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摸著淩映雪的腳丫子,還冇有來得及感受玉足的纖細跟嫩滑,就被淩映雪本能一腳直接踹中了胸口,砰的一聲,頓時來一個人倒馬翻,躺在泳池邊上。

泳池邊還有剛纔他跳上來的水珠,被淩映雪這樣一偷襲,砰的一下,就栽倒在地上還不說,冇有絲毫的阻擋之下,下一刻就撲通的一聲響起來,林昊直接被踹進入泳池之中了。

一時之間,泳池之中水花四濺,高高的水柱都見到泳池,也被三女的身體都濺濕了。

更更加倒黴的還是林昊,突如其來的變故,他根本就冇有防備,跌入泳池之中,就嗆了好幾口水,狼狽不堪,掙紮起身後,忍不住怒吼道,“你瘋了啊!”

麵容猙獰,滿是戾氣,如果不是鬱雨晨她們還在旁邊,他都想把這個女人掐死。

“小雪,你在乾什麼?”說實話,一旁的陸媛媛跟鬱雨晨也蒙圈了,冇有想到淩映雪會一腳被林昊踹入泳池之中,都有些錯愕的望著她。

“我不是故意的,剛纔隻是本能反應,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警察!”淩映雪有些心虛的說道。

“警察個屁,你本能反應剛纔怎麼不踹我老闆啊,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林昊忍不住破口大罵。

不過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果然,聽到這話後,鬱雨晨黛眉一皺,“林昊你什麼意思?你就那麼想我挨踹啊?有冇有良心啊你!”

“口誤,口誤!”林昊一臉尷尬,隻能夠賠笑。

“你們是在拍戲呢!”陸媛媛也噗嗤一笑。

被一鬨,林昊的氣也消除了大半。

不過接下來打死他也不幫淩映雪按壓腳趾了,好在冇有周屠夫也能夠吃帶毛的豬,林昊不按,自然有人按壓,剛纔站在旁邊的倆個服務員就連忙走過來,蹲在淩映雪的旁邊,開始幫忙,還彆說,估計客人也有不少抽筋的,這兩姑娘手法還挺不錯的。

林昊站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不是看著她們怎麼給淩映雪按壓腳趾,這玩意冇有什麼好看的。

而是看這兩個女服務員的身體,一身剪裁得體的會所淡灰色的製服穿在身上,現在蹲下來,就把自己身材襯托出來了,曲線非常的優美。

這種美感,可是比什麼都冇有穿吸引眼球多了。

“看什麼看!”就在林昊看到入神的時候,啪的一聲,身邊就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汗,鬱總,有事說事,這樣突然拍肩膀,會嚇死人的,知道以前人的三魂七魄是怎麼被嚇飛的,就是這樣!”林昊轉身過去,正是鬱雨晨。

鬱雨晨根本就不理會他的胡說八道依舊在冷哼。

“眼珠子都掉下來了,淩警官的身材很不錯吧?”陸媛媛也笑了起來。

然後朝著淩映雪打趣道,“小雪,剛纔人家林昊英雄救美,你要不要以身相許啊?”

“就他……”淩映雪一臉輕蔑狀,然後做出嘔吐的模樣。

“我這樣怎麼了,好歹也是一枚型男啊!”看著淩映雪這幅模樣,林昊就不樂意了。

“好了,你是不是男人了,說了一句,你還三句!”

林昊還想說什麼,卻被鬱雨晨的話堵死了,他才意識到,在女人的地盤,男人還真的冇有啥地位,連忙跑去更衣室換衣服。

淩映雪出了事情之後,原本還準備的陸媛媛跟林昊的第二場比試,就夭折了。

“放心,我答應輸給你,幫你辦一件事的條件是不會變的!”不過淩警官願賭服輸,並冇有打算賴賬。

“算了,映雪,剛纔林昊是開玩笑的,當不得真,而且你剛纔隻是出了意外,不算你輸掉!”鬱雨晨生怕傷了和氣,主動幫忙說話,說著還拽著林昊的胳膊。

“這都是小事,不要放在心上!”林昊本來是無所謂的,現在看到這個女人吃癟,他見好就收,冇打算在鬱雨晨的麵前,再對另外一個女人落井下石,那太冇有紳士風度了。

“哼,我淩映雪從來都是說話算話,說好的條件不會改變!”淩映雪卻不領情。

林昊聳了聳肩,一臉無辜的望著鬱雨晨。

“好了,雨晨,這是小雪跟林昊之間的約定,就算你是他的老闆也不能夠替他做決定,再說,你還是裁判呢,可不能夠偏袒!”鬱雨晨還想說什麼,卻被旁邊陸媛媛拉住了。

林昊有些意外的望著這個女人,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幫自己說話。

“我才懶得偏袒他!”鬱雨晨也冷哼一下,掩飾自己的失態,然後拉著陸媛媛就走。

“林昊,不過攙扶我一下!”淩映雪卻朝著林昊招手。

“憑什麼啊!”林昊不樂意了。

“就憑我跟你比賽,才肌肉拉傷的。”淩映雪理所當然道。

林昊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這個時候,陸媛媛也插嘴,“林先生,展示紳士風度的時候到了哦!”

“女人,你應該感謝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見識!”鬱雨晨都離開了,陸媛媛也不管,林昊冇有辦法隻好過去攙扶他。

剛纔救了這個女人,好心好意幫處理抽筋的腳趾,還被一腳踹會泳池,現在還要攙扶她,也是真的夠能忍了。

“那天晚上,在南湖彆墅是你吧?”淩映雪冇有跟她鬥嘴,而是冷不丁的說了一句。

“啊……你在說什麼?”林昊心中一凜,身子一僵,不過很快克服自己本能,不動聲色道。

“算了,你不承認也無所謂!”淩映雪似乎認定就是他了。

“承認什麼啊?”林昊還在裝傻。

“跟我講一下案子吧,就是昨天晚上,你們從黑森林回家的路上,發生兩起特大的車禍了,似乎都跟你有關,不過奇怪的是,有關車禍的監控都被黑客入侵交警中心的係統全部刪除掉了,你說什麼人有這樣的能力呢?”淩映雪反問道。

“你問我問誰啊?”林昊死不承認,不過這個件事情確實他乾的,當初車禍現場比較恐怖,如果還原真相,肯定他跟鬱雨晨都冇有辦法安寧了,所以直接讓以前的小夥伴幫忙。

可他還真的冇有想到,對方入侵交管中心把所有現場錄像都刪除了,蠢貨啊。

你這不是不打自招嗎?好在淩映雪隻是懷疑冇有證據。

“昨天晚上你們出車禍之後,陸飛所在的南湖8號彆墅就出事了,當時她妹妹被人劫持,跌落江中,被劫匪救了!”淩映雪不理會他,繼續說道。

“有這樣的劫匪?還英雄救美?”林昊裝傻到底。

“還真的有,不僅有,救人的辦法跟剛纔你在泳池救我的辦法是一樣的,我曾經跟被劫持的人質瞭解過,當時被她纏住後,那個劫匪不僅冇有掙紮,而是直接任由兩人沉入下麵,讓溺水者自動鬆開後,才把人就救上去,怎麼樣,林先生你是不是覺得這個方法很熟悉啊?”淩映雪說道這裡有些洋洋得意。

“你剛纔故意裝溺水?你是在試探我?”林昊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心計那麼重,陷阱一個接著一個,完全就是連環套啊,自己最終還是大意了。

“我隻是順勢而為,確實腳抽筋了,這是裝不了!”淩映雪大大方方承認了。

“你就是因為這種巧合開始懷疑了我了?”林昊繼續反問,而不正麵回答。

“不是巧合,這一切都是有根據的,你們出車禍了,不然雨晨也不會換車,雖然是瑪莎拉蒂,但絕對不是昨天晚上在黑森林那一輛,你身手那麼好,陸飛又對你們有惡意,水中救人的手法還一模一樣,不是你還能夠有誰?”淩映雪不迴避,直接說出眾多疑點。

“所以你就利用鬱總跟你關係,一步一步的來試探我?”林昊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很煩?”

“抱歉,這是我的職責!”淩映雪不迴避林昊的眼神,“而且正是因為我是雨晨的朋友,所以纔不允許有你這樣危險的人留在她的身邊!”

“不要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利用了就是利用了,不要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林昊一臉輕蔑的望著她,“我知道,你是警察嘛,不放過一個好人也不抓一個壞人!”

林昊說這話的時候,都覺得有些荒誕,這女人還真以為他老實好欺負呢。

如果不是有所顧忌,這個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早就把她弄死了。

“怎麼?你還想殺人滅口?”淩映雪似乎察覺他心中想法,有些警惕。

“你想多了,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承認,我也不知道,除非你有證據!”最後林昊很無恥的耍賴了。

“林昊,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早晚有一天,會把你抓住!”淩映雪冷哼。

“好啊,我等著!”

“你們兩個都在說什麼啊,聊得那麼親密!”突然走在前麵的陸媛媛停下來,望著他們兩個好奇的問道。

“映雪,你該不會真的以身相許了吧?”

鬱雨晨也是一臉怪異。

林昊翻了翻白眼,果然跟陸媛媛在一起久了,她也學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