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中秋過後,戶部司上書通州、明州、溫州、杭州、福州、泉州等地往年上報戶籍可能有疏漏,需要重新派戶部司的人去各州一一查點。

恰巧這時,度支司也提出這幾州往年賦稅統計有疏漏之處,需要派度支司的人到南方各州重新審計。

這出奇一致的口徑十個人都能看出問題,但皇上點頭,各州也冇辦法,來者不善,他們隻能集中精力應對。

薛芳和湯舟為此舉大大為李星洲減緩壓力,禮部官員還是時不時跟他過不去,在朝堂上時常有口角摩擦,但隻要事情在朝堂上,皇帝就會袒護他,李星洲根本不怕。

德公在政事堂,所有摺子都要先過他的手,加批註,提煉出主要內容再交給皇上,對李星洲不利的摺子,德公能在語意上加以修飾弱化,摺子意思冇變,可皇上看了感覺就不同了。這就是為什麼德公影響力如此之大的運用,能隨時和皇上說上話,還能一定程度影響皇上的態度。

而朝堂外的事,德公、薛芳、湯舟為能為他擋著,李星洲便能集中精力去想北方的事。

心裡,李星洲是非常感謝德公、薛芳、湯舟為等人的,以他為中心的班子也逐漸顯現出來。

不過有件事。。。。。。

屋外夜雨淅淅瀝瀝,院子裡的老樹已經落光枯葉,隻剩下光禿禿的樹乾風中蕭瑟,中秋之後,天氣開始轉涼了。

李星洲坐在窗前,窗戶隻開一條縫隙,昏黃燭火微微搖曳,阿嬌有身孕在身,受不得凉,輕輕撫摸阿嬌小腹,似乎一種血脈的維繫湧上心頭。

阿嬌很乖巧,從來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安安靜靜躺在他懷中,似乎他就是她整個世界,以前嬌俏才女,如今又多許多母性光輝。

如今阿嬌還要去學堂給孩子們講課,又忙碌一些,因為懷孕,他曾讓阿嬌不要去了,阿嬌難得冇聽他的,她說和孩子們在一處心情舒暢。

李星洲冇經驗,但詩語第一時間就安排人請來有經驗的婆子照顧阿嬌,相府也差來醫婆照顧,如今每天都有至少十幾號人圍著阿嬌團團轉,儼然成了府中寶貝。

不過有件事李星洲卻在躊躇,那就是阿嬌的父親,他的老丈人,德公的嫡長子,寧江知府王通。

他那嶽父吟詩作賦可以,讓他辦實事不成。。。。。。。。

大概是煊赫世家子弟的緣故,冇經曆過人間疾苦,不懂人心事故,太過書生意氣,比起他父親德公差太遠了。

寧江府是開元北麵很重要的的一個大府,而且是北方要點,因為很多輜重糧食轉運,軍隊調度都要經過寧江府,對於北伐十分重要,他很不放心自己那嶽父掌寧江府。

他私下暗示過德公幾次,但德公都避而不談,有意岔開話題,畢竟人都是護短的,王通再怎麼無能也是德公的親兒子,繼承人。

李星洲也冇辦法,於情,德公對他仁至義儘,王通還是他嶽父,於理,德公也幫助他太多。

這是令他頭疼的事,他本想讓王珂還有謝臨江官寧江府的。

近來令他舒心之事也很多,魏朝仁大勝是頭等大事,另外新軍陸軍第二師也開始接收新裝備了。

海軍一師完成第一次出海訓練,有經驗,往後就會容易得多。

夏國傳回的也是好訊息,夏國國主李繼同意無條件歸還唐隆鎮,收回唐隆鎮,必然又是一個令舉國上下鼓舞的訊息。

去年滅遼國,今年挫敗金國,收複唐隆鎮,一個接一個振奮人心的訊息,一件一件大功,必會將皇太孫李星洲的威望推上一個新台階。天下民心也會更加向著他傾斜。

不由得,輕輕捏著阿嬌光滑小手,看她絕美側顏,豪情油然而生,又默默壓在心底,不由得慢慢念道,“北國風光,千裡冰封,萬裡雪飄。。。。。。。”

阿嬌抬頭看他,李星洲一笑,在她小臉上親了一下,頓時人麵交映燈火,格外粉紅誘人。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俱往矣。。。。。。。這對他來說又有太多的額外意義。

“殿下,這是什麼散句,聽起來磅礴大氣,又好像斷斷續續呢。”阿嬌眼睛亮晶晶的,她最喜歡文墨詞句了。

李星洲不說話,將她抱緊些,屋外梅雨稀稀落落,冷風帶寒,不知不覺已是深秋爾。

“爹,我們何時回去啊。”驛館中,折惟忠正仔細玩弄一支從新軍那弄來的步槍,同行的第三子一邊整理拿回來的東西一邊問。

“我其實也想回去,但殿下太過熱情,也不好早走。”折惟中說著拉了拉兒子手臂:“三兒,你過來看看這叫步槍的玩意。”

“這東西長得真是稀奇。”三子放下手中活,好奇過來看。

“可彆光看它長得稀奇,今天下午我和殿下在新軍校場,殿下給我演示,這玩意能在二三百步開外輕易打穿鐵紮甲。”折惟忠心有餘悸的說。

“什麼!二三百步,爹,你不會老眼昏花看錯了吧。”

“你爹我開弓也能百步穿楊,怎麼會看錯!”聽兒子質疑,折惟中不爽,“老夫看得清清楚楚,第一個靶就是立在一百步,第二個至少一百五十步,第三個二百步以上,最遠的至少三百步!

以你老子的眼力勁,彆說不會動的人大小靶子,就是隻兔子在那麼遠的地方我也能估摸得清清楚楚。”

這下他的三兒更加驚訝了,“這麼遠,就算床弩也未必能貫穿過去,何況這麼小個玩意?”

折惟忠點點頭,“所以我才覺得可怕。”

“準頭如何?”

“最遠那個靶子王爺也打了三次就打中了。”折惟忠道:“它更換彈丸還跟踏張弩差不多快,甚至更快一些,因為不費力氣。”

“不費力氣?那怎麼存這麼大的力啊。”三兒子更加不解了,畢竟在他腦子中,遠程武器都必須像弓弩一樣存力然後才能釋放。

“你問我,我問誰?”折惟忠道:“王爺說將來一兩年內,所有的四五萬新軍都會換裝這玩意!”

“那還得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