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有權有勢,會打架有是那麼用,還不是要抓緊牢裡,還有人家拆遷隊幾十號人混混,還有跟什麼黑shehui老大認識,他能夠打過那麼多人嗎?而且一會人家就有過來報複了,你們還不趕緊走!”

姚嬸的雖然還是一副尖嘴刻薄的模樣,但是話語之中,還是忍不住對於林昊的關懷,很顯然也不希望他被抓,或者被彆人報複。

“不用走,我現在就在這裡等著,看他們誰敢來!”林昊卻搖了搖頭。

“你這個小混蛋,你這是作死,人家那麼多人,還有鐵棍有刀,你再不走會被看死的!”姚嬸恨鐵不成鋼。

“我現在走了,你們怎麼辦?到時候人家肯定會來欺負你們的!”林昊反駁道。

“你吳叔已經去找張所長了,很快就回來了,看在張所長的麵子上,他們肯定會收斂的,小昊,你趕緊走吧!”姚叔也是一臉擔憂,他口中的張所長,也是前門街道出去的老街坊,老城區的派出所副所長,在這一帶還是很有威望的一個人。

也算是姚家認識最大的官麵上的人物了。

“哥,要不,你還是走吧!”姚詩雅也開始擔憂起來。

“回去哪裡?”林昊笑著揉了揉對方的腦袋。

“回去公司啊,你現在回去公司,他們這幫混蛋肯定不敢把你怎麼樣!”姚詩雅有些著急,在她看來,林昊已經是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長,公司那麼多保安,這些混混肯定不能夠把他怎麼樣。

“得,走不了了!”

也在這個時候,院子外麵再一次傳來汽車的喇叭聲音。

然後兩輛五菱麪包車嘎的一聲停靠在院子的外麵。

然後十多個人青年人從麪包車內,魚貫而出。

而且每一個人手中都還拿著一個鋼棍。

“快,小昊你們趕緊進入屋子裡麵去,千萬不要出去來,一會張所長就來了!”姚叔臉色大變,然後推著林昊就朝著裡麵走,關鍵時刻,他這個一家之主,雖然受傷還是挺身而出。

卻被林昊攔住了,“姚叔,不用交給我處理,放心!”又朝著姚詩雅說道跟姚嬸說道,“小雅你帶著爸媽進入裡麵,不管外麵發生了什麼,都不用出來!”

“哥!”姚詩雅大急,在公司的時候,他基本上都喊林昊的名字,大多數的時候也不會喊林昊“哥”,也隻有遇到大事的時候,纔會喊“哥”。

“冇事,放心,在公司,那麼多人我都能夠對付,這些廢物,還能夠把我乾嘛,放心,快,把姚叔帶入裡麵,還有姚嬸,你也不要出來!”林昊給了姚詩雅一個放心的眼神。

“小昊,不要衝動!”

“小混蛋,要不,你也躲進了了吧!”

姚叔跟姚嬸都想要拉著林昊,卻被他推入裡麵的房間了,然後關上了門。

他不是害怕,而是擔心他們被誤傷。

然而,把姚叔跟姚嬸推進了裡麵,姚詩雅卻衝了出來。

“回去!”林昊有些頭疼。

“哥,我不會走,我不讓彆人欺負你,我要保護你!”姚詩雅一點堅定。

“好吧,你贏了,不走就不走吧,趕緊推倒我後麵去,不然一會傷到你!”林昊有些無奈。

好在姚詩雅也不是一根筋,林昊的厲害剛纔已經看到了,一人大條五個人,不到兩分鐘,全部打趴,有多厲害可想而知了。

“你們是什麼人,我們已經報警了!”姚詩雅大聲嗬斥道。

可是隨即這幫傢夥就有大笑了一聲道:“報警?哼,你報啊,我犯法了嗎?我們就是過來看一看,路過而已,哈哈……”

“想報警,要不要我們幫你打110啊……或者跟王所長電話也行啊!”

“我看不是報警,是抱大腿吧!”

“哈哈……”

一片調笑聲,姚詩雅又是臉紅又是害怕,而林昊依然麵無異色,卻也明白了情況,這些人報警,今天進去了,明天又來,放在姚家就在這裡,這些地頭蛇,想要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根本就解決不了什麼問題。

“你就是姚家妹子吧!”突然一道聲音從後麵傳來,然後朝著姚詩雅咧著嘴笑,眼神之中卻眼神不掩飾的貪婪,四周的聲音靜了下來,很顯然,這傢夥還是很有地位的。

“誰是你妹子,妹子你全家!”姚詩雅這一刻,戰鬥力也是極佳。

“哈哈,就是妹子啊,還是大妹子了!”

“嬌滴滴的大妹子,身材還這麼好!”

“正好便宜我們的彪哥了,真的是,冇有想到她媽那樣肥婆的模樣,怎麼樣會生出這樣的水靈的女兒,肯定不是親生的!”

姚詩雅都被氣糊塗了,好像回罵,去被林昊攔住了。

“為難一個小姑娘,不算本事吧!”然後微微笑了笑。淡定的走過去看向說話的男人。

約麼三十歲上年紀,身上穿著一套藏青色的西裝,梳著大背頭。這個造型特彆像九十年代的那種警匪片的黑shehui大哥造型,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那種。

不過林昊望著這貨好一會,依舊冇有辦法認出對方是什麼人,這個並不常見,他回國已經兩年多了,在老城區這一片混跡的人,他不認識的話,還真不多。

說實話,林昊回來都有兩年了,一直都在跑出租,打交代的人也不少,至少在老城區這一片區,混社會的無業遊民,不敢說全認識,但很多一部分應該是冇有問題,畢竟老城區並不大,偷雞摸狗的人也就那麼幾個,這些拆遷隊的傢夥,很多人都是老城區的混子。

竟然他不認識,那說明對方就是外來的,林昊打量著對方,大背頭也望著他,“你就是林昊,老姚的渾小子!”

“我就是林昊!”見到這傢夥一副囂張的模樣,林昊也不否認自己的名字。

但是對方雖然來的人比較多,卻不動手,林昊還真找不到發作的機會。

見到十幾個傢夥魚貫而入,林昊真不想在家中鬨事,所以還算剋製。

大背頭將手上的菸頭熄滅,想後靠在椅子上,盯著秦若道:“聽說,你把我的人都給打了,算是一個了狠角色,所以想見一見,反正拆遷的事情總要解決,今天不解決,我們明天再過來,一天不解決我們就每天都來。”

林昊眼睛驟然眯起,不過很快就鬆開,然後露出笑容,還真讓人如沐春風,望著大背頭,也不動怒,道:“好啊,有問題總要解決嘛,所以我當然歡迎你們,這不現在就在當著你們呢!不過現在這裡是我們的家,還是希望你離開!”

大背頭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隻要你賠償我們兄弟幾個的醫藥費,今天的事情,就算完了,我們自然就會走……”

“醫藥費?好啊,多少!”林昊很乾脆說道。

“好吧,夠爽快,二十萬,隻要給我們二十萬的醫藥費,這事情就私了!”大背頭見到林昊如此爽快,也是一愣,不過他今天就是來搞事情的,所以獅子大口。

“你們這是在敲詐!”姚詩雅大罵。

“傷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嘛,現在你打傷我們那麼多兄弟,我們的住院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這些都是錢,要你們二十萬,不算貴,我有的是時間,既然你不想談。那就耗著好了。

“好啊,我現在就給你們取錢,二十萬的現在不算少了,你們誰給我一起去銀行啊,現在去怎麼樣?”林昊笑道。

“小子,你當我們是白癡,想要騙我們離開?”之前,被林昊打成豬頭的小黃毛現在跟了過來。

“我是問你敢不敢去?”林昊卻是突然收起笑容,望著大背頭,眼神銳利的大聲問道。

場中驟然一片安靜,還真的冇有想到林昊會有這樣的膽子,敢出言威脅他們。

一眾拆遷隊的傢夥,都看向大背頭等待著的口令,大背頭的左手一揮。

“怎麼?還要來一個摔杯為號?”林昊一臉譏諷。

大背頭臉色尷尬,立即停滯在半空,隨即放了下來,眼神凶狠的瞪著林昊,“小子,你很有種啊!”

根據之前小弟的反饋,這個小子的身手很是了得,如果單槍匹馬的跟著對方離開。

他真的敢嗎?

當然不敢,他又不是白癡,這傢夥敢在這裡等著他們,肯定會有所依仗,他可知道對方不簡單,幕後的老闆都不敢公然找他,他一個跑腿的,當然也不敢了。

可是現在所有人都望著他,他能說不敢?這女人的嘴好厲害,冷哼一聲道:“我有很不敢,不過我憑什麼跟你去……”

“好,如果你有種就跟我回公司,不僅給你二十萬,我還是你四十萬,你若有種就帶著人來,冇種就滾蛋!”林昊卻不等他說完,轉身對著姚詩雅道:“小雅,我們先回公司!”

“哥……”姚詩雅有些猶豫,雖然不知道林昊打的是什麼主意,現在回去又有點擔心爸媽,所以就說道,“要不,你先回去吧!”

她也知道,林昊隻要一回到公司,那就絕對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