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意思就是裁剪一萬騎兵,能養三萬步兵,多出來兩萬兵。如果裁剪三萬騎兵,朝廷就多出來六萬大軍,多劃算啊!

理論無敵,偏偏皇上還就信了,當今皇上雖然老辣,但和那些文官一樣,都冇有親臨過邊關,冇經曆過甚至冇見過什麼是真正的戰爭。

戰爭確實有人數的需求,但從來不是人數就能決定勝負的,要是能,那大家比點數得了,數數人數,少的那方自己投降吧,免得勞民傷財,事情反而簡單了。

曆史上一些關鍵戰役,往往都充滿變數,很多都是以少勝多。

著名的三國三大戰役,官渡之戰,曹操一統北方。赤壁之戰,南方擊敗北方。夷陵之戰,三家分刮天下。都是哪邊人少哪邊贏。

可偏偏京城的文官們抱著自以為是的態度,有著自己“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的想法,讓騎兵的發展受極大阻礙。

而邊關的將領進京一次都要好幾個月,哪有機會在皇上麵前說上話,結果就導致景國騎兵越來越少,越來越弱的局麵,直到李星洲的出現才得以改變一些。

他們都是想當然了,就更很多冇見過馬,或者見馬少的人都不知道,戰馬的平均體重在一噸左右,這還隻是平均體重,東亞的戰馬大概可以分為兩支。

中原馬和蒙古國馬。

中原馬是漢武帝從西域引進的大宛馬的馬種,體重七八百公斤到一噸左右,蒙古馬平均三四百公斤左右,如果再加上披掛的馬甲和全重裝的騎手,完全就是一輛小轎車般的鋼鐵怪物,這樣的東西成規模衝向平均體重隻有五六十公斤的人,彆說硬抗,心理防線就先崩潰了。

再者就是機動能力,這個更加重要。

朝廷那些高坐樓閣的京城官員眼中的戰爭就是排兵佈陣,高坐將台,羽扇綸巾,指點江山,運籌帷幄然後旗開得勝。

而在真正打仗的將軍眼中的戰爭是一個月打仗,二十九天行軍,真正決定生死的時機短暫而殘酷,在摸索敵人蹤跡中冇把腿走斷,冇把力氣用光,人心冇有渙散,然後纔有和敵人公平交手的機會。

顯然如果敵人有馬自己冇有,那公平交手的機會是不存在的,敵人打得過就跟你打,打不過就跑,慢慢消耗你的力氣,士氣,糧食,差不多再來跟你打。

我有馬,你打得過也追不上,打不過就跑不掉,隻能被動防守。

這些殘酷的情況異想天開的京城官員是不懂的,他們隻會算養一個騎兵可以養三個步兵,所以要裁騎兵養步兵,朝廷的兵就多了。。。。。。

李星洲搖搖頭,腐儒之見啊,好在他來了,不然又要步大宋後塵。

當初金國六萬鐵騎就長驅直入,順風順水直到大宋首都城下,逼得皇帝割地求和,隨後第二次南下就是靖康之恥,讓大宋失了半壁江山。

“如果此戰有轉機,能夠收回遼東平原,情況就會有轉機,遼東平原是大漢王朝的主要產馬地之一。

前遼國也有大量戰馬,被金國接手,金國也有很多馬。”李星洲道。

“但願如此。。。。。。”魏朝仁點點頭。

很快,草木開始逐漸稀疏,遠處視野一下開闊起來,因為前方樹木雜草高不過膝蓋,最高的不到腰間,到處都是樹樁,看得出是新長出的樹芽子。

“殿下,快到了,為了不讓人隱蔽接近,山海關外數裡之內的草木隻要高過要都會被砍,山海關的金人每季都會派人清理。”

戰爭時期,堡壘要塞周邊的樹木一般都會被砍掉,一來讓敵軍無法隱蔽接近,二來則是讓敵人無法就地取材製造攻城器械。

眾人一下子打起十二分精神,李星洲也打起精神來。

他們走的方向已經變成東西走向,正向西走,他們去的地方並不是正麵的山海關大營,那裡有護城河,還可能屯住金國數萬大軍,靠近太過危險。

山海關城牆南北有十裡多長,固立川帶他看的是東麵的寧海堡,臨近海邊。

在這十幾裡長的防線上,他們並非必須攻破山海關正大門,走哪裡都行,固立川推薦了東段城牆。

正中主城太大,能駐紮數萬大軍,東段的寧海則和他們的平州差不多,駐個五六千人就已經頂天了。

很快,翻過一個被砍得光禿禿的山頭,迎麵吹來帶有腥味的海風,放眼望去,遠處就是一一望無際的大海了。

目光轉移,在天穹之下,一道巍峨鐵壁穿過低矮群山綿陽到波濤洶湧的海,在他的北方,在日光之下反射著微光,就像伏在蒼茫大地之上的一條蜿蜒巨龍起起伏伏。

“特使大人,這就是山海關東段的城牆,他的主體在北麵,離這四五裡地,有山擋著,暫時看不見,那就是寧海堡!”固立川停下馬向他介紹,說著手指向遠處。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座小城在山腳下格外矚目,它接著城牆,佇立在海邊,離海岸數裡,上麵四角都有招風旌旗,迎風招展。

遠遠的,隱約能見城頭人影,李星洲和隊伍裡的新兵都被這樣龐大的工程所震撼了,李星洲的目光則被城牆完全吸引,成與不成,就看等下的抵近檢視了,如果裡麵是夯土的,那金國最看好,最依賴的天下第一關,可能就並未像天下人想的那麼固若金湯了。

李洲正想著,隊伍已經停了下來,軍中的都頭開始訓話,特彆是新兵,主要就是說,他們即將抵近山海關城牆,待會陣型不能亂,馬不能停,要小心城頭的冷箭。

另外一邊,因為草木都被砍光了,冇有任何遮擋,城頭也很快發現了他們,城頭烽火很快被點燃,青色的狼煙升上天際,他們再向山海關主城那邊傳遞訊息。

固立川不敢耽擱,這裡到主城隻有五六裡地,雖然金人也習以為常,一般不會出動,但誰說得清呢,隊伍中有皇太孫在,他不敢莽撞,立即帶領大隊向寧海堡方向衝過去。

“大人,走哪邊?”很快在轟隆馬蹄聲中,他們已經靠近到城牆兩裡之內,固立川回頭向他問道。

“走南邊靠海那段,然後順著城牆往北麵走。”李星洲道,他要觀察的就是城牆,而且必須是抵近觀察,他帶了個望遠鏡,可在顛簸的馬背上並不好使用。

固立川得令,帶著部隊開始往海邊的城牆靠近,城頭的人影也開始攢動起來,眾人的心也提了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