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皇帝說過讓李星洲入主東宮,不過他暫時以家大業大,遷居不便為由拖著,又私下更皇後說東宮死人太多,他害怕,不想去住。

皇後當然心疼他,又吹了枕頭風,最終皇帝就冇再催促。

市舶司歸李星洲管轄之後,一係列改革也隨之而來,他正慢慢讓市舶司充當後世海關一樣的職能,讓出海貿易受朝廷管轄,並逐漸樹立規則。

北方的勝利讓禮部的聲音消停許多,也進一步穩固李星洲的權威,明眼人都知道魏朝仁肯定是皇太孫一邊的,將來還會是國丈呢。

而且魏朝仁是樞密院任命的,此戰也全權樞密院調動,李星洲如今又是樞密使。

如今整個景國上下,皇太孫幾乎成了真正的決策核心,年邁的皇上也默許了這種情況,所以如今李星洲本隻是樞密使,但政事堂,度支司,戶部司,鹽鐵司的事也會拿來問他。

李星洲知道他們是討好,但也冇有反駁,隨意看了看,最終還是讓薛芳,湯舟為和魯節自己裁決。

薛芳是個人才,湯舟為做起事來也有能力,可太滑頭,以前都不見他怎麼為國為民,這次倒是雷厲風行起來了,大概是摸清了他的脾氣,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人。

李星洲除了在心裡罵一句老滑頭也無可奈何,“怪不來這湯舟為在城外修了那麼奢侈的園子,皇上也隻是提點他,根本冇說什麼。”

詩語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著一季王府的結算,一邊說:“皇上肯定是知道的,就如王爺如今一樣,湯舟為即便一品大員俸祿也不夠他蓋那園子。

不過他聰明又知道分寸,皇上也知道他是能做事的人,所以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我覺得王爺以後肯定也會用到他那樣的人。”

李星洲點頭:“喲,小娘子越來越聰明瞭。”

詩語白他一眼,很快收回目光繼續對賬。

“不過我發覺魯節確實是個平庸之人。”李星洲道,如今國製,二府三司治天下。

二府中樞密院李星洲自己掌,政事堂是德公坐鎮他也放心。三司中度支司的薛芳是個人才,戶部司湯舟為雖然滑頭但做事很有一套,隻剩下鹽鐵司的魯節令他不放心。

魯節此人並不是說他一無是處,而是太平庸,坐談論道可以,辦事不行。想說他幾句也不好說,畢竟他冇犯錯,也冇什麼可以說的地方。

“可我聽說此人有勢?”詩語不經意的問,同時用青蔥細指碰一下粉嫩舌尖,再去翻手中的簿子。

她這不經意的一個動作,讓李星洲噌的一下竄起一股烈火。

男人就是這樣的,總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被挑撥,而始作俑者往往尚不自知,一臉清純無意,這比有意的插標賣首,故意做作難耐千萬倍。

李星洲喘息重了許多,慢慢靠過去:“還不是他們魯家枝繁葉茂,到處都有他們的後生,學生,皇上讓魯節坐在那,估計就是想籠絡那些人。

可我估計明年就要開戰,鹽鐵司掌全國鹽鐵,二者都關乎大局,人不吃鹽就冇有力氣,打仗的時候也是,鐵更不用說,我怕他出亂子。”他有些擔憂的道。

這不是開玩笑,北宋對外戰爭好幾次都輸在後勤調度雜亂無章,官員互相推諉,軍隊在前線打著打著戰冇補給了,這種全國性的調度,並不是誰都能做好的。

在這種決定國運的大戰麵前,一點疏漏都會讓他睡不著。

不知不覺,他的粗糙大手悄悄穿過詩語手臂與纖細腰間,在她耳邊道:“我的好娘子,你這麼聰明有冇有什麼辦法?”

詩語被嚇一跳,用手肘頂了他一下:“彆胡鬨!我怎麼知道。”說罷繼續看手上賬目,幾縷烏黑碎髮從光潔額角落下,散落胸前。

專心致誌的詩語根本冇注意到她這樣有多誘人,該死的魅力。

李星洲按捺心頭的欲1火:“我想給那老頭加個虛銜,讓他去養老罷。”

“那最好先跟他通通氣,不然要是他心有芥蒂,容易鬨出不愉快,隻是一個魯節還好,可魯家人丁興旺,勢力龐雜,觸及朝中上下。要是太平年景,他們有怨言,你一個個處理就是。現在要打仗,還是先穩住為好。”詩語不經意的說,她依舊在低頭看那賬目。

潔白的後頸,連著烏黑的髮根,涇渭分明,李星洲再也忍不住了。

喘著粗氣將她抱緊,詩語一聲驚呼。

“我算是更魯家人學到一點,造人不能停啊,你看他家那麼多子孫後代到處都是,本王也要抓緊才行,嘿嘿。”李星洲壞笑。

詩語明白過來他要乾嘛,臉頰變成粉紅色,“你等等,我還冇理清呢,怎麼突然就這樣。。。。。。”

這小妖精,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犯罪了,“等會再慢慢看,不急,現在來乾點大事。”

一番折騰之後,詩語無力躺在他胸前,李星洲粗糙的大手放在她腰上。

“都怪你,明明今晚就能做完的事。”

“不用急,反正時間多著呢。”

“你就知道拖,明日又明日,事情總要做的。”詩語冇好氣的說。

“嘿嘿,再著急的事都趕不上這大事,你看看人家阿嬌,都在你後麵的,如今都有身孕了,你不努力努力可不行。”李星洲調笑,阿嬌上個月身體不適,大夫看後說她有身孕了。

李星洲很激動,隨後相府也來人了,京中各大戶也紛紛來祝賀。

阿嬌也成了整個王府的寶貝,被眾人嗬護著。

詩語冇回答他,那就是不反對了。

“對了,王爺讓孫半掌找亡命徒乾嘛?”詩語突然問,“要是不想說也不用說。”

這件事幾乎隻有詩語和孫半掌知道,因為是秘密進行的,李星洲冇有對任何人說過,哪怕嚴昆,嚴申等人。

李星洲將她摟緊一些:“讓他們替我去殺個人。”

“殺人?”詩語好奇,“什麼窮凶惡極的人需要京都大害這麼不擇手段啊。”她調笑。

李星洲歎氣:“一個小姑娘。”

詩語當他逗著玩,掐了一下他,隨後就沉沉睡去了。

她不知道李星洲冇開玩笑,根據何煦商隊回報,他們非常容易接觸到三公主,而且每人會想到這麼一個小姑娘,對將來局勢的影響有多重要。

這種情況下,先下手為強的刺殺成功機率很大。。。。。。。

李星洲摟著已經睡熟的詩語,他也猶豫過,用刺殺的手段去對付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並非什麼光彩的事,找再多藉口也抹不去心裡的罪惡感。

可他要去試,如果冇有三公主,鐵木真無法打下那麼大的基業是十分可能的!

不過此時還有另一個小姑孃的事等著他去處理,那就是耶律雅裡,關乎耶律大石,關乎燕山府安穩,也關乎以後的戰略。

金國如今占據的大片領土都是曾經遼國的,如果想要伐金,將來手裡有一位遼國公主是穩定人心的大牌!

就連德公也私下勸他把耶律雅裡娶過來,她是遼國公主,以後伐金就可以有一麵正義的為遼複仇大旗,而且遼國公主嫁給他,以後就可以說遼國正朔納入景國,對占據地方的百姓也能安撫,要知道過了山海關之後有許多契丹人。。。。。。

李星洲一想覺得頭大,彷彿穿越之後他就變成蘿1莉控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