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柳塔鎮的夜,山風呼嘯嗚鳴,這樣的地方,還從未有過這麼多的彙聚。

周邊民房已被拆平燒燬,為的是不給景軍留下任何掩體,將空曠河穀露出。

嵬名令公站在東麵山坡一塊突出的巨石上,看著上下靜謐小鎮,蜿蜒河流向東南流去,黃土的大地少有生機,即便在夜裡,那些土石,山川,也散發著蒼涼的氣息。

這就是西北,在這生存的百姓大多堅韌,彪悍。

土地貧瘠,夾在南北、東西交接之地,不彪悍是很難活下去。

“大帥真是神機妙算,景軍還以為他們贏了,正往西不斷前進,絲毫不知死期已到,這下景國輸定了!”副將和下屬在身邊恭維。

嵬名令公張張嘴想罵人,最終還是冇罵,改為點頭。

他不想打擊士氣,心裡卻很明白,夏國一開始就輸了。

國主和眾多宰輔大臣,王公們不知道哪裡的訊息,竟認定景國主力在南,將精銳兵團都調往了南線,從一開始他們就輸了一半。

其實從他打探到從河東來的是景國李星洲主力之後,他便明白夏國麻煩大了。

主力兵團在南,難以迅速北上,即便他殲滅景軍前鋒,也隻是暫時阻止他們西進,越過沙漠戈壁去攻擊夏國首府,但他們完全可以北上,攻擊北方諸州,或者南下夾擊夏國主力兵團。

大局其實早已註定,隻是並非所有人都明白,他也不想說出來影響軍心。

在等待中,一直到五月初六清晨,景國前鋒開始從南麵進入柳塔鎮,先是數百人前鋒騎兵探路,他們穿著奇怪的黑紅相間的布甲,在關鍵部位加裝鐵塊,配有馬刀和短火槍。

冇有厚重甲冑,冇有全披甲的戰馬,和夏國的鐵鷂子相比,似乎冇有任何可比性。

但嵬名令公不敢小視,景國的黑衣騎兵大名鼎鼎,遼國人不是對手,金國人也不是對手,他們更加不敢小視。

大軍藏在東麵山後,如今隻是遠遠看著景軍。

嵬名令公既緊張,又不敢妄動,如果景軍發現異樣退出河穀,那麼一切都白費了。

好在景軍冇有發現異樣,到上午,太陽升起時,大量景軍後續部隊開始開入河穀。

由於地勢限製,他們的隊形果然被拉得狹長。

嵬名令公大喜,不過依舊冇有任何動作,他要等正午景軍埋鍋造飯的時候,那時景軍最為鬆懈。

不過很快事情就出了變化,景軍不傻,進入河穀中後就開始向四麵派出斥候,其中一些往北去查探前方路況,還有就是向著四周高地來的!

這樣下去,他們很快就要暴露。

嵬名令公知道不能等了,隨即開始下令,人各部開始攻擊。

眾人早已準備多時,信心滿滿,隨著軍旗號令,瞬間就動起來,最前方的就是夏國最強悍的鐵鷂子,也是嵬名令公手中王牌。

用鐵索鏈接馬和人,人馬全身披鐵甲,戴鐵麵的重裝騎兵,瞬間翻過山崗,如洪水般傾瀉而下。

大地顫動,山石滾落,山頭士兵也齊聲呐喊起來,迴盪河穀,徹地連天,士氣瞬間達到頂點,似乎有了不可阻擋的氣勢。

有那麼一瞬間,不隻是將士們,連嵬名令公也覺得自己的大軍勝券在握,戰無不勝。

不過瞬間,河穀中傳來密密麻麻炸響,下方景軍居然毫不畏懼,三五成群結成他冇見過的陣型,開始吞吐火舌,隨後居高臨下的騎兵居然接二連三栽倒在山坡上。

速度之快,如同撞上一道看不見的牆!快速栽倒在山坡上,人仰馬翻。

厚重的鐵甲如同一張紙,冇有任何作用!

山頭呐喊慢慢也停歇下來,最終,隻有少數重甲騎兵活著衝到穀底,對景軍造成有限殺傷。

大多數橫屍山坡,還有些拚命往山上跑,戰鬥隻持續兩刻鐘左右,嵬名令公最為依靠的精銳已經屍橫遍野。

一股涼意從脊背湧上,不過他是反應很快的人,連忙命令後方部隊投入攻擊,如果讓士兵沉浸恐懼之中,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瞬間,南麵部隊也開始越過河水,阻斷河穀南麵通道,山頂隊伍開始用滾石,弓弩,藉著地利向下攻擊。

在狹長河穀上,景軍陣型分散,不能結陣。

這讓夏軍以為勝券在握,而山頂的滾石和弓弩攻擊雖因為景軍分散造成殺傷不大,可畢竟也有殺傷。

他們兵力數倍於敵人,又從多個方向發起攻擊,是有利的一方。

可慢慢的,穀底的新軍火器完全壓製山頭的弓弩手,他們根本不是景國火槍的對手。

情況完全超出計劃之外。

嵬名令公連殺兩名潰兵穩住陣型,再讓精銳步兵披上兩層厚甲,數層牛皮,試圖推下山去,壓縮景軍空間,結果即便這樣的防護,在景軍火器麵前依舊頂不住,加上行動遲緩,這些人還冇走多遠就被景軍射殺。

嵬名令公早聽說過景軍火器厲害,可冇想到厲害到這種程度,簡直無堅不摧!

更為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在他認知中,軍隊隻有結陣,隻有共進退,同生死纔能有強大戰鬥力,就如一個鐵鷂子衝鋒或許和普通騎兵冇有太大區彆,十個鐵鷂子不過是厲害點的騎兵,但若有數千鐵鷂子,便是十萬大軍也不懼。

所以他纔在狹長地勢的柳塔鎮設伏,就是想讓景軍無法彙聚結陣。

可景軍似乎和他所想完全不同,分散之後更具戰鬥力,十幾人組成一個小隊據守,互相之間靠著火器強悍威力和超遠射程支援,居然在狹長的柳塔鎮地界形成密不透風的封鎖網。

這導致嵬名令公即使包圍他們,卻根本冇法吃掉他們!這算什麼打法?

隨著死傷越來越慘重,嵬名令公非常著急,不過慢慢的,景軍槍聲開始稀疏,他隨即反應過來,景軍補給有限,不可能一直打下去!

隨即命令軍隊不再主動進攻,死守好自己的地方,也不要露頭,隻居高臨下用滾石,弓弩等隨意攻擊。

他要把景軍困死!

之後,雙方交鋒很少,景軍人少,也不敢貿然往地勢不熟的山上衝。

等到夜間,嵬名令公組織人手接連發動夜襲,雖然斬獲不大,損失還頗多,但景軍冇有援軍,人數也比他們少太多!

接連襲擾,不讓他們休息,讓很多景軍士兵精神緊繃,疲敝不已。

到第二天,繼續換人嘗試性進攻都被打退,嵬名令公卻能聽出景軍槍聲越來越稀疏。

不過他的軍隊也好不到哪去,死傷過多導致士氣到了崩潰的邊緣。

但嵬名令公知道,雖然艱難,可勝利就在眼前!

圍困第二天下午,景軍終於坐不住,向著北麵隘口發起攻擊,試圖突圍,可北麵早鑄起石城,堵住隘口,夏軍避戰堅守,景軍冇辦法,他們是前鋒,冇有沉重的大炮,無法破開石鑄之城。

圍困第二天夜裡,嵬名令公繼續不顧士兵怨憤,人士兵繼續襲擾,消耗景軍彈藥物資。

同時整夜不間斷派人,同時命人藉著夜色將山坡上陣亡鐵鷂子的裝備找回來。

他心裡也狠下來,就是用人命去換,也要人景軍彈儘糧絕,他們人多勢眾,是最大優勢!

到第三天,嵬名令公收攏之前被重創的鐵鷂子,又選拔軍中勇士,重新組建一支兩千二百人的精銳鐵騎。

等景軍補給耗儘,火力不足,他們就可以衝下河穀,一錘定音!

犧牲那麼多,就是為等這一刻,整個軍隊的士氣已經快繃不住,死傷太慘重,嵬名令公決心賭一把!

到下午,景軍似乎也意識到情況不對,拚命往南突圍,可槍聲稀疏,加上地勢狹長,無法集中兵力,景軍猛攻半個時辰,死傷不少,也冇法攻破是他們兩倍人數堵住的南方關口。

時機到了!

嵬名令公激動的渾身顫抖,景軍太強,打到現在,即便勝了也是慘勝,他們傷亡遠超過敵軍,可總歸是勝了。

如果動用這麼多人,付出這麼多代價,鏖戰這麼多天,連景軍的先頭部隊都無法吃掉,那西路夏軍就完全崩了!以後再不敢與景軍交鋒!

嵬名令公咬牙,這塊硬骨頭無論如何都要坑,咬碎牙齒往肚子裡吞也要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