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蒙古人使者的到來出乎意料,其實就連真假也難以辨彆,語言不通交流困難,千裡迢迢他也不可能打個電話去問鐵木真是真是假。

不過對方禮節到位,衣著華貴,帶的可汗信物也精緻珍貴,看起來不像有假。

經過一天的漫長交流,眾人也終於搞清楚韃靼人派出使者的來意,他們為一筆交易而來。

交易很簡單,蒙古人想要五百具全甲,加兩千強弩,一萬弩箭,作為交換他們保證在今年之內,從陰山一帶出兵襲擊金國上京,為景軍牽製金國。

中軍大帳中,李星洲不斷來回踱步,雖然冇有任何證據,但直接和經驗都在提醒他蒙古人不可信,曆史上也有太多教訓。

可另一方麵,他十分渴望這樣的援助,如果蒙古人能在陰山方向牽製金國,那麼之前因為他心慈手軟而導致的失利也可以彌補。

金國會陷入三麵作戰的轉態,到時他將有更多贏麵。

心中不斷做著鬥爭,李星洲一時拿捏不定,蒙古人要的五百具全甲,兩千張強弩也不便宜,特彆是全甲。

他們說的全甲就是景國禁軍的全套鐵紮甲,武裝到牙齒,普通弓弩刀劍不懼,禁軍隻有精銳中的精銳才能裝備,每一套都價值千金,需要工匠至少一年的時間才能打造出來。

這代價可不小,他明白這是一場賭博,這些就是賭資,賭的是蒙古人會不會守約,如果贏了對戰事將是極大助力,如果輸了也不是血本無歸,他賭得起。

可是。。。。。。這些東西會落入他心底其實最害怕的人手中,鐵木真!

如果這些東西給西夏國,他一點不擔心,隻當尋常交易,可如果是鐵木真,那就完全不同了,他自然很猶豫。

“蒙古人。。。。。。。。”李星洲默默唸道,其實此時人們都叫他們韃靼人,直到鐵木真的大蒙古國威震天下之後,人們才慢慢稱呼他們為蒙古人。

而隨後,鐵木真的兒子,孫子們幾代人開創了蒙古國的輝煌,也被稱為蒙古黃金時代。

東至日本海,西到維的遼闊土地都被納入他們的版圖,就如倚天屠龍記裡趙敏所說的,版圖之大,曠古絕今。

不過他們的輝煌來的快,去的也快,真正的黃金時代,大概就是鐵木真和他的兒子、孫子這一代。

或者可以說鐵木真周圍人才輩出,在他死後支撐起蒙古帝國輝煌的大多依舊是跟他南征北戰,耳濡目染的兒子、孫子、以及重臣愛將。

李星洲有時都會想,他要是不擇手段想方設法不惜代價把鐵木真乾掉,是不是北方草原就不成威脅了。

隨後又將這種想法否決,曆史進程中卻是總有耀眼的人不斷湧現,甚至有時會改變曆史進程,但並非隻是英雄造時勢,更多的還有時勢造英雄。

冇有鐵木真,還會有銀木真,金木真呢?

或許他們做不到鐵木真的地步,但在內部久經分裂之苦,人民渴望團結安定,外部金國和景國打個不停,給他們喘息機會的大環境下,韃靼人的崛起幾乎是必然的,差別隻是能做到什麼程度。

想了很多,最終李星洲還是決定賭一把,當斷則斷,於是當天下午便同意蒙古使者的要求,並且派管後勤的官員去與韃靼人的使者洽談交接。

不過命令下去冇多久魏雨白就來見他,說韃靼人不可信。

李星洲點頭,隨手給她遞了一杯熱茶,然後道:“我也覺得,就是想試一試,我猜他們可能有三種反應,一種是完全違約,收了東西根本不出兵。

一種是就是隨便做做樣子,出兵但不會和金國人正麵衝突,頂多襲擾。

還有就是真的金國人硬碰硬。”

“殿下覺得他們會出全力?”魏雨白問。

李星洲搖頭:“為我們拚命是不可能的,但無動於衷也不合適,他們正和我們做生意,不至於撕破臉皮。

故而很可能是襲擾一下,做做樣子吧。。。。。。。”

“那值得嗎?”魏雨白吹了吹,喝下一口熱茶。

“襲擾也要看如何襲擾,厲害的人光靠襲擾就能讓人焦頭爛額,能吸引金人注意力就好。”他說著在心裡又想到一個人,哲彆,後世被稱為蒙古帝國第一大將的人,蒙古的遊擊戰術在他手下發揮到極致並不斷完善傳承,成為歐亞大陸上諸多國家民族的驚魂噩夢。

他對金國的襲擾就曾讓金國損失慘重,焦頭爛額,稍一鬆懈,直接被他反殺入上京國都。

如果鐵木真派出哲彆那樣的人,即便是小兵力的襲擾也絕對能讓金國不得不抽調大量兵力往北方去填補。

這樣一來,南麵戰事吃緊要兵,北麵防範蒙古人也要增兵,出去征丁之外,金國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陸續把遼東的兵往西調,填充到北麵烏沙堡,南麵寧遠一帶。

這是李星洲最想要的結果,因為他還有一個大殺招,就在海上,目標遼東,遼東越空虛,狄至、參林他們得手越大。

所以。。。。。。。“這值得,無論如何也要儘力,成事在天,謀事在人。”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句最能體現孔子天命觀的話是李星洲最喜歡的一句,孔子在晚年周遊列國冇人接受他的觀點之後提出的天命觀,大概也是安慰自己吧。

很多人都會笑孔子不合時宜,不識時務,他那套仁愛的說辭在春秋亂世是說不通的,想回到周朝的願望更是天方夜譚。

就連他最親近的弟子也產生懷疑,於是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奔波。

孔子用天命觀來回答這個問題,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人應該儘力吧自己能做的做好,能不能成就交給天去決定把。

他隻是個人,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不知道未來的道路將會如何發展,但他堅持自己的理念,也儘了所有的力,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後人事後諸葛的站在曆史頭上,有人嘲笑他,有人崇拜他,有人看不起他,有人尊敬他,越是評頭論足,越離開他遠離越遠。

因為他是一個儘人事,聽天命的人,所以他是少數默默努力做事的人,大多數人卻沉迷的對著他指手畫腳,評頭論足。

可最終曆史的進程,人類的進步必須要這些做事的人。

儘人事,聽天命,把自己能做的所有努力都做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