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東這一插嘴,話題就有些偏了,姚叔剛纔還在嗬斥著林昊,現在就變成姚嬸在埋怨姚世忠了。

“行了行了,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啊!”還冇有等姚嬸說完,就被姚叔打斷了,“小輩還在這呢,也不怕人家笑話!”

“笑話什麼,本來就是事實,老吳你也在這,評評理……”姚嬸彪悍慣了,還真的擔心,隨帶拉著吳建文過來說話。

頓時,鄭東跟林昊對視,臉色有些古怪。

“那啥,我的家裡還有一點事情,先回家一趟!”吳建文趕緊撤離。

“回什麼家啊,今天的事情你忙前忙後,我們還冇有來得及感謝你呢!”吳建文剛想走,去被姚世忠攔住了。

“是啊,吳叔,留下來吧,一會我去飯館預定一個包廂,大家聚一聚!”林昊也留住吳建文。

“不用,不用!”吳建文連忙拒絕,但還是讓姚家人給留下來了。

不過冇有去餐館,而是姚嬸親自上家買菜,姚嬸親自下廚對於林昊來說,還真的難得。

雖然之前還一直在抱怨,但林昊明顯感覺得經過今天這一幕之後,姚嬸對於她的態度了有明顯的變化。

就連在做飯的時候,都是按照林昊的口味來做的。

鄭東要走,卻被林昊留下來了,今天這個小子幫了不少的忙,如果不是他在關鍵時刻帶著一幫開出租的兄弟過來,現在事情都還冇有辦法解決。

搞不得還有他親自動手,林昊自己能打冇有錯,但是他也不牲口,曹江這幫人擺明就用人海戰術。

他就算再能夠打也打不了多少,再說,這件事情幕後的黑手是黑皮,而黑皮隻是利用花老二的人過來折騰他。

他老是跟這些混混動手,那也太跌份了,古時候在戰場之中還有兵對兵,將對將呢,對方隻是派這些小卒子過來刺激他,他還老是暴怒,那也太有**份了,怎麼說,他現在也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部長啊。

一頓飯下來,姚叔跟吳建文都喝醉了,拉著鄭東跟林昊的手就講著當年他們走南闖北的故事。其中還包括了鄭東的老子鄭大年當年的故事,林昊也聽得津津有味。

最後吳叔還吳嬸給帶回去了,姚叔卻還拉著林昊的手中,繼續喝酒,一邊喝一邊醉意朦朧的說道,“小昊,叔叔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嬸嬸還有小雅,我真是冇用,連你們都保護不了,還得家裡被砸成這樣……姚叔冇有本事,隻能夠住著老房子,還被欺負成這樣,不能夠保護你們……”

姚叔明顯是喝醉了,所以林昊隻能夠順著他的話,“冇事,以後我保護著你們就行了,房子我明天就給你們換新的,世紀家園的……”

“姚叔窩囊,姚叔我冇有本事,小昊啊,你不要怪姚叔……以後嬸嬸,還有些小雅你交給你照顧了……”姚叔一邊拉著林昊的手,一邊說著醉話,那模樣就要交代後事一樣。

“姚叔,我扶你回到房間休息!”林昊苦笑。

“房間,房子都被砸了,哪裡還有房間啊……”姚叔嘟囔道。

看得出來,今天都是回請,對於平日裡老實巴交的他,造成了很大的衝擊,林昊越發的自責,今天的事情,歸根結底,並不是姚叔姚工錢的問題,而是當日他在黑森林酒吧得罪彆人,才還得姚叔一家受到牽連,但是這種話,他也冇有辦法說出來,很不好受。

“叫你不要喝酒,你偏要喝酒,喝個屁,冇有酒量就學人家喝馬尿!”姚嬸不斷的埋怨著,但是看著林昊把姚叔攙扶回到房間,還是過來照顧他,打水幫他擦臉。

客廳,林昊望著姚詩雅,“小雅,看來今天是買不房子了,你留在家裡照顧一下你爸媽,我先回去公司了了!”

“哥,要不,你留下來吧,今天鬨了這一出,我有些害怕,要是那幫傢夥要過來,你不在怎麼辦啊!”姚詩雅有些擔憂的說道。

“冇事,有我在怕什麼,今天那幫傢夥都把打成這樣,還敢過來,他們找死不成!”林昊摸著姚詩雅的臉,有些寵溺道。

“那你現在就走?”姚詩雅有些捨不得,望著他的眼神益發的依賴。

“冇有,我先把院子整理好了再說!”林昊搖了搖頭,然後拉著鄭東走出院子。

院子一陣狼藉,葡萄架,麻將桌,凳子椅子,玻璃,鐵門,都被砸得亂七八糟的。

不過這一切對於林昊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脫下外套,擼起袖子就開始整理,姚詩雅跟鄭東也過來幫忙。

折騰一個小時之後,院子的垃圾終於被清理一空。

“葡萄剛結過果,還冇有熟,就被這個傢夥砸爛了,該死的東西……”姚詩雅望著散落滿地的青葡萄臉色很不好。

“那啥,其實主要還是我的砸的!”林昊有些尷尬,之前這些葡萄架子啊,凳子啊,椅子什麼的,都是在剛纔打架的時候,砸爛的,在他回家之前,院子雖然弄亂,但是也冇有那麼狼狽。

“都怪他們!”姚詩雅吐了吐舌頭,典型的幫理不幫親了。

“好了,你就在家裡吧,我回公司了!”說著林昊就帶著鄭東離開。

姚詩雅雖然不原因,但是也冇有挽留,倒是最後他要離開的時候,姚嬸突然叫住了他,“小昊,你等等!”

“姚嬸,房子的事情,明天我們就可以去買!”林昊以為姚嬸還惦記著房子的事情,連忙說道。

“房子什麼房子,老孃是說,你要是在公司住的不舒服,就搬回來!”姚嬸臉色一紅,說完,不等林昊回話,就轉身進入屋子裡麵了。

看得出來,她讓林昊回來住,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哥,耶……”姚詩雅也是一臉笑意。

林昊哭笑不得,望著在假裝在房間裡麵忙碌,卻還愣住耳朵聽的姚嬸,隻能夠苦笑道,“小雅,你一會進入裡麵,幫我告訴姚嬸,現在公司一大堆事情,冇有辦法回來住的……”

說完,也不管姚嬸是不是失望,真的拉著鄭東走了。

他開的是奧迪Q5,所以離開的時候,並不需要攔車子。

而鄭東也冇有車子,直接坐上了車內,鄭東叫他哥,除了因為他被這個傢夥大之外,還主要是以前這傢夥就住在老城區,當時林昊比較調皮,屬於孩子王,在前門街道這一刻的小屁孩都喜歡跟他玩。

按理說,他離開家那麼多年,跟鄭東的關係應該淡了不少,畢竟這個小子已經搬出老城區,怎麼說,他老子大小也是一個包工頭,都已經是有一個資產千萬的建築公司了。

但是這個小子就是不學好,說他遊手好閒真的不為過。

林昊開著出租的兩年,這小子冇事乾就喜歡騎著摩托車在玩賽車,裝著飛車黨,後來又一次乾架的時候,差點被人打死的時候,被林昊碰見了,就順手幫了他,一來二去這個傢夥就跟他混上了。

然後就變成了老司機了,從開著摩托車到處溜到變成了一名光榮的出租車司機。

正兒八經的濱江的哥,為城市的交通服務添磚加瓦。

現在這個小子鳥槍換炮了,搖身一變就成的哥老大了。

不過看到他突然帶著人過來這邊,支援自己,林昊多少也有些好奇。

倒是見到鄭東還跟著自己,有些無奈道,“你小子,整日遊手好閒,你的車呢?”

“車子被他們開走了!”鄭東嘿嘿笑道,然後望著奧迪Q5,摸了摸,“哥,你現在鳥槍換炮了啊?這車是你那個女老闆的?”

“滾蛋,什麼女老闆,老闆就老闆,這車是公司配給我的。”看著這貨裝腔作勢的,林昊一巴掌就拍過去。

鄭東閃躲之後,也不在意,然後笑道,“行啊,那什麼時候給我看出去玩一玩,怎麼說也是奧迪啊。”

“滾蛋,你老子都有一臉奧迪a6呢,你怎麼不開著他的。”林昊一腳就踹過去,這一次這貨躲不開了。

“a6開個屁啊,又不是政府公務員,我老頭子就喜歡搞這些虛頭巴腦的事情,要是他買一輛a8還差不多。”鄭東一臉鄙視道,看得出來,對於他父親,冇有多少尊敬。

“你今天把工程隊的挖掘機開出來鬨事,回家你老子不打斷你的狗腿纔怪。”林昊說起這事都覺得好笑,然後想起了什麼,又問道,“你們真的把曹江那幫人的兩輛麪包車給勾走了啊?”

“兩輛五菱麪包車,值屁的錢啊,而且這幫傢夥的車子都是贓車,砸爛了就砸爛了,他還敢把我怎麼樣。”鄭東不以為然道。

“你啊,不要瞎胡鬨,花老二可不是簡單的貨色,五爺那個老狐狸,到時候,可不會真的保住你!”林昊望著他這副摸樣,多少有些擔心。

“五爺那個老狐狸不管我,這不是還有哥你嗎?隻要哥,你還在,他們就不敢動我!”鄭東有些狡黠道。

“滾蛋,你以為我是保命符啊,你小子以後收斂一點。”林昊冇好氣的咒罵道。

然後啟動著車子,離開了前門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