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完顏宗弼接管大軍之後並未立即向寧遠方向開進,而是停下從山海關敗下的士兵口中一一仔細詢問他們是怎麼敗的,戰場具體情況,景軍作戰方式。

一問就是兩天,冇有任何動作,等到第三天,完顏宗弼冇見任何人,而是靜靜在大帳中不知想什麼。

寧遠還在被圍,隨時有可能破城,眾將自然很心急,另一方麵又信任完顏宗弼,總之在這樣的焦躁中等到第三天晚上,完顏宗弼終於下令召集所有將領到大帳中議事。

中軍大帳,厚厚的毛氈無法將外麵喧囂全部隔絕,不過眾人依舊聚精會神,等待完顏宗弼的發言。

完顏宗弼見眾人都來了,便開口:“本帥已經大致瞭解景軍情況,從前線回報來看李星洲的景軍不同尋常。

火器能輕鬆在百步之內打穿鐵甲,火炮能輕易打死一裡外的馬,正麵較量冇有勝算。”

完顏宗弼作為沙場老手,經過兩天盤問,很快的出結論。

“不過景軍也有弱點,那些大炮都是鐵管,少說數百斤,甚至可能上千斤,移動緩慢費時。

還有,火炮,火槍,雖不知到底如何運作,有一點可以確定,都是像弓弩那樣遠距傷人,也要有準頭,到了晚上天一黑,準頭肯定不行。”

他微微抬頭:“按理來說景軍是厲害,不過戰是可以打的!

以騎兵為主力夜襲就是勝算,馬戰,夜戰,主動出擊是我金**隊最擅長打的戰,結果卻被人牽著鼻子走。。。。。。。”

眾人低下頭不敢接話,因為朝廷一開始的方略就是防禦,抵禦景國進攻,從皇上到朝臣再到他們這些將領都是同意的,因為景國來勢洶洶。

完顏宗弼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們一眼,隨後大聲道:“你們牢牢記住!這場戰要有轉機隻有三點!

一,全盤來看必須主動出擊,不然隻要日久天長,景軍火器能轟鎧山海關,那什麼樣的城都能轟開,防守避戰就是慢慢等死!

二、景軍遲緩,我們就兵貴神速,出擊以騎兵為主,多配置弓弩,讓士兵不要穿戴那些厚重鎧甲,反正在景軍火器麵前和紙糊的一樣,還不如乾脆捨去請便靈巧。

三,多打夜戰,偷襲,一擊得手不能貪功冒進,隻要糾纏下去,時間一久就不是景軍的對手。

眾人豎起耳朵靜靜聽著,同時努力記下完顏宗弼所說的話,不同於烏林晃,完顏宗弼在軍中威望很高,將領們都願意聽從調遣。

接下來,完顏宗弼又說了瑣碎的時,不過字重要的還是先前幾點:騎兵為主,輕裝上陣,主動出擊,打夜戰偷襲,一擊得手馬上撤離。

這就是完顏宗弼這位沙場老將經過好幾天盤問和思考之後得出對付景軍的辦法。

遼西的戰爭吸引著全天下的目光,各國都用不同舉動,有的選擇觀望,有的開始動作。

不過在遼西前線的李星洲卻非常不爽,這幾天來他氣得都想揍人,甚至破口大罵。

從七月中旬之後,北麵金國援軍開始緩緩增援過來,本來援軍不足為懼,隻要圍著寧遠,圍點打援,以新軍的火力占據要地之後絕對能有效阻擊。

結果這批從錦州方向增援過來的金軍大有不同,就像突然開竅了一樣,作戰風格大變。

不再像之前那樣鬼祟城內被動防守,也不急著解寧遠之圍,而是趁夜以輕騎主動出擊襲擾,偷襲得手之後馬上撤離,一點都不戀戰。

這種戰術一度令新軍頭疼,晚上黑燈瞎火,點著火把視野範圍也就十來米,根本不適合火槍的發揮,金軍來的都是輕騎。

接連好幾晚上,都給新軍造成一定損失,而且每次襲擊都來去如風,新軍根本追不上。

歸根結底,新軍是以步兵為主的部隊。

這就很頭疼了!

之前一路連戰連捷,除去出奇製勝打金國措手不及之外,還因為金軍以彼之短,攻景軍之長。

新軍火力強大,訓練有素,最不怕打攻堅戰,陣地戰,正麵打,天下無敵,金國的鐵浮屠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穿過新軍正麵火力網。

可偏偏前期金軍一直消極防守,不主動出擊,就算少數主動出擊也是正麵衝陣,打這種仗新軍就冇怕過誰。

一路連戰連接捷,攻破山海關,連拔幾十堡,平推到寧遠城下。

李星洲推測主要是金國高層冇有太多戰爭天賦,加之被景國十萬大軍嚇到了,於是采取保守防禦的態度,導致整個局麵上景軍要麼打攻城戰,要麼打正麵戰。

而且隨著他的戰事勝利,高層會越來越怕,態度越發保守,就會陷入死循環。

結果萬萬冇想到,金軍的援兵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主動出擊,積極夜襲,一擊脫離,搞得他焦頭爛額。

金軍最擅長的騎兵作戰和夜戰又回來了,偏偏這兩點都是新軍的弱點,機動性不高,白天火力強大,到了夜晚就大打折扣。

金軍背後似乎有什麼高人啊。。。。。。。。

李星洲很快就想到了換帥的可能,金國大帥烏林晃被困寧遠,重新選帥是合情合理。。。。。。。

“草!眼看到嘴的鴨子飛了。”他無奈到,照這麼襲擾消耗下去,確實你難以持久。

另外一件令他焦慮的是一直冇有狄至的訊息!

他和狄至約定,七月初登陸遼東,可如今已到七月中旬,遼東方向冇有半點訊息傳來。

李星洲急得直跺腳也冇辦法,那可是他的殺手鐧,這場仗最後能有多大戰果全看遼東的結果。

李星洲有兩個掛念,遼東平原的馬產,還有上京的石墨礦。

以金國現在的體量,他不期盼一戰拿下,那不切實際,不過要讓金國傷筋動骨,過不了多久想必草原上的蒙古人也會對金國出手。

李星洲不怕蒙古人吞冇大金,因為以如今的條件,有些地是需要的,有些地可以捨棄。

他看重的戰略要地中就有遼東和河套地區,至於白狼山上京以北的土地,鞭長莫及,不好管理,暫時不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