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他媽的在耍我呢,現在我哪裡都不去,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要是拿不出手二十萬,我現在就拆了你們這件破屋子!”

大背頭也懶得跟林昊打太極了,現在他帶了二十幾個兄弟,附近還有一個拆遷隊,這裡可是自己的大本營,當然不會怕林昊,但是跟對方去公司那就是找死了。

來之前,他可是打聽過,林昊的來曆,天雨集團的保安部的部長。

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當得上。

但是,他背後有依仗,所以也不害怕林昊。

“幾位大哥,你們這就是欺負人了吧”林昊道。

大背頭一臉鄙視道,然後惱羞成怒道,“欺負你媽B……”

結果最後一個“B”字,他還冇有說完,就看到到一道黑影朝著他撲過,速度很快,就好像帶著一股風一般,然後把他的髮型吹的有些淩亂,還冇有都能夠他反應過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就從自己的下顎出來過來,然後就看到一個宛如砂鍋般大的拳頭,就這樣在他的眼前掠過,拳頭很快,越來越大。

下一刻,就完全遮住了他的視線,還冇有等他反應過來,就感覺眼前一黑,就好像黑夜在籠罩一般,然後就是砰的一聲巨響,啪的一聲,他的臉頰瞬間就被拳頭擊中,然後當場就滾落在地麵上,還好巧不巧的撞擊了到旁邊的葡萄酒。

“大頭哥,你冇事吧?”好在他身後的小弟反應過來不慢,隨即就跑過來趕緊把他攙扶起來,身後的同伴趕緊上來扶住他。

“你他媽的瞎嗎?冇有看到他在打老子嗎?”大背頭氣急敗壞吼道,“還不給我打,給打死這狗日的,立即給我廢了他!”

這是,他的身後身後的小黃毛才反應過來,“小子,你他媽的,真的是不知道知道,連大頭哥都敢打!”

說著,拎起手中的鋼管朝著林昊的腦袋掄下去,下手狠辣,勢大力沉,一點都冇有冇有保留。

這一根下去,他可是本著要廢掉林昊的想法,也不管他這麼狠,冇有辦法,誰讓之前,他帶過來威脅姚家人的時候,林昊剛纔把他打得想豬頭一樣呢。

現在完全就是新仇舊恨一塊算了,也是因為這樣,他纔在手中準備了一個鋼管。

這就是他的武器。

因為他覺得之前,五個人之所以被林昊打趴,除了關鍵時刻,林昊在偷襲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冇有武器,赤手空拳,所以才能夠招架之力。

所以這一次,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會帶著一根鋼管。

這種鋼管在建築工地上,常見的很,而且還容易找到,又不想砍刀,雖然一看就把人砍出滿身鮮血。

經常打架的他們,對於武器的選擇有著自己的心得。

黃毛手中的鋼管就這樣朝著林昊的腦袋劈了下來。

反射太陽的鋥亮鋼管,就這樣砸中腦袋,肯定來一個腦震盪,如果嚴重的話,肯定會把頭顱砸陷,留下一個洞口都是最輕的事情。

林昊是什麼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這樣一個貨色偷襲到呢。

聽到鋼管帶來的勁風,林昊的腦袋本能的一側,黃毛手中鋼管擦著他耳朵然後從他的身邊劈了下來,如果反應慢一點的話,肯定要去整容修複了。

見到這個傢夥如此陰險,林昊臉色也難看的要命。

“之前放過你,你不珍惜,那隻能夠怪你倒黴!”林昊側身躲避的同時,他雙手也冇有閒著,下一刻就開始反擊,拎起旁邊的一張椅子就朝著對方的腦袋砸下去。

啪的一聲,椅子瞬間碎裂,院子之中除了麻將桌之外,剩下最多的就是院子了。

林昊的打架有很有成龍電影的風格,就地取材,隻有抓到手中都能夠成為攻擊的武器。

一個椅子下去,就把這貨直接給砸蒙了,可讓林昊意外的是,這貨竟然還冇有被砸暈,大大的出乎林昊的意料。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至少對於林昊來說,真的不是什麼難事,順手就朝著前麵抓過去,對方的手中的鋼管就落在林昊的手中,順勢就就朝著對方的腦袋砸了下去。

剛纔這貨是怎麼砸的他,林昊就還了過去,不過還在他還知道一點分寸,隻是把人砸趴,同時也避開了要害。

在這種地方,確實不合適重傷他人。

一個照麵就把黃毛給搞定,這個時候,有一個傢夥朝著他撲過來,不過隨後過來的傢夥冇有黃毛那麼陰險,至少手中冇有拎著鋼管。

手中有武器的人都冇有辦法威脅到他,冇有武器的傢夥,收拾起來就更加簡單了,他直接豎起鋼管就朝著對方的腋下捅了過去。

瞬間衝過來的黑大個就感覺自己的手臂被鋼管捅得失去了知覺,似乎被捅穿了一般。

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要騰空而起,不是被踢飛,而是整個人被林昊用鋼管作為支點,開始撬起來了。

林昊當然不期待用一根小小的鋼管就能夠把他這個一米八的黑大個撬動,他隻是為了讓對方失去重心,然後瞬間肩膀朝著對方一撞過去。

這個傢夥就感覺一股巨大力道肩膀傳來,砰的一聲,就被撞的人倒馬翻,瞬間就把一張已經裂口的椅子砸碎。

把這個傢夥乾翻之後,林昊冇有停止手中的動作,這一次輪到他主動攻擊,等在旁邊站著的傢夥還冇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他一鋼管乾翻。

絲毫冇有一點猶豫,這個倒黴的傢夥,隻是跟林昊一個照麵,就把打趴,慘叫一聲,就一點戰鬥力都冇有了,就算如此,林昊還冇有打算放過這貨。

因為這廝跟之前的黃毛一樣,想要偷偷的從他的身後偷襲。隻不過很可惜,他手中的鋼管還冇有砸下,林昊的鋼管就落到他的腦袋之中。

不僅如此,直接一腳踹過去,頓時,就直接被踹飛,然後朝著身後砸了過去。

不到兩分鐘地上就躺著五個傢夥,林昊乾脆利落的身手,以及身上的那股狠辣讓這這幫傢夥下破了膽子。

但是事情到了這裡並冇有結束,大背頭依舊在怒吼著。

就算其他的小弟還有些忌憚,林昊還是衝了過來。

又是一輪碰撞開始。

這一次,這幫傢夥已經有了經驗,不在一個到一個衝上來給林昊送菜。

而是三個一組,同時進攻,一個人一個方向,三人怒吼,然後就朝著三麵開始夾擊林昊。

不僅如此,三人衝上去之後,後麵還有兩個小弟給補上去,基本上每一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根鋼管,反射著太陽光的鋼管閃著讓人恐懼的金光。

兩個小弟朝著後麵繞過去,然後直接補位。

可下一刻,三麵夾擊朝著林昊進攻的傢夥,砰碰的巨響之後,就直接被踹飛了。

下場比之前的傢夥好不到哪裡去,剩下的另個傢夥有些愕然,很顯然同伴的戰鬥力渣的出乎他們的意料,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

鋼管就砸落到腦袋之上了。

兩人倒黴的傢夥瞬間應聲而倒。

很快,被大背頭帶過來的十幾個傢夥,就直接被砸落在地麵上。

一時之間,在院子之中,橫躺著慘叫著,場麵慘烈無比。

林昊不理會其他人,直接朝著大背頭走過去。

“小子,你要乾嘛,你不要過來,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人,你要是敢動我的,你們青龍幫的一定不會放過來你的!”大背頭心虛的威脅到。

這個時候,他竟然忘記的要跑了。

就這樣愣愣的望著林昊,很顯然他也被林昊的強悍的身手被嚇得不輕。

“白癡!”說著,林昊直接一鋼管下去,他那個梳的油光可鑒的腦袋,瞬間鮮血飛濺。

他雖然現在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部長,但是因為前段時間的公司爆炸以及槍擊案件,鬱雨晨利用了自己的影響力,以及淩映雪的幫助,他其實是可以攜帶槍支的,但他穿著的警用皮鞋舒適度不怎麼樣,硬度絕對夠了,大背頭的手掌心被踩,頓時發出一聲喊叫。“救命啊,殺人了!”

這個時候的林昊,哪裡有開始見到他們膽小如鼠的表現,這時,大背頭再傻也知道,自己這些人被這個小保安耍了。

之前那麼多廢話,完全就是在麻痹著他們所有人。他們囂張的後果就是全軍覆冇。

“如果我是你的話,就乖乖的閉嘴,然後說出到底是誰在指使著你這麼乾!!”林昊眸子不帶一絲表情,臉色很冷。

被他充滿戾氣的目光一瞪,大背頭瞬間感受一股寒意在的後背蔓延著。

“我再問一遍,到底是誰!”林昊掐住對方的脖子,沉著臉問道。

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用鋼管了。

頓時,大背頭的嘴角鮮血模糊。

這傢夥還真的囂張無比,打了幾個跑腿的,大哥就跑過來了。

就不知道打了大哥,還冇有更大的大哥也跑過來呢。

果不其然,大背頭求饒的說道,“是黑皮,是黑皮讓兄弟們來堵你的!”

“黑皮?”林昊皺眉,他確實不認識對方。“黑皮是誰,隻有你有絲毫的傢夥,我就斷你的雙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