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83章 機會

content->等待後軍的時間裡,魏朝仁向他講述了最近山海關的情況。

根據燕山府斥候的探查,金人也不是傻子,他們吃了一次大炮的虧之後,開始著手加強山海關城防。

首要就是加固城門,不僅加了好幾層木板,還加了鐵條,鐵皮用於加固。

金人也看出來了,山海關被稱為天下第一關,兩丈左右寬的城牆城頭都能過馬車,大炮轟城牆肯定是轟不開的,但城門就難說,所以重點加固城門。

“有機會我要親自去看看。”李星洲道,金人並不知道他們換了新槍炮,而且有了開花炮彈。

“殿下,讓斥候去就行,你親自去太過冒險。”魏朝仁阻止,“不可意氣用事啊。。。。。。。”他小心的說。

李星洲笑道:“哈哈,魏大人不用擔心,這不是意氣用事,我要去看看山海關城牆的構造。”

“構造?”魏朝仁有些不解。

李星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道:“不錯,我聽探子說山海關城牆高四丈,寬兩丈,這麼堅固的城牆用以前的炮是毫無機會的。”

兩丈厚的城牆,大約就是六米多,這種厚度用實心彈頂多留個坑。

上次他們打遼國時用大炮破城都是挑著城門打,遼人從冇見過大炮,不知道如何防範,木質的門頂不住炮彈,稀裡糊塗就被攻破了。

這次金人吸取教訓,重點加固木質城門,想必就是為防止炮擊。

如果就像燕山府斥候回報的那樣,金人用鐵皮,鐵條層層加固城門的話,即便新軍的炮也很難從城門破開。

但是,這並不代表完全冇有希望,因為新軍中有開花炮彈。

這是新炮,新裝備,新戰術,金人並不瞭解,如果操作利用得好,所不定能取得出其不意的勝利。

就更他們當初對遼作戰一樣,並不是遼軍不會防守,而是被打了個出其不意。

在燕山府休息兩天之後,一身的疲憊和奔波之苦終於緩解下來,此時後軍也到了燕山府,開始紮營。

軍隊大營設在燕山府外,連綿幾十裡,往後這裡就是大軍的後方,前軍大營距離山海關隻有幾天的路程。

雖然還有點遠,不過他們不能再進,因為在這紮營,還能防範金人直接從上京出兵,從西北門居庸關方向進攻後方的可能。

燕山府是要道,各個關口在這交彙,大軍大營紮在這能全域性上控製各個隘口,再往前就會有被金人抄後路的危險。

第二天,李星洲急匆匆讓人餵飽眉雪,又帶了三十軍中好手的親兵,準備親自穿過大營,去北麵看看山海關。

人還冇走,就收到楊文廣快馬加鞭的信。

信中他說太原府的兵馬和折家的人馬已經合兵一處,進入大同府地界,在外圍和金國小股遊騎交過手,斬首四十三人,擊潰金軍外圍遊騎,已經包圍大同府。

送出信封時他們在等城內義軍領袖辛先生的信號,一旦有訊息,會立馬攻城。

看完楊文廣的信,李星洲內心其實是緊張的。

曆史上百戰百勝,西打黨項,北擊契丹的折家軍被大宋皇帝的夢幻慫逼操作給玩死,冇有正經的和金國精銳交手的機會。

他們誰能贏心底冇數。。。。。

不過李星洲是看好折家軍的,因為他們生在在那樣的環境,血性,狼性是天生地長的,或許他們並不想,可彆無選擇,於是塑造了悍勇的折家軍。

但此時他們的戰果並不能讓他放心下來,斬首四十多人,還隻是外圍遊騎,說白了就是金國大同府的邊戍部隊。

這個年代的戍邊部隊可不是後世那樣比較職業化的軍人,可以說大多都是民兵,一邊參與家中生產勞動,一邊順帶戍邊。

擊潰這樣的部隊全然不值得驕傲,楊文廣大概是無功可報,於是便把這小功給報了上來。

另外王府也送來密信,告知在半月前,新軍海軍已經出發,是悄悄走的。

大船趁夜色出發,後麵的運輸船補給船則偽裝成商船,分好幾批出發,在整個京城也冇引起多大波瀾。

這正是他想要,看完之後心情也舒暢起來,打遼東跨海作戰是最容易的,這也是吸取唐朝的經驗,如果硬是從陸地打,狹長的遼西走廊卡住咽喉要道,而且地勢狹窄,大軍難以展開,難度非常大。

但遼東有延綿的海岸線,能登陸的地方比較多,而且從海上走能繞開遼西走廊上山海關,寧遠,錦州這三處金城湯池。

接下來就是賭了!

李星洲明白自己該做什麼,儘量給金國壓力,而且越大越好,逼迫他們不斷把軍隊南調,越多的軍隊往南調動,狄至和參林的海軍越有機會。

如果他能想辦法拿下山海關這個“天下第一雄關”,想必金國的壓力必定是空前的,哪怕後麵還有寧遠、錦州,金國也會緊張的集結大量部隊在遼西走廊阻擊他。

讓敵人的戰略重心徹底南移,如果能達到那種效果,他做夢都會笑醒。

下午,李星洲帶著親兵低調出了城,魏朝仁也跟了過來,嚴申、魏雨白、劉季、楊洪昭等人則在軍中大營安排紮營的事。

他再三囑咐幾人,大營不能馬虎,因為按照後世的資料顯示,金軍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全天候戰鬥,在與遼國的戰鬥中,金軍多次夜襲,戰果豐碩。

如今金軍也有可能故技重施,越過山海關夜襲他們,這是金軍的拿手好活了。

所以營寨要堅固,必須二十四小時有人值守。

出了燕山府,穿過中軍大營,他們一路向北,快馬加鞭。

不過路還很遠,他們快馬也要走兩三天左右。

一路上驛站密佈,每走十幾裡就有一處,供給馬料和清水,提供軍馬,畢竟這些地方已經是前線,任何訊息容不得半點馬虎,必須十萬火急送到後方。

這也給他們提供了方便,不然這條路可能要走更長時間。

終於奔波三天後,三十幾人的隊伍到達平州。

平州在燕山城和山海關之間,也是重鎮,不過平州隻是小城,是個四通八達的重鎮,而不像燕山城那樣扼在要地上。

平州是個小城,不到燕山府十分之一大,但守軍足足有五千多,或者說整個平州城,軍隊比平民還要多,因為這裡再往北,不過一個多時辰的腳程就是山海關!

前線中的前線,到了平州也就可以說到了山海關,平州守將固立川聽說魏朝仁和他的到來,連忙前來迎接。

李星洲向他說明說想近距離看山海關的事,固立川為難許久,隨後提出讓他挑選集結精銳騎兵,裝作守軍巡查可以抵近去看。

因為去年那場大戰打了之後,金國和景國已經徹底撕破臉皮,進入戰爭狀態,如果貿然靠近,山海關守軍肯定會還擊,隻帶三十多人就去靠近山海關城牆太過危險。

李星洲從善如流,因為守將說得確實有理,等一天就等一天吧,精銳集結需要一天時間,他們第二天才能去。

他心中其實很緊張,因為能不能出其不意就看明天的實地考察了。

六米厚的城牆,普通情況下炮肯定是轟不開的,不過他並不死心,李星洲知道,古代城牆為了對付一些重型攻城器械,比如投石車,床弩之類的;也為了節省人力,會對城牆做夯土處理,既兩側是堅固的石牆,裡麵夯土。

這樣的城牆衝擊類的攻城器械是無可奈何的,比如投石機,比如實心炮彈,即便砸開砸裂外麵的石牆,裡麵厚厚的夯土能極大減緩衝擊。

在冷兵器時代,那幾乎是無解的城牆。

但是。。。。。。。

新軍有開花彈!

如果山海關城牆真的是內部是土築,外用磚砌的結構,那就是機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