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八月初,眼見要到中秋,王府各處的管事慢慢都回來了,小姑慶安公主也會在中秋佳節回京,今年是他被封皇儲第一年,如此大喜皇後也私下吩咐過他,中秋要設大宴,宴請百官和皇親國戚。

一來籠絡關係,二來讓眾人知曉昭示所有人,三來也算立威,到時皇上也會去。

聽皇後的話李星洲也明白,話是皇後把他叫到後宮說的,但肯定有老皇帝的意思,老皇帝是想為他立威啊。

李星洲不得不感慨,如果冇有之前的兄弟相殘,殺兒子,殺數萬投降叛軍,老皇帝的所作所為在青史也可稱明君了吧。至少塚道虞和自己這個孫兒戰功也足以讓他勝過大多數曆史上的皇帝。

越是接觸得多,李星洲越發理解老皇帝那種如履薄冰的艱難,好在如今許多問題都被他結果,老皇帝好過許多。

可平心而論的說,老皇帝做得已經很好了,也是景國數帶皇帝中頂尖的那幾個。

可惜景國內憂外患已經淤積到一定程度,當初塚道虞出師勢如破竹時,後方大族暗中支援裹挾吳王謀逆,壞了大事。

所以老皇帝殺那投降的數萬叛軍時應該是五味陳雜,氣憤,氣他謀劃數十年的收複燕雲十六州大計被攪壞。又無奈,無奈明知吳王作亂背後有一些大族的身影卻拿他們毫無辦法。

景國的土地兼併已到一定程度,再發展下去就會尾大不掉,百姓冇活路,走向衰落,老皇帝其實是想改的,從他逼得大族裹挾吳王作亂就能看出,但這看不見的巨大阻力比什麼遼國,金國更厲害,稍有不慎就是身敗名裂。

老皇帝之前是絕望了,所以他隻想坐觀變化,穩穩噹噹的將江山傳下去,可如今卻有了些變化。

他似乎把某種期望寄托在自己身上,李星洲最近才發現,所以他會不餘餘力的為自己鋪路,這點意思李星洲看出來了。

為接班人鋪路是十分重要的,這方麵最大的反例就是曹操,不知道他是太過看重親情還是真曹植曹丕真的好到值得反覆斟酌那麼多年。

總之最後的結果是兩派長期內鬥,繼承人長期不定下,直到最終曹操去世之前,曹丕確立地位,卻寸功未立,冇有威望和朝中班底,根本無法在他爹死後和那些老臣老將周旋扳手腕。

這點老皇帝就做的非常果決,以前的讓太子入朝聽政,如今讓他掌樞密院,市舶司。

老皇帝大概是清楚的,如果繼承人不能早早建立權威,等他撒手人寰,那些位高權重的大臣就有可能進一步趁機削弱皇權。

秋初,風月正好。

“王越、何昭、包拯、薛芳等人都私下跟朕談過,想讓朕下旨賜婚,讓你娶遼國遺公主耶律雅裡為妃。”老皇帝一邊放下筷子一邊說。

今晚李星洲又被傳入宮中用膳,皇後也在,其實他們主要是想見一見懷孕的阿嬌,所以他把阿嬌也帶上了,這算個家宴吧。

因為知道阿嬌懷孕,桌上的菜肴精緻但比較清淡,皇後皇帝年紀大了。

席間皇後一直在和阿嬌說話,老皇帝話不多,時不時和他說幾句。

“我怎麼冇聽他們說。”李星洲夾了一筷子,稍微不滿的說。

“你怪他們,他們敢跟你說麼?看你寵家中姬妾那架勢,讓一個風塵女子替你管家,讓你寵愛的女子統兵,讓你。。。。。。讓你的情婦為官!

如此無度寵溺,他們怎麼敢跟你說,那不是得罪你!”老皇帝語氣中有些生氣。

“什麼情婦?”

“就是那中書舍人之女起芳,你莫以為朕在宮中就不知道外麵的事,哼。”

“謠傳,都是謠傳!”李星洲連忙狡辯,要是老皇帝知道奏摺是阿嬌幫他代筆,那豈不是要氣死。

“這等小事朕不想管,也不會管。”皇上說著語氣逐漸硬起來:“但那個耶律雅裡,你必須娶!

她是遼國正統,耶律惇已病逝,其妹耶律雅裡就是僅有遼皇室正統血脈。

你放心,娶她之後若不喜歡,完全不必理會就是。你娶了她,對我景國十分有利,一下就能多出許多名義,在北方也會更得人心。”

老皇帝不容置疑的道,隨即接著說,“這也與你心心念唸的伐金有利。”

“是。”李星洲冇有反對。

耶律雅裡,那個女孩他心中其實印象不錯,經曆國破家亡,顛沛流離的苦難,這樣的年紀,要是尋常人隻怕很難活下來吧。

不過要說長相,其實他冇太注意過,大約記得比較俏麗吧,契丹人的女孩也更加活潑一些,馬術很厲害。

因為她每次來王府和李星洲話不多,卻和何芊談得來,兩人喜歡到後山去騎馬,據何芊晚上跟他說過,耶律雅裡的馬術好得驚人,到底多驚人他冇仔細聽,注意力都在其它事上。

或許什麼時候跟她聊聊吧。

明天是新軍海軍第一師第一次海上訓練歸來的日子,李星洲準備去港口親自迎接狄至他們,所以就冇在宮中久留。

回去的路上,在馬車李他問幸福靠在她肩膀上的阿嬌:“我是不是特彆花心?”

“啊?”阿嬌微微抬頭,好看的嬌美容顏上寫滿不解,還帶有一絲母性的光輝,更加誘人了。

“我有了詩語,你,何芊,將來還有秋兒、月兒,結果還不滿足,還要娶契丹公主。”李星洲扶額,他都感覺自己在事業做大的同時也變成了種馬。

“這有什麼?”阿嬌不解的抱住他手臂:“我爺爺還有十多房妾氏呢,殿下以後還會有三宮六院呢。”

“哈!”李星洲眼睛瞪大,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德公那看起來老正經的傢夥有這麼多小妾,不過想想又覺得自然了,德公那種地位的人冇有纔怪,加上妾地位低下,他見不到也正常。

隨即他也明白過來,自己還是太以後世觀念來衡量,彆的不說,這個時代的鐵木真光是有記載的後妃就有四十多,還有許多冇記載地位更低的,加起來大約有好幾百。

像曹操,光是記錄在案的老婆就有十幾個,還有一大堆冇有記載的。

這個時代就是這樣,將弱肉強食詮釋得很好,隻要有權勢,大量的資源會彙聚,女人自然也少不了,像他這樣的皇儲,將來又成皇帝,幾百人也算正常,怪不來大多數皇帝都短命,這生活能長命纔怪。。。。。。。

八月初,新軍海軍第一次出海訓練歸來,李星洲親自到港口迎接他們,併發表一番慷慨激昂的講話,士氣大振,眾多海軍士兵紛紛表示願為他赴死。

八月初,給夏國的國書也送出了,要求他們歸還唐隆重鎮,否則景國就出兵取回,同時斷絕與李繼一派的生意往來。

八月初,李星洲等候已久的太原知府楊文廣,永安軍節度使折惟忠終於到達京城。

八月初,何煦帶回第二批與鐵木真交易當熱蒙古馬八千匹,還有一萬二千匹在路上,這樣大規模的馬匹交易景國曆史上還是第一次。

八月初。。。。。。胡天八月即飛雪,天氣轉冷,燕山府安全了,金國今年的南下作戰失利,全數退回山海關以北。但戰爭不是一天開始,也不會一天就停下,這隻是今年,明年後年金人肯定會繼續南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