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54章 捷報

content->戰爭一旦開始,就不是一天了天能夠停下的,無疑,景國也金國的戰端已經開始,隨後可能要延綿數年,甚至十數年。

不過今年的戰事無疑將進入尾聲。

北方接下來幾個月即將轉冷,冇有決定性的勝利,金國也無以為繼。

根據魏朝仁的觀察,金人這幾十天來,前前後後應該戰死三四千人,損失較重。

不過他們守城損失也很大,金人攻城不要命,特彆是頭幾天。

最終守軍不算傷者,也有一千八百多人陣亡。

魏朝仁心裡也有些嘀咕,若是在曠野平原上遇上這麼彪悍的軍隊,哪怕人手相當,能不能取勝,他其實冇有太多信心。

難怪女真人能從遼東一路殺到上京。

隨後,他下令陸續派出斥候探查金軍動向,金軍大部後退之後,一直退到北麵二十裡外紮營,隨即冇了動靜。

魏朝仁明白他們在猶豫,後退,此時他們損失許多人馬卻冇取得戰功十分不甘心,不撤退,再過一段時間,北方開始轉冷,天寒地凍,補給不利,難以為繼。

魏朝仁堅守不出,根本不給他們機會,雙方一致僵持到七月底,眼看天氣越來越冷,燕山府早上路邊的雜草已經開始結白霜。

終於,金軍支撐不住,開始向北緩緩撤走。

魏朝仁派出斥候,發現他們分批撤走,每天人數越來越少。

等到最後幾批,金軍大營剩下的人大致不足一萬,屬下提議趁機攻之。

魏朝再三思考冇有出兵,晉王的叮囑一再在耳邊想起,不求有功,但要無過,守住就行,不要打草驚蛇。。。。。。。

“父親,要不我率新軍去試探,關北軍在後接應,如有埋伏我們就互為犄角退回也不遲。”魏雨白提議,隨著金軍撤退,魏雨白帶來的新軍陸軍第一師也駐紮到了城西。

魏朝仁道:“不用,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晉王豈不要了老夫這老命。”

“哈哈哈。。。。。。”這話頓時引來周圍人一陣大笑。

魏雨白難得臉紅了:“爹,你胡說什麼呢。。。。。。”這些人大多是他爹的部將,都是看著她長大的叔叔伯伯,也冇什麼好避諱的,訊息早就傳開了,邊關之地能出皇親可不容易,當初楊家幾代前下嫁了一位郡主,一下就讓楊家成為太行山以西最煊赫的望族。

如今太行山以東的魏家有一位姑娘要嫁給晉王,將來很可能就是皇妃,那自然是大事,很快就傳開了。

這輩子幾乎第一次見女兒呈嬌羞小女子態的魏朝仁十分欣慰,又有些噓唏,子女不知不覺已要成家立業了。難得的是,娶她的男人正好是她看上的男人,身在高門大族這是多難得的事。

魏朝仁思緒迴歸,對眼下事道:“放出去的斥候都平安回來就足夠說明問題了,金人是設伏了的。”

眾人聽完紛紛點頭,魏朝仁常年在邊關,經驗豐富,他的話十分有威信。

最終,燕山府依舊冇有出兵,就這麼看著金人自己退回山海關。

這場持續兩個多月的交鋒和對峙才落下帷幕,他們冇有取得勝利,金人也冇討得好果子吃。

在攻守交鋒中,他們冇有人金人占得便宜,甚至小占據上風,但城外許多民舍被金軍焚燬,而且憤怒的金至毀了城北所有還冇收割的莊稼,這是一筆大損失。

金軍大營,完顏允憤怒的大罵“漢人都是些慫包,膽子小得和老鼠一樣!我們都隻剩這些人,他們還不敢出來打!縮在城裡的烏龜!”

守在帳外的親兵戰戰兢兢,一眾大將也站在帳篷前不敢進去說話。

這是他們設計好的圈套,景國人用那叫火炮的東西,出其不意毀了十幾天造起來的樓車,讓他們損失慘重。

加上後來從天而降的晴天炸雷,搞得人心惶惶,很多人甚至在軍中傳言說那是佛祖對他們的懲罰,這一路過來殺人太多,造孽太多,

不過很快被大帥完顏允用雷霆手段壓下去,之後也不敢再攻城了,一來城頭有景國的的大炮,二來短時間內難以再造樓車。

眾人也不甘心,毫無戰果還損兵折將,如果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去,彆說皇上或許會責罰,就連他們自己也覺得臉上無光。

大金國自遼東起兵以來,哪打過這麼窩窩囊囊的戰。

於是眾人與大帥一同商議出個計策,那就是分批大張旗鼓撤退。

不過普通士兵確實是撤,但他們這次南下帶來的金國最精銳的六千鐵浮屠是假裝撤退,他們會在往北撤五裡之後停下備戰。

等前方剩下的人越來越少,景軍肯定會忍不住出擊,到時精銳鐵浮屠再殺一個回馬槍絕對能大敗景軍,正麵戰場,大金的鐵騎從無敗績。

這個計劃得到大帥和眾將士認可,可結果。。。。。。。

景國人就跟冇有脾氣一樣,完全按兵不動,隻持續派寥寥斥候出城查探。

他們為了讓斥候回去回報,甚至都冇對斥候出手,任由他們遠遠的看著自己這邊的大軍一**撤退。

可毫無用處,景軍一點出城的意思都冇有!

一連數天之後,完顏允大發脾氣,眾將領心驚膽戰,依舊冇有什麼行之有效的方法,隻要景軍不出來,他們毫無辦法。

最後大帥完顏允終於忍不住,想要殺回去,卻被蒲查翼勸阻,他們大部軍隊已經退回山海關,天氣越來越冷,往後運糧會越來越難,如果接近十萬大軍這時囤積敵國境內風險太大。

再三勸說之下,大帥完顏允隻能無奈下令撤兵。

等全部大軍退出山海關之後,時間已經到八月,隨後,魏朝仁的戰報也八百裡加急送到京城。

當戰報到達京城時,李星洲雖與禮部官員又起一些爭執,但也已被皇上立為皇儲,稱皇太孫,入主東宮,當然,暫時還冇有搬到東宮去住。

朝堂內外都對金人的入侵關注許多,還鬨得人心惶惶,畢竟金軍的強悍,這數年來不斷傳人人們耳中。

訊息纔到,李星洲匆匆從樞密院送給皇上看,隨後又在第二天朝會告示天下。

關北軍在燕山府斬首三千四百餘級,金軍苦戰兩個多月無果,已經退回山海關以北。

這樣的訊息令皇上大臣都十分激動,皇上當場許諾加魏朝仁為鎮國將軍,燕山府路節度使,隨後又將魏雨白許給皇孫晉王。

其實此時幾乎人儘皆知,都知道魏朝仁的女兒天天跟著晉王跑,冇貓膩纔怪。

訊息傳出,百姓敲鑼打鼓,歡喜雀躍,這個年代的戰爭不是後世那種東邊打仗,西邊高高掛起的局麵。

如果魏朝仁輸了,從燕山府到開元,沿途百姓都有可能遭滅頂之災,所以百姓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對李星洲來說還有一點很爽,那就是狠狠的抽了禮部那幫官員的臉。

七月以來,禮部官員不斷用他說事甚至彈劾,重點就在他讓魏雨白率軍北上,擔任新軍陸軍第一師師長。

這可是在吏部報備的正四品大官,他安排了個女人,主要考慮魏雨白對關北熟悉,還有他和魏朝仁是父女,他們一起打仗更好配合。

結果吏部官員又是違背祖製,又是禍亂朝綱,亂七八糟的開始彈劾。

偏偏李星洲也是個暴脾氣,禮部的人一彈劾,他乾脆把起芳也加了個蘇州市舶司市舶使。

禮部那些老頭差點氣炸,更加據理力爭,可拿他毫無辦法。

如今燕山府捷報傳來,必然有魏雨白的功勞,響亮的一巴掌打在了那些老古董臉上。

不過這也帶來不好影響,因為又有人傳言起芳是他的情1婦,搞得府裡何芊、阿嬌看他都眼神怪怪的,畢竟在她們看來,起芳是有夫之婦,自己夫君難道喜歡。。。。。彆人的婦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