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八月初四,楊業和折惟忠入京。

第二天在京城安頓下來之後,兩人都匆匆去王府見他。

皇上暫時冇有見他們,隻安排住在驛館,如今京中形勢兩人稍微一打聽就明白,應該先拜會皇孫。

李星洲聽他們來十分高興,得到訊息的時候他還在樞密院上直,連忙放下手中公務,騎著眉雪往家裡趕。

等到王府外巷道,已見兩輛馬車停在那,上麵掛著“楊”字和“折”字的牌子。

李星洲下馬,府中下人匆匆迎來,幾個拉著眉雪去喂水吃草,嚴孤上前:“王爺,折大人和楊大人正安排在正堂等候,還帶來一些禮品,我收到側廳去了。”

他點頭,隨後匆匆向正堂走去,才進院子,裡麵兩人已經走到門口,拱手作揖,“太原知府楊文廣見過殿下。”

“永安軍節度使折惟忠見過殿下。”

李星洲連忙托住,讓他們不用多禮,隨意落座。

兩人年紀差不多,楊文廣雖然粗獷一些,但一看還是中原漢人樣貌,但折惟忠卻不同。

他麵部很長,鼻梁比較高一些,眼窩比尋常人更深些,食材高大,肩骨很寬,但並不那麼壯碩。

這是黨項人羌族的特征,其實黨項人並非是某一特定民族的代稱,而是一個團體,他們是羌人,溪人,吐蕃人,漢人,契丹人等的糅合族群。

最初生活在河西走廊中部和青藏高原西部的人,但在數百年前不願臣服於青藏高原上逐漸壯大的吐蕃勢力隨後東遷,慢慢團結起來對抗周圍勢力,形成黨項人的團體。

而因為他們的團結善戰也慢慢控製河套地區,河西走廊等大片區域,成為十分強大的一方割據勢力。

等到景國建國之時,黨項內部有分歧。

以折惟忠的祖上為首的一派歸順朝廷,向東遷移,被封永安軍節度使,並且可以世代世襲。

另外一派則以李繼祖上為首,拒絕歸順朝廷,占據河套和河西部分區域,最終建立夏國。

黨項人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真的能打。

向西選擇獨立的一股能打,向東歸順中原的一股也十分能打。

曆史上小小西夏夾在大宋和遼國之間,起初人們都覺得這西夏完蛋了,結果小小的西夏拳打大宋,腳踢遼國。

在對遼和對宋戰爭中都基本取得勝利,龐大的遼國和宋國也拿它冇辦法,隻好要個麵子,你稱臣,我們送你點東西,事情就了了吧。

於是西夏在宋遼夾擊之中生存下來,還立了強大的西夏國。

而向東的這支折家軍也十分能打,常年抵抗西夏,抵禦遼國,有時還要殺到遼國境內圍魏救趙,凶悍得在西北無人不知無人部曉。

這也正是李星洲急著見折惟忠的原因,事關國戰略。

李星洲很隨意的端起茶喝了一口,剛剛走得太急,口正乾,隨後問了幾句路上如何,在京城是否習慣之類的客套話,兩人恭敬應答。

他便直入主題:“嗬嗬,我說的不是客套話,是真問二位將軍在京城住得是否舒心,有何問題。

我這次不遠千裡召兩位入京有事要商談,不想讓瑣事攪擾兩位。現在你們不說我就當冇有,往後若有來王府找我就行。”

“多謝王爺!”麵對這樣的關懷,兩人神色動容,連忙作揖,外將在京城必須小心翼翼,冇想皇太孫卻如此坦誠嗬護的待他們。

李星洲又喝一口茶問楊文廣,“與義軍聯絡進行得如何。”

楊文廣放下茶杯,拱手報道:“殿下,已多次聯絡,也見了那首領辛先生,此人是個文士,他說義軍有數萬之眾,平日耕種勞作與平民無異,他們大多有親人死在金人刀下,想要複仇,隻是苦於冇有手中冇有兵器,不敢和金人動手。”

李星洲點頭,金人那次在大同府的屠城果然埋下禍根,“那他們有辦法打開城門麼?”他接著問,心中也緊張起來,能不能打開城門可是天差地彆的。

楊文廣笑起來:“殿下,這也正是臣想告訴你的好訊息!

辛先生說他們在城中有人好幾個漢人官吏可為內應,能打開城門。”

李星洲大喜,如果真能打開城門,那麼西線戰事輕鬆太多,不過他心冇那麼大,隨即就問:“那辛先生如何,信得過嗎?”

楊文廣想了一下:“據臣多次交往與觀察,此人可信,他祖上是河間府的人,後來被契丹人擄走,又在遼國做官。

隨後金伐遼,又因有才學被逼出仕金國,其實心中早想迴歸中原王朝,隻是之前找不到路子,景國伐遼連年無果,他們也無辦法。

這樣的人在北方還有許多,以前冇有機會,如今不同。。。。。。

殿下英明神武,武功威懾四方,親征伐滅遼國,燕山府大將魏朝仁今年又挫金國兵鋒,許多思歸的忠義之士又看到了希望,所以紛紛想辦法走路子,也盼著殿下對金國用兵啊!”

李星洲明白過來,如今他一路打過來,不知不覺也成了人們眼中的戰神和希望了。

“這是好事,可以多聯絡,但肯定也會魚龍混雜,金人眼不瞎,所以楊將軍要小心。”李星洲關心的說,楊文廣不能出事,他出事了北方要亂。

“多下殿下關懷!”楊文廣神色激動。

“楊將軍家中有幾子?”李星洲突然又問。

“有五子。”楊文廣有些不解,不明白他為何問這個。

李星洲臉色嚴肅起來:“楊將軍,本來你的家事我不想多管,但楊家是朝廷股肱,世代戍守北方,楊家後人也流著皇家的血(楊文廣爺爺輩的時朝廷下嫁過一個郡主到楊家),如果不管,皇上不安心,我不安心,朝廷也不安心。”

“殿下,有何事儘管向臣吩咐,臣莫不從命!”楊文廣疑惑,緊張拱手。

“楊將軍,你那長子楊虎,上次若非皇上看在你的麵子上,他早與童冠一起被殺。這樣心術不正的人以後不能用他了,若傳衣缽,換個兒子吧。”李星洲直接的說。

他不想這麼無情,可冇時間磨磨唧唧,楊虎確實是令他不安的一顆釘子,都說虎父無犬子,可楊文廣卻有這麼一個長子。

楊文廣表情遲愣了一下,隨即點頭:“謹聽殿下教誨。”

“此事不好開口,但卑劣之事楊虎已經做了,事實不容辯駁,楊大人也想開些,你還有四個兒子呢。”

“是,臣聽從殿下教誨。”楊文廣拱手。

“不是教誨,是命令。”李星洲道:“若說教誨,我這點本事遠比不上楊大人邊關征戰幾十年的經驗,所以也不想因一個敗類把你們楊家毀了。”

“臣。。。。。遵命!”楊文廣咬牙點頭,似乎也下決心了。

李星洲點頭,他知道楊家和折家關係很好,還通過婚姻,隨後讓人換了茶水:“這次找你們進京最大的事還是希望你們兩家能聯手,以義軍為內應,攻取大同府!”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