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阿剌海彆吉指尖有些微涼,草原上晝夜溫差很大,早晚要穿厚厚的衣服,披上漂亮的羊皮才能禦寒,等到正午又會烈日高照,熱得人汗流浹背。

好在草原上的孩子從小就習慣這些,她聽說中原的早晚都是差不多的,再往南,越過西夏,越過天府之地的蜀地,就是大理國,據說那裡四季如春,還有漂亮的孔雀鳥神鳥,它們的羽毛五顏六色就像彩虹,見到就能包除百病,

這些都是南方來的商旅告訴她的,阿剌海彆吉很想去看看,但大概冇機會了。

遠處帳篷周圍到處都是篝火,大家圍著火堆載歌載舞,高聲歡慶,空氣中瀰漫烤肉的香味,奶酒的香醇。

所有人都很高興,因為父王又贏了,這次父王在東方草原上大破十二部聯軍,從此之後,從斡難河開始向東直到大鮮卑山,向南直到陰山,再無人可以與他們爭鋒。

東麵草原上的部族首領要麼臣服,要麼被殺,父王已經控製了大草原數百年來,冇人做到這樣的成就。

身為女兒,她自然為父王感到驕傲,可是。。。。。。

“三公主,快來。”玩伴跑過來,拉著她的手往大帳那邊跑,神秘兮兮說道:“今天來了好多勇猛兒郎哩!”

阿剌海彆吉白她一眼,臉色微紅,被她拉著穿過歡歌的人群,來到大帳側麵,女軍們都在這裡,隔著絹布屏風,外麵傳來喧鬨聲。

外麵是大帳正是父王還有他手下的將軍,兄弟飲酒作樂。

阿剌海彆吉和母親、奶奶打過招呼,大家都很喜歡她,拉著她的手說了許多高興的話,奶奶還送了她一條精緻的金子手鍊。

脫出人群,她好奇的和許多女孩一起躲在屏風後悄悄看外麵的情況。

正中是一些漂亮的女人,是這次父王打敗之後搶來的,正在正中獻舞,大帳上方的火燭燈盞明亮,眾人正在四周的座位上暢飲,高興得東倒西歪。

這確實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十二部聯軍落敗,這決定性一戰之後,草原上自此之後再無人是父汗的對手,他們的部族將成為草原第一大部,孛兒隻斤家族將兩令整個草原臣服。

驕傲,自豪融在她的血脈中,令她激動得微微發抖。

目光轉移,她見到高高在上的父汗,他坐在金座上豪邁舉杯,他的下方是兩位叔叔,她的幾位兄長,隨後就是父汗如今最信任的兩位大將。

一個是父汗的奴隸木華黎,他臉很黑,很少說話,十分健碩,父汗非常信任他,每次打仗都會帶在身邊。

另一個則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人,他十分幽默愛說笑話,說起話來整個帳篷都是他的聲音,逗得躲在帳篷後麵的女孩們哈哈大笑,坐在外麵的人們也哈哈大笑。

阿剌海彆吉也常被他逗笑咯咯直笑,這人真是太有趣了。

而且他可不隻是有趣,身為一個投降的外將,還能坐得離父汗那麼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

那人叫哲彆,是近年來令草原聞風喪膽的人,他平時總愛說笑,逗人開懷,可殺人打仗的時候,誰都害怕見到他。

他起初才投降時不過一個普通帶兵的百戶,可如今已經遊控千戶,帶領父汗手下最精銳的遊騎大軍,這一路過來,軍功數不勝數。

女孩們指指點點,阿剌海彆吉慢慢移動目光,在某一時刻突然停住,她看到了自己夢中的兒郎。

他麥黃膚色,麵貌俊朗,骨架寬大,正坐在末位,正與一些年輕人把酒言歡。

他叫不顏昔班,汪古部可汗之子。

汪古部在草原南方,靠近陰山的地方,他們是最為漢化的一支部族,在這次大戰中,汪古部的老可汗獨具慧眼,他冇有與其它十二部聯合,而是毅然決然站在乞顏部的一方。

這次大勝,汪古部也有大功,父汗高興的與汪古部的可汗結為安達(結為兄弟)。

阿剌海彆吉目光轉動,很快看到了那位汪古部的老可汗,心情也隨之低落。

那位老人已經七十多歲,皮膚褶皺鬆弛,眼睛看起來精明,卻冇有亮光,他很智慧,很聰明。。。。。。。但太老了。

阿剌海彆吉心裡有些沉重,他又看了一眼不顏昔班,心裡無奈,為什麼他是長子呢。。。。。

她聽說漢人都是長子繼承家業,可草原卻是四子守灶,第四個兒子繼承父親的遺產和軍隊。

如果像漢人那樣,她就能嫁給心儀的不顏昔班了。

可如今,她必須嫁給不顏昔班的父親,汪古部的老可汗,那個七十多歲,無精打采的老人。。。。。。。

這是父汗告訴她,汪古部可汗四子已經有了正妻,而正好汪古部可汗的年邁的妻子去世了。

父汗要的隻有地位,隻有聯盟,汪古部太重要,他們在陰山一帶活動,兵強馬壯,又最懂中原的語言文字,所以必須用聯姻籠絡他們。

而她阿剌海彆吉是父汗的女兒,是三公主,整個汪古部隻有兩個人陪得上她,他們的可汗,或者可汗的繼承人,可汗四子已經娶妻,那剩下的隻有汪古部可汗。

她冇有選擇,隻能嫁給那個老人。。。。。。。

想著想著,搖曳燈火變得模糊,身邊的喧囂慢慢聽不見,滾燙淚珠劃過臉頰。。。。。。

“三公主,怎麼了?”有人輕拍她肩膀問。

她連忙收住,擦去眼角淚珠,“冇事,我正聽哲彆叔叔說有趣的話呢。”

那人頓時便不再追問,而是笑道:“哲彆將軍真是個有趣的人,說話總能逗人笑。”

眾人又在屏風後嘰嘰喳喳說起來。

阿剌海彆吉回神,又抹了抹臉上痕跡,認真聽屏風後麵的話。。。。。。

“可汗,這次能贏從景國換來的那些甲冑還有弓弩也很重要。”

“對,特彆是那百套鐵紮甲,簡直刀槍不入,當時紮勒合那些人都嚇傻了。”

“那些中原漢人真厲害,能造出那樣的東西。”

“還有那些弩,慢是慢了,可用起來比箭輕鬆,威力也更大。”

“大汗,還幾個膽小怕死的部落往西麵逃了,說不定去投那太陽汗了,以後打得戰,肯定和草原上的沙塵暴一樣多,我們再找景國換一些吧。”有人建議道。

阿刺海彆吉聽出這是她大哥朮赤的聲音,大哥向來想得很多。

“對,反正這次搶了那麼多馬,再有十萬大軍也用不完。”哲彆粗獷的聲音響起。

“嗯,你們說得有道理,景國的甲冑,弩,長矛都是好東西,值得我們交換。”這是父汗的聲音,她心裡想。

“他們太遠,不然我去搶回來,都不用跟他們換。”哲彆大大咧咧的說,引來眾人一陣大笑。

“聽說金人和景國人打起來了。”

“我覺得金人肯定會打到淮河邊上去,金人打仗還是厲害的。”

“淮河?那是什麼河。”

“滾開,你這比女人還冇見識的玩意,我不想跟你說。。。。。。。”

“。。。。。。。。。”

亂糟糟的聲音再次響起,眾人說鬨起來。

過了許久,阿刺海彆吉聽到父汗的聲音,眾人都安靜下來;“好了好了,我已經決定再更景人做生意,不過上次就是三公主替我跟那些景國商人交涉的,她會漢語,和那些商人認識,這次還是交給三公主吧。

阿刺兀思(汪古部可汗),我的兄弟,現在暫時不能讓三公主跟你走了,等事情辦完再麻煩你北上來接她吧。”

“是。。。。。。。”

聽著她們說話,阿刺海彆吉慢慢放心一些,長長撥出口氣,至少不用馬上嫁去汪古部了,她真的不想嫁給一個老人。

要是不顏昔班能娶她該多好。。。。。。。

少女的愁緒總是剪不斷理還亂,她貴為三公主,卻有不能左右自己的命運,很多亂七八糟的想法交趾在一起,連她自己也恍惚了。

金國攻打景國了,景國應該是擋不住的吧,草原上的所有部落都不敢抵抗金國,每年要稱臣納貢。

要是金人往南打,過了大河那就到景國的首都了。。。。。。

說起景國首都,她還記得那個會造香水的景國年輕王爺,聽說他會打仗,應該不會有事吧。。。。。。如果冇了景國,那就冇有草原上的琉璃器皿,冇有香水,士兵冇有好甲冑,她又會失去很多樂趣的。本就淒然的生活,或許越發冇有樂趣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