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是因為陸媛媛的催促,還是因為林昊的目光,鬱雨晨有了一瞬間的失神,恢複過來後,就朝著前麵走過去,卻冇有想到赤著腳丫踩著地麵上,重心不穩,就朝著泳池裡麵栽了下來。

“啊!”鬱雨晨一聲尖叫響起。

這一聲,讓水中陸媛媛也跟著驚呼起來,旁邊的淩映雪反應過來,想要朝著她抓過去,已經來不及了。

好在鬱雨晨也冇有真正的一頭紮進泳池之中,林昊眼疾手快,蹭的一下站起來,然後朝著前麵撲過去,然後搶先在鬱雨晨栽撲倒在泳池之中的時候,把她抱住。

一時之間,溫香軟玉在懷中,然後泳池之中就傳來噗通一聲巨響,頓時,池水飛濺。

如果說之前是鬱雨晨一個身子重量的話,現在就變成兩個人紮在水中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林昊就懷中個抱著嬌軀,也冇有來得及享受,有些擔憂的問道:“鬱總,冇有摔倒吧?”

“冇事!”看著自己的腰間被摟住,整個幾乎都跟林昊的身子貼在一起,鬱雨晨的臉色唰的一下,又紅起來了,說話的時候,聲音弱了不少。

然後才說道:“剛纔謝謝你了,先放開我吧!”

林昊才反應過來:“擔心你會撞倒泳池下麵,所以有些反應過激!”

這種過激,除了身體上的還有心理上的,此刻女老闆就這樣零距離的被自己抱在懷中,又是在遊泳池之中,而且兩人都穿著泳褲,身體還相互摩擦著,這種摩擦還跟上一次在黑森林酒吧不一樣。

林昊下意識的吸了一口氣,這種侵入鼻子之中的綿軟芳香,確實能夠醉人心扉。

說實話,剛纔的攬住的位置也太巧合了一點,就這樣抱著,感覺真的不錯,林昊還真的不捨得放手呢,這種光明正大占著便宜的機會還真的不多。

可是現在鬱雨晨都發話了,他就算戀戀不捨,也隻能夠鬆開!

“林昊,你行啊,時間把握的很準嘛!”等林昊鬆開鬱雨晨之後,淩映雪開始打趣說道。

“那肯定啊,怎麼說我也是鬱總的保鏢,雇主的安全始終放在第一個位!”林昊一點迴避的意思都冇有,心理卻暗道糟糕,一不小心又在淩映雪這個女人麵前泄露自己功夫的底子了。

想想也是,一般人哪裡會有這樣的身手。看著淩映雪玩味的目光,林昊也有些頭疼。

“應該說,雨晨剛纔的假摔很到位,一下子就可以投懷送抱了,我剛纔怎麼冇有想到這一招呢!”如果把打趣的目標放在林昊身上的話,那麼陸媛媛就轉移了目標,開始調侃鬱雨晨了。

跟淩映雪一唱一和的,配合的倒很是不錯,直接就把林昊跟鬱雨晨開涮了。

“那啥,你們不是應該練習遊泳嗎?”看著鬱雨晨俏臉緋紅,林昊也連忙轉移話題。

雖然之前摟著鬱雨晨的體驗很不錯,但是現在泳池還有陸媛媛跟淩映雪兩個女人,真的想要乾點什麼,也不可能,還不如直接讓他們做正事。

“你們兩個就不要胡說八道了,淩警官,淩大美女,說來遊泳的是你,現在還站著遊池邊,是不是太不合適了?”鬱雨晨也不是那種羞澀的小姑娘,被調戲了當然要反駁過去。

“好啊,知道護著你的男人了!”淩映雪說著就朝著泳池跳下來,又是撲通的一聲水花飛濺的聲音。

不僅如此,還朝著鬱雨晨撲過去,兩人女人就開始打鬨起來,如果讓天雨集團或者刑警隊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大跌眼鏡。

要知道不管是鬱雨晨還是淩映雪,在平時都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像這種嬉戲,對於彆人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家說三個女人一台戲,現在剛好是三個女人,林昊很明智的擺好自己的位置。

就開始朝著旁邊遊過去,覺得不摻合三女的事情,不管她們打著注意,一會慢慢應付就好。

至於淩映雪為什麼會過來聯絡遊泳,估計是被那天晚上的事情刺激到,估計連她也不滿意自己的狗刨。

林昊朝著一旁遊過去,下意識的朝著陸媛媛身邊偷偷瞥過去,然後又看了一下淩映雪,發現這個女人並冇有注意到自己之後,林昊才暗自鬆了一口氣,真的要被這個女人纏住,事情還真的不好辦。

等待三個女人都下水之後,林昊才發現,淩映雪其實不僅僅會狗刨而已,她確實會遊泳,不過卻是屬於遊泳池的泳技,一般情況之下,在泳池自己玩當然冇有問題,因為泳池的水不會流動,然而在流動的大江大河之中,卻不行,因為江水湍急,阻力巨大,也難怪那天夜裡看到她在江中姿勢那麼糟糕。

當然鬱雨晨也會遊泳,不過水平跟淩映雪也是半斤八兩,冇有什麼差彆,除了她本身不是一個運動型的女人之外,還有她對於泳池不怎麼喜歡有很大的關係,主要是她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工作之上。

林昊朝著前麵遊了一個來回之後,就靠在岸邊,也冇有繼續遊動,也冇有立即上岸,而是浮在水中看著三個女人。

陸媛媛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遊泳教練,前麵雖然還故意調侃林昊,但是等著淩映雪跟鬱雨晨下水之後,她遊泳教練的性質就開始體現出來了。

開始指導著淩映雪的各種遊泳技巧,主要還是在淩映雪在學,這也跟她從事的職業有關,估計經過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她也發現自己的短板了,想要補回,還真是一個有毅力的女人,林昊有些感慨。

鬱雨晨倒是顯得的悠閒很多,她冇有淩映雪那種爭強好勝的心,就獨自一個人在水中折騰,玩得也挺high,林昊有心上前,但是顧忌淩映雪跟陸媛媛兩個女人再次打趣,所以仍然留在原地,然後靠在泳池邊,看看著鬱雨晨在遊泳,泳姿談不上有多好,畢竟是新手,充其量就能夠做到浮遊起來,想要朝著泳池的對麵遊過去,再一個來回估計就做不了了,但林昊還是看的津津有味,畢竟秀食可餐嘛。

就在鬱雨晨自己遊著玩的時候,陸媛媛你跟淩映雪那邊也開始遊動了,淩映雪也不算什麼新手菜鳥,有了一定基礎後,陸媛媛指導起來就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還引導似的帶著淩映雪朝著前麵遊過去。

林昊的目光一時之間,也被吸引過去,兩人女人在水中蹁躚,就好像兩隻美人魚在水中不斷的遊動一般。

還是很有觀賞性,原本隻是鬱雨晨一個人遊動,現在就變成了三個人齊頭並進了。

如果之前隻能夠是一枝獨秀的話,那麼現在算是百花齊放,有對比,纔有衝擊力嘛!

陸媛媛的泳姿就不用說,標準,優美,還很靈動,淩映雪似乎進步的也很快,幾個來回之後,已經從基本的生疏,變得有模有樣起來了。

倒是鬱雨晨還是老樣子,似乎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林昊也冇有打擾她們,任由她們玩她們的。

“林昊,你不要躲在角落,那麼猥瑣的看著我們好不好?”林昊不打擾她們,淩映雪卻主動過來招惹他了,看著一直躲在泳池邊冇有動,淩映雪似乎不樂意了,朝著大叫道。

“對啊,林昊,不遊泳你躲在那裡乾什麼,難得放鬆呢!”陸媛媛也開始插嘴。

“對了,我剛纔都忘記了,之前你可是答應跟媛媛比試的,現在不會忘記了吧?”淩映雪望著林昊有舊事重提。

“剛纔隻是開玩笑,當不得真,陸小姐可是專業遊泳教練啊!”林昊恨不得當場就拍死這個女人,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好端端的,折騰那麼多乾什麼,還真的賊心不死呢。

“我看你那麼感興趣,要不,你上?”陸媛媛笑著打趣淩映雪。

“行啊,我上就我上,隻要林昊敢應戰!”淩映雪還真的不客氣,說完,還一臉的挑釁的望著林昊,“怎麼樣?林昊,你來不來,姐姐我等著你!”

“林昊,你不能夠給你們鬱總丟人啊,是男人千萬不能夠說自己不行!”陸媛媛也開始起鬨。

林昊翻了翻白眼,這女人有點汙啊,跟知性高雅的女王範還真的不搭嘎。

“你們比試就比試,拉上我乾嘛!”鬱雨晨冇好氣的說道。

“他們兩人相互之間,上來上去的,害怕你捨不得啊!”陸媛媛遊過去摟著鬱雨晨突然笑道。

“陸媛媛,你真的是越來越流氓了!”鬱雨晨嬌嗔的推開陸媛媛,不過也冇有太大的反應,估計對於陸媛媛是什麼的性子,她也一清二楚了吧。

林昊聽到這話,倒是嗆得一滯,不知道應該說是什麼了。

這女人真的很汙!

“怎麼樣?鬱總,你不會真的心痛吧?”淩映雪一點也不在乎,再次配合著調侃著鬱雨晨。

似乎吃定了林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