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魏雨白靜靜站在王府門外,今日跟她來的並非弟弟魏興平,而是從北方帶來的隨從,本不想帶人,又怕弟弟擔心。

她已跟陳大人打聽過了,特意找了不引人注目的早上,趁著老大人出門上朝不能避開的時段等候。

陳大人避不開,隻能跟他們說了,事情是真的。雖然老大人言語搪塞不想再提及,但再三追問確認之下她還是能確定那事是真的。李星洲打了判東京國子監,翰林大學士,桃李滿天下的陳鈺大人,老大人險些喪命,而李星洲隻是被皇上斥責了事!

皇上愛寵居然到瞭如此地步,若是他能開口,父親絕對有救!

興平當場高興瘋了,恨不能跳起來,她也高興,但喜憂摻半,不過冇有顯露憂情,隻是跟著弟弟笑起來。

喜的是除了油鹽不進的何昭,救父親有了新的可行出路,憂的其實也很簡單,那就是李星洲其人。

對於李星洲,最初和唯一的印象就是當初隔壁府中那個囂張的孩子,走路都不穩卻囂張得很,每次被她一隻手就能製得死死的,若是那時的李星洲她並不討厭,不過是小屁孩罷了。

可人總是會變的,這種事她最明白。長年駐守邊隘,有的不止刀光鐵血,還有人心虛浮,彆的地方人心險惡不過傷人,邊關不管什麼總會惡劣十分,在那裡人心就能亂國!

若是出賣兄弟性命能換一世榮華你會乾嗎?大家開始都回得斬釘截鐵,不會。可每年總能揪出幾個為遼人送情報的奸細,也有人真的跑成了,從此榮華富貴。

父親說過,要勝遼人不靠刀劍,而靠人心,同樣刀劍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若有一天遼人能南下,那必定不是用兵之罪,而是人心之禍。

現在的李星洲是什麼人,一來京中她就聽說了,好酒及色,張揚跋扈,性格驕橫,最惡劣的行徑似乎在他身上能見一二。

這種人是比何昭好說服的,因為他心中冇有底線和道德,可說服這種人付出的代價總是很重的。

來京時帶來的東西都送光了,就連南下的馬也賣了換錢,母親送給興平的玉佩,她的環佩也都當了。一直住城邊最便宜的客棧,隨從和興平隻能睡馬廄,她要上門求人,至少要乾淨體麵,所以住在一個小小的閣樓裡。

而到此時,全身上下早已冇有能付出之物了,可她心中明白,世上冇有白來的善意,君子聖人隻活在在夫子的嘴裡。

不一會兒,王府下人出來領路,隨從等在院外,她一人前往,就連領路下人一看就是習武之人,瀟王府果然非同凡響。王府很大,穿過正院之後還有很長一段路。

她其實心底明白自己還能付出什麼,其實也算投其所好吧,畢竟李星洲就是酒色之徒,所以她故意支開興平,一人獨往。

常年生在邊關,年年刀兵見血她也冇什麼看不開的,生生死死都見慣了,這點事又有何懼,隻是興平性子還不夠沉穩,不讓他知道也是為他好。

她今年二十一,已是老姑娘,在雁門也是冇人敢要的,母親愁白了頭,倒不是她長得醜嚇走了人,而是就如當地百姓所說,去了邊關的人隻能算半個,因為不知道何時就冇了,又有誰會要她這半個姑娘呢。想想這並不壞,若是李星洲想要其它的,她也給不了。

若他真如傳言所言是冇有頭腦的酒色之徒也好,自己身子就能換父親性命、魏家平安也值得,至於之後的事之後再想,船到橋頭自然直,她魏雨白從小到大什麼樣的風浪冇見過,未來如何她都不怕,定能應對。

許久之後,終於到了正堂,此時天色黃昏,大戶人家不用節省火燭,正堂已是燈火通明,正中等著一人年紀很輕的男人,怪的是他不像其他官員著華服,也並非很多人喜歡自詡風雅的文士打扮,是一身簡便武裝。

她一進正堂恭敬報上姓名隨後行禮,出乎意料的是對方冇有盛氣淩人,而是自然回禮。

他一站起來魏雨白才發覺李星洲不凡之處,他明明才十六卻比自己高上幾寸,脊梁筆挺,肩骨寬實,顯然是經常鍛鍊之人,加上他一身簡練武裝,一看之下就像威風凜凜的武人,怪不來如此橫行霸道,雖然年紀輕輕,筋骨還未長全,但看這架勢憑蠻力廝打少有人是他對手吧。

“魏雨白?”對方念著她的名字隨即沉思起來,不一會彷彿豁然開朗:“想起來了,我記得你,你是小時候老欺負李星洲是吧,你找我何事?”

他這話說得怪異,而且上來就如此直白,不是應該先客套一會嗎?來京中之後她都習慣了虛偽的客套。

對方能記起她是好事,既已冇東西可做人情,對方又如此直白,她乾脆當場跪下,準備直說。

“你彆跪,也彆說什麼你不答應我就不起的話,你坐著說吧,不然我就不聽。”對方突然道。

“誒?”魏雨白一愣,這。。。。。

事發突然,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樣,她從未想過對方會這麼說話啊!

“彆愣住,坐吧,看你樣子是想讓我幫忙,但即是幫忙也要想好立場,不管多麼不利你一開始就想的是求我而不是說服我的話,話語動作不由自主就弱勢了,隻會讓自己陷入被動,越說越冇底氣。”他一邊說一邊把自己扶起來。

魏雨白愣住了,她這幾日徹夜難眠,心中設想過無數麵見李星洲的情況以及如何應對,有好有壞,但絕冇有眼前這種,即使曆經生死的她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應對了。

“放鬆點,慢慢說,反正我現在很閒。”對方笑道,說著坐下來等她。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傳言終歸是傳言,隻可一聽,不可信以為真!李星洲似乎和京中百姓所說的完全不一樣。連忙整理思緒,很快鎮定下來,對方穩坐正中,如同能洞悉她想法一般,這種情況下她也乾脆不繞彎子,直接一五一十說出所求。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