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當場給全營人記大功。

新軍軍功與以前不同。

以前的軍功是按照斬獲首級計算的,不僅會出現士兵在戰場上搶敵人首級而耽誤戰機,還需要每一都(一百人)安排好幾個督軍負責記功,十分不方便,所以比起割頭,當時蒙古人的割耳朵計功的方法其實算先進了,既方便又輕。

這種記戰功的方法直到明朝纔有所改進,特彆是一代軍事大家戚繼光的軍隊,他開始讓士兵強調集體的功勞而非個人砍幾個腦袋之類的,多計集體功,比如某一隊,一營的功勞,隻要立功,全體都有獎賞。

所以戚家軍紀律嚴明,更加追求集體利益和戰功,更有凝聚力,也造就他們強悍的戰鬥力。

新軍的軍功製也放棄根據斬獲首級計算的方式,講求配合和集體功勞,個人的獎賞當然有,但除非非常突出。

看著遠處夕陽西下,向北延綿的長龍上烽火瀰漫,到處都是炮擊之後留下的煙塵和破敗,這條橫亙千古的長龍,在他手下受了重傷。

“明天太陽升起之時,一切都會有個結果。”李星洲喃喃自語,不一會兒,士兵來報,帶人追擊的劉季也回來了,他的兩個團斬獲豐盛,堪稱大捷。

除了寧海堡駐軍,他們順勢攻入寧海堡後方五六裡的金軍南大營,裡麵駐紮的是金軍在山海關南部戰線佈設的兵力,大約又一萬兩千多人,不過戰鬥隻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就全線崩潰,傷亡甚至比他們這少得多的多。

這倒是意料之中,北麵打出這麼大傷亡主要是城頭狹窄,新軍無法展開,導致很多火力浪費,火力優勢無法發揮。

而劉季那邊不存在這幾樣的問題,一旦新軍展開成散兵,強大的火力絕不是這個時代的軍隊能夠抵擋的。

最終劉季擊潰金軍南部大營,斃敵三千多,俘獲五千多,準確數據還在統計中,不過毋庸置疑,絕對是足以影響戰局的大捷了。

最重要的是,南部大營被拔掉之後,他們的兵力可以毫無顧忌的展開向北的合圍!

李星洲激動的又給劉季和他帶去的兩個團記了一功,接下來就是整頓兵力,向北攻擊前進,與魏雨白部回師,合圍山海關主城了!

僵持許多天的山海關戰場,突然在一天的鏖戰之後,出現驚天的轉機!

李星洲一邊下令讓人八百裡加急把一份份捷報送往京城,一邊顧不上休息,馬不停蹄重整軍隊向北麵進發。

天空逐漸昏暗下來,黑暗慢慢隆重大地,漫天陰影灑在每個人心頭。

山海關內瀰漫著一種令人窒息的恐怖。。。。。。。

耶律脫乎形容散亂,眼中佈滿血絲,城外除了夜風,冇有任何聲音,景國數萬大軍寂靜得可怕,就好像他們不存在一般,所有的對峙,試探,攻城都停止了。

耶律脫乎知道他們在乾嘛,他們在等待,就如捕獵之前蟄伏待發的野狼,他們在等天亮,他們的大炮火槍隻有在天明的時候才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南麵的戰報已經傳來了,寧海堡淪陷,他派出的精銳援軍被擊潰,南部大營被打散。。。。。。。

他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冇去南邊看,所以不知道景國人是怎麼飛過四五丈高的城牆的,可他明白南麵完全淪陷,從那往北隻有十裡不到的路程,即便景軍要休,整衝新集結,也不過是今晚的事。

他隻有一晚的時間!

“完了,全完了。。。。。。。”耶律脫乎喃喃自語,周圍的親兵也明白如今處境,都垂頭喪氣。

“他們的主帥一開始就聲東擊西,他根本不在城外,一直在南麵。。。。。。”他搖搖頭,臉上儘是沮喪,他萬萬冇想到景國人會這麼打,也萬萬冇想到他們能輕易破城,從南麵攻入。

“大人,我們逃吧!連夜往北逃!”副官建議道:“後麵還有寧遠,還有錦州,我們還有很多城池。。。。。。”

耶律脫乎回頭,所有人都熱切的看著他。

這些人都是他的親兵,是契丹族人,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耶律脫乎淒然搖頭:“冇有希望了,你們不懂,我是外將,是契丹人。如果我和之前那個逃跑的膽小鬼(烏林晃)一樣,是女真大族,那我可以向北逃,可我不是。

丟失山海關的罪責太大,他們不會放過我的,往北走也是死路一條。”

眾人沉默下來。。。。。。

耶律脫乎拍了拍副官的肩膀,“你帶著大部往北逃吧,帶著剩餘的士兵,他們急需人手對抗景國,肯定會饒你一命。”他環視周圍的親兵,“你們一起走,這樣能保命。”

“將軍不走,我們也不走!”親兵紛紛怒目道,“如果要死,我們也會和將軍一起死!”

耶律脫乎搖搖頭:“不,冇有那樣的必要,你們跟我半生,打了那麼多戰,活著不容易,不要輕易說什麼去送死!”

周圍親兵依舊不為所動:“契丹男兒從不怕死!”

“早晚都是要死的,能和將軍一起死好過給金人當狗,搖著尾巴求生。”

“。。。。。。”

見眾人決然,耶律脫乎說不出話來,副官也堅決表示不走,他抓住副官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不能把弟兄們留在這送死,你明白的,一旦景國人進城,我們擋不住火槍和大炮,帶他們走吧!他們的命全靠你了!”

副官潸然淚下,默默點頭。

耶律脫乎連夜召集城中守軍,不隻南麵,正麵戰場和景國對峙那麼多天,他們也傷亡慘重,不隻因為景軍嘗試性的攻城,還因為景軍會在夜裡時不時向城中開炮,搞得他們不得安寧,還有許多人死於非命。

最要命的是有叛徒在夜裡用繩子墜下城牆,向景軍透露了城中大營的位置,景軍的大炮打得更準,他們死的人更多。

戰死,潰逃,傷員太多等死的,加上白天一戰,南麵戰場的巨大損失,如今城內人心渙散,能夠及時召集起來的軍隊不多,夜裡他看不清有多少人,也來不及清點,總感覺可能不到萬人了。

耶律脫乎高聲向眾人說出自己的計劃,讓他們跟隨自己的副官連夜往北,逃往寧遠。

到了下半夜,一切安排妥當,令耶律脫乎驚訝的是,除了他的親兵,還有許多士兵都留了下來,有些是契丹人,有些是女真人,他們都不打算走,而是願意和他一起赴死。

這一刻,耶律脫乎這個百戰老將終於忍不住痛哭流涕起來,這是他自懂事之後第一次哭成這樣,他覺得對不起自己的手下,對不起為他賣命的兄弟,如果當初他做的更好,或許他們都不用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