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成都,蜀中最繁榮的城市,成都及其周邊州縣甚至單獨設為一路,就叫成都府路。

足以證明此地重要。

而成都的繁華比之開元則絲毫不遜色,隻是因為地域文化的些許差距,使得成都比起開元更加秀珍,精緻。

開元城如果從北麵皇城出發,穿過街道,外城,過外麵聚集區,足足有二十多裡。

普通人散步需要兩個小時才能橫穿城池和外圍的聚居區,其麵積之大,足以想象。

成都府要小上很多,大概隻有半個開封大小,看其西麵城牆李星洲就能估計出來。

不過進城之後,裡麵卻與開元大相徑庭,風格迥異。

總體的建築格局上,開元的建築風格喜歡大刀闊斧,地基占地麵積大,牆壁厚實,多為土石結構,許多是一層建築,少有超過兩層的建築。

而成都的建築靈巧俊秀,地基占地麵積不大,普通建築都有二層。甚至三層、四層的建築也很多見,高底差十分明顯。

而且閣樓精緻,多磚石和木質結構,建築也更加精緻華麗。

從這點來看,成都府說不定比開元還要富庶,隻不過在量級上,還比不上作為首都的開元。

李星洲剛上岸時,就有大批人等候在渡口了。

一批是吳家的人,吳家家主吳正清打頭,後麵還有大批吳家人,男女老幼都有,另外一批則是成都府知府吳敏同,以及眾多各地趕來的官員。

見他下船便開始跪拜。

如今這個時候,隻有及其隆重的場合需要跪拜禮,如晚輩第一次見家裡的長輩,還有大朝時見皇帝纔會行此大禮。

景朝因為開國皇帝以文明著稱,雖然外戰羸弱,但對人的態度上是十分重視的,除去拜扣之禮不常用,還有轎子問題和奴隸問題。

轎子比馬車和牛車舒服,不顛簸,但被斥責“以人為畜”,所以轎子是被朝廷禁止的,隻允許一些年紀大的老臣使用。

前朝的奴隸製也被廢除,朝廷明文法令,不許有奴籍存在。當然,朝廷是規定了,但在地方卻依舊有不少人私自買賣奴隸,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就是如此。

而如今成都府知府率眾臣以跪禮迎接他,就是以迎天子的禮儀迎接他。

李星洲自己都嚇了一跳,搞不懂這吳敏同是什麼意思,到底是表示重視還是想給他穿小鞋。

他立馬迴避,然後讓眾人起來,隨後才作揖回禮,不痛不癢的說幾句感謝眾人相迎的話就在簇擁中進城,不留下任何把柄。

一路上,吳正清十分熱情,還時不時安排吳家年輕一輩的女孩過來向他搭話,為他介紹成都城的各處景緻。

不過他身邊既有耶律雅裡,還有一身戎裝,帶劍的魏雨白,一身官服也帶劍的起芳,眾女子也不敢太過靠近。

隨行一營五百人的軍士吳家也安排妥當,酒肉招待,還專門騰出上白間廂房供軍士使用,連紮營都不用。

光一個吳家,連著兩條主要大街都是他家的宅院,相當於一個小皇宮了。

就連見多識廣的起芳也驚呆了,她家當初也是知府之家,也是一方豪強,可和吳家一比,那就什麼都不算。

吳家不但有大批穿著得體的仆人安排軍士和隨行人員落腳,還在北街的大宅中擺下數百桌宴席,招待各方官員,親朋好友,當然主客就是李星洲一行。

李星洲身邊四個親兵是寸步不離的,以季夏明為首,另外三人都是新軍中的高手。

主宴設在大堂,他們就兩人守在門外,兩人站在李星洲身後。

落座的時候,李星洲自然而然坐在上座,隨後旁邊坐的是耶律雅裡,他的妃子,遼國公主。

魏雨白和起芳在其下,魏雨白如今既是新軍陸軍師長,又是三品雲麾將軍。

起芳則因李星洲當初要她辦事,加過正奉大夫的官身,加之來者是客,自然坐上席。

隨後就是吳家家主吳正清和成都府知府吳敏同,再下方就是蜀中官吏,和吳家的尊貴人物。

家主吳正清宣佈宴會開始之後,李星洲說幾句場麵話,隨後宴會就開始了。

吳家準備了許多蜀中獨有的珍饈美味,耶律雅裡、起芳、魏雨白驚喜連連,李星洲也驚喜。

不過他冇忘來蜀中是乾什麼的,表麵應付,心裡也在想事。

隨後征得他同意之後,蜀中的青年才俊也來獻藝。

說是蜀中青年才俊,其實大多都是吳家的年輕人,還有一些也是權貴子弟,年紀和他差不多,女孩大多比他小,男子大多比他大幾歲。

雖然大家年紀差不多,身份地位卻完全不一樣,李星洲也早習慣。

模式一般是女孩會表演舞樂,男子則著重才學。

蜀中之地,舞樂笙簫是少不了的,比如當初大名鼎鼎的花蕊夫人就是以舞樂出名的。這倒不奇怪,生活富餘人們纔會自發講求精神富餘。蜀中這樣的天府之國,產生豐富的文化底蘊就不奇怪了。

詩詞歌賦大多圍繞他的豐功偉績展開。

不過寫戰功方麵的詞句冇那麼直接,大多比較婉轉,多讚歎盛事繁華之類的。

這有曆史原因的,當初景國平定蜀中時,總共就打了兩戰小戰,蜀國戰死一個將領,隨後就全國投降了。便有了“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的詩句。

這句詞有可能是蜀國夫人被逼所做,也有可能是景國文人杜撰來侮辱人的,但無論哪種都是奇恥大辱。

無能的時代隨風逝去,卻始終是蜀人心中的一根刺。在詩詞上也體現出來,對戰爭的描寫都比較避諱。

耶律雅裡、魏雨白、起芳和季夏明都很高興,李星洲也很高興,不過他根本不懂詩詞好壞。

在彆人眼中他是天下一等一的才子,是文武雙全的完人,隻有他自己心裡明白他的詩詞都是抄的。。。。。。。

所以點評的時候難免有些尷尬,隻能講幾句場麵話,“奈何勞資冇文化,一句我草行天下”的意思差不多,隻能說不錯、很好、優秀之類的話。

不過各種各樣的文藝表演他是喜歡看的,在古代又冇法上網,好看的小說也冇有,這是最好的娛樂方式。

就這樣應付了許久之後,吳正清居然藉機起來敬酒,說辭是:“殿下待人寬厚,胸有丘壑,虛懷若穀。

小輩們明明都有大小不足,殿下卻不苛責,還好言安撫,著實令我等汗顏。

殿下如此胸懷,是我蜀中小輩之福,是天下萬民之福,是我景國之福啊!”

下方的年輕一輩也神色激動,眼中都亮起小星星,一臉感激崇拜看著他。

李星洲有些懵逼,他確實是不知道好壞啊!所以才都說好話的。。。。。。。

不過也明白了一個道理,當自己權勢到達一定地步之後,就連放個屁也是香的。

他不慌不忙站起來,大家下意識安靜下來,他端起酒杯,環視眾人借坡下驢道:“我本不想直言的,可吳表叔卻說出來了。不過既然說了,我也藉機說兩句。

蜀中向來是朝廷最重視的地方之一,為何?隻因為蜀中錢財賦稅極多麼?蜀中錦繡為宮中喜愛麼?

當然不是!主要是因蜀中人傑地靈,朝廷離不開蜀中支援,蜀中多出人傑啊!”

李星洲話才落,眾人頓時拊掌(其實就是鼓掌,古人的說法)沸騰,神情激動,這番話說得他們舒服啊。

其實朝廷最饞的就是蜀中的賦稅!

不過李星洲偏偏說不是,給大家麵子,還藉機拍了個馬匹,拉高眾人對他的認同感,不過他說話是有打算的。。。。。。。

“故而今到蜀中,不為公事而來,隻因皇後乃是蜀中人,吾也有蜀中的根,算回家閒賦幾日。

所以不希望太過嚴肅,也不希望大費周章,又何必對自己兄弟姐妹如此嚴苛呢。”李星洲笑著說,一下把大家都說成兄弟姐妹了,眾人更是感動。

“所以,此事我也不希望多有周折,波及百姓,勞民傷財,這是蜀中之事,是一家人的事,吾隻希望我的到來是蜀中百姓之幸,而非百姓之禍。”

說到這,李星洲終於開始引出他想說的話了。

“所以此行有兩點,希望諸位牢記,並嚴肅執行,不然我也顧不得家人情意了。”

話到這,眾人嚴肅起來,成都府的眾多官員以及吳家高層和其它幾個大族的族長,下方青年才俊都豎起耳朵,靜靜聽起來。

“其一,切記不可勞民傷財,藉機欺壓百姓,榨取民脂民膏。

說實話吾在宮中,在遼國、在金國、所見奇珍異寶,美味珍饈都是天下各地各國進貢,該享受的都享受了,來這不是為貪求享受的。

隻說‘此心安處是吾鄉’,吾南征北戰多年,滿身血汗疲憊,此行隻為尋一處安然靜謐之處,修養歇息。

切記,勿大操大辦,打擾百姓生活。”

這話說完,下方眾人更是感動得稀裡糊塗,不斷稱讚他心繫百姓,為民著想之類的,一句“此心安處是吾鄉”更是拉足蜀中人好感。

李星洲擺擺手讓他們安靜下來,其實接下來纔是他最想說的。

“其二,這既是我們自家事,也不能勞民傷財,那更不能擴大影響。

此番吾在蜀中訊息一出,難免有沽名釣譽,隻想魅上求榮之輩,這些人吾不想見,若有找你們走關係的,儘量不見,諸位牢記。”

眾人連連點頭保證。

李星洲說著舉起手中酒杯:“諸位,與吾滿飲此杯,我們之間的君子之約就算成了!”

眾人連忙起身,一同共飲。

當日之後,皇太孫在宴會的言論和作為一時傳開,成為佳話,到處都在傳頌。

畢竟李星洲說的話太得人心,先是以回家放鬆的目的入手,將所有蜀中人化為自己人,自己的兄弟姐妹,收買一波人心。

隨後又特意強調不能勞民傷財,不能大操辦,不能讓外地人趁此機會來趨炎附勢,打擾蜀中百姓。

兩條君子之約,都是切切實實的為蜀中人考慮,大家都把皇太孫當成自己人了。

隨著佳話越傳越遠,過了四五天,成都府及其周邊就有一種上下一體,齊心協力的感覺,大家都把李星洲當自己人了。

連身邊的人看他眼中都充滿崇拜。

李星洲說話是有兩層意思的,不想打擾百姓是真,但更重要的他不想明州一帶大族來蜀中!

他的話是給眾人打個預防針,同時堵住外人進來的路。

接下來幾天,他在吳家人帶領下,先去參觀和祭拜了諸葛亮祠堂,來成都是不可能不去的。

然後安逸的休息一天,李星洲便不再隨意外出,而是時常找吳正清下棋。

大家都以為他喜歡下棋,棋逢敵手所以難以自拔。

其實他是想監視吳正清。

吳正清則很高興,高高興興的陪他下棋。

連下五天,李星洲自己都快下吐了,準備換個興趣愛好的時候,終於迎來收穫的時候。

一日,他照常和吳正清在後院亭中下棋,忽有下人回報,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什麼。

李星洲好奇看過去,麵對他的好奇目光,吳正清冇有隱瞞,連忙道:“下人回報,明州一姓袁的老友攜帶眾多貴重禮物前來拜府。

十有**是聽說殿下再次,攜重金重禮而來。。。。。。。”

其實一聽到明州來,姓袁的朋友,帶了眾多貴重禮物,李星洲頓時明白是誰了,算算時間也該到了。

“表叔準備如何處置?”他漫不經心放下手中棋子,端坐正視吳正清,他一言不發,動作卻充滿暗示。

加之一個“表叔”叫得吳正清滿心歡喜,暈頭轉向。

於是連忙正色,對通報的小廝道:“回去告訴他,不見,哪來回哪去!

殿下早有明言,此番是回家休養,是一家人的事,不見外客,速速去罷!”

小廝連連點頭,正要去回話,李星洲卻招手叫住:“且慢。表叔,這次不要提我吧,就以吳府的名義拒絕,對府上名聲是好事。”

吳正清恍然大悟狀,隨後道“殿下如此為我們吳府考慮,我實在,實在是。。。。。。。”

“不必如此,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快去吧,就說吳家家主不見他,讓他回去。”李星洲催促,小廝誒了一聲,急忙出去迴應了。

吳正清一臉感動,李星洲高興的催促他接著下棋,興致大發。

李星洲當然不是考慮吳名聲,而是如果說他拒絕的,那袁家說不定反應過來是他從中作梗,說不定會另辟蹊徑,他不可能都一一去堵。

可如果以吳家名義拒絕,那就是真的絕望!

因為他們盼望的就是吳家出麵找吳皇後說話,若吳家拒絕,那這條路就徹底堵死了!

有時候說話稍有不同,結果就是大相徑庭。

李星洲此行就是為防著這些人的,此時心中大石終於落下一塊。

隨後下完一局,他連忙藉口回去休息,找到辦事最聰明最靠得住的起芳,讓她去找成都府府知府,想辦法把袁家一行人弄出城都。

起芳聽完他所言,立即明白事態,隨後點點頭便走了。

此時袁家人雖登門不利,應該還在城內,要想其它辦法讓他們快點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