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轟隆。。。。。。。

王府港口外的河灣,炮聲絡繹不絕,對岸的山坡上土石飛濺,灰塵漫天,新換裝的一批火炮已經開始訓練許久,而第二批則在今天到位。

李星洲是跟著詩語過來送第二批炮,王府如今財政,很大一部分都花在新炮新槍上,詩語也十分上心。

不一會,狄至和參林也過來,拱手見過。

“練得如何了?”

“王爺,新炮比老炮操作簡單,熟悉之後也更好打得準,現在兩裡外,打一張桌子大小的靶子,十發能中七八發。”狄至激動的說。

兩裡地這樣的命中率已經十分恐怖,在這樣的時代,兩軍交戰時一般前鋒陣地對壘,也隻有一裡地(500米)左右。

“不錯!”李星洲很高興,隨即又提醒:“不過這事不能大意,現在畢竟是岸上訓練,等上船就不好打了。”

眾人點頭,隨即參林道:“王爺,這新炮打兩裡地尚且這麼準,真打起來敵人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兩軍對壘,前陣不過半裡左右,現在隔著兩裡就能把他們炸開花,這仗還怎麼打,再給他們兩條腿也衝不過來。”

眾人哈哈大笑,李星洲也笑了,炮的射程自然更遠,兩裡是最理想的打擊範圍,這個距離能,大概率能每發必中,不過依舊提醒:

“不可輕敵。還有夜戰習訓必須加強,金兵速來以能晝夜作戰聞名,耶律大石也跟我說過,遼國吃了很大的虧就是金軍夜襲,打得遼軍措手不及。”

兩人點頭記下,李星洲也在新軍夥食中隔三差五加了一些動物內臟,以防士兵中有大麵積的夜盲症。

從細微到大局,他必須滴水不漏,這就是李星洲的性格,不做則已,一旦做就力求最好。

又巡視一番,和將士們打過招呼,鼓舞人心士氣之後,李星洲才和詩語一次乘馬車返回。

車廂裡,李星洲收起剛剛與將士們見麵的笑容,愁緒似乎又上心頭。

詩語道:“王爺愁什麼?”

“還能什麼,就是耶律大石那塊又臭又硬的爛石頭,我給他許了那麼多好處,那麼多暗示,他就是死活不鬆口。”李星洲氣惱道。

抬頭卻見對坐的詩語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他也奇怪了,低頭看了自己,冇什麼啊。。。。。。。隨即一把把她拉過來抱住,壞笑道:“你平日最機靈,是不是有什麼好主意?”

詩語輕輕推開他,現在天氣回暖,這麼被他抱住不舒服,“王爺是真傻還是裝傻試探我呢,我可不是那種善妒小人。”

他聽得雲裡霧裡,“這麼又扯到善妒小人了?”

詩語輕輕掐他一下,白了一眼:“王爺是真傻還是假傻,遼王用心你還看不出來嗎?”

他搖頭,耶律大石的用心?他還真冇看出來。

詩語好氣又好笑,李星洲覺得自己的智商被這小娘子看親了,不爽的又把他抱放在腿上:“快說,不說為夫罰你。”

詩語又羞又怕,微微掙紮:“青天白日的,你彆總那樣。。。。。。”

“王爺還看不出嗎,那遼王嗎,每日來王府有什麼怪異處?”

李星洲想了一會兒,搖搖頭:“冇有。”

“哪會冇有。”詩語白他一眼,隨即道:“遼王每次來,都會帶著魏國公主耶律雅裡,次次都是,王爺不想想,商議家國大事,為何要帶上一位小娘子?

再說之前王爺數次向耶律大石提議,讓魏國公主與勳貴聯姻,為讓他們在京中立足,可遼王都以年幼,習俗不同,言語不通等為由拒絕,為何?”

“為何?”

“這還不清楚,遼王心思是想讓王爺娶那耶律公主,這樣他才放心,他在景國無根無枝,隻有攀上王爺才能放心。”

“啥?”李星洲一臉懵逼,以他經驗,他以為耶律大石帶著耶律雅裡就像後世串門,大人都會順帶帶上自家孩子,好照看,僅此而已。。。。。。。

“我不是許他那麼多好處,答應他。。。。。。。”很快他一排腦袋,發現自己又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以後世觀念來看待這個問題。

他確實許諾了,但是承諾值多少錢?現在可不像後世,白紙黑字,有法律保障,他太高估承諾的作用,承諾隻是幾句話而已,極有可能成為空口白話。

所以這個時代最為常見也是最為人們認可和相信的承諾方式還是聯姻,隻有血脈關係纔是最可靠的聯盟方式。

這麼一想他突然幡然醒悟過來,要不是詩語點醒,他還在盲人摸象,為什麼每次談事耶律大石都會帶著耶律雅裡來王府,隻怕德公、何昭等人早就看透了,心裡也有不快,畢竟阿嬌是德公的孫女,何芊是何昭的女兒,一個是他正妃,一個是側妃,兩人能高興纔怪,所以也冇提醒他。

搞來搞去,就他一人還雲裡霧裡,在那苦苦思索呢。

“那小娘子雖是外族,生得明眸皓齒,我見猶憐,王爺真是好福氣。。。。。”詩語輕聲說,話卻酸溜溜的。

他好笑的抱緊她,“彆鬨,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呢。”

其實和取得額婚煙就有政治聯姻的意味,不過何芊和他是早就認識,一起經曆許多。

可耶律雅裡就不同,如果真為拉攏耶律大石娶了她,那就是完完全全的政治婚煙,不摻雜任何情感,這樣的事他是很抗拒的。

“轟!”一聲炸響,校廠上塵土飛揚,青色煙塵升起,綁在旁邊的幾支羊兒嚇得瘋狂逃竄,卻因為被拴住,不斷掙紮,身上的白毛很快被鮮血染紅。

遠處的完顏離和身邊的人激動看著這一幕,這陣勢和當初景軍打遼軍時一模一樣!

不多隨即又皺起眉頭,對身邊以為身著道袍,臉很長,雙肩消瘦仙風道骨的老人道:“玄妙道長,那些羊怎麼不死?”

麵對皇帝質問,老道並不慌張,而是指著遠處羊兒:“皇上,景國晉王用的就是這樣的仙家寶貝,不但炸聲如雷,能驚馬,而且炸後鐵片飛濺,那些羊確實冇馬上死,可等一會他們就會流血而死了。”

“朕記得景軍可以百步之外傷人。。。。。。”

“這個嗎,又是另外一種法子了,此法卻不是貧道專精,是我師叔玄虛的仙術,景國晉王正是得我師叔傳授。”玄妙老道一副高深莫測模樣。

“那哪裡可以找到貴師兄!”完顏離激動道。

“居無定所,無跡可尋。”玄妙道,“不過皇上不必擔心,待到明日,我自登壇做法千裡傳音叫他來。”

“好好好!如此最好!”完顏離激動得滿臉通紅。

“不過麼,此千裡傳音法耗壽元,實屬不易,須上好山珍滋養道體。。。。。。”玄妙欲言又止。

“朕這就讓人去辦,在予仙師黃金千兩,先生儘管去做,隻要能弄出和景軍一模一樣的東西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