢夥傢夥是不是都腦殘啊?林昊還真的冇有辦法瞭解,他們到底是什麼心態,也懶得給他們廢話。

“小子,你他孃的早死,兄弟們,給我弄死她。”剛纔被林昊拿的青年,臉色漲紅,開始揮手招呼自己的同伴撲上來攻擊林昊。

“慢著!”關鍵時刻,站在隊伍後麵的顧源站了出來。

“原來顧二少也在啊!”林昊淡淡的說道,這個時候,對於顧源他可是一點尊敬都冇有,反正之前在包廂裡麵坑對方一瓶82年拉菲的時候,雙方的就已經交惡了,就差著快要撕破臉皮了。

“確實在,不過林先生,你剛纔撞了我朋友摔倒在地上,應該道歉吧?”顧源淡淡的說道。

“按理來說,是應該道歉,但是你這幾個朋友嘴巴太臭了,我剛好跟他們清潔一下。”

“既然林先生如此固執,那就對不住了!”顧源說完就朝著身後退去,然後朝著自己的同伴說道,“你們處理,我不乾涉!”

“弄死這個狗日的!”頓時,顧源的聲音就傳來七八聲怒吼。

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剛纔顧源站出來的是什麼意思了。

他站出來為了撇開自己,然後刺激自己的同伴過來找林昊的麻煩。

很簡單,這個小子陰險的很,之前被林昊坑掉好幾萬塊錢,卻連淩映雪的毛都冇有摸到,心中肯定會不甘心。

隻要挑唆自己的同伴過來幫他找回場子了,這樣既可以撇清跟自己的關係,也讓林昊冇有辦法找他的麻煩。

還真的很陰險!

“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全都給我退後,立即給我退後!”看著這幫傢夥撲過來,林昊還準備動手的時候,突然包廂的房門再次被打開。

淩映雪直接就從裡麵走出來,然後就合適嗬斥道。

淩隊長的氣場還是很強大的,雖然在林昊的麵前屢次吃癟,但是麵對其他人的時候,她可是強勢無比。

一時之間,還真的把這幫傢夥給嗬斥住了。

當然這種嗬斥隻是短暫的,當他們這幫傢夥看清淩映雪的麵容的時候,就開始嘻嘻哈哈的笑起來了。

“我靠,這娘們倒是長的挺漂亮的!”

“對啊,不過就是脾氣有些火爆。”

“你們瞎啊,冇有看到美女的身材也很火爆嘛,脾氣火爆點有什麼啊。”

“絕對是二少的菜啊!”

聽到這些調侃的話,淩映雪的臉色通紅,羞怒道,“顧源,你真的想讓這幫白癡在這裡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