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不是應該我答應啊,好歹我也是當事人啊!”林昊忍不住要抗議了,被幾個女人這樣無視,很傷自尊的。

“那你到底答不答應呢?”淩映雪反問。

“對啊,林先生,你不會不答應吧?”陸媛媛媚笑的望著林昊。

“好吧,我聽老闆的!”最後林昊還是把皮球提給了鬱雨晨。

“今天聽我的,那我現在就宣佈,好好比賽,最好跟我贏了,不然我扣你的工資!”鬱雨晨竟然答應了,還用工資來威脅林昊。

“那冇有辦法了,我隻能夠為老闆而戰了!”林昊也笑了。

“不要說的那麼好聽,你是為了自己的工資而戰吧!”鬱雨晨戳破他的謊言。

“不要說出來嘛!”林昊也不在乎,笑著應付。

“好了,你們兩個很過分,公然**呢,比試當然可以,但是要有彩頭!”淩映雪突然說道。

“什麼彩頭呢?”林昊心想,女人你的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很簡單啊,隻要你輸了,我就幫你一個忙,你小子整天惹禍,我這個刑警隊長還是有點能力的,但是你輸的話,同樣也幫我一個忙,同樣也是力所能及的,應該冇有問題吧?”淩映雪說道。

“冇有問題,很公平!”林昊還真的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呢。

兩人之間,都是幫一個幫,還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再說,林昊可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會輸,以淩映雪的狗刨,他要是輸了就真可以跳樓了。

“好啊,那現在就開始,媛媛跟雨晨,你們兩個當裁判!”淩映雪望著林昊突然笑了起來,然後朝著陸媛媛跟鬱雨晨說道。

看到這個女人的笑容,林昊的心中咯噔了一下,暗罵自己真蠢。

蠢透了,給這個女人算計了。

忘記之前她之前一直慫恿自己跟陸媛媛比賽的目的了,很顯然淩映雪這是在試探他是不是當初潛入陸飛家劫匪,如果隻是會遊泳並且泳技還不錯的話,那麼是劫匪的可能性就變大了,如果自己故意裝輸,那也冇有關係,因為根據剛纔的規定自己就必須答應幫她一個幫。

現在不管是輸還是贏,林昊都吃虧了。

這個女人還真是好算計,剛纔忙著看女人遊泳,都把這個關鍵點給忘記了,要怪就能夠怪這女人之前的煙霧彈扔的太大了。

不過現在竟然答應了,林昊也冇有辦法反悔,而且他心中已經打定注意,讓這個女人功虧一簣,讓她知道什麼叫做賠了一夫人又折兵。

反正,他已經決定一會拚儘了全力,被懷疑就被懷疑,暴露就暴露,反正這女人也冇有證據。

因為答應成為裁判,鬱雨晨跟陸媛媛都離開了遊池,站在泳池邊,很快,站在外麵的兩個服務員就看著浴巾過來幫忙她們擦拭身上的水漬,這服務還真的是周到無比,想想也是正常,誰讓陸媛媛是這裡的老闆呢。

“小雪,你可得加油哦,可不能夠讓人家雨晨贏了你,不然到時候丟的就是你們人民警察的臉哦!”陸媛媛站在旁邊開始煽風點火,“人民警察跟公司保安的比拚,還真的冇有想到,你們都是穿著製服的,這算不算製服誘惑啊!”

說到最後陸媛媛自己也笑了。

“林昊,加油!”鬱雨晨的話倒是簡單,直接就喊了一個加油,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怎麼樣?淩警官,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哦!”林昊望著淩映雪輕笑道。

“開什麼玩笑,我淩映雪字典裡麵就冇有反悔兩個字,一會讓你看一看我的勢力!”淩映雪針鋒相對。

這一刻,還真被林昊撩撥出火氣來了,冇有辦法,這段時間,自從這個小子冒出來之後,每一次在他的手中,自己都吃癟,對於這種感覺淩映雪相當的不喜歡。

實際上,淩映雪自己也鬱悶無比,今天的約會是她提出來的,就是為了讓鬱雨晨把林昊帶過來遊泳池,試探一下他的泳技,至於之前陸媛媛在試探他的底線的時候,同樣也是她有意為之。

她跟陸媛媛的關係不錯,是在濱江未收不多的朋友之一,現在有多了一個鬱雨晨,正好陸媛媛有跟鬱雨晨都認識,一來二去,三人就變成好姐們了。

有時候,女人之間的友情就來的那麼簡單。

一開始進入會所,不管是之前在更衣室門外,陸媛媛的試探,還是進入的泳池,她們的各種撩撥,都是為了刺探林昊。

這種試探,是為了給鬱雨晨把關,同樣也是為了刺探林昊的真實身份。

自從把鬱雨晨當成好朋友後,她就愈發不能夠讓林昊這樣一個來曆不明,又充滿危險的傢夥這樣不明不白的留在鬱雨晨的身邊了。

但鬱雨晨又很相信林昊,很多懷疑她都冇有辦法跟鬱雨晨明說,同樣也冇有辦法陸媛媛明說,不過陸媛媛是一個聰慧的女人,在她主動提起林昊的時候,就主動提起來幫忙把關,陸媛媛的把關倒是純粹,就是想要試探一下林昊的人品。

淩映雪的試探就冇有那麼純碎了,除了試探林昊的人品之外,同樣也調查林昊會不會是出現在陸飛家中的劫匪。可是冇有辦法,林昊表現的太好了,一點蛛絲馬跡也冇有露出,現在她不得不親自上陣。

不然以她堂堂刑警隊長,在警隊之中冷豔無比的霸王花,怎麼可能親自出身誘惑一個男人呢。

之前每一次都快把眼前這個男人的逼迫到牆角的時候,卻每每都能夠避重就輕的化解過去了,完全有種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使不上勁。

一想到這裡,淩映雪就惱怒不已,自己可是白白讓這個小子飽了眼福,卻一點收穫都冇有。

讓淩映雪暗自後悔,自己還是太輕率了點,竟然破天荒的與這個鬱雨晨的保鏢同在一個泳池內共浴,是不是真的太把眼前這個男人當回事了。

可是鬱雨晨這樣一個高傲的女人,都對於充滿了依賴感,這男人真的會跟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普通嗎?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看著林昊之前輕鬆的化解了陸媛媛的試探,還獲得對方的好感,淩映雪就知道自己必須要親自上陣了。

“開始吧!”想到這裡,淩映雪也冇有猶豫,開始準備。

林昊笑了笑道:“作為一個紳士,比賽,當然是要女士優先了!”

雖然知道淩映雪這個女人必輸,但是一些場麵的話還是要說的。

有能力的炫耀,那就是自信,如果冇有能力,那就是白癡了。

“你們兩個也太不把我們兩個裁判放在眼裡了,什麼時候開始可是我們說的算!”陸媛媛站在泳池邊,也露出一個明豔的笑容,然後朝著鬱雨晨說道:“雨晨,你來宣佈開始!”

鬱雨晨笑道:“冇有問題,我會很公正的,絕對不會偏心哦!”

林昊笑了笑,能夠說這句話,本身就代表著一種偏心了。

“你不要故意吹黑哨就行!”淩映雪調侃道。

“廢話真多,淩映雪你到底敢不敢比了!”鬱雨晨也不是好糊弄的主。

“比,現在就開始!”

名苑會所這個恒溫泳池不算太大,畢竟是室內,也冇有著匕首專用的泳道,但是泳池絕對是按照標準來建造的,雖然按照比賽的規格來說,這種泳池被稱為短池,可事實上,這短池還一點也不短。

“預備,倒數開始!”因為是陸媛媛故意讓出主裁判的位置,所以鬱雨晨還真的不客氣。很快的就進入了角色。

“3、2、go……!”

聽到鬱雨晨的倒數計時後,林昊跟淩映雪還真的就各就各位了。

然後,很快兩人就就聽到鬱雨晨清脆的喊聲響起。

一時之間,林昊跟淩映雪兩人雙雙蹭著泳池牆壁,在泳池之中,就像一把利箭一般朝著對麵的終點衝過去。

還冇有說,林昊對於淩映雪這個女人還真的刮目相看了。

他還真的冇有想到,經過之前的短暫練習之後,這女人有會這樣大的進步,甚至在鬱雨晨喊開始的時候,淩映雪比他衝得更加快了。

當然,主要還是起步階段是蹭著泳池邊沿,多少有些作弊的嫌疑,但是遊泳開始,林昊同樣也感受到她泳技的飛速進步,這種進步還真可以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進步來形容。

要知道在前一天晚上,淩映雪還隻是會狗刨呢,現在竟然真的能夠跟他比拚了,還真是泳池選手,這裡麵,除了她的學習能力之外,讓淩映雪有這樣改變的人就是陸媛媛了,還真的冇有想到,這女人還真有幾分本事,遊泳教練這個頭銜原本並不是說說而已。

雖然感覺都淩映雪的進步,但是卻一點壓力都冇有。

除了最開始的一部分,淩映雪以微弱優勢領先之外,很快就被他趕上了。

兩人都是自由泳,淩映雪的泳姿還真挺標準的,畢竟是有準備教練指點的嘛。

林楓的猶豫姿勢就野蠻了很多,就跟他性子一樣,就算在泳池之中,動作也開始大開大合,雙手不斷的怕打著池水,手臂肌肉的爆發力極為驚人,就好像魚雷一樣,在泳池之中炸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