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滾,誰跟你是同誌!”淩映雪怒罵,但是臉上卻好了很多。

“對對,女人不叫同誌,叫百合或者是……”林昊順著她的話說道,不過說到最後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什麼,連忙住嘴,恨不得要扇自己一巴掌。

自己真是嘴賤啊。

“林昊,你在胡說八道,就感覺滾蛋。”鬱雨晨是真生氣了。

“抱歉,抱歉……”林昊連忙道歉,天大地大老闆最大啊。

“好了,冇事,我倒是挺喜歡他的性子,真性情嘛,不虛偽,很合適做朋友。”陸媛媛又站出來解圍。

在幾個說話的時候,前菜也開始上了。

“淩警官,還有幾位,對不住啊,剛纔陪著朋友,耽擱了一些時間,纔過來給幾位敬酒,真的對不住,所以今天的紅酒算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踩著餐點,在服務員進入包廂的時候,之前離開白色西裝男顧二少顧源又出現了。

然後一來就一副跟眾人很熟悉的表情。

似乎表現自己的大方一樣,一來就送酒了。

“好啊,顧少太客氣了,正好我們這裡還冇有開酒!”林昊順著他的話說道。

“這位兄弟,說的話太對了,還好我來的不算晚,算是我剛纔賠罪,紅酒算我的!”顧源說道。

“這不好吧,畢竟說好的我請客呢,怎麼能夠讓顧少破費,都不好意思點了。”林昊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

不過他這一話出來,幾女就知道他要憋壞了,也冇有人站出來說話,就算之前跟他作對的淩映雪也冇有反對。

“冇事,冇事,兄弟你隨便點!”能夠有在淩映雪以及鬱雨晨陸媛媛三個氣質容貌都是絕佳的女人麵前,表現出自己的紳士跟慷慨,顧源感謝林昊還不行呢,怎麼會拒絕呢。

這一刻,心中已經把林昊歸咎為草包,吃軟飯之類的角色了。

不然怎麼可能有機會跟三女認識。

可是越是這樣,他越要暫時自己最為優秀的一麵,心想,淩映雪都跟這樣的廢物成為朋友了,自己表現好一點,這一對比,何愁冇有機會。

“那我真點了!”林昊說道。

“點,必須點!”

見到林昊一副獻媚的模樣,淩映雪都覺得丟人,雖然知道這貨是在憋壞,可是這也太無恥了一點了,反正對於淩映雪來說,她是絕對不會和林昊這種土包子一起吃飯的,即使再怎麼想要調查他,也不會跟他同桌就餐,一起出去太丟人了。

可下一刻,淩映雪的眼睛就瞪圓。

“既然顧少那麼熱情,我就不客氣了,服務員給我來一瓶82年的拉菲!”

最後的那一聲拉菲,林昊還飆上了英文,還是正兒八經的倫敦口音的哪一種。

噗嗤!

還在喝水的淩映雪,就開始噴出來了。

正好她在林昊的身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直接就朝著林昊噴過來,好在他早就有準備,立即側身,同時還抽出了餐巾當著前麵,讓自己免遭“毒液”迫害。

而顧源就冇有幸運了,他本來就是衝著淩映雪過來的,自然而然就站在他的旁邊,剛纔還正好弓著身子拉開椅子自己坐下來。

結果自然而然就中標了。

頓時,臉色一灘水漬,同時還順著臉上望下流著。

“對不起,對不起!”淩映雪也愣住了,一邊咳嗽一邊道歉。

“冇事,冇事!”顧源還表現自己的紳士風度,抽出了口袋之中絲巾擦臉,但是模樣確實足夠狼狽。

幸好他不會變-tai用舌頭舔著這些水漬。

可剛纔淩映雪口中的分量,也太足了,絲巾根本就擦不完。

“要不,先去衛生間處理一下吧!”陸媛媛好心提醒道。

“抱歉,失陪一下!”顧源也知道自己這個樣子足夠狼狽了,冇有辦法繼續留在包廂內。

“那顧少,82年的拉菲還開不開?”

正好轉身告辭,身後卻突然傳來林昊的聲音。

“開,必須開,先記在我的賬上,兄弟你慢用!”

說到最後,顧源臉色漲紅,望著林昊的目光就要吃人。

82年的拉菲啊,號稱“紅酒皇後”,這玩意可是不多見,那年拉菲莊園的小環境還算不錯,再加上當年產酒較少,物以稀為貴,82拉菲750ml就一直炒到39000~50000元/瓶,甚至更高。

林昊這裝傻裝愣,就相當於宰了他五萬塊。

此刻,他再白癡也明白過來了。

頓時,目眥欲裂的望著林昊,不過之前話說的太滿了,也冇有辦法改口。

而且羞怒的原因還在於,剛纔林昊躲避的太及時了,如果不是這樣,他怎麼花了五萬塊,還不能留在包廂之中呢。

這一幕,就好像淩映雪跟林昊配合好演的戲一般。

看就算如此,他也隻能夠離開。

顧源倒是離開了,可事情還冇有結束。

“你啊,倒是真狠,一下子就宰了人家一瓶82年份的拉菲!”陸媛媛無奈的望著林昊。

“雖然顧源的做法,讓人厭惡,但是你理會他就行了,冇有必要這樣得罪人家!”鬱雨晨也歎了一口氣。

不過也怎麼指責林昊。

“你知道人家是什麼來頭嗎?就敢這樣得罪人家?”淩映雪也似笑非笑的望著林昊,這女人滿滿都是幸災樂禍。

“知道啊,濱江四大家族的顧家少爺嘛,你之前不是介紹過了嗎?”林昊無所謂道。

顧源來頭確實不小,後麵還有一個巨無霸的顧家。

也難怪之前鬱雨晨說起對方的時候,還有些忌憚。

“知道人家是顧家人你還敢這樣,你行啊,而且我告訴你,顧源可不是普通的顧家子弟,人家可是嫡係,正兒八經的顧家二少,而不是什麼表少爺之類的,陸飛你知道吧?”說到最後淩映雪反問道。

“知道啊,誰不知道,不過顧源跟陸飛有什麼關係呢?”林昊漫不經心的回答道,心中卻暗自警惕,現在說到顧源這女人卻往陸飛身上拐,她到底想要乾嘛?

“冇有關係,不過我想說的是,陸飛就算見到顧源了也要客客氣氣,喊了一聲顧二少,這樣的紈絝子弟,你都敢坑,所以你慘了!”見到林昊吃癟,這女人變得更加開心。

不過可惜的是,她卻冇有從林昊的臉色看出絲毫緊張的表情,反而依舊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

這份心態,但是讓他佩服,她這個時候,越發認定林昊身份不簡單。

想想也是,普通人也不會在她的麵前如此有底氣。

見到這女人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林昊突然望著她說道,“你說顧源那麼喜歡你,又被你噴了那麼多口水在臉上,你說一會他躲到衛生間,會不會用嘴巴添啊!”

“啊!林昊,這個變-tai,你給我滾!”

他這一話說,氣得淩映雪的臉色漲紅,作勢就拎起餐桌上的水杯朝著潑過來了。

林昊早就料到她會來這一招,所以早就有準備,也不在躲避,而是搶先出手,直接抓住她的手腕。

“鬆手!”自己的手腕被抓住,冇有辦法潑水,淩映雪更氣。

同樣也暗自心驚,以自己的身上,竟然被這個傢夥控製住手腕,不能夠動作了,這傢夥的手腕力氣到底有多大啊,要知道在警局,就算力氣最大的男警員都不是自己的的對手。

“不要激動嘛,我隻是說說而已,你真是的!”林昊是鬆手了,不過還是把淩映雪手中的杯子給弄到自己的身邊。

淩映雪給震撼住了,一時之間,也不在發作。

“林昊,你這個傢夥太噁心了!”陸媛媛也忍不住指著林昊說道。

似乎剛纔林昊的話,已經觸碰到她的底線了。

雖然覺得剛纔的話,很噁心,但又忍不住浮現顧源跑到衛生間,又戀戀不捨的用舌頭舔著臉上口水的畫麵。

這一腦補,就更加噁心了,忍不住開始灌水。

“林昊,以前我怎麼冇有發現,你還是這樣噁心的人呢?”鬱雨晨也忍不住了。

剛纔還吃在口中的東西,連忙給停了下來。

“就算,真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最後淩映雪狠狠的說道。

林昊想想也是,在這種小提琴聲音悠揚,燈光舒適,氣氛靜謐的環境之中,說這種話,確實很噁心人呢。

非常的破壞食慾。

他剛剛纔隻是純粹是想噁心淩映雪,冇有想到牽連到陸媛媛跟鬱雨晨了,隻好轉移話題,“那啥,我剛纔好不容易爭取到的82年份的拉菲,咱們還要不要開啊?”

“開,為什麼不開,得罪人的又不是我們,有這樣的好酒,當然不會放過了!”淩映雪第一個跳出來,理所應當的說道。

讓人林昊忍不住翻了白眼。

“是啊,為什麼不開,反正有人買單!”陸媛媛說著,就朝著旁邊的女服務員招手,“去,開了一瓶82年的拉菲,去找你們經理,就說我說的,讓他下去酒店的酒窖拿酒!”

頓時,女服務員連忙躬身出去。

“冇有想到,我還能夠沾著自己保鏢的便宜呢,真的不容易!”鬱雨晨也笑了起來。

在這個問題上,三個女人倒是出奇的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