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82章 謹慎

content->五六月的雨說來就來,剛剛還晴空萬裡,沉沉悶悶,熱得人滿頭大汗,不一會兒就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冷風由東南而來,空氣瞬間變得涼快。

不一會兒,黑壓壓的天空下,雨幕從遠處的山頭白花花拉過來,很快,身邊也落下豆大的雨點。

將士們反而激動,夏日的雨冇有寒意,反而能抵禦酷暑。

此時,中軍正好到岐溝關前,李星洲在眾人簇擁下登上岐溝關城頭樓房避雨。

雨點的聲音越來越大,悶熱散去,一陣涼爽,大軍冒雨繼續行軍,力爭明日之內到達燕山府。

他站在城頭,看著周邊地勢,其實並不險要,關口兩邊的山坡不算十分陡峭。可岐溝關是燕山府南邊的門戶,過了岐溝關,燕山府這個咽喉重鎮,後世的中國首都就暴露在麵前。

除了前軍統帥嚴申,其他人都在身邊,不過他們不理解自己的感慨。

因為在這一世,岐溝關隻是一個並不那麼險要,並不那麼出名的關隘,可在後世,北宋二十萬大軍在這折戟沉沙,死者數萬,分崩離析,從此之後甚至長遠的影響了北宋對外戰略,國家意識形態等。

可以說如果冇有他,這裡將是一個及其重要的地方,南方的國運,北方的局勢,都將在岐溝關大戰中決定。

但因為他的到來,燕山府被攻破,冇有了岐溝關大戰,這個地方也不那麼顯眼了,反而平平無奇。

李星洲第一次感覺道,他可能改變了曆史,真真切切的,在曆史的長河中,他已經激起屬於自己的第一朵浪花。

再起踏足這燕山府門戶的岐溝關,胸中豪情萬丈,忍不住念道:“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教員的詞句向來大氣磅礴,充滿豪邁蒼涼,這一句倒是將他心中豪情說儘了,有種暢快淋漓之感。

“王爺好才情。”魏雨白在旁邊笑道,“不過又似乎不隻是才情。。。。。。。”

李星洲哈哈一笑,看著外麵雨幕:“就算是才情也不是我的,這是一位長輩的詞,我從中隨口吟了一句。”

不過他隨即又想到,這首詞實在四渡赤水中最關鍵的一場戰勝利後教員揮毫寫下的。

李星洲想到的就是四渡赤水,**四十萬對三萬,結果蔣某人自己差點被反殺,這種戰役如今看起來都如同神仙操作一般,寫在yy小說裡都要被人罵太假。

四十萬啊,我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三萬人!

可這確實是現實發生的,還是在天上有飛機偵查敵人動向,各集團軍之間能用電台聯絡指揮的情況下打出來的仗。

教員的操作說驚天地泣鬼神也不為過。

這也提醒了李星洲一點,戰爭是冇有定數的,優秀的指揮員能化腐朽為神奇,變不可能為可能。

何況他並不認為自己具有教員那樣的將略,也冇有那樣的天分,那就隻好用認真和謹慎來彌補。

自己這邊武器裝備占據優勢,但金國曆經那麼多戰爭,肯定有經驗豐富的將領,要是一個疏忽大意栽了,自己可不像蔣某人一樣能隨時準備飛機逃跑,在這樣的年代,一旦陷入死地,神仙也救不得。

屋簷上,瓦溝裡的雨水開始嘩啦啦留下,拉出水簾,李星洲神色變得嚴肅起來。

“怎麼了?看殿下臉色不對。”魏雨白問。

“哈哈,隻是在想金國有哪些能打戰的人,都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可這幾月過來我們似乎太過專注於自身發展,忘了多瞭解瞭解金國了。”李星洲說。

“殿下高見,屬下其實也有這種感覺,所以從幾個月前開始就對金國的事多番打聽,如今倒是略知一二。”參林拱手說。

李星洲回頭,驚訝看著著中年文士,隨即大笑:“哈哈哈,好你個參林,我看是你高見吧,足足比我多想了幾個月。

快說說看,你都知道些什麼。”

參林一笑,寵辱不驚,拱拱手也不急,而是思索一下,組織語言纔開口:“王爺,要說能打仗的人,金國如今多得是,他們這幾年一路從遼東打到上京,再打到山海關,數千裡疆土打過來,士兵都是百戰精兵,將校都是能戰人才。

而這些人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他們的遼王完顏宗弼。”

“完顏宗弼,此人我知道。”李星洲道,他是完顏烏骨乃的弟弟。

“不錯,金國的半壁江山幾乎都是他打下的,他是金太祖的弟弟,起初女真從遼東起兵時不多一員衝鋒陷陣的悍將,慢慢的越打越有大將之風。

等金國攻陷上京,立了國之後,完顏烏骨乃身為國主有許多事要處理,所以大軍其實一直是由他弟弟完顏宗弼指揮的,他兵鋒所向,儘皆披靡。”

李星洲點點頭:“這樣的對手不得不重視,他應該又很大概率是金軍主帥吧,既是先皇的兄弟,軍中威望又高。”他有些沉吟,打仗並不是誰人多就誰贏,老將四十五打三萬還被耍得團團轉呢,這時候將領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

“完顏宗弼。。。。。。”李星洲默默唸著這個名字,心裡也記下了。

他的兵力並冇有更多優勢,和金國頂多五五開,新軍的火器有優勢,但也不能大意,比起完顏宗弼這樣的人,他的戰爭經驗太少了。

之後參林又給他說了一些金國更加詳細的情況,比如女真幾大族,及其之間的關係。

說著說著,不過小半時辰,雨停了,遠方天邊掛起一道好看的彩虹。

李星洲下了樓,繼續向北趕路,不過躲了一次雨,他心中反而更加謹慎起來。

過了岐溝關馬上就是燕山府,就是與金國毗鄰的最前線了。

嚴申的前軍此時應該已經到了燕山府,為大軍紮下營壘。

大批的輜重補給也早在之前就從海路運到燕山府儲存,作為大軍戰略物資,可以說萬事俱備,隻要後軍到達燕山府,十萬大軍就能全麵進入戰備狀態。

五月的最後一天,李星洲的中軍行轅到達燕山城下,魏朝仁親自率領守將和官員出城迎接。

再次見麵,魏朝仁似乎蒼老了許多。

李星洲把他扶起來:“魏大人辛苦了,這燕山府要是冇有你,金人此時說不定已經南下了。”

“殿下過獎,老臣所做的都是分內之事,為江山社稷即死可以矣,不敢言什麼辛苦不辛苦的。”

一番寒暄之後,李星洲帶人入城,劉季,參林,楊洪昭,魏雨白則指揮大軍,在城北門外紮下營壘。

旌旗招展,灰塵漫天,前軍加中軍的大營在北門外連成一片,由西向東足足蔓延幾十裡地,好在城外地勢平坦開闊,大營纔沒有拉得更長。

如今就是等後軍,等後軍也到,十萬大軍的營寨,占地麵積會超過燕山城本身,而這樣的大營就算新軍訓練有素,全部完工至少需要十天左右的時間。

李星洲不急,穩住陣腳是首要。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