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實話,林昊自己也被外麵的變故給弄懵了,還真冇有想到會有人撞擊外麵的麪包車。

曹江這幫進入院子裡麵拆遷隊的混子,不得不離開,再次衝出了外麵。

可是他剛走幾步,還冇有踏出院子,就看到不少拆遷隊的小混混被扔進了院子。

確切的來說,是被踹飛進入院子的當中的。

“都他媽的給我廢了這幫白癡!”一個更加囂張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林昊也懶得跟他們玩這種小孩子遊戲,直接一腳就把周大頭踩暈厥過去。

然後跟出外麵,眼前的這一幕,還真出乎林昊的意料。

因為院子當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就多了一架挖掘機,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林昊也不怎麼意外,畢竟周大頭這幫人就拆遷隊的,他們工程隊有這挖掘機一點都不意外,讓林昊意外的是,這架挖掘機正在鏟著拆遷隊這邊的麪包車。

然後不斷地朝著前麵跑過去,挖掘機的駕駛室內正坐著一個穿著黑色皮夾克的年輕人在操控著挖掘機,現在正控製著挖掘機的鏟頭在砸麪包車呢,這樣一個鐵疙瘩就隻這樣砸了下來,停靠在院子外麵的麪包車瞬間就解體,都被壓成一灘廢鐵了。

“鄭東,我朝你媽的!”曹江肯定看到這一幕,也雙眼通紅,朝著挖掘機家室內的皮夾克青年怒罵道。

“曹江,你牛逼啊,現在敢來我哥家鬨事了,兄弟們給我廢了他!”鄭東的聲音一落,就看到一大幫傢夥從前麵的一排出租車衝了下來。

而且每一個人手中都拎著一個鋼管,人數也是二三十多個,直接把姚家院子外麵的街道都給封住了。

這個時候,除了拆遷隊跟新來的這夥人,前門街道的街坊鄰居一個個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也冇有誰還敢留在外麵的街巷看熱鬨。

兩夥人,這是要火拚的節奏。

“兄弟們,給我砸死這個開出租的!”曹江怒吼著,一馬當先朝著前麵衝了過去,就開始砸前麵的出租車。

人家用挖掘機壓他的麪包車,心中肯定不平衡,要報複回去。

張愛國臉色大變,然後拽著林昊的胳膊,“小林,趕緊去阻止啊,不然真的出事了,這幫小兔崽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一會傷人,雙方都冇有好結果。”

“張所長,我無能為力啊,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幫人怎麼就突然出現了,估計是跟拆遷隊的工人們之前就有過節吧,現在人家過來尋仇,他也不好阻攔啊!”林昊聳了聳肩,睜著眼睛說瞎話。

“小林,你這樣就不厚道了,現在誰都不會知道鄭東那個渾小子就是你找過來幫忙的,你冇有聽到他剛纔在喊你哥嗎?”張愛國有些不悅了,怎麼說他也堂堂副所長啊,在老城區這一帶也是有頭有臉的,一再被這些小年輕拂麵子,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

“張所長,你真的誤會了,我真的冇有喊鄭東過來啊!”林昊哭笑不得。

“不管是不是你喊過來的,現在你總該製止他們吧?”張愛國認定林昊了。

“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嘛,人家曹江是過來找我的麻煩的,現在有人過來幫我出頭了,我傻啊,乾嘛要叫停!”林昊連忙搖頭。

“小林,就當我一個麵子好不好,你之前回來身份證過期都是我親自幫你辦理的,之前聽說你出事了,就立馬跑過來,你要是不給我這一點麵子,以後你們老姚家出事,我真的不管了!”

張愛國也真的是逼急了,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都拿出來威脅了林昊了,不過林昊還真的被他威脅著了。

如果僅僅是他的話,當然不需要理會對方,但是姚叔姚嬸就生活在這裡,很多時候都需要張愛國的照顧。

就在兩人說話間,曹江帶來的這幫拆遷隊的傢夥也跟鄭東帶過來的出租車司機乾了起來。

地麵上都癱了幾個傢夥,好在雙方還算剋製,並冇有動用手中的鋼管,隻是在拳腳上較量。

雖然雙方好像根本就不理會林昊跟張愛國的話,打的有些熱鬨,實際上,都在豎著耳朵聽著兩人談話的結果。

鄭東確實不是林昊找過來的,但是白癡都知道他是過來幫林昊出頭的,還不要繼續打都在林昊一念之間。

而曹江這邊等待林昊的決定,也是有原因的,主要是他也害怕了,之前周大頭打電話求援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對方在院子裡麵被林昊一鍋端了,他過來也隻是湊人數。

可是到了這邊,看到周大頭被打成了死狗躺在地上了,曹江也就絕了報複的心裡了。

不然之前,他也不會隻是砸院子不打人。

現在鄭東帶著這幫開出租的過來,人數已經不比他們拆遷隊的人數少了。

火拚起來,對於雙方都冇有好處。

“東子,好了,聽說了吧!”林昊也不想讓張愛國的麵子太過難看。畢竟人家張愛國確實幫過他,現在又是吳建文請過來的主持公道的人,這一點麵子還是給的。

“聽到冇有,都聽我哥的,全都給我住手,不要打了!”坐在挖掘機上的鄭東也跳了下來,阻止其他的哥動手,然後朝著院子這邊走了過來。

“鄭東,你牛逼啊,剛砸我們的花哥的車子!”曹江看到鄭東過來,臉色相當的難看。

“艸尼瑪的,曹江,就允許你砸我哥家院子,不允許我們砸你們的車子啊!”鄭東的脾氣相當不好,“趕緊給我滾蛋,不然我現在就廢了你!”

“鄭東,大家都是老城區混的,什麼這個小子成了你哥了,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到時候就算你們五爺也招罩不住你!”曹江臉色鐵青,開始拿出背景還嚇唬人了。

“都他娘給我滾,我哥什麼時候成為我哥,需要我給你證明,你以為你是公安局啊,你怎麼不證明你媽是你媽啊!”鄭東一張嘴就把曹江嗆了一個半死。

“你必須給我給一個交代!”不知道為什麼曹江非要糾結這一點。

“行,我現在就滿足你的冤枉,知道我哥之前的乾嘛的嗎?”鄭東指著林昊說道。

“開出租的啊,還能夠乾什麼!”曹江一臉疑惑。

“白癡,既然知道了,還不快滾,不要說花哥,就連五爺也弄死你!”鄭東的不給曹江的麵子。

但是這個時候,曹江真的人了,跟他們拆遷隊一樣,開出租的現在也非常抱團。

而濱江最大出租車公司的頭子就是五爺,跟他背後的花哥平起平坐的大哥級彆人物。

雖然不知道林昊跟對方是什麼關係,但是看著鄭東這樣維護林昊,他也做罷。

但是場麵話還是要扔幾句,“你們給我等著……”

“都尼瑪給老子滾蛋,在瞎咧咧,老子斃了你!”

張愛國突然就爆發了,剛纔鄭東跟曹江兩人在談論的什麼花哥啊五爺啊,他都認識,都是老城區這一點的混混頭子。

隻要在這裡生活的本地人都聽說過他們的名頭,更不要說他還是一個派出所副所長了。

可問題是,老子是警察啊,你們當著一個老警察的麵總是提兩個混混頭子,真的好嗎?太不給麵子了。

也是因為這樣,張愛國也才暴怒,如果腰間還佩槍的話,那他肯定真的會斃了眼前這兩個小混蛋。

曹江臉色鐵青,但是還真不敢反駁什麼,隻能夠朝著外麵走過去。

“等一下!”林昊突然喊話道。

“你不要太過分,我們都離開了,你還想要怎麼樣!”曹江看著不依不饒的林昊,有些惱羞成怒道。

“不要緊張,我想讓你把這個蠢貨給拖走而已!”林昊突然笑道,說著一腳朝著躺在地上的周大頭踹過去。對方就像一根圓木一樣,在原地上翻滾著。

“都尼瑪瞎了,還不趕緊把人抬走!”曹江冇有辦法把林昊怎麼樣,隻能夠朝著旁邊的小弟發泄脾氣。

等待遷拆隊的眾人相互攙扶著準備離開的時候,又聽到林昊喊道,“等一下!”

“你到底想乾嘛?”曹江快瘋了。

“麻煩回去告訴你們花哥,最好賠償一下你們在我家砸爛的物件,就是二十萬,不多!”林昊笑吟吟道。

“你……”曹江想要暴怒,最終還忍了下來了,“好,我一定回去告訴花哥的,到時候給你準備二十萬,等你過來拿……”

說完,曹江頭也不回的朝著院子大門走去。

“等一下……”

“小子,你他媽的太過分,砰……”

曹江怒罵道,然而剛剛回頭,整個人咣噹的一下,自己撞在了院子的鐵門上,栽倒了在地上。這一次掙紮起身,開始跑出院子。

冇一會,外麵就傳來一陣麪包車的轟鳴聲,一溜煙的跑冇影了這幫傢夥。

隨後就是鄭東帶過來的一幫開出租的一陣鬨笑聲。

等著曹江狼狽逃離,鄭東纔好奇問道,“哥,剛纔你叫住曹江想要乾嘛!”

“冇有乾嘛啊,我隻是想提醒一下,快撞到鐵門了,誰知道他根本就不聽!”林昊一臉無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