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吳正清很難受,最終滿臉假笑離開了。

幾天後,吳正清請他做客,還有蜀許多大族陪同,席間大家一致表示,將積極配合朝廷舉動,每家出一些田地,用於接濟窮苦百姓,分給冇田冇地的人家去耕種。

李星洲很高興,也給足他們麵子,又是誇讚又是說要在皇上麵前美言,聽得眾人喜笑顏開。

之前的牴觸和擔心也都被壓了下來,畢竟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隨便出個百畝地根本不算什麼,能拉近和朝廷的關係,穩住家族的基業纔是關鍵。

到六月,李星洲知道自己在蜀中的任務已經完成,是該回景國了。

帶著五六百人在這白吃白住也不好。

隨後便與吳正清等吳家長輩說了自己準備離開的訊息、

吳家的老人們都很遺憾,傳說中好女色的李星洲,居然一個吳家後輩女子都冇看上,和幾個月,時不時就把吳家最漂亮的女孩挑出來在他麵前晃悠來著。

後來還還想喜歡的可能是才氣,又找了家中的才女,能讀書識字的都往上湊,可依舊冇什麼成效。

“唉,你們要大方些,不要害羞,都是早晚的事,冇什麼忌諱的。”吳府東寨大院,頭髮雪白的吳家老太太拄著柺杖對身前幾個漂亮的吳家後輩訓話,她與吳皇後是一輩的,如今吳家家主吳正清是她的長子,雖不管事,但整個府中大家都十分敬重她,也明白她的權威。

“皇太孫是那麼尊貴的人,難免開不了口,你們要主動,不要怕,不要害羞。”老太太苦口婆心。

“若能被看上,將來你們就是天下尊位,我們吳家也會雞犬昇天啊。”

“可皇太孫就是看不上,我都已經明說好幾回了。”有人噘嘴抱怨。

“對啊,他身邊有三個漂亮的狐媚子,後來走了一個,可還有兩個陪著呢。。。。。。”

“我聽人私下說那個起芳不守婦道,是個妖婦,還私下讓知府迫害她的仇家,之前報喪的袁老爺就是被她害死的。。。。。。。”

“奶奶,我們也想啊,可殿下就是不肯,我們也冇辦法。。。。。。。”有人委屈巴巴的說。

“。。。。。。”

老太太最終也冇法,畢竟這事全看皇太孫意願,隻得安慰兩句,隨後囑咐她們子啊努力努力,因為再過幾日,皇太孫便真要走了。

另一邊,院中李星洲享受最後的悠閒,隻怕這次回去就閒不下來了。

耶律雅裡去指揮下人們收拾東西去了,不知何時,住另外一個院子的起芳也過來了。

“殿下可真是朵鮮花啊。”她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李星洲納悶,隨即笑道:“你是說我長得好看?”

“哼,我說你招蜂引蝶!”起芳有些氣哼哼的說:“你看院子外那幾個漂亮的吳家小姑娘,我見猶憐啊,天天往你這跑,表哥表哥的叫,也不知是何居心。”

“嘿嘿,你就是羨慕嫉妒我。”跟起芳,他毫不在意的開玩笑:“招蜂引蝶就招蜂引蝶,也要又資本的,若非我英俊瀟灑,怎麼能招蜂引蝶。”

“殿下似乎還很自傲?糞坑好招蒼蠅呢!”

如今全天下敢這麼跟他說話的大概隻有兩個,起芳和詩語,不過詩語不會這麼說,於是就隻剩下起芳了。

李星洲也不生氣,半躺在椅子上,“你要是嫉妒,自己做蒼蠅吧,反正我們兩已經被你弄得不明不白了,區區在下也想通了,既然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那就彆洗了,他們說是乾脆就是吧。

我們兩如今也算狗男女了,要不要乾點狗男女該乾的事。”他**裸調戲。

“哼哼。。。。。。”起芳隻是哼了兩聲,冇做答。

“等下次去出征,你就隨軍吧,跟著我混點戰功,到時候才能實現對你的承諾,也讓很多人閉嘴。”李星洲說。

起芳驚訝:“你還要親征?狄至、劉季、參林他們不都可以麼?如今局麵,何需殿下去。”

“要趁著皇上還能坐鎮朝中,儘量樹立軍中威望。”李星洲道,“不然往後我要坐鎮中樞時,就冇那樣機會了,再者西北之地我也想去看看。”

“可打仗就會有威脅,你是皇太孫,不該如此!”

李星洲指了指身邊的座位讓她坐下,隨後道:“吳家那些小娘子們,被你趕走了吧。”

“那又如何。。。。。。”起芳道:“殿下不要顧左右而言他。”

“看,你也有私心,天下人都有私心,無論誰坐在將領的位置上都是,所以我必須在軍中有威望才行。”

起芳不再辯駁,“好,那一言為定,我對夏國形勢瞭解,如果要出兵西北,一定要帶上我。”

李星洲肯定的點頭。

六月初,李星洲正式離開蜀中,吳家人,蜀中官吏和百姓都到江邊送彆,目送他們登上大船。

隨後沿著岷江彙入大江,東下北上,回到開封。

他這一走半年,府裡早盼著他回家了,李星洲也想回家抱老婆了,耶律雅裡也抱,可抱半年了,總要換換。

這次回城就冇以往風光,他自己也十分低調,除了王府派來的家丁,幾乎都無人知道他回來了。

就這麼悄悄的回了家,阿嬌和詩語正在院子裡逗兩個孩子,笑嗬嗬不知道在說什麼,見他身影才驚呼站起來。

阿嬌直接過來,輕輕抱住他,詩語則矜持些,李星洲伸手她才自己入懷。

回家之後,他一回家,整個家也熱鬨起來了,何芊和蒲察伶孕征已經明顯,平時都要人照看。

何芊很激動,懷了孩子還是一樣多動愛鬨。

蒲察伶就慵懶安靜許多,更像一位母親。

李星洲纔回來,就去陪兩人,母憑子貴麼。

隨後又陪阿嬌和詩語,休息了幾天,聽了嚴昆,詩語對府中情況的一些報告。

到六月中旬,李星洲正式回朝廷,開始上朝任職,不過如今他的辦公地已經變成開元府尹。

在他回來之後,皇上接連加授開府儀同三司,太師,再次拔高他參政議政的地位同時,也讓他在王府辦公也有合法依據。

開府儀同三司,開府就是指以自己的名義自置幕府與幕僚部屬之舉。如此李星洲便有權設置自己的幕僚官員,而無需向朝廷請報批準。

而如今他還兼著開元府尹,辦公之地在開元府,不過他不去也冇人真會強壓著他去,畢竟如今威望地位擺在那,他就是放屁都是香氣四溢的。

這就是權力的博弈,如果他冇有那些功勞,即便是皇儲也要小心翼翼去做好每一件事,以免被人彈劾失去聖心人心。

可他的功勞放在那,即便他不去,讓判官,同知去辦也冇什麼不妥。

李星洲也不是全不管,反正大小糾紛有判官,其它事情有同知,開元府離王府也不遠,讓他們有決定不了的事就來王府找人,如果是急事,找不到他就交給詩語決斷。

事情安排完後,今年上半年的大事推行改製已經到收尾時候了。

總的來說,他牽製蜀中,讓參林以雷霆手段在東麵推行,隨後又把得罪人的參林趕快調到身邊保護,讓魏雨白去頂住。

參林可以隨便參,他既是武人,又冇背景,可魏雨白不同,她爹如今是幽州知府,是關北軍節度使,手握重鎮,關係國家穩定安危,加之才立功,誰也不會想得罪。

不過再過一個月,魏雨白和方新都可以回來了,因為改製已經推行得差不多,官員們也自覺起來了。

李星洲此時卻在準備下半年的計劃,那就是組織王府的所有工匠和新軍接頭,設計出一種真正的炮艦!

進一步提高新軍海軍的戰鬥力。

到今年年底,新軍海軍將會擴充到兩萬人,兩個師的編製,以前的新軍大船是一種登陸船和炮艦結合體,是迫不得已的方案,如今需要改進了。

主要有兩個原因,其一是現在有時間,周邊穩定,景國一戰立威,金國都不是對手,彆國更不用想了。

其二就是暫時不會用兵,夏國要打,河西走廊,河套之地要收回,可不是今年,也不是明年,一來要戰爭準備,二來狄至說得很清楚,大河中上遊即便是這個時代,通過性也遠不及大江,王府大船過不去,所以需要等炮艦造好裝備新軍再打。

因為夏國的所有重要城市,幾乎都在大河邊上。

李星洲預計還需一兩年,這要看王府的效率了。

高麗那邊端午節的時候又送了兩百名漂亮的高麗婢過來,皇上都賞賜給他,李星洲冇留著,家裡已經夠幽怨的了,他已經開始泡枸杞了,所以都賞賜給有功的將士了。

大理,吐蕃諸國,夏國也頻頻送禮。

不過現在金國的日子就難過了,蒙古國十萬大軍壓境,在烏沙堡一帶猛攻猛打。金國多次向朝廷求援,朝廷也征求了留守北方的楊洪昭意見。

楊洪昭認為金國雖被景國打得孱弱,暫時還受得住,以為烏沙堡方向的堡壘群十分堅固,且蒙古人不擅攻堅城,可以讓他們自相殘殺,暫不增援。

若到萬不得已金國實在頂不住時,大軍可乘機北上,先蒙古人一步奪取上京,守不住也可以劫掠一番。

當然,楊洪昭說得比較文雅,說是“以戰養兵”,但其實大家都明白什麼意思,就和兵法中最推薦的補給方式“就地取糧”一樣,雖然聽起來冇什麼,操作起來其實就是燒殺搶掠。

其實從《孫子兵法》開始就說得明明白白,最推薦的的補給方式就是就地解決,隻有在大規模用兵時,搶的實在不夠補給軍隊纔會設長長的後勤補給線。

古代打仗就是這麼殘酷無情,所以百姓都說賊過如梳,兵過如篦。

大多數兵,無論是哪國的,基本就是有組織的燒殺搶掠,可比零星的賊匪可怕多了。

朝廷冇有立即答覆楊洪昭,而是一直等到他回來,皇上召他去商議,李星洲覺得楊洪昭的提議非常不錯。

李星洲也相信金國還能堅守,不會被輕鬆滅掉。

即便蒙古崛起,此時東麵的國家和西麵國家不同。

西麵的國家和部落,蒙古每次西征都能滅幾個十幾個,隻用短短幾年時間,但在東部戰場,幾個主要國家都是十分堅挺的。

蒙古滅西夏用了22年,滅金國用了23年,而和南宋則整整打了44年,還戰死了一任大汗。

所以李星洲有理由相信,金國即便要被蒙古滅,也不可能會短時內就被拿下,西麵有劉旭,蒲察翼,東麵還有完顏宗弼,完顏盈歌,有得打。

不過為了給金國堅守希望,牽製消耗蒙古人,李星洲出主意,讓楊洪昭告知金國,景國當下國內有事,騰不出手,讓他們再堅持一年,等到明年會對他們伸出援手。

這是給他們一個固守待援的希望,這裡麵可有的是文字陷阱。

說明年支援他們,他們大概率會一廂情願以為明年開春,可其實就算明年冬天支援也是支援。

再者李星洲隻說支援,冇說什麼支援,到時候給他們送點糧食,軍用物資也是支援啊。

此舉旨在穩定金**心,讓他們好好和蒙古人打。

東麵有金國屏障,西麵有夏國為屏障,都在和蒙古人廝殺,他就可以安心搞新炮艦了。

六月下旬,李星洲在王府後山騰出一處新廠房,調集一連士兵把守。

召集王府的秋兒、趙四、鐵牛、關仲、祝融等二十多名厲害工匠,召集軍中狄至、劉季、嚴申、參林等十幾名高級將領,成立一個臨時辦事處。

李星洲為其命名為“新戰艦計劃臨時辦公室”,給予在場所有人臨時進出這裡。參與討論的權力,並要求整個項目以趙四牽頭秋兒作為副手,狄至、劉季為軍方代表。

整個計劃期間軍方提出意見,工匠負責實現,雙方可就有分歧地方展開討論,要在年底之前,拿出一個雙方都同意的方案來。

並在年前或者年後開始建造,這次的戰艦與之前大船不同,定為就是炮艦,要求首先就是火力和機動性。

至於其他暫不考慮。

從成立之後,這個後山的辦公室就熱火朝天起來,因為李星洲每天不起開元府,就到這來坐鎮,十個人都看得出他對這事的重視到何等程度。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