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瀟王府地段很好,位置在城東,坐北朝南,前臨水,後靠山,周遭大多是達官貴人的院子,朱門林立,環境優美而寧靜。

每天早上李業早起然後秋兒和月兒會服侍他梳洗,完了在河邊跑一圈,再回到院子中,仰望起坐,俯臥撐各一組,事情必須慢慢來,數量可以慢慢向上加,急於求成隻是揠苗助長。

欲速則不達,耐心,細心,信心,是李業做事必備的品質。

完了之後還有秋兒和月兒服侍他衝個澡,雖然不如後世方便,還需要柴火加熱,但總是好的。

然後秋兒和月兒會端上準備好的早餐,在這個年代吃三餐的都是富貴人家,普通人家隻能吃兩餐,甚至有些人家一天一餐。

王府的早餐很豐盛,糕點、羊肉、水果、米粥、溫熱的綠豆湯。。。。。。。滿滿噹噹擺了一桌,他根本吃不完,於是讓站著的兩個小丫頭一起吃吃,兩個小丫頭慌亂搖頭,再三要求下吃東西也跟上戰場似的,恨不能含淚吟一句:風蕭蕭兮易水寒。。。。。。

最後李業隻好不為難她們。

王府下人們也逐漸發現小王爺最近變得非常奇怪。

先是不像往常一樣出去胡作非為,居然安安靜靜待在書房裡!小王爺開始看書了!要是讓外人知道肯定打死都不信,可他們是真真切切看著的。

還有就是每天早上起來都會被人追著一般到處跑,跑得一身臭汗,還做一些奇奇怪怪完全看不懂的動作。

這莫不是報應。。。。。。。害了什麼古怪的頑疾?

大家也隻是私下說說,並不敢拿出來張揚,嚴毢總管也再三交代,小王爺的怪事誰敢在府外張揚就打斷雙腿扔出去!

府裡嚴總管威望最高,他說出的話肯定是真的,所有人噤若寒蟬,從此之後不敢再隨意嚼舌根提起此事。

李業倒冇有在意也冇注意。

在王府吃好喝好,每日還有兩個可人的丫頭服侍,除了隨便健健身根本冇有其它事情需要操心,這安逸的日子不正是她前世拚死拚活想要的嗎,隻是那時冇有回頭路,現在不一樣。他享受這種寧靜也安於現狀,安逸是福啊。。。。。。。

雖然有些時候他也難以接受這個時代的衝擊,比如兩個丫頭每天親自給他搓澡。

兩個丫頭可是未成年人,在後世這是犯法的,而且在她們這個明媚的年紀,本不該乾這些,她們應該享受家人關愛,自由自在綻放青春,接受基礎教育。

而不是被堅固在一個院子裡,被呼來喝去,毫無尊嚴的伺候人。

不過很快他也明白,這是時代的潮流,自己無法阻擋,他必須扭轉自己的觀念和思想,慢慢和這個時代接軌,然後才能生存。

關於一些事情他儘可能在合理的範圍內微微改變,又不去觸及更深層的東西。

比如不讓兩個丫頭乾重活,去掉很多嚴苛刻板的規矩,像是他吃飯的時候兩個丫頭必須站著,麵對他的時候丫頭需要微微低著腦袋等。。。。。。。。

這些他都在小心的,不著痕跡的,在所有人能夠接受的範圍內默默改變,對於心理的拿捏他是擅長的。

他也經常和兩個丫頭閒聊,大概是規矩的原因,她們話並不多,但這個年紀的女孩不就是嘰嘰喳喳天真燦爛的鳥兒,於是單純的就是想和她們多聊聊,讓她們多說說話。

畢竟隻是孩子,幾日下來在他循循善誘下,兩個小丫頭也打開話匣子,即便如此兩個小丫頭也不同,秋兒更加文靜一些,月兒則嘰嘰喳喳像隻小黃鸝。

“少爺少爺,你要寫什麼字,從冇見過你寫字啊。”書房裡月兒歡快的湊過小腦袋,好多天相處下來再李業有意無意的啟發和引導下,兩個小丫頭也變得活潑起來。

秋兒靜靜在一邊磨墨,拉拉月兒的衣角:“不得無禮。。。。。。”

李業不在意,哈哈一笑把她的小腦袋按回去:“以前不寫是因為冇得寫啊,現在我想寫了,秋兒和月兒讀過書嗎?”

練字本來就是李業的愛好,水墨,文字,總有一種真實之外,意境深遠的美,美不勝收,寫實貴在真,寫意往往可遇不可求。

秋兒文靜的點點頭:“奴婢二人小時候就有人教我們琴棋書畫,王爺讓府裡的先生教了很多女孩,我和月兒學的最好,所以纔有幸伺候世子的。”

“對呀對呀,不隻是識字,我還會唱詞呢,少爺要聽嗎?”月兒眼睛亮晶晶的,想必以前世子從未聽他唱過詞。

看她期待的眼神,李業好笑又心疼,被安排註定的命運是最可悲的,如果再得不到認可那可悲就變成絕望。

他放下筆,拍手笑道:“好啊,先搬凳子過來。”

月兒激動的搬過凳子坐在他麵前,然後拍拍腦袋:“我要站著纔好的唱呢。”

李業點頭,“那你站著唱,我坐著聽,秋兒過來,你也來坐著聽。”

“哦。。。。。。”秋兒愣了一下,乖巧的坐在李業身邊的椅子上,身旁芳香怡人。

月兒站好後開始調息,然後道:“我給世子唱一曲《春景》,是‘破陣子’的詞牌。”

李業點點頭,他知道這詞。月兒微微提氣,然後開始唱起來。。。。。。。。

“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後清明。。。。。。。。”

“池上碧苔三四點,葉底黃鸝一兩聲。日長飛絮輕。。。。。。”

她聲音清脆,語調活潑,雖然詞牌唱法在後世的李業看來有些古板,但這詞和小丫頭卻莫名契合,聽起來彆有一番風味,特彆是她認真又努力的眼神。。。。。。。

“巧笑東鄰女伴,采桑徑裡逢迎。

疑怪昨宵春夢好,元是今朝鬥草贏。笑從雙臉生。。。。。。。”

不一會兒,尾音落下,書房安靜下來,陽光透過紙窗,溫柔灑在李業膝上,細微的塵埃在陽光裡紛紛亂亂、飄飄忽忽,一如少女的心。月兒緊張捏著手指,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眼睛裡閃著光。

李業忍不住哈哈笑起來,這纔是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