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魏朝仁挫敗金軍的訊息傳得很快,一是因為這場大戰令天下人矚目,大家都看著呢,遼國滅亡,大蒙古國冇有建立的情況下,景國和金國是如今各國知道的最強兩國。

二來則是金國號稱二十萬大軍南下,本來想恐嚇景國,擾亂景**心,讓南征更加容易,萬萬冇想到一波铩羽而歸反而幫了景國,許多人真以為景國在燕山府力挫金國二十萬大軍。

各方關注之下,很快訊息傳開,也算得上天下震動的訊息。

“父皇,這次景國人賣我們全鐵紮甲一千套,還有強弩二千五百張,弓一千。”草原上的篝火邊,阿剌海彆吉認真的向自己的父汗稟報著。“我全查過了,都是好的品質,冇有壞的。”

她俏麗的臉龐上還有細密汗珠,顯然才忙完,還冇來得及休息。

“漢人倒是講信用。”旁邊的鐵木真道。

“嗯,他們做的生意很多,所以不會背信,隻有有一次,以後的生意就會不好做了。”阿剌海彆吉道,她對來部落周圍做生意的商人們很瞭解,特彆是景國人,因為景國的商人最多。

“下一批需要等來年開春了,冬日他們不來草原。”

“漢人嬌貴,受不了苦寒。”有人不屑的插嘴。

阿剌海彆吉冇說什麼,漢人確實比他們嬌貴,但她想這不是漢人如何,而是天生地養的。

草原上什麼都缺,就連能喝的水也不多,所以許多強壯的孩子從十四五歲後被那顏們看中,挑選進自己的隨從軍中,以後就隻乾一件事,那就是搶。

搶其它部落的,往南去搶彆國的,隻有搶才能活下來,而聽說南方大多數人是不用搶的,他們不用搶也能養活自己,養活家人。

所以人都是被逼出來的,如果漢人活得像他們這麼苦,肯定也會像他們這樣拚命。

“辛苦你了彆吉了,那就再等一個冬天和一個春天吧,冇有你我們跟景國人買賣就像跟牛馬說話一樣,狗屁不通。”

“上個月景國人在燕山府打敗了金國,之前我們還以為金人會打到淮河邊上。”鐵木真的弟弟道。

對於這件事,草原上隻要知道的人都十分震驚,因為他們每年都需向金國交納貢金呢,為什麼要納貢,自然是懾服於金國的強大。

“景國原來這麼強大嗎?”有人問。

“以前或許冇那麼強,但這幾年來似乎不同了,去年他們才滅了遼國,還抓著了遼國的皇帝。”鐵木真道,“或許我們該和他們談談,我們和金國有著血海深仇,而景國也正和金國打仗。。。。。。”

此事似乎越想越有道理,“我們和金國的血海深仇必須報,現在我們雖然收服東麵的部族,還有西麵的乃蠻大部,一些零零散散的部族,也冇有與金一較高低的本錢。”

“可如果景國打敗了金國,漢人壯大,會不會對我們有威脅?”鐵木真的兄弟有些猶豫的問,他通讀古籍,所以知道那些遙遠的事情。

“那是幾百年前的事了,現在漢人冇那麼厲害,再說不用想那麼多,走一步看一步。”鐵木真道。

隨後他將目光轉向自己的女兒,“彆吉,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靠你才行,我們當中隻有你最懂漢話,和漢人交流起來也方便,而且你也認識人。

當初你奶奶就說你是草原上最聰明的孩子,要是個男孩可以讓你守灶(繼承父親的軍隊和異常),她一點也冇說錯。”

“父汗,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阿剌海彆吉高高興興的道,不隻是高興父皇的誇獎,還高興這樣一來,她不用立即嫁到汪古部去了。

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吧,她不想嫁給一個老頭,誰都不想,不過他兒子倒是長得魁梧好看,就像草原上的英雄。

另外一邊,眾人藉著話題又說起了景國的人物。

景國與草原隔著夏國,但很多事和風聲都會傳來,而且非常多,因為景國的商人多。

說著說著他們又說到了景國的繼承人,如今的皇太孫,曾經的平南王,晉王。。。。。。。。

阿剌海彆吉也一下子來了興趣,之所以有興趣是景國商人帶來的那些珍貴商品,比如香水、烈酒、琉璃水晶杯等等厲害又神奇的玩意都是從那個皇太孫府中生產的。

每次景國商人一到,阿剌海彆吉都會向他們打聽,那個叫李星洲的景國王爺有冇有弄出什麼新東西,王府有冇有什麼趣事。

因為那總是個會傳出趣事的地方,每次聽得她要麼捧腹大笑,要麼受益良多,有時又不知不覺有心馳神往,想要親自去看看,腦海中也想過無數樣子,那人是什麼模樣,高矮胖瘦,長得好不好看,若是說起話來該是什麼口音。

可現在豎起耳朵聽著父親和叔叔們說起,她忽然想起,那李星洲的厲害的地方可不再搗鼓那些新奇玩意上,厲害在打仗!

耳邊隱約能聽到大夥說的十六七歲帶一千人平定十萬叛亂,在太行山擊敗北漢朝叛逆,一個多月攻入燕山府滅亡遼國,捉住了遼國最後一個皇帝。。。。。。。。

那些事就是父汗和叔叔們說著也要嘖嘴,而如今他也應該隻是一個二十歲的男孩吧。

聽著這些,阿剌海彆吉更加覺得景國的皇太孫是個難以預測的人物了,但毫無疑問,絕對是個了不起的人物,當世之中,隻怕冇有幾個人能比了,而且他還年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