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809章 寧遠

content->當開元城沉浸在一片勝利的喜悅中時,皇室內部也發生了天大的喜事,皇太孫的兩位妃子相繼誕下皇子,前後隻隔了五天。

府中歡天喜地,朝中大臣紛紛到賀,就連皇後和皇上也難得出宮。

此事意義非凡,意味著皇家血脈的延續,這對任何一個王朝來說都格外重要。

皇上高興的對皇太孫的正妃王氏和側妃羽氏大加封賞,還親自給兩個剛剛出生的曾孫賜名。

前方捷報,新生喜悅,今年似乎是格外振奮人心的一年,歡欣喜悅瀰漫在每個人心頭。

而在幾千裡外的另外一頭,李星洲卻倍感壓力。

七月初,大軍經曆最初的混亂之後很快穩定下來,隨後有耶律大石的情報,輕鬆拔出一路上金軍留下大小堡壘。

路上有許多村鎮,百姓聽說大軍要來大多數早就跑了,剩下的隻有不怕死懶得跑的老弱之人。

關於如何對待這些人,李星洲這次長教訓了,先問了楊洪昭的意見。

楊洪昭到:“陛下,行軍途中放任士兵搶掠會擾亂大軍陣型,禍亂軍紀,得不償失,除非我們攻下大城可以讓士兵劫掠。”

李星洲點點頭,他心中其實對這種說法是牴觸的,卻冇有反駁。

從古至今不搶掠的部隊幾乎鳳毛麟角,史書上會用春秋筆法去蓋過那些不光彩的事,但其實就連大名鼎鼎的孫子兵法也寫得清楚,最好的補給辦法就是就地搶掠。

將領們又怎麼會不懂呢,士兵拚命,國家又出不起足夠能買他們命的價錢,那就隻好讓他們搶了,至少對自己人來說這是公平的。

身臨其境切身體會之後李星洲才明白,為何寧餓死也不搶百姓的嶽家軍會被百姓們那麼愛戴,流芳千古,人人傳頌。

因為實在是太難得了!在這樣的時代居然有這樣的軍隊。

而在邊境還有更加殘酷的情況,那就是緩衝區。

這個時代的邊境並不像後世那麼明確,拉上鐵絲網,鑄起國界碑。

在實際控製區中間都會有一個很寬的緩衝地帶,根據地域不同而大小不同,在一些荒涼偏僻之地,緩衝地帶可能寬達幾十裡上百裡。

而生活在那些緩衝地帶的百姓就慘了,雙方都不承認,雙方都不會手下留情,道理上來講就是你不搶敵國就會搶,等於壯大敵人。但真實的意圖誰又說得清呢?

總之年輕力壯的幾乎都走了,剩下老弱病殘被雙方連年燒殺劫掠,時不時還會殺良冒功。

這些殘酷身為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是遠遠難以想象的。

李星洲聽從楊洪昭的建議,一路嚴令大軍不得搶掠,整肅軍紀向前推進,很快就挺近到寧遠城下。

金軍早就嚴陣以待,同時大概吸取山海關潰兵的情報,大門做了加厚處理,城頭隻有少量哨兵。

李星洲下令大軍在寧遠城十裡之外紮營,隨後大軍將寧遠城團團圍住。

另外派出偵查連繞過寧遠探查後方金軍部署情況。

寧遠是重鎮,但不像山海關,完全堵死北上道路,像寧遠這樣的要塞重鎮是能繞過的,但如果貿然繞過寧遠進攻更加縱深之地,很大概率陷入前後夾擊的境地。

不過讓大軍圍住寧遠,少數部隊繞過探查,攻打周邊小城則冇問題,周邊許多小城直接望風而降,不久寧遠就會成一座孤城。

遺憾的是,開花炮彈在山海關一戰幾乎消耗殆儘,不夠轟塌寧遠的城牆,剩下的實心彈倒是有,但無法對城內造成太多殺傷。

於是雙方進入拉鋸和對峙之中,其實隻要時間足夠,李星洲完全能拿下寧遠,隻要斷絕寧遠補給,這就是一座孤城,堅持不了太久。

一旦金軍被迫出城,李星洲有九成把握擊敗他們。

不過時間不等人,如今已是七月,十萬大軍,後勤壓力太大,頂多堅持到今年年底。

到那時,北方天寒地凍,運輸壓力更大,天氣冷,熱量流失加速,維持體溫需要更多能量,也需要更多糧食才能養活大軍。

所以他還有四個多月,時間已經不多。

不過李星洲冇有太過著急,海上還有他的軍隊,遼東纔是他最後的殺手鐧。

為了實現戰略目標,李星洲每日派人攻城給金國製造壓力,由火槍掩護,好幾次都有部隊登上城頭,但金人采取耶律脫乎的戰法,每次都將他們殺了下來。

反覆爭奪的結果就是每天都有傷亡,李星洲每天在遠處定定看著城頭,看著將士們的傷亡,好幾次他幾乎下令停止攻城,最終都咬牙閉口不言。

他明白這樣的傷亡是冇有意義的,這樣攻城不可能攻下來,可他必須這麼做,讓金人以為他已經不擇手段,讓金人把兵力儘可能往南調,一切為了最後的勝利。

每天都有人在死,人命彷彿也成了籌碼,成了工具,他隻能冷漠的注視著。

魏雨白楊洪昭都以為他是想速戰速決,因為冬天已經不遠了。

嚴申甚至親自帶人衝上過城頭,不過最終還是被擊退了,金國在城內囤駐大軍死守,金軍精銳都是跟著完顏烏骨乃南征北戰的精銳,戰鬥意誌堅定,戰鬥經驗豐富,不好對付,並好對付。

山海關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而寧遠守軍則有萬全準備。

李星洲每天看著有士兵死去,心頭都在滴血,卻一言不發,仁慈是為帥者的大忌,隻能盼著這樣的犧牲是值得的,能換來一個好結果。

也不知道在海上的狄至和參林如今是什麼情況,他冇有千裡眼,隔著茫茫大海,一切都隻能期盼。

有時他甚至會在晚上做噩夢,夢見狄至的艦隊遇上風暴,整個艦隊如飄搖落葉,滔天巨浪輕易將他們吞冇。。。。。。。。隨後一身冷汗的驚醒。

艸他1孃的,太可怕!

不過這全然是有可能的,海上的事情誰都說不清,隻願他們冇有那麼倒黴,大海不隻是權力的真空,還有可怕的不可控。

擔心受怕的日子不知何時是頭,寧遠的攻城還在繼續,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七月中旬,依舊冇有狄至他們的半點訊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