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輕鬆的靠在城牆上:“確實,如今遼西走廊,加上遼東大部,都在我們手中,接下來幾個月,可能向北直到中興府。大軍有駐紮的地方,可以繼續往北打,如果不計代價長久北征,再打兩年我有把握把金國皇帝也抓到開元去做客。”

“哈哈哈哈。。。。。。。”眾人都笑起來,又想起幾年前把遼國皇帝抓到上京的豐功偉績,那樣的功勳任何時候拿出來都令人心馳神往。

李星洲擺擺手然後輕鬆的道:“不過我思慮許久,覺得大可不必。”

他用手指著北方:“那些土地對於現在的景國而言就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太遠了。

而且還需要金國人向北幫我們擋住蒙古人,向東威懾高麗。

我隻要西麵大同府,東麵從山海關開始,寧遠、來州、錦州、中興府、黔州、建州、宜州、榆州、惠州、利州、遼陽府、辰州、複州。”

李星洲所說的這些地名,等同於沿著渤海將金國領土挖走一圈,雖然相比金國整體領土不是非常大,但都是沿海富庶之地,與景國海上商貿往來頻繁,戰略要地很多。

彆的不說,光錦州就如同懸在金國心臟的一把刀,隻要景國在錦州駐紮大軍,就能把金國吃得死死的,因為此地向北直取上京,向東直達遼東。

眾人都聽得有些懵,隨即又忍不住笑出聲,殿下說得太氣人了,這還叫“隻要”啊!金國人聽了怕要氣得吐血。

要知道當初景國為了收複燕雲十六州和遼國打了上百年依舊冇有結果,如今出兵不過半年,就要這麼多,其中山海關、錦州、中興府、遼陽府還真戰略要地,這簡直是割金國的心頭肉。

“殿下也太氣人了!”魏雨白開玩笑的說。

“這就叫陽謀,嚇嚇那些金人,要是惹急了我,拚血本跟他們打上兩三年,金國皇帝又要去開元做客,我家可冇好酒好菜招待他。”

“哈哈哈。。。。。。。”眾人笑罷,嚴申連忙搶話:“殿下,讓我去吧,給我三千騎兵黑衣騎兵,保證把金國皇帝嚇得屁滾尿流!”

李星洲拍了他的肩膀:“不行,你不能去。”

“啊。。。。。。”

“你性子太沖,上京還有多少兵馬我們不熟悉,要是一頭紮進去說不定有危險,蒙古人頂多能分散金國注意力,彆想著靠他們。”李星洲想了想開口道:“還是劉季去吧。

本來楊將軍老成穩重最為適合,不過你還不太熟悉新軍戰法。”

“謹尊殿下安排!”劉季和楊洪昭同時拱手。

“我給你八營黑衣騎兵,襲擾為上,注意儲存自己的實力。”他又叮囑,劉季點點頭:“臣明白。”

“至於楊將軍,你和小白率領兩個師的主力去遼東。”

“是!”兩人同時拱手,聽到殿下親切的稱呼自己為小白,魏雨白臉紅了一下,隨即又噘嘴,自己可比殿下大呢。

隨後李星洲道:“至於嚴申,固立川留下,跟我攻打錦州周邊城池,最好月底之前能把中興府拿下。”

嚴申太沖動,不適合獨當一麵,固立川雖是個人才,但還不熟悉新軍戰法,把他們帶在身邊有私心,保護嚴申,也有讓固立川多學習的意思。

如今他手下已經不像四五年那樣將帥乏人了。

楊洪昭、劉季、魏雨白、狄至都能獨當一麵,固立川也是個好苗子,不過要多加培養。

諸多事情吩咐完後,大軍開始為期五天的休整。

一路從寧遠殺來,後來的破城,追擊,許多將士已經兩天兩夜冇閤眼了。

李星洲將從寧遠,錦州等周邊大小城鎮府庫中搜刮來的財寶直接堆放在錦州城校場上,堆成一座小山,並命人看守,讓將士們看見,並且當場許諾每拿下一個城池,府庫中的金銀都會加進去,等拿下週邊所有城池後,這堆東西的七成分給所有人。

頓時士兵士氣再次暴漲。

將士們恨不能不休息五天就出發,等到第五天,浩浩蕩蕩的大軍兵分三路,一路以楊洪昭為主帥,魏雨白為副,向遼東進發。

一路劉季帶領的清一色黑衣騎士,佩戴胸板甲和手槍,手雷,馬刀,繞過中興府向北直插上京。

一路李星洲率領的三個師新軍主力,嚴申、固立川為副,以錦州為後方,推著沉重的火炮,開始進攻錦州到中興府一帶周邊所有城鎮。

新軍連戰連捷,加之李星洲公開展示財寶並許諾給所有將士的舉動再次讓士兵士氣大增。

這就好比地主雇人來幫自己種地,不聰明的地主隻知道年月給工錢,大家乾活都不賣力。聰明的地主則會告訴工人,地裡的幾成收成歸他們,那人人都會賣力的乾活。

畢竟前者是為彆人乾活,後者則是為自己乾活,至少聽起來是這樣的。

將士們也是同理,雖然他的威望很高,將士們願意追隨,但就像張良教劉邦的那樣,為彆人打仗和為自己打仗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果然,之後士兵們作戰爭先恐後,驍勇異常,李星洲直接將手上三個師以團級為單位分開,遍地開花,四處攻城。

短短十天之內,依仗槍炮的威力,士兵的士氣,接連有黔州、利州、建州、乾州被新軍攻破,這樣的效率簡直驚為天人。

隨後李星洲下令,將抵抗最激烈的利州,建州守軍全部處死,一千八百多人人頭落地,護城河全染成紅色。

而對稍作抵抗便投降的黔州、乾州守軍寬大處理,繳械之後將他們遣散回鄉。訊息也很快散佈出去。

十天連下四城,李星洲的雷霆手段雙重威懾下,到八月中旬,中秋佳節之際,周邊剩餘城池陸續嚇得開城投降。

景軍毫不費力接管剩下的城池,到八月二十,北方已經冷得人抖腿,而李星洲的大軍已經齊聚中興府城下!

大金國的江山社稷,也真正到了危急存亡的關頭。

中興府被圍,城內守軍和官吏又懼又怕,求救的信使每天不斷往北方跑。

李星洲本可以攔截,中興府已經被團團包圍了,不過他冇有。

他生怕金國皇帝和文武大臣不知道中興府被圍的訊息,生怕他們不知道周邊十幾城陷落的訊息,要是不知道,他們怎麼會怕呢。

要是不怕,討價還價怎麼好獅子大開口呢?畢竟老夫也不是什麼壞人,謔謔謔。。。。。。。李星洲得意的笑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