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彰武元年下半年,王府開始發力。

新炮艦的設計爭論很大,畢竟工匠視角和軍人視角之間是有差距的,而連工匠內部也有分歧。

主要是動力上的分歧,可以理解為保守派和激進派。

保守派主要是鐵牛、關仲、祝融等人,認為新船應該保留大船上就已經成熟的踏輪驅動。

而激進派則是趙四,秋兒等,主張使用蒸汽動力,打造新戰艦。

可這存在個大問題,王府的第二代蒸汽機在安全性和可靠性上大幅改件,為新軍打造了許多槍炮,可動力十分有限!能量轉化率低。

到目前為止都隻能用於鏜孔,想要帶動大船幾乎癡人說夢。

雖然第三代的蒸汽機已經不斷改進和實驗三年多,但進展並不大,動力有所增加,不過遠達不到大型船舶的要求。

還有就是王府現在的製造能力不一定能按要求製造出所需部件。

反倒軍方的提案大多很容易實現,因為他們的思維還停留在另一個時代,和王府的工匠們是完全不同的,在他們看來,王府的鎮南級大船已經是驚為天人,不得了的傑作了。

一天晚上,他和詩語連夜算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李星洲拍板,他把工匠按照意見分歧分成兩組,命名為“保守組”和“激進組”,並且撥給保守組款項十萬貫,激進組十八萬貫,這是按照他們各自計劃算出的大概成本再加上五萬貫的結果。

隨後要求他們在明年三月之前弄出個樣船來,到時他親自去評審,哪組好用哪組。

這就是財大氣粗的好處!

要是以前他根本不可能這樣乾,隻能挑一個好方案然後集中資源去實行,如今財大氣粗了,乾脆都整個實際物看看吧,反正咱有錢啊!

這個舉措也讓兩派人建立合理競爭,都憋起勁要比過對方。

他們鬥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李星洲也準備給兩個就要滿一歲的孩子起名,等他們滿歲,還要宴請賓客。

思來想去,又和阿嬌和詩語商議之後,他準備給詩語的兒子起名叫李思正,給阿嬌的女兒起名叫李思姳。

到七月初,樞密院準備秘密開始如何討伐夏國的的討論。

不過隻在幾個二府三司首腦之間展開,李星後額外加了一個耶律大石,因為他準備啟用耶律大石了。

和耶律雅裡的婚禮之後,顧慮就少了很多,況且這麼幾年過去,耶律大石年紀越來越大,時間不等人了。

在樞密院辦公衙門裡,細緻的西北地圖早就擺上好幾張,都是不同年間的,景國與夏國也交手過好幾次,前兩次都是景國的失利,直到最後一戰才翻盤。

其實最後一戰讓夏國元氣大傷,加之夏國人口少,不敢和景國耗下去,就提出稱臣。

為了之後的廟算,樞密院把之前與夏國交戰的所有資料檔案記載和各種戰報都找出來了。

之後李星洲暫時冇邀請其它人,而是自己一個人看起來。

接連看了三天,總算把所有記載和戰報書信都看了個遍。

結果就很奇怪,總的來說當初夏國和景國小摩擦不斷,但大戰有三次,第一次,第二次都是景國失利,直到第三次換帥之後才反敗為勝,逼迫夏國和談。

隻是史官們的記錄太誇張,讓他有些懵逼。

第一次大戰景軍戰死三千六百二十人,斬首來不及統算,因為是潰退。

第三次大戰景軍堅守反擊,斬首一萬三千九百零四,是大勝。

這兩次都比較正常,第一次是景軍突圍,總兵力隻有一萬五千多人,戰死接近四千人已經是非常大的損失。

第三次大勝是因為主帥臨時換成塚道虞,而夏國更是舉國之兵,集結大軍對外號稱二十萬,不過主帥塚道虞判斷隻有十萬出頭。

這一仗先固守,隨後伺機出擊,是大勝,此勝嚇得夏國自那之後不敢和景國動武,殺敵一萬四左右也算合理。

可第二戰記載比較誇張,居然說景軍陣亡二十萬!這可把李星洲整懵了,首先,第二次大戰景軍就冇出兵二十萬。

雖然資訊龐雜,但他細心的整合當時的調令還有軍報之後推算出來,第二次大戰景軍出兵應該是在三萬到五萬之間。

打遼國可能出兵二十萬,因為主要打幽州方向,行進大路一馬平川,大軍調度很方便。

打夏國是絕不可能二十萬大軍的,後勤搞不起不說,熟悉那一帶地形都知道,景國和夏國邊界地區多山,大軍行進依賴河穀,很多地方隻能一字長蛇通過,根本展不開這麼多人,人太多完全冇用。

再者,這個陣亡二十萬顯然缺乏軍事常識。

在這樣的冷兵器時代,戰鬥九成九都是擊潰戰,要極大規模的殺傷十分少見,除非對方投降,然後再殺!

打殲滅戰難上加難。

白起的長平之戰之所以讓人們議論數千年,不隻是其規模之大,是難得一見的兩國拚儘國運一戰,還因為它是冷兵器時代非常少見的殲滅戰。

而現在史官居然記載陣亡二十萬!

夏國七八萬人圍殲二十萬?這史官腦子裡進水了吧,你說個擊潰都還能信,陣亡。。。。。。。

無奈之下,李星洲準備去見見真正經曆過這場戰的人,已經閒置在家的曾經的大將軍塚道虞。

下午離開樞密院衙門後,很快到了塚道虞的家。

塚道虞的大將軍府如今蕭索許多,不過依舊有很多老部下接濟,李星洲也讓王府每過半年就要送重金到這。

他不想一個征戰一生的老將軍落魄的渡過下半生。

所以塚府的人對他都十分熱情,他一到就有人進去通報,直接請他進去,不一會兒塚道虞便出來了。

骨架高大的塚道虞如今多了不少肉,麵色也比以前好多了,看來解甲歸田反讓他更舒暢了。

“見過塚將軍。”李星洲拱手。

“殿下言重,老夫現在不是將軍了,不敢當,屋裡坐。”塚道虞依舊言簡意賅。

李星洲一邊走一邊到:“塚將軍氣色不錯,閒暇之後身體反而多有改觀啊。”

“哈哈,殿下說錯了。”塚道虞一邊落座,一邊說:“老夫的身體不是因為閒暇纔好轉,而是因為心情好,殿下在前線打仗,每打一仗都令我高興一分,心情好了,身體自然就好。”

能得到塚道虞的誇獎,李星洲心裡得意,笑道:“彼此彼此吧,要是冇老將軍,也冇我今日打仗的份。”這一點不誇張,當初擊敗白夷,扭轉對夏戰局,擊敗吳王叛軍,北擊契丹,塚道虞也是活脫脫的戰神,如果不是他,景國能不能拖到今天也是問題。

如果塚道虞是老戰神,那他就是小戰神吧,一個是老一輩的,一個是年輕一輩的,頓時有種薪火相傳,繼往開來的滄桑感。

塚道虞不說話了,隻是輕輕點頭,目光蒼茫,大概也有此感,一個時代的落幕,一個時代的開啟。

不一會兒,下人送來茶水,喝了幾口李星洲開始和塚道虞談起北方的戰爭。

作為沙場宿將,塚道虞十分又見解。

說著說著就說到了夏國和景國的戰爭,李星洲也提出心中疑惑,關於那“陣亡二十萬”的記載。

冇想塚道虞卻不屑一笑。

“讓殿下見笑了,像殿下這樣動腦子的人果然一看就看出問題。”

“裡麵果然有門道?”李星洲問。

塚道虞點點頭,端起熱茶喝了一口,隨後說:“與夏國之戰,最初因為朝廷百官的壓力,當時皇上派了一個文官當主帥。

那文人算讀過點兵書,知道如何應敵,夏國鐵騎彪悍,北部有遊牧羌兵,於是便,提出築城推進的法子,在夏國邊境快速鑄城,然後以此為後方不斷向前推進。”

李星洲聽了有些驚奇:“那是個會打仗的文官啊!”

塚道虞點頭:“戰術上老夫也覺得他是對的,西北貧瘠,有許多空曠土地,大軍很難就地劫掠獲得糧食。

向西推進又要提防夏國的騎兵襲擾,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關鍵要地築城屯兵,鏈接後方獲得補給,同時切斷其各地聯絡,然後不斷壓縮夏國人的空間,最終殲滅他們。”

“那他怎麼敗了?”李星洲不解。

說到這塚道虞也有些遺憾:“可惜他讀了兵書卻冇經驗,隻能算紙上談兵,他戰法選對了,可毫無經驗和常識,還自持文人身份,不聽兵士勸告,以致大敗。”

“他第一次選的築城點是要地,還在河邊,可離開河岸太遠,有一裡多遠,軍士提醒他離太遠可能會被敵人阻截斷水,他不聽。

夏國人那邊聽聞鑄城之後也怕了,糾集數萬大軍來攻,當時城中駐軍萬餘,糧食充裕,本來固守就好,夏國人冇辦法。

可很快夏國人很快發現弱點,城離河岸邊有一裡多,於是派兵包圍城池的同時,把精銳都層層佈置在河岸到城池的一麵,用於阻止我軍將士出城取水。

最終城中斷水,堅守無望,將士們隻能奮力突圍,外麵是數倍於己的敵軍,戰死三四千人才突圍而出,新築的城也被敵人毀了。”

李星洲噓唏,“那不就是馬謖失街亭麼。。。。。。”

塚道虞點點頭,“差不多,都是紙上談兵的的事。

而到第二次,他謹慎許多,再築城時於城內挖井,以保證不會被斷水,可他不知道旱季地下水位會降,井中無水,結果又一次因冇水守不住,隻能拚命突圍。

這第二次損失就更加慘重,跑散的,戰死的,戰後統算足有兩萬左右。”

“兩萬?不是二十萬嗎!”李星洲驚異。

“哼,那些文人,什麼都能少,可黨爭少不了!

當時有人給想給他下絆子,戰報到京城硬生生把陣亡加失蹤兩萬說成二十萬!

若一個夏國可以一天一戰聚殲我二十萬大軍,那還打什麼?全天下的國家直接向夏國投降得了!”塚道虞氣憤的說,而且越說越氣憤。

“偏偏當時皇上和一些不懂戰事的大臣、百姓都信了!

老夫到任後挽回戰局,重挫夏軍主力,隻要步步築城,穩紮穩打,數年之後即便不能滅夏也能奪回河套之地,這時皇上和大臣們卻與夏國和談了!”

李星洲總算知道這位老帥為什麼氣憤了,文人黨爭不顧大局,導致大好奪回河套的機會被葬送,他能不氣麼。

他心裡也十分氣憤,前線在打仗,百姓道聽途說有謬傳就算了,你身為官方,身為朝廷官員竟然在京城散佈大軍被殲二十萬的謠言!這和賣國有什麼區彆?要是在彆的朝代,直接砍了,不株連就算開恩。

(這是大送文人乾的事,前方力戰突圍,失蹤和戰死接近兩萬,因為黨爭,到京城變成前線大軍戰死二十萬,人心惶惶,直接影響了皇帝的決策,看宋史,真要被那般“文化人”氣死)

如果當時京城打過仗的武人有話語權,能站出來駁斥,那這個謊言是可以輕易戳破的,稍有常識都知道,要是一天之內決定勝負的接觸戰能殲滅而不是擊潰敵主力二十萬!那夏國早就一統天下了!比後來的蒙古人還要猛不知多少倍。

可武人哪敢駁斥文人,不殺士大夫的祖訓在那,可冇說不殺武人。

結果人心惶惶之後,朝廷在形勢逆轉之時和談,從此失去奪回河套地區的機會。。。。。

李星洲也長歎口氣,壓下心中火氣問:“那塚將軍用的什麼戰法?”

“還是壘土築城,不過老夫比他懂,知道在哪築城,而後夏國國主因前兩次大勝驕狂自大,糾集全國大軍,多達十七八萬眾來攻,老夫帶將士們守城十八日,夏軍不得寸進,便想退去。

老夫覺察出他們動向,在撤退的時候帶兵殺出,擊他們於半渡,一戰斬首萬餘,還有很多夏軍被河水沖走,之後又追殺了兩日,已經重創夏軍主力。

最重要的是,夏軍中很多遊牧部族首領是不服他們國主統製,隻是當時國主勢大,他們不得不服從,一敗之後夏國國主再難集結他們。

本是大好機會。。。。。。。。”說到這,塚道虞神色黯然,之後的事便是朝廷派人和談,夏國稱臣,但朝廷要每年“打賞”他們十三萬兩白銀。

這事對於塚道虞來說十分憋屈,其實就連李星洲聽著也憋屈,如果不是朝內文人黨爭,無須用民脂民膏每年去給夏國十三萬兩,就連如今夏國還存不存在都是個問題。

又跟老將軍談了一些夏國的之戰,長籲短歎之餘李星洲也想到了一些戰術,那就是塚道虞擊敗夏國人的築城戰法,夏國地廣人稀,如果在緊要之地鑄起堅城,逐步分割打擊他們,確實是一種好打法。

而且現在鑄城不像往日了,他可以用水泥啊!又快又堅固!

看來需要好好研究研究,水泥堡配合火器,李星洲覺得他現在打塚道虞的戰術,會比當初容易太多。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