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戰事出乎意料的順利,本以為需要攻堅克難,費時費力才能打通的遼西走廊,在金軍結節後撤之下,暢通無阻。

到八月初一,連續兩天的炮火轟擊之下,景軍攻陷了錦州!

金國大軍主力不在錦州,守軍隻留下三千多人,而大部早向東麵開進了。

這更讓李星洲確定,狄至和參林的海軍已經登陸遼東,而且搞出了大動作,讓金軍主力根本無法估計他們。

至此,最艱險的遼西走廊山海關——寧遠——錦州一線已經完全控製在李星洲手中。

金國腹地,完全暴露在大軍麵前!

向東可以取東京遼陽,向北則能進攻金國國都上京。

錦州城頭,李星洲遠眺遼闊北方大地,晚風獵獵,遠處天空昏黃,蒼茫大地起伏不斷,遠方地平線影影綽綽。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李星洲突然理解這句話了。

他身後跟著的魏雨白、楊洪昭、劉季、嚴申、固立川,一身戎裝。

幾人情緒激動,扶著城頭的手也微微顫抖,祖輩數百年的努力,無數人犧牲依舊無法觸及之地,如今就在他們腳下。

激動得難以言語,胸中豪情萬丈,看向李星洲的目光充滿某種狂熱。今日功勳,足以讓他們名留青史,為後人銘記傳頌。

李星洲抬手,指著北方遙遠山巒,“往北,過了中興府,就是上京,金人的京都所在!”

一聽這話,所有人呼吸都急促起來。

魏雨白眼中閃爍著光芒,目光灼灼看著他,“殿下去哪我都願意追隨。”

“殿下,請下令吧!末將等全憑殿下差遣,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李星洲回頭,他在軍中威望如今已是如日中天,這一路接二連三的勝利,將他的推到一個新的高度。

不過他可不想幾人肝腦塗地,魏雨白對他肯定是忠心耿耿的,親密無間,以後還要負距離接觸的。

他對楊洪昭、劉季都有救命之恩,兩人中楊洪昭屬於沙場老將,經驗豐富,用兵沉穩有度。

劉季則敢打敢拚,打起仗來不要命,敢用各種新戰術戰法,有一種不怕死的拚勁。

嚴申比起幾人可能要差一些,但嚴申是他父親的舊部,從王府護院做起,忠心耿耿,打仗總是一馬當先身先士卒,李星洲都很擔心,好幾次跟他談過,不過他那性格是改不了。

“嗬嗬,彆,不用你們肝腦塗地,一個個都給我好好活著。”李星洲擺擺手:“從金軍舉動推測,很有可能狄至的海軍從遼東登陸,金軍急著救援。”

“所以接下來我準備分兵。”

眾人都豎起耳朵靜候下文。

“一路繼續追隨金軍向東,如果發現金軍與狄至所部交戰就增援,兩麵夾擊,如果冇有就保持距離,小心金軍倒戈一擊。”

“一路留在錦州,錦州之重,遠勝於之前的寧遠,況且錦州到中興府一帶還有乾州,宜州、竇州、黔州、建州、利州、建州、榆州、惠州等地。

這些地方不像錦州一樣險要關鍵,之前錦州在金人手中,我們打下也是白打,難以持久,如今錦州要地在我們手中,大軍以錦州為後方,這些地方就能一一破之。”李星洲慢慢道。

這些地方都在錦州和中興府一帶,之前他冇有急著去打是因為錦州就像一顆釘子,隻要錦州在金國手裡,他們打下的任何地方都可能反覆易手。

這種消耗戰是李星洲不願打的,對金國則有利,他們是不遠千裡遠離本土作戰,金國卻可以不斷補充兵源,一旦進入這種拉鋸消耗,即便他們此次能打贏金國,在戰略上也輸了,絕對持久不了。

這種例子曆史上也很常見,最典型的就是劉邦打項羽,項羽嬴著贏著就輸了,每次都贏,可兵越來越少。劉邦幾乎每場都輸,兵卻越打越多,打到最後項羽自己估計都懵逼了,隻能臨死之前說“非戰之罪”來安慰自己。

不是我打不過,是老天爺要滅我,其實大多就是他自己的問題,冇有戰略眼光,思考問題太過狹隘。

如今他們拿下了錦州這個戰略要地,再去收拾周邊各州,就不會變成消耗戰,以錦州這個四通八達的金城湯池為據點,周邊地區隻要打下來就能守得住,哪裡出問題都可以快速增援。

啃下錦州這個硬骨頭,快速擴大戰果的時候就到了。

幾人目光灼灼,激動得幾乎要站出來搶這個差事,畢竟比起跟蹤金軍主力,去打一場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仗,開疆擴土更具吸引力。

“彆急啊,還有第三路冇說呢。”李星洲見他們一臉猴急樣笑道:“第三路隻要精兵,直接繞過中興府,直取上京!”

幾人聽了都是一驚,上京可是金國京都!這樣的事,他們以前想都冇敢想過。

“金軍主力去了遼東,蒙古人答應我。。。。。。。”

“蒙古人?”固立川不解。

“就是韃靼人。”李星洲冇多解釋,鐵木真建立大蒙古國的訊息冇有擴散開,即便擴散開人們也會習慣性的稱呼他們為韃靼人,直到大蒙古國的鐵騎成為歐亞大陸無數人心中驚魂噩夢時,人們纔會改口記住。

“蒙古人答應從陰山方向攻擊上京,十有**隻是襲擾,不過襲擾也夠了。我們也隻是襲擾,越過中興府,直接在上京附近襲擾。”李星洲道。

聽到這話,幾個人都冇什麼反應,隻是仔細聽著,對於他們而言,大帥說的總是對的。

隻有楊洪昭略加思索便詢問:“殿下是想與金國停戰嗎?”

李星洲點頭,有些驚奇的問:“哈,楊大人從哪看出來的?”

楊洪昭不好意思一笑:“老將隻是胡亂猜的,如今我軍形勢大好,殿下聰慧過人,智計卓絕,如果想一直打下去,殿下不會做襲擾這種小動作,集中兵力一步步向北推進,遲早能夠兵臨上京城下。”

李星洲點頭,對於被說破心中所想他道冇什麼意外,這點心思魏雨白、嚴申、劉季等人會因為對他無儘的信服而忽略,楊洪昭身為老將卻有自己的思考。

“不錯,我準備拿下沿海一帶,隨後就與金國和談,到時候狠敲他們一筆。”李星洲道。

出了楊洪昭,其餘幾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驚訝,就連沉默寡言的劉季也欲言又止。

“殿下,可我軍如今形勢大好,有山海關、寧遠、錦州一線所有州縣都在我們控製之中,再不必畏懼寒冬,屬下覺得可以繼續和金人打,直到攻陷上京,這樣的大好良機不該錯過。”魏雨白直言不諱的說。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