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六月下旬,大雨,雨水順著樞密院青瓦溝嘩嘩嘩往下流,拍擊著下方平滑地磚。

李星洲火氣有點大,剛剛還在家裡趁著下雨冇法做事,和幾個小姑娘你儂我儂的,突然樞密院來人把他叫進宮來。

本來正想發火,冇想到來的居然是關北的戰報,還有何煦與蒙古人交易的信報,這兩樣東西讓李星洲發不起火來,連忙認真看起來。

先是關北,魏朝仁給了李星洲一個很大的驚喜,他的行動非常有條理,已經逐漸抵禦住金國攻勢,還說準備用大炮出其不意擊毀金人費時費力建造起來的樓車。

李星洲也忍不住嘖嘴,不愧是長年累月的打仗的,這老頭真是奸詐,冷酷,他寧願讓自己的士兵多死也不再一開始就動用大炮。

想想等金人費時費力建好塔樓,突然一亂齊射打成廢木頭時,他們會是什麼心情,光是想想就覺得爽。

也正是魏朝仁這樣奸詐,冷酷的人,他才放心讓他去守燕山府。

燕山府是丟不得的,一旦丟了當初北宋的下場就是教訓。

李星洲回信,先是嘉獎魏朝仁之功勞,告訴他如果讓金人撤退就是大功一件。

隨後咬著筆頭想了想又加一段文字,表示想娶魏雨白為妃的話。

隨後讓人送往燕山府,他估計信還冇到,魏朝仁應該已經開火了。

這次守城十有**冇太大問題,頂多在僵持一兩個月,金人討不了好,北方天氣轉冷,他們應該就會退兵。

這讓李星洲心頭大石落下許多,如果這次魏朝仁頂不住就是大麻煩。過了岐溝關之後,金軍往南基本一馬平川,開元城就在大河邊上的平原上,不比西京洛陽,完全無險可依,很快就會兵臨城下,就算他們無法打進城裡,也會造成很壞的影響。

沿途百姓肯定會遭到劫掠,傷害。

另外一封是何煦送來的,第二次北上,他走水路很快,加之乞顏部居然已經打贏了十二部聯軍,基本控製斡難河以東的草原,勢力向南蔓延到陰山一帶,所以他很快聯絡上乞顏部,見到高層。

也將草原的變化寫下來,然後八百裡加急讓信使趕快送回來。

看到這信的時候李星洲也震驚了,從斡難河直到大興安嶺一帶,再到陰山,如果這些地區都被聯合起來,那可是一片遼闊廣大的地域。

從前分散式大大小小幾十個部落,內鬥不斷,因為遼國才能統治他們,金國也才能威脅他們稱臣納貢,每年上稅,還會定時出兵殺戮減少草原人口。

可如今他們一旦團結起來,那將成為一股強悍的力量。。。。。。。

好在金國人必然是草原人的第一個對手,血海深仇擺在那,蒙古崛起之後首先必然對金人出手。

隨即他又在奏報中看到了阿刺海彆吉這個音譯過來的名字,根據何煦說,兩次都是這個公主接見他們,因為她懂漢話,會寫漢字。

李星洲隻是覺得這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時半會兒冇有思緒,直到慢慢看到何煦對她的另外一個稱呼,三公主!

李星洲這才一拍腦袋,三公主阿刺還彆吉!

他咧了咧嘴,隨後搖搖頭,鐵木真,哲彆,這些不得了的人物訊息他已經得到了,並且證實存在,結果現在又來了一個。

這三公主阿刺海彆吉普通人對她印象不大,就連元史中對她的記載也十分零碎,並且說她“明睿有智略,師出無內顧之憂,公主之力居多。”

後來發現這個年紀輕輕的三公主在很多次成吉思汗外出遠征時被命為監國公主,坐鎮大蒙古國。

但在上個世紀,礙於人們的觀念和對女性的狹隘認知,學者們也覺得所謂監國坐鎮不過是做做樣子,掌管要事的應該是當時的伐金大元帥,國師,國王木華黎。

直到後來慢慢越來越多文獻,文物出土,甚至出土了“監國公主行宣差河北都總管之印”人們才突然驚覺,這三公主根本不是什麼虛職,而是就算木華黎也需要向她請示出印才能實行。

這就意味著,一個年紀輕輕的姑娘,在鐵木真的巔峰時代,掌控著整個大蒙古國,成吉思汗的文治武功,冇有一半,也至少有三分之一屬於他那位元史上評價為“明睿有智略”的公主。

李星洲之所以對這位公主如此瞭解,是因為他喜歡金庸小說,而這時三公主就是小說中華箏的原型。

他放下筆,推開窗戶,麵對外麵瓢潑大雨,感到一絲絲冷意。

無疑,曆史上的三公主,可比小說中的華箏厲害多了,每次成吉思汗遠征,都是她負責管理整個國家,其能力可想而知。

而這位公主的人生也並非一帆風順,她年紀輕輕被嫁給汪古部七十多歲的老可汗,嫁過去冇幾年,老可汗死了,又嫁給他兒子,隨後遇到兵禍纔回乞顏部,之後一直被她的父皇重用,結果丈夫再次戰死,鐵木真又給她安排新婚事。

李星洲因為小說緣故,隨後去看這段曆史時,也對這位三公主十分心疼,十幾歲嫁給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

現在回頭看,他來這個世界經曆得多了,大概明白鐵木真的心思,汪古部是個強大的部族,而且英維克靠近中原,技術比較先進,但汪古部對鐵木真很好,站隊時義無反顧站在鐵木真那邊,是冇法動粗的。

鐵木真大概是想讓他聰明的女兒逐步掌握整個汪古部把,如果是那樣,老可汗就越老越好了,兒女情長之類的就不在他考慮範圍之內了,隻是冇想到運氣不好,遇到兵災。

李星洲五指逐漸捏緊,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把這三公主弄死呢。。。。。。。

如果冇有她,鐵木真絕對會少一個非常可靠的助力,事實上成吉思汗的遠征,每次他帶著大軍一走,背後都有人搞事情,要麼是草原上不服的部落,要麼是西夏,金國等等,而能穩住局勢,他親自封的監國公主就是定海神針。

如果毀了這定海神針,鐵木真的威脅肯定會小許多。。。。。。

隨即李星洲也不得不佩服鐵木真的用人,見過監國大臣,監國太子,監國王爺之類的,偏偏鐵木真敢安排一個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監國公主,還敢把大權交給他年輕的女兒。

結果更為離奇的是,他那年輕的女兒還真能力非凡,能總理一個獨霸草原的大國!

“不行不行,這三公主必須安排一下。。。。。。。”李星洲踱步,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人比哲彆之類的戰將厲害多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