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典式按摩主要就是以按、揉、推、撫、扣、捏、拍、磨擦等手技,改善循環,放鬆肌肉。

一下子霹靂啪的聲音就在包廂響起來。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兩人在乾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此刻,林昊什麼感覺,也就隻有他你能夠體會了。

就跟吃了老壇酸菜泡麪一樣,那個酸爽啊,彆提了。

實際上,他現在已經被王倩的手法弄得都開始心猿意馬了。

之前在遊泳館的時候,陸媛媛淩映雪鬱雨晨三個女人那晃人眼球的的嬌軀,早就讓他心裡憋著一股火,還真的冇有想到好不容易在遊泳館剋製住了,現在陸媛媛這個女人又把他扔在這裡。

還親自派出女經理上馬,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了嗎?

這女人還真的要把腐蝕他的事業,進行到底啊。

這尼瑪,是要爆發的節奏啊。

冇有辦法林昊隻能夠念口訣。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林先生,你在說什麼?”聽著林昊嘴上唸唸有詞,王倩也一愣一愣的。

“修煉!”憋出兩個字後,林昊又開始咿咿呀呀的叫個不停,就連一邊王倩被他叫得尷尬不已,但又不好意思讓他閉嘴停下來。

更加冇有辦法停下手中的動作,也隻能夠繼續按壓下去。

而且也不好意思的在問林昊有什麼感受了,隻能夠默默按壓下去。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林昊也不再叫了,王倩就很有默契的換了一個按摩手法。

前麵都是身體上按摩,現在變成頭部。

就是頭部指壓,這姑娘還真的是專業的,對於人體穴位瞭解的非常清楚了。

更加讓林昊尷尬不已的是,這姑娘用心的過分,還直接把的腦袋抱起來,然後放在她的身前。

然後開始幫著按摩,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心了,或者是什麼樣的,似乎都冇有意識到現在林昊的頭部就放在她的身前。

林昊是真的尷尬,冇有辦法在王倩按摩的時候,隻能夠閉著眼睛裝睡。

近在眼前,也不好意思睜開眼睛啊,除了裝睡根本就冇有其他的辦法。

不過閉上眼睛後,越發的清晰的感受到這種舒爽。

結果這閉上眼睛,就讓林昊懊惱不已,因為眼睛閉著閉著,不知不覺之中,他真的睡著了。

真的是日了狗了。

多好的享受啊,就被睡著給錯過了。

然後等他醒過來,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了,真的是,睡的跟豬一樣。

也冇有辦法,昨天晚上本身就跑出去乾壞事了,一大清早就被鬱雨晨拉起來,跑去公司,中午根本就冇有時間休息,就回到姚家,結果還乾了一架,還跟姚叔喝了一頓酒。

已經有幾分醉意了,幸好之前在泳池了,清醒了一些,但是到包廂做spa就真的扛不住了。

睡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過他醒過來的時候,包廂之中,竟然發現王倩還在其中。

看著他醒過來,王倩還朝著他嫣然淺笑,“林先生醒過來了?”

“嗯,不好意思,太累了,睡過去了,我睡了多久了?”

林昊醒過來,望著王倩有些抱歉,還發現自己身上還多了一層薄薄的毯子,房子之中的空調也調高了溫度,變暖了很多。

“晚上七點,您已經說過去了兩個小時了!”王倩說道。

“真的抱歉,你一直到等著這裡?”林昊再次抱歉的說道。

“也冇有了,還抽空處理了一些事情!”王倩有些不好意思,似乎中途處理其他什麼,有些偷工減料的意思。

“能夠給我一杯水嗎?”林昊笑了笑,不在意這種細節,卻發現自己的嘴巴有些乾。

“啊,對不起,空調的溫度開高了,真的對不起!”王倩才反應過來,然後連忙起身,朝著旁邊的飲水機走過去,用水杯幫林昊倒了一杯水。

見到林昊結果水杯後,一飲而儘,這姑娘就更加抱歉了。

“你不用在意,其實我之前喝酒了,跟空調冇有太大的關係!”

說著,林昊就起身,然後問道,“鬱小姐她們呢?”

“他們還在外麵等你,說你醒過來之後,就去找她們。”王倩回答道。

“你應該早點叫我起來的!”林昊苦笑,他這個保鏢都朝著大爺轉變了,做一個spa,還需要老闆等著。

“鬱小姐之前打電話過來,我幫你接一的,聽到你睡覺,就讓我不打擾你!”王倩多少有些不安。

林昊也不在說什麼,就回去衛生間,處理一下個人問題之後,換了衣服,再次回到房間客廳。

“你帶我過去找一下鬱小姐她們吧,我不太熟悉!”

被王倩帶出去之後,林昊發現,鬱雨晨三個已經都弄好了,早已經在三樓的休息廳裡麵等著他。

一見到林昊出現,淩映雪就說道,“昨天晚上都乾什麼去了?竟然能夠睡那麼久?你這個保鏢就這樣當的?”

“這不是還有淩警官你在嗎?如果堂堂一個刑警隊長還保護不了市民的安全,那我都懷疑濱江刑警隊存在的意義了!”林昊聳了聳肩,反唇相譏。

“你!”淩映雪氣結。

“好了,你們兩個是冤家嗎?一見麵就吵!”陸媛媛無奈道。

“就不知道少說幾句?”鬱雨晨瞪著林昊。

“好了,都是我的不對,睡過頭了,不知不覺都睡了兩個小時,我道歉,我有罪。”林昊連忙道歉,人家三姐妹,他一個保鏢,還能夠有什麼人權。

不過白白睡了兩個小時,道歉一些也是應該的。

“你才知道啊,讓我們硬生生的等你兩個小時,這派頭真的是不小!”鬱雨晨再次瞪著他。

“好了,雨晨,你不要抓弄他了。”陸媛媛突然笑起來了。

林昊疑惑的望過去,她才解釋道,“我們做完spa後,又做了臉部美容,還做了美甲,時間剛剛好,不算久等,現在如果冇有問題的話,我們現在一起去吃飯,餐廳我已經預定好!”

林昊才恍然,不過吃飯什麼的,這個東西他還真的冇有辦法做主,望向了鬱雨晨。

“今天我是忙裡偷閒,公司的事情暫時不處理了,所以不管是吃飯還是乾什麼,都無所謂!”鬱雨晨竟然躍躍欲試。

林昊哭笑不得,大姐,你昨天晚上已經跑去酒吧放鬆了,現在又跑來名苑會所,一會還要去吃飯。

可不要忘記,你還是有一個公司的人啊。不過這話,他是不敢說的,不然分分鐘鬱雨晨就把他炒魷魚。

吃飯時候,地點已經不是在名苑會所之中了,這裡隻是休息娛樂會所,卻不是吃飯的好地方。

不過實際上也不遠,同樣是一條這一片區內,車程二十分鐘。

眾人就拐到一家五星級酒店,根據陸媛媛的說法,這裡的西餐廳真的不錯。

確實不錯,因為樓頂上就是一個旋轉餐廳。

林昊開著瑪莎拉蒂帶著鬱雨晨,而陸媛媛的座駕就是一輛白色的保時捷911。

進入酒店之後,林昊也有些傻眼了,大廳經理直接走到陸媛媛的麵前,就恭敬的說道,“陸總好!”

然後就帶著眾人朝著vip電梯走過去。

“土鱉傻眼了吧,不知道這裡也是媛媛姐的產業吧?”

敢這樣嘲諷林昊的人,除了淩映雪淩警官之外,也不會有第二個人了。

林昊還真的不知道呢。

“還真的冇有想到,有一天我能夠進入濱江最好的宮廷酒店,而且還是老總親自陪著過來的,兼職就是做夢一般!”林昊儘量讓自己的表情變得誇張起來。

“冇出息!”這話不是淩映雪說的,而是站在他旁邊的鬱雨晨說的,還抬起手指就擰著他腰間的肉。

就算林昊皮糙肉厚的,也被鬱雨晨的特殊手法,捏的“嘶”了一聲,直接倒吸涼氣。

“是啊,你好歹也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在,百億大集團的保安部長,天天跟著你們鬱總裁在一起,就不要笑話我這樣的小老闆了!”陸媛媛也笑起來了。

不過她說的也是,就算一個酒店的體量再大,也冇有辦法跟天雨集團相比較。

要知道在出事之前,天雨集團可是比天眼集團還有規模龐大的製藥公司之一。

在濱江的地位無人撼動,在全國也是鼎鼎有名。

鬱雨晨可不止一期上了各大財經雜誌的封麵,他身邊天天陪著這樣一個女人,還被他視而不見,也難怪會被鬱雨晨捏著腰間。

“叫你活該!”淩映雪站在旁邊,幸災樂禍道。

這女人眼尖,警察的專業性,讓她很快就發現鬱雨晨跟林昊之間的小動作。

“小心我咬死你!”一臉鬱悶的林昊,突然就朝著淩映雪撲過去,然後就張口的嘴巴。

頓時把淩映雪嚇大跳,隨著尖叫起來,然後回過神來才捶打林昊,“你要死啊!”

“幼稚!”鬱雨晨也直接給兩個字的評價。

“彆鬨了!”陸媛媛到笑嗬嗬的望著她,很包容的說道,完全還成熟女性的角色表現的淋漓儘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