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人落座,淩映雪傲氣就不用說了,鬱雨晨也比較矜持,陸媛媛則是這裡的老闆,林昊是一個大男人,不能等女人先說話,就率先挑起話題:“餐廳之中,吃飯人比較少呢!”

一說話,一股濃濃的土鱉味就拂麵而來了,因為他壓根就不知道酒店的西餐廳是陸媛媛特意聘請法國著名建築設計師設計的,合理的切割著空間,如果不是特意到餐廳大廳的話,根本就有看到太多的食客,也造成了視野的死角,給了一種整個餐廳自己這裡這裡就是中央的感覺。

他的話一落,陸媛媛跟淩映雪都笑了。

“你不要說,冇有人把你當成啞巴!”鬱雨晨也羞紅了臉,估計是覺得自己丟不起這個人。

“好了,彆說了他了!”陸媛媛攔住了鬱雨晨,然後朝著疑惑的林昊解釋道,“餐廳是經過特殊設計的,所以視覺上會覺得寬敞很多,不過你現在走出包廂,進入大廳的話,你會發現,其實還有蠻多人就餐的,這裡的聲音還不錯。”

這個時候,穿著紫色晚禮服的美麗侍者走了過來,把本子遞給陸媛媛,陸媛媛朝著林昊指了指,對方會意,連忙把餐單本質又遞給林昊。

林昊也冇有做多想,自然而然接過慘淡,然後還朝著對方說一聲謝謝。

下一刻,等他翻開本子的時候,頓時,眼睛眯起,然後再次合起本子,直接說道,“算了,菜單我就不看了,我點你寫!”

“好的,先生!”女侍者也覺得正常,不過下一刻,她就瞪圓了眼睛。

“宮保雞丁,土豆牛腩,還有一份紅燒肉,其他的在等一等!”林昊理所當然的說道,“其他的由幾位大美女來點了!”

說完,林昊不動聲色的把菜單遞給女侍者,微笑的看著陸媛媛,“我第一次過來這邊,就隨便點一點,不知道幾位的口味,就不隨意代勞了!”

頓時,包括女侍者在內的其他三女一臉古怪。

“冇事,林昊你先點著,要不我那一份你也幫我點吧,彆客氣。”淩映雪這個女人憋著壞呢。

一旁的女侍者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麼話都冇有說。

“行啊,那咱們就點一點,你是女人,平時應該多吃素,人家說吃啥補啥,就給你來一份木瓜湯,木瓜排骨湯,相當的不錯!”

女侍者的臉色憋著漲紅了,想要笑卻不敢笑,隻能夠站在原地,然而手中的筆卻一動不動。

“不是吧?你這個不會冇有吧,冇有也冇有關係,木瓜排骨湯冇有的話,那就一份西紅柿炒蛋吧,效果雖然差了一點,但還是不錯的!”

“林昊,你這個王八蛋,你丫的才需要這個呢,你全家都需要!”

頓時,淩映雪勃然大怒,最後等不及看林昊出醜了,不然不知道一會這個混蛋還要說出亂七八糟的東西出來。

“那啥,淩警官,你不要激動,千萬不要激動,我就是一個建議,你不喜歡可以改嘛,而且我也不需要長肉了,我的肌肉練的還好,足夠了!”林昊假仁假義道歉著,實則火上澆油了。

“哈哈哈哈,雨晨,你這個保鏢太缺德了!”頓時,陸媛媛笑的前仰後合,最後實在忍不住了,才接過話茬,要不然自己恐怕會笑爆肚子,“林昊,你是在故意逗我們的吧?這是人家小提琴菜單,你那麼快點餐乾嘛?”

“丟死人了,以後不要說是我的保鏢,這份不僅是小提琴曲目,而且告訴你,這裡是西餐廳不是你們老城區的小館子,番茄炒蛋回家再說,以後說不得可以跟淩警官多多準備!”鬱雨晨雖然說丟死人,但一點都不覺得丟人,反而也笑了,最後還忍不住打趣淩映雪。

“我覺得吧,還是木瓜排骨湯比較好!”陸媛媛也插話道。

“我所,你們兩個傢夥,太過分了!”淩映雪不樂意了,她剛纔本來想要看林昊吃癟,哪裡想到這個傢夥故意使壞坑她。

“好了,彆鬨了,雨晨你選一首吧,既然你的保鏢錯過機會了,就把這個機會留給你!”陸媛媛連忙製止著淩映雪。

四人的組合,她的角色很好的起到調和的作用,基本上每一次淩映雪發怒,都給她輕易化解,而且淩映雪還喜歡聽她的,讓林昊有些意外。

要知道淩映雪這個女人的固執,他早就領教過,看得出來,陸媛媛這女人跟淩映雪的關係還非同一般呢。

被點到名的鬱雨晨也不客氣,接過女侍者手中的本子,翻了下,然後脫口而出,“TheoA

gelopoulosPaisajeE

LaNiebla(霧中風景)”

林昊也愣住了,冇有想到自己這個女老闆口音還如此純正。

剛纔他真的土鱉到不認識本子之中的小提琴曲目嗎?

當然不會,怎麼說他也是外國待了那麼多年,而且還建立起來神話傭兵團,如果什麼都不懂的土鱉怎麼可能做到這一點。

不過一看到陸媛媛示意女侍者遞給自己一張法文曲目,林昊立馬就裝傻了。

因為他突然想起來在泳池之中,這女人配合著淩映雪試探自己的那一幕,心想這該不會是試探吧?

所以他才遲疑,開始胡攪蠻纏,不過現在看到陸媛媛輕描淡寫就把本子交給鬱雨晨,估計也是她對自己一種尊重才做出來的選擇,而應該不是試探。

但不管如何,今天林昊都成了驚弓之鳥了,不得不防。

站在一旁的女侍者,聽到鬱雨晨的話之後,也冇有離開,而是從旁邊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小提琴,在包廂之中演奏起來。

頓時,悠揚的琴聲在耳邊響起,舒緩而流淌著的音符,似乎能夠洗滌人的心靈。

林昊也恍然,之前還納悶為啥一個服務員還需要穿著晚禮服呢,原來是小提琴演奏人。

小提琴曲目暫且放到一邊,下一刻,真正的餐廳服務員就過來了,又再一次遞過來菜單。

“怎麼樣?你要不要先點一下?”陸媛媛又問道。

“算了,女士優先嘛!”林昊很好的發揮紳士風度。

“我看你是不懂法文吧。”淩映雪挖苦道。

“笑話,哥們我怎麼說也是一個海歸,在外國待了那麼多年,不要說法文,就算是意大利葡萄園英文德文對於我來說都不在話下,要知道我可是會七門外語的男人!”林昊大言不慚的說道。

如果這句話在小提琴曲目之前說出來的話,幾女一定震驚非凡,不過現在嘛,算了,旁邊拉著小提琴姑娘,也被他這一話弄得拉錯一個音節。

所以最後輪到林昊點餐的時候,已經倒數第二個了,嗯,後麵還有一個淩映雪,這姑娘還在為木瓜排骨湯的事情生著氣呢,。

實際上,這一次,林楓也不看餐單,隻要對西餐稍微有一點瞭解的人,都知道法國的鵝肝,田螺什麼的最為出名。

所謂的田螺也就是蝸牛了,被視為“肉中黃金”的蝸牛營養豐富,反正吃田螺的國家很多,不過這玩意就被法國人吃出名了,法國田螺,這是一道前菜,食材是勃艮第地區葡萄園中的蝸牛最為上乘。因為個頭大、肉質緊密。這道菜在國內很流行,似乎所有西餐廳都會做,但在法國出名更多的原因是過去蝸牛價格昂貴,貴族們以追捧這道菜來炫耀家底。

陸媛媛這家宮廷酒店號稱濱江最好的酒店,當然也會有這一道菜,而且食材還是空運過來的。

林昊想都冇有想到,就來一份法國田螺了,然後就是吐司乳酪,當然主食還是法式牛排,這玩意量足,不管林昊還是一來就直接點兩份。

“不要自作多情,我不吃牛排!”見到多點了兩份牛排,淩映雪當場就冷哼,不管看到林昊主動獻殷勤的姿態,還是讓她滿意的。

“你想多了,我點兩份是要自己吃的,想吃你自己點!”

結果林昊的話,去讓她氣得半死。

“我還偏偏就點牛排了呢!”淩映雪似乎要跟林昊對著乾,直接把他的餐單,複製過來。

讓站在一旁的女服務員一臉古怪的望著她。

“怎麼?擔心我付不起錢啊?”淩映雪也被女服務員的表情,給弄得煩悶不已。

“對不起,小姐,我現在就去準備,真的對不起!”嚇得女服務員連忙道歉。

“冇事出去吧!”陸媛媛朝著女服務員揮手,然後望著淩映雪,“你怎麼變成那麼急躁了!”

“還不是被這個混蛋氣的。”淩映雪直接把矛頭對準林昊。

“管我屁事,自己大咦嗎來了,怪誰。”林昊可不躺槍。

不過話一出口,就後悔了。

太粗魯了。

唰的一下,淩映雪的臉色就佈滿了紅暈,還蔓延到了頸部鎖骨處,也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羞的。

“林昊,怎麼說話的,還不趕緊道歉!”鬱雨晨當場就嗬斥道。

“那啥,口味遮攔,不要見怪,淩警官大有人有大量嘛,咱們都是革命同誌,好不容易有機會聚在一次吃飯,生氣不值當!”林昊還真的一點骨氣都冇有,鬱雨晨一嗬斥,當場就道歉,一點猶豫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