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朝堂上亂成一團,完顏離一時也冇了決斷,下意識的看向站在前排的劉旭。

劉旭自然感受到聖上目光,身為宰相,協調陰陽是他的職責,而且他心中也有自己的的判斷。

以他之見,大金的鐵騎確實算得上天下無敵。

特彆是攻破遼國上京,從遼國國庫中獲得的甲冑再次武裝起來,人馬具甲,全身披著鐵甲,隻漏出黑洞洞眼睛的鐵浮屠大軍。

金國國教是佛教,浮屠在佛家用語中是塔的意思,鐵浮屠就是鐵塔,將士們對他們樣子的貼切形容,每次鐵浮屠衝鋒陷陣,必然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如果以前,劉旭有信心大金國的鐵騎能衝散任何陣型,能踩碎任何軍隊。

但自李星洲出現之後,情況有了變化,景軍有了一種叫大炮的東西,能發出火光青煙,聲音震天,能打出好幾斤的鐵球,威力非常大,摧枯拉朽。

大炮也有弱點,威力大,但緩慢而沉重。

劉旭並不知道如果鐵浮屠大軍的衝鋒遇上景國大炮會什麼樣,所以他心裡很不安,戰事又多了一個非常大的變數。

如果是以前,他也會毫不猶豫支援南出山海關,與景國大軍正麵決戰,太祖皇帝帶出來的百戰精銳,從遼東一路殺到上京,殺到山海關,他們所向披靡,無人可當。

可如今有了變化。。。。。。

具體的戰術、方略、部署如何都不考慮,如果大金國所向無敵的鐵浮屠頂不住景國的大炮,那南出山海關就太過危險。

山海關的險要對於景軍來說很危險,可對於他們來說也很危險。

如果大量軍隊出了山海關,又抵不住景軍大炮而退敗,那麼險要的山海關也會將他們撤退的路卡死,山海關不同彆處,一麵是山,一麵是海,城牆厚實,中間可走的路太窄,大軍通過很慢,他們的撤退也會緩慢。

所以他不希望大金國的大軍出山海關,風險太大。

心裡有了定論,劉旭站出來道:“諸位,請聽我一言。”

他開口,朝堂安靜下來。

“烏林大人所言確實有道理,先帝留下的百戰雄師所向披靡銳不可當,不過山海關附近地勢狹窄,我大軍難以展開,加之景國有大炮,說不定會吃虧。

臣認為蒲察大人想要穩紮穩打,烏林大人想要銳意進取都冇有錯,我們可以先用蒲察大人之計,將上京,遼陽方向精兵儘數在遼西走廊一帶佈防,先試試景軍深淺。

若景軍精銳,無必勝把握,則死守山海關、寧遠、錦州、白狼山一帶重鎮,遏其進軍,景軍人多勢眾,天長日久必定補給不濟,自然會撤兵。

如果景軍不堪戰,則集結我大金國精銳鐵騎,南出山海關關擊之,大概率還能一舉奪下燕山府。”

劉旭條理思路清晰,說得井井有條,對大略把握十分到位,以他的思路部署,金國無論如何都是穩坐釣魚台的,就算戰事不利,也能拖到景國撤兵,如果戰事順利,則能南下圖謀燕山府。

眾人紛紛點頭讚同,無論烏林晃還是蒲察翼都冇意見。

“劉公說得對,正是朕想說的!”完顏離大喜。

劉旭接著提醒:“不過大同府一帶也需要加強防範,大同府固若金湯,可那一帶遼人漢人居多,加之當初攻下大同府時曾縱兵燒殺搶掠,民心不穩,要防嘩變之險。”

這一說,完顏離臉色頓時不太好看了,因為當初屠戮大同府他也有份,如今說來好像是他不對了。

“這事朕自會操心。”完顏離有些不悅道。

劉旭便不多說了。

完顏離掃視眾人,“既然大略已經定下,大軍總要有人統帥,諸位說說誰適合掛帥,節製三軍。”

他一開口朝堂又七嘴八舌吵起來,大家的意見無非兩種:

蒲察翼百戰老將,烏林晃,後起之秀,皇上心腹,兵部侍郎。

吵來吵去冇有結果,最終大家的目光又落在劉旭身上。

見眾人和皇上目光彙聚過來,劉旭也明白怎麼回事,他心中其實有人選,那就是十有**被皇上秘密軟禁的遼王完顏宗弼。

遼王完顏宗弼,大金國一半江山都是他打下來的,作戰經驗豐富,雖然有些衝動,但身經百戰,有大將之風,如果他能夠坐鎮前線,統帥三軍,那劉旭一萬個放心。

他見識過李星洲的厲害,但他不相信李星洲能與一個打下大半金國的人抗衡。

可惜皇上是不可能讓遼王掛帥的,如今遼王威望已經讓皇上如坐鍼氈六神不寧,若他在掛帥出師統帥三軍,威望更上一層樓,那皇上豈不是要夜不能寐寢食不安。。。。。。。

所以他隻有在烏林晃和蒲察翼兩人之中選。

劉旭心裡自然偏向打過仗的蒲察翼。

不過劉旭看得更高更遠,事到如今這個統帥已經不單單是個軍事問題,更是政治問題。

他自然可以發表意見,然後靠著威望定下誰是統帥,可若如此造成朝廷內部不合,就得不償失,如果那樣如何麵對來勢洶洶的景國。

於是他拱拱手,走上前道:“皇上,諸位同僚,景國大軍已在路上,六月初就能到山海關,此役勝敗事關我大金國國運,事關子孫後代之前程。”

他說著轉身麵向眾多皇親國戚和官員:“老夫今日在這,若說烏林大人為統帥則支援蒲察大人的人必然心裡不服;

如果說蒲察大人為帥,那麼支援烏林大人的諸位又回不服,不管怎麼說,大家都會心生嫌隙,不能通力合作,共抗景國。

因此,在此生死攸關之際,老夫提議諸位大人都用一天的時間仔細回去想想,然後將心中統帥的名字寫在紙條上,明日上朝時,老夫收取諸位紙條,得數多者為三軍統帥。

如此,三軍統帥就是諸位大人選出的,到時無論是誰,大家都要通力合作共抗景軍,不得有二心,如何?”

他說完轉向上方的皇上完顏離。

完顏離點頭表示首肯,隨後他又轉身,眾多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也都同意下來。

劉旭鬆了口氣,此時朝堂內部精誠合作比什麼都重要,大金國擰成一股繩比什麼都重要,遠重要過誰是統帥。

這也是他身為宰相的職責,下朝之後,大家對他更為敬重,劉旭卻冇有太多變化,他隻是在報答太祖恩情,在他心中,大金國的江山社稷,國祚存亡比什麼都重要,如此才能不負太祖恩情。

第二天上朝之後,諸位大臣都交出自己的選擇。

最終大概是因為昨天烏林晃的一番話讓人們對蒲察翼產生了嫌隙,一百多票中,烏林晃得了七十多票的支援。

於是兵部侍郎烏林晃當場被皇上封為三軍統帥,加其為天下兵馬大元帥。

隨後賜兵符,使其集結上京、遼陽、錦州、寧遠、山海關等各路軍隊統一歸他調度,在遼西走廊一帶各個重鎮設防阻擊景軍北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