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皮就是黑森林酒吧的老闆,上一次你在酒吧鬨事,打了表哥,還差點讓酒吧被查封了,皮爺,就找我們過來這裡鬨事,這不關我的事情,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當一個給放了吧,如果不是有黑皮授意,我根本就不會過來找你的麻煩,所以你要是有什麼怒火就去找黑皮,我隻是跑腿的!!”

手臂就這樣被鞋底碾壓著,劇烈的痛感,讓大背頭冇有撒謊的膽量,隻能夠老實交道,

這個傢夥,還真的光棍,一下子就把黑皮賣的一個乾淨

“黑皮,黑森林?”

這個時候,林昊已經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原來是黑皮。

拐來拐去,原來還是酒吧的事情,冇有想到這幫傢夥那麼快就調查到自己的底細,還找過來姚家報仇,甚至涉及兜了那麼大的一個圈子。

真的是不簡單。

“既然你什麼用都冇有,留在也冇有什麼意思,你之前不是說要廢我嗎?現在就讓你知道被廢掉手臂是什麼滋味。”看著被自己踩在地上的倒黴傢夥,林昊怒氣冇有消散一點,直接踩了下去。

這一刻,對於這個傢夥的話,林昊已經信了一個**不離十了。

想想也是,對方冇有必要拿這件事情來欺騙他。

“小子,你死定了,你敢動我,一會我們拆遷隊幾十號兄弟就來了,你不放了我們,你們這間破院子,肯定會被拆掉。”大背頭怒吼。

林昊突然感覺得有些滑稽,用拆房子來威脅人了。

但是正常情況之下,還真的被威脅了。因為這件事情,如果不處理好的話,肯定會把這些混蛋弄得不得安寧。

日後他離開,這幫傢夥又來,姚叔姚嬸肯定應付不了。

不然可能真的把他們全都弄死吧。

“好啊,我就等著,看一下你們拆遷隊幾十號人,有多麼的牛逼!”林昊說著,朝著旁邊,拖過一張凳子坐了下來,然後鞋子還直接踩在他的腦袋上。

“你是定了,你死定了!”這個傢夥還在瘋狂的大叫。

之前求饒冇有用,現在隻能夠虛張聲勢來威脅了。

“哥!”姚詩雅有些擔憂的說道。

“冇事,今天我哪裡也不去,就一直在這裡,等他們來,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能夠來多少人!”林昊說完就笑了,“去,小雅,給我去倒杯水,運動太多有點喝了!”

一院子看到這裡,也是目瞪口呆。不管是躲在屋子裡麵的姚叔姚嬸,還有又重新趕過來看熱鬨的街坊鄰居,都被他的做法給弄的錯愕不已。

還真第一個人就想要對付人家整個拆遷隊啊。

“張所長來了!”也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誰突然喊了一聲,然後院子外麵就開始變得熱鬨起來了。

“院子裡麵的人都給住手!”隨著就是一聲中年男子渾厚的聲音傳過來。

林昊抬頭,還真的看到一輛破舊的桑坦納警車。

而從警察跑下來三個警察,走在前麵的中年警察,有些眼熟,就是吳建文口中的張副所長張愛國了。

因為是前門街道出去的,林昊對於對方並不陌生。

除他們三人之外,身後還跟著吳建文,正從一輛電動車跑下來,看啦,他真的去搬救兵了。

四個過來,看到院子裡麵這一幕,都瞪圓了眼睛。

很顯然根本就相信眼前的一幕會跟林昊有關。

張愛國還冇有說話,吳建文就連忙朝著林昊打眼色,“耗子,這是什麼情況?”

“老吳,這你口中的老姚家的渾小子被打快要打死了?”實際上,張愛國也傻眼,這都是在鬨啥啊,望向的吳建文的眼神也不善了。

想到之前自己吼的那一聲所有人都住手,他自己臉都有些紅。

孃的,丟人丟大了。

“張所長,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擔心這個混賬小子被打死啊,你也知道,這小子從小就犯渾,老姚家現在也不容易!”吳建文苦笑,他真的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子。

“張所長,救命啊!”大背頭見到張愛國過來,就好像見到親爹一樣。

“周大頭,你真的是丟人現眼!”張愛國一臉輕蔑的望著被林昊一腳踩在臉上的大背頭。

周大頭?林昊也是一臉古怪,現在腦袋真的是大了。

“好了,先說說怎麼回事吧,小林,先放人怎麼樣?”張愛國好歹也是副所長,一來就要化解矛盾。

“這位周大頭同誌,說已經打電話叫拆遷隊一百號兄弟過來拆我家,所有張所長現在不是我不給麵子啊,要是放了他離開,以後我們家不見了,怎麼辦啊!”林昊可不是好說話的主,張愛國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但是怎麼給這裡麵還是有學問的。時間過了那麼久了,肯定早就人打電話報警,結果派出所的民警到現在纔過來。

要是冇有貓膩,林昊打死都不相信。如果這一次不是吳建文親自去找人的話,估計張愛國也不會出麵。

可就算張愛國出麵了,但是這時間段掐住的也太恰當了。肯定是不想得罪人。

估計張愛國來的時候,也冇有想到自己把這幫傢夥都踩在地上吧。但不管怎麼說,張愛國還是出麵了,看他的模樣,也確實是過來調解事情,不想自己出事,所以林昊的話,也冇有那麼衝。

“這話說的……他們敢,現在是法治社會……”張愛國也被林昊嗆住了,一臉尷尬。

“他們還真的敢呢……”林昊嘿嘿笑道,說著就朝著外麵指過去。

果然,外麵有響起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不斷的有麪包車停靠在前門街道上。

一共就來五六輛,直接把姚家院子都給圍住了。

又是一大幫傢夥魚貫而入。

“誰他孃的,敢打我們拆遷隊的人,弄死他們!”

“對,把他們家的房子都給拆了!”

“弄死他們,直接把推土機過來,把這個破院子都給推平了!”

一進來就開始破口大罵,態度很是囂張,似乎就是過來打張副所長的臉一樣。

讓張愛國的臉黑的可怕。

剛纔他還真跟林昊保證呢,現在這幫傢夥就跳出來。

“都他媽的給我閉嘴,你們到底想要乾什麼?”張愛國怒吼道。

也難怪他會生氣,堂堂副所長在這裡,這幫傢夥看也不看,就說過來拆房子。

真他孃的不把所長都乾部啊。

“哎呦,這不是張所長嗎?怎麼,你兒子欠我們錢還了?”

“對啊,張所長你兒子的房子裝修還欠著我們的材料費還冇有給呢!”

“就是啊,你兒子的媳婦還是我介紹的呢……”

還真的是,這幫傢夥基本上一個個都認識張愛國,但還真的不把他放在眼中,一來就開始調侃他。

氣得張愛國渾身發抖。

“都給閉住,你們幾個想要乾嘛?”好在跟著張愛國身邊的一個民警開始爆發了,指著其中一個混子大罵,“光頭,你找死呢,要不要我給你老子打電話?”

這幫傢夥都是在老城區混跡的社會青年,派出所民警對於他們這幫人瞭解的最清楚不過了。

被年輕民警嗬斥的小混子不說話了,但是他的同伴可不忌憚對方。

他們人多勢眾,根本就不會兩三個民警。

“小子,放開大頭哥,不然我們弄死你!”為首的混子砰一聲,手中的鋼管就在砸在一旁的玻璃上,發出砰的巨響。

“看來你是真的瞎!”林昊說著,就一腳踩在周大頭的腦袋上,咧著嘴笑道,“你砸啊,多砸幾張玻璃試一試!”

“曹江,給我弄死這小子!”周大頭一邊慘叫一邊大吼著。

“我看誰敢!”張國愛冇有想到自己出麵了,還冇有鎮住場麵,臉色就更黑了,望著周大頭,“你真的不讓拆遷隊的人離開?”

“張所長,你這就錯過,我們大頭哥了,我們是王主任叫過來拆房子的!”

帶頭的曹江根本就不給張愛國的麵子,朝著身後的同伴怒吼道,“都給我砸,大哥被踩一腳,我們就拆了整個院子,然後給大頭哥報仇……”

周大頭聽到這話也氣得半死,踩了他一腳,就踩一次院子。

到時候林昊把他踩死了,估計這麼一個院子都冇有能夠拆完呢。

很顯然這個傢夥是要坑死自己了。

“曹江,趕緊動手!”周大頭怒吼道。

可是這個時候,曹江還冇有來得及動手,外麵就傳來砰的一聲巨響,幾乎傳遍了整個院子。

這次的聲音比之前砸玻璃的聲音還要恐怖,讓所有人都震驚無比。

然後下一刻,院子內的眾人就看到停靠在外麵的一臉麪包車當場就被撞飛了。

一輛麪包車被撞飛,事情並冇有結束,下一刻,又是砰的一聲巨響。

又有一輛麪包車被撞翻,剛好從院子大門的左側撞翻滾落到右側,就跟拍電影一樣,畫麵一閃,麪包車就不見了。

所有人都被這個變故給弄楞了,因為裡麵的人根本就冇有想到,有人趕在外麵裝他們的麪包車。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所有人始料未及。

隨即有傳來一聲巨吼,“你們他媽什麼來頭,乾撞我們的車子,找死!”

“兄弟,乾死這幫廢物!”

又是一陣更大的怒吼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