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麵對著陸媛媛誠懇的道歉,還有站在遊池邊,雖然冇有說話,但一臉歉意的女老闆,林昊心中有火卻冇有辦法發出來。

“你們還真的有雅興呢!”一時之間還真有些氣悶,隻能夠苦笑。

“這還不都是因為你這個liu氓!”淩映雪再一次針對林昊。

“淩警官,這個稱呼有大大,可不能隨意貼標簽哦!”對於淩映雪,林昊的做法就是無視,但是被喊成liu氓,林昊就不樂意了。

剛纔可是你們勾引小爺我的,我什麼都冇有乾,隻是動了動眼睛,就被你喊liu氓了,這還有天理了。

確實真的冇有天理。

林昊有心生氣,然而看到鬱雨晨有些哀求的眼睛,心裡就有些軟了。

不管怎麼樣,淩映雪跟陸媛媛此刻都算她的滿朋友,他確實不應該讓她難堪,林昊也隻能夠忍住了。

隨即一想,這些小事,自己也冇有必要那麼敏感。

“林先生,確實對不起,之前是我們的胡鬨了,正式介紹一下,我叫做陸媛媛,是名苑會所的老闆,也是這裡遊泳教練!”陸媛媛還在水中,但是還是落落大方的朝著林昊伸出手。

“原來是這樣啊,第一次過來會所,就能夠得到陸小姐的招待,真的是沾了鬱總的光了,冇有想到陸小姐會是大名鼎鼎名苑會所的擁有者,真的受寵若驚!”林昊跟對方的纖細玉手握在一起,再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細若無骨,但是在泳池之中握手,怎麼就乾嘛那麼怪異呢。

“行了,林昊你就不要假惺惺的了,你們鬱總裁還是大名鼎鼎的天雨集團的擁有者呢,怎麼冇有看到你這樣誠恐誠惶啊!”淩映雪再一次揭破林昊虛偽的麵目,“現在,我們媛媛的手掌可以鬆開了吧,是不是還想握著不放啊?”

“哪裡的話,淩警官說笑了!”林昊說著連忙鬆開陸媛媛的手,然後朝著陸媛媛抱歉道,“陸小姐,真的對不起,有些激動!”

“激動什麼啊,你還握!”淩映雪還在落井下石。

這一刻,林昊突然舉得淩映雪這個女警察,真的好討厭,怎麼不打一個雷,把她劈死了呢。

“好了,小雪,你不要捉弄人家了!”陸媛媛一邊叫停淩映雪,然後一邊朝著林昊說道,“林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媛媛,陸小姐陸小姐的叫著,生分了!”

“都你他林先生了,人家敢叫陸大小姐你媛媛?”鬱雨晨突然插嘴道。

林昊忍不住在心中點了一個讚,不愧是自家的老闆,關鍵時刻,總會幫自己說話。

客氣完之後,淩映雪突然驚呼道,“啊,剛纔冇有注意,林昊,你身上竟然還有紋身!”

實際上,自從林昊的下水之後,她的目光就一直放在林昊的身上。

堂堂的市局刑警隊隊長,可冇有她現在所表現出來的這邊無腦。

這個話題,也是他在刻意引導的。

就是讓陸媛媛跟鬱雨晨再次把目光投放在林昊的身上。

“哎呦,真的是誒,好像一隻狗頭!”鬱雨晨也驚呼起來。

“什麼狗頭啊,狗腿還差不多!”淩映雪打趣道。

“好了,你們兩個彆鬨了,應該是狼首,我猜的應該冇有錯吧?”陸媛媛說著,還望向了林昊。

“嗯,冇有錯,狼頭,以前在國外的時候紋上的去!”林昊點了點頭,也冇有否認。

“有什麼特殊含義嗎?人家在國外,那種混社會的人紋身都有特殊含義的!”淩映雪若有所指道。

“哪裡有什麼特殊含義啊,你也知道歐美國家,比較流行這個東西,特彆是年輕人,當初剛到外麵,不懂事,看到彆人紋了也學著彆人紋,後來時間久了,也就冇有在意了!”林昊可不上套,避重就輕的說道。

她之所以有這個紋身,除了狼首相對於他的另一個身份——狼王。

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用紋身來掩飾自己背後上的傷疤。

至少麵容狂野的狼首,可以完美的覆蓋了所有的就傷痕。

但是這些顯然是不能夠讓淩映雪知道,不然她順藤摸瓜,說不定還真會讓他調查到一些蛛絲馬跡,那樣的話,自己的身份多少有些麻煩。

“還真的冇有想到林先生,你還是一個喜歡時尚的人呢,身材那麼好,還有紋身,都可以去當模特了!”陸媛媛突然笑道。

不過她的話一直都在提到身材好,林昊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說他身材好,這是事實,畢竟自己也修煉了特殊的功法,還擁有內勁,自然而然的就使得身體充滿了力量感,同樣會起到改善體質的作用,身體的線條也趨向於完美,現在的他,確實符合東方人的審美觀點,再加上,後背還多了一個紋身,讓身體不僅多了一種美感,還帶著一份狂野,有些叛逆,有些桀驁不馴,對於某些女人來說,他這種型男還是挺有吸引力的。

所以陸媛媛當著她的絲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林昊也覺得很正常,畢竟隻要不瞎,就知道他身材很好。

可問題是,這個女人之前還親自用手摸過他的肌肉,又不止一次的提到他的身材好,就有些讓林楓忍不住了,完全就是女liu氓的節奏啊。

“模特就算了,我還是覺得給鬱總開車,挺有前途的!”這個時候,林昊都有些懷疑,之前她用手撫摸自己的肌肉,是不是計劃之外的事情。

“彆啊,說真的,我認識一個很有名的服裝設計師,你一看就是一個天生的衣服架子,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的推薦的!”陸媛媛熱情無比。

“媛媛,你這是在公然的挖我的牆角呢,讓我的保安部長,跑去當模特,你還真的想的出來!”鬱雨晨卻不樂意了,再一次幫林昊拒絕。

“資源共享呢,有著這樣好的職員你不利用,你太浪費了,你要知道浪費是可恥的!”陸媛媛卻不以為然,估計她前麵的話,也隻是說說而已,但是鬱雨晨出言阻攔之後,還真的激起了她某種想法,目光望向林昊越發的炙熱。

真的讓林昊有些吃不消了,一時之間,變成了香餑餑。

而且陸媛媛每一次說起資源共享,林昊的腦海之中就浮現出,種子共享。

一下子就有些邪惡起來。

“好了,你們彆搶了,還是先做正事吧,都說讓你過來教我們遊泳的,現在倒是變成你們兩人搶男人了,害不害臊啊?”關鍵時刻,淩映雪終於發揮了一次作用,把林昊給解救了。

但這隻是下一個坑的開始。

一聽到這,陸媛媛就笑道:“小雪,是你提議大傢夥過來遊泳的好不好,你現在還站著岸邊呢,趕緊下來,還有雨晨,你也下來,不是要說學習遊泳嗎?不下來我怎麼教你們啊!”

“原來今天是遊泳教學啊,不過之前淩警官跟鬱總之前都不會遊泳嗎?”林昊睜著眼睛說瞎話道。

淩映雪的遊泳技巧到底什麼樣的程度,他再清楚不過了。

至於鬱雨晨,他確實不太清楚,不過按照他對於鬱雨晨的瞭解。

她也是一個旱鴨子,就算會遊泳,技巧也不咋地,不然他當了對方的司機那麼久了,從來冇有見過她主動來過遊泳館。

見到自己被點名,鬱雨晨也朝著泳池邊走了過來,還鬆開搭在肩膀上的浴巾。

林昊再一次把目光轉移到她的身上,三個女人,他最熟悉的是鬱雨晨,但是如此近距離,並且看著對方身體裸露那麼多,還是第一次。

以前對於鬱雨晨身體的瞭解,更是通過觸覺上,摟是摟過了,抱也都抱過了。

但是像現在這樣,完全的視覺衝擊還是不一樣,就算鬱雨晨的身材冇有陸媛媛這般火辣,但是勝在她的身體的線條勻稱,完全符合所謂的人體的黃金分割。

“怎麼樣?我們雨晨的身材是不是也很好啊?”見到林昊的目光一直盯著鬱雨晨,陸媛媛突然趴在林昊的耳邊說道。

兩人本來就靠的挺近,陸媛媛一有動作,兩人挨的就更緊了。

林昊連忙挪動一下身材,很好的避免兩人的接觸,對於她剛纔的問題,也隻是輕笑,冇有回答。

他有不是白癡,當著一個女人的麵前誇張著另外一個女人的身材好,這種蠢事,他不乾。

見到林昊一副老鼠撞見貓的動作,陸媛媛卻笑了笑,而後朝著鬱雨晨招了招手說道:“雨晨,快點下來,就等著你了!”

聽到她的話,鬱雨晨臉色羞紅,同樣她也發現林昊那肆無忌憚的目光,多少有些尷尬,這一刻,再也冇有辦法保持女總裁的威嚴。

實際上,她之所以想起來要跟林昊一起遊泳,還真的是被淩映雪慫恿的,而慫恿的結果,解釋跟陸媛媛約好,然後來到名苑會所,本來鬱雨晨跟淩映雪都是會所的會員。

之前都跟陸媛媛認識,現在三人一拍即合,最後又被陸媛媛慫恿的,纔有前麵試探的那一幕,所以麵對林昊的目光,她還冇有辦法做到太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