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見到魏雨白的第一眼李業心中不由自主湧現莫名的恐懼感,搞得他莫名其妙。想了半天突然明白過來,這應該是屬於李星洲的恐懼,平時這些記憶如蒙塵的玻璃碎片飄散在腦海中,隻有集中精力去回想時才能擦去灰塵看得清楚,關於魏雨白這個名字的記憶也湧上來。。。。。。

大多都是模糊的,因為都是兒時記憶,但令李業驚訝的是,原來還有人可以收拾李星洲啊!

通過這些記憶李業也大抵瞭解魏家的事情,之前關北節度使魏朝仁因為作戰不利,北方十三城被破,押解近京問罪的事在京中鬨得沸沸揚揚。聽月兒說進京當天很多官吏百姓夾道咒罵,場麵蔚為壯觀。

李業冇去瞭解,因為關北太遠,那時他又隻想低調保命。

現在見到魏雨白激發腦海中的回憶才後知後覺,原來魏朝仁和李星洲的父親李承社是世交,而且瀟王率嶺捷軍駐防關北時兩家隻隔一堵牆,關係密切到何種程度可想而知,魏雨白說來還算自己的青梅竹馬。

有了這些記憶李業就是不問關北戰事也大體明白些東西了,因為每個時代都有這樣的悲劇。這就好比那句千古名言“何不食肉糜?”。

身處安逸之人永遠不知什麼是殘酷,可調令直麵殘酷之人的確實坐享安逸者,於是自以為是,對事物冇有全麵認知等各種毛病就出來了,很多時候會葬送一個王朝。

這是資訊技術落後的悲哀,也是幾乎無解的題。比如宋朝名將種師道因為果決狠辣,經驗豐富,力主抗金,在對外戰爭中屢戰屢勝。

可他深知宋朝少馬,靠的是重裝步兵弓弩克敵,敵人馬多,機動性強,敗卻不潰,可以重新聚攏再戰,但己方一敗既潰,因為兩條腿怎麼可能跑過馬。

所以他步步為營,穩紮穩打,一路壘高堡推進,打得外敵苦不堪言卻也勞民傷財,死了很多勞工。為此後方大臣聯名參他傷天理、害人命,種師道被解兵權,直到金人南下一路殺至京城,萬不得已又啟用他,金人一被打退再次削去兵權,種師道一死,北宋次年就亡國。

勞工慘死確實不人道,不人性,但是除此之外丟了北方產馬地的北宋又有什麼辦法呢?一群不知兵事,不懂戰爭殘酷,滿嘴隻會之乎者也的大臣不想辦法不說,首先想到的居然是參種師道一本,結果這一參就是亡國滅種。

這就是“何不食肉糜”的悲哀,安逸坐享之人的無知妄言招致災禍。

但這個問題在這個時代是無解的,因為從關北到京中快馬加鞭也要十數天,若是碰上天氣不好或者路上野獸出冇,橋路堵塞等情況甚至能耽擱數月。

李業看了一眼,她腳下一雙布底鞋鞋底都磨了洞卻冇換,想必極度狼狽吧。

聽她說完請求後李業纔開口問:“關北將士如何,傷亡慘重嗎?”

魏雨白當場愣住,不知為何鼻子一酸,她連日京中奔走,所有官員見她談及北方之事,都是一臉正色怒斥無辜百姓被殺,卻隻字未提戰死的將士。。。。。。

她連忙道:“我南下時死傷已逾萬數,剛好遇上天氣苦寒,傷者隻怕。。。。。。”

李業點頭,心中也哀傷,冬天本身就需要大量能量維持體溫,加之戰敗之後食物短缺,如果受傷稍重十有**要發燒,是撐不過來了。

“我知道你心裡難受,難受的不隻是北方境況,而是努力去做結果失敗,卻要被那些束手旁觀者嘲笑侮辱,這種滋味確實難受,但也隻有不懼失敗去做纔有機會成功,旁觀嘲笑者就是再怎麼笑也始終隻是旁觀,永遠冇有成事的機會不是嗎。”李業明白她的心理,安慰道。

魏雨白心中一震,整個人如遭雷劈愣在當場,眼眶忍不住濕潤,這麼多個日夜終於有人明白她心中那份屈辱!

父親和將士們在關北拚死血戰,最終他們還是敗了,敗就是敗父親冇有否認,也冇有爭辯,隻是寫好戰報如實上報,隨後被押解進京本以為隻是責罰降職,冇想卻很有可能是死罪!

她匆忙進京之後京中百姓也好,百官也罷,他們冇為關北流過一滴血,冇在關北救過一個人,卻口口聲聲義正言辭折辱咒罵父親和將士作戰不利,明明什麼都冇做的人卻辱罵起那些奮力去做的人。

為救父親魏雨白不敢開罪人,所以她默默承受,罵不還口,但那份屈辱令她心頭滴血作痛。

連上戰場都不敢的人竟辱冇那些戰敗而死的將士!他們說得悲天憫人,張口就是百姓如何如何,可將士命都冇了啊!難道就因他們敗了就不能算作人,就能隨便辱冇嗎!

世子一句話瞬間戳中她心中壓抑許久的情緒,魏家的女人即便哭了也不會哭出聲來,她趕忙抹去眼角的淚,感激道:“多謝世子開導,雨白記住了。”

李星洲故意邁開臉,裝作冇看見的樣子,她心中忍不住想世子其實是體貼人的。

“你說南下的不隻遼人,還有其他人馬,你能不能給我描述下他們樣貌。”李業見她情緒穩定下來接著問道。

“他們來去如風,幾乎全是騎兵,一人兩馬甚至有一人三馬,多用刀槍,善於騎射,大多數人都留著辮子。。。。。。”魏雨白詳細描述起來。

李業越聽越皺眉,聽這些描述不會是女真人吧?這個世界也有女真嗎。

要知道前世可是有“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的說法,而且女真開始崛起時確實強悍無比,兩萬人擊敗遼國七十萬大軍,在古代戰爭史上都是罕見的。

而魏雨白此來就是求他救自己的父親關北節度使魏朝仁,要是以前這種事李業根本不會沾,可現在他躊躇猶豫了。

“魏大人在北方救了很多人吧。”李業問出最後一個問題。

魏雨白點頭:“大軍抵擋不住時父親讓城中精壯之人率先撤走,隨後大軍被不明敵人抄後,死傷慘重。

故而。。。。。。故而遼破城時死了很多老弱婦孺,京中官員百姓都說是傷天害理之舉。。。。。。

可。。。。。可父親說若先讓精壯之人先撤來年關北還能守,如若不然明年遼人再來,北方就無守關之兵,到時遼人定會南下,即使留下千古罵名他也要做,我覺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