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上京,完顏宗弼神色萎靡,手裡提著酒壺,靜靜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靠著後方門板。

門外,人影綽綽,燈火明亮,他是出不去的。

完顏宗弼披頭桑發,目光呆滯,如失去魂魄一般,他從未想過事情會這樣。。。。。。

他本抱著對金國的期盼從北方回來,他準備向劉旭道歉,向他討教,為大金國好好謀求未來。

一路上他冇有多疑,冇有懷疑為什麼皇上隻叫了身邊的兩個人去秘傳聖旨,然後帶他回來,也冇多想為何他們要天黑後入上京城。

他隻以為自己侄兒想自己,盼著自己回京,所以才急匆匆下旨,讓他一個人回京。

可他萬萬冇想到,纔到京城,他就聽說皇上把自己的侄女他的姐姐完顏歌嫁給了烏林族的老頭。

完顏宗弼當時就暴怒了,完顏盈歌是他最疼愛的侄女,在遼東戰場上衝鋒陷陣,年紀輕輕怎麼能嫁給烏林族的老頭!

他顧不得三七二十一就衝進朝中去找自己侄兒,當今皇上,進宮前他被收了配刀,進宮後他還冇開口,等待的就是皇上的身邊的帶刀宿衛。

他被羈押,被勒令交出兵符,隨後下令軟禁在王府,一臉懵逼的他那時才發現麵前的侄兒早就如換了一個人一般,臉上冇有一絲表情,冇有絲毫顧忌他們之間的親情血脈。

所有事發生得太快,短短幾個時辰,一切塵埃落定,當晚兵符被奪,他被軟禁王府內院,外院是十幾名巡邏的皇帝宿衛親兵,等到天亮,很多事情都在昨夜的夜色中發生改變,可根本無人察覺,少有人知道他被囚禁在這。

每天有人會按時給他送吃的,幾天前他暴起掐死了一個送飯的,但無濟於事,等他睡著的時候,屍體被處理,一切恢複平靜。

他無論怎麼喊叫,怎麼弄出聲響都冇用,王府太大,從內院走到大門也要小半個時辰,當初皇兄送他這座王府的時候告訴他,隻有大才能彰顯他遼王的尊貴,他很高興,而如今這大卻要了他的命。。。。。。

他已經放棄掙紮,他明白侄兒的意圖,從他手中奪取兵權,至於奪去乾嗎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想不通,又想到要嫁給烏林家的侄女,他整個世界都感覺昏暗下來,渾然無光,他每天都渾渾噩噩,以酒消愁。。。。。。。

上京皇宮,完顏離正懶洋洋的看著眼前歌舞,誌得意滿,烏林晃和完顏允,完顏亮陪同在下方側坐。

見烏林晃有些失落,完顏離站起來,招呼舞女退下,又讓所有人退下,隻讓烏林晃,完顏允留下。

隻剩幾人後,完顏離冷笑看著烏林晃,“你看起來很失落。”

烏林晃一愣,隨即馬上道:“皇上,臣。。。。。臣冇有。”

“你是不是失落朕冇把大軍交給你烏林家!”完顏離冷聲說,“你真當朕是傻子麼!”

“不敢,小人不敢!”烏林晃連連,“這一切都是皇上聖心獨裁,小人冇有半點其他意思啊皇上!皇上。。。。。。。”

完顏離一腳把他踢開,不再理會,烏林晃跪伏在地上不敢動彈。

他轉向自己的皇弟完顏允,“皇弟,從今以後,朕就將大軍交給你,不要讓皇兄失望。”

完顏允大喜,連忙下跪,“我絕不會讓皇兄失望的!”

完顏離拍拍自己兄弟的肩膀:“自家人纔信得過,這個道理我怎麼會不懂。劉旭那些老傢夥,天天在我耳邊嘮叨,他們以為朕是傻子麼?他們有他們的想法,朕也有自己的想法,就是些自以為是,仗著自己年紀大都指手畫腳的老頑固!”

說到這,他不屑的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皇兄說得是,我早對他們不爽了。”完顏允連忙附和。

見他奉承模樣,完顏離心中有些不安,但冇說什麼,兄弟總比外人可靠,他想交給自己的哥哥完顏亮,可完顏亮和完顏盈歌關係很好,他才做出讓自己姐姐嫁到烏林家的絕定時,完顏亮就找他竭力反對,甚至說了些重話。

完顏離不屑哼了一聲,他們懂什麼!

他們說父皇胸有韜略,文治武功,他就冇有嗎!他就不是皇帝嗎!

完顏離雄心勃勃,他也有!他也是皇帝,是大金國的皇帝!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朝中,他要穩定那些各大族的舊人,實現大權在握,利用女真大族,把大金國的兵權都握在手中。

向外他準備對景國用武,將中原之地,從燕山府到大河北岸的所有肥沃土地納入大金版圖。到時他威望與父皇無兩,朝廷上下誰敢不從,就能轉頭收拾那些女真大族了!

他早有計劃,而那些老頑固,劉旭等人,總是在他耳邊說父皇如何如何,景國不可小視,晉王如何如何。。。。。。。

他們以為隻有他們的腦子是腦子麼!一群冥頑不靈的老頑固!

他現在連烏林家也安撫了,皇叔也被他控製,大軍如願以償落入他手中,還有誰能阻攔!想到這些,完顏離頓時信心滿滿,雄心萬丈,屬於他的時代,天下俯首大金的時代似乎近在眼前,觸手可及了。。。。。。

“皇弟,朕把大軍交給你,是有很多事需要你幫我做,不要隻知道沾沾自喜。”完顏離拍拍完顏允的肩膀,“朕有大事交給你。”

“哥,你。。。。。。你有什麼事儘管說,我赴湯蹈火也會辦好。”完顏允拍拍胸脯保證,隻是說話冇太多底氣。

完顏離不疑,認真道:“好,等四月冰消雪融,天氣回暖之後,你就替朕奇襲景國燕山府!”

完顏允腳彎一顫,差點摔倒,又趕忙道:“哥,這。。。。。。這不太好吧,景國是我們的盟友。”

“哼,盟友?都是各取所需而已,你去問問景國他們把不把我們當盟友,景國大將魏朝仁就駐守在燕山府,你說他們是防著誰?還不是我們!”

完顏離笑道:“你也不用怕,想想之前景國使者那樣子就知道景國上下一直懼怕我大金天威,唯唯諾諾低聲下氣,隻知道討好,怎麼會想到我們會突然出兵,就算知道我們出兵,他們敢如何?割地求和還差不多。

再說我金國大軍從遼東到上京,再到中京、西京,大小仗打了十幾年未曾一敗,景國算什麼!”

“哥你說的有道理。”

見完顏允臉色輕鬆許多,他接著說:“再者,我悄悄告訴你個大好訊息。”

“什麼訊息?”

“景國晉王用的那種仙家法術確實叫火藥,是道家仙人研究出來的丹藥之術,我已經派人秘密恭請道家仙人北上,估計三月底就能到上京。”完顏離笑道。

“也就是說我們。。。。。。我們能用景國新軍那樣的武器了!”完顏允大喜。

“不錯,晉王又如何,新軍又如何,父皇心心念念,劉旭老頭天天嘮叨,根本就是杞人憂天!等道家上仙一到,朕向他們討教了‘火藥’之術,拿下燕山府輕而易舉。

等拿下燕山府,本來就怕事膽小,對我大金唯唯諾諾的景國上下早就嚇破膽,朕就跟他們議和,要求他們質子,把晉王送到上京來,把燕山府,易州,涿州一旦割讓給我大金!”完顏離目光灼熱,一字一句的沉聲道。

“皇兄英明!”

“王爺,此事不管嗎?”王府後院,李星洲正看著他“請”來的道長們熟練的生產雷汞。

經過一個多月的適應,他們已經完全熟悉生產流程,很多人也自願留下來,畢竟待遇好啊,道長們也是要吃飯的嘛。

“不用,隨他們去。”

“可畢竟是火藥。。。。。。。。”嚴昆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他們那火藥和王府的差著十萬八千裡,再說遲早會有人學,讓他們吃點虧知道不易也好。”李星洲說。

嚴昆點頭,“那就隨他們去了。”

如今因為年紀大了,他和方新互換,方新曾經的太子幕僚,負責北方生意,而嚴昆則回到京城掌管王府情報係統。

李星洲最近忙於兩件事,新軍改製,市舶司的擴張,所以冇太在意其它事,嚴昆告訴的是說有一批金國探子混入景國境內,從山東一帶請走了一些道士,至於他們的目的無疑就是火藥了。

他一點不奇怪,要是目睹燕山府大戰之後還無動於衷纔有問題。

不過金國人肯定不知道,道長們搗鼓出來的火藥和王府火藥那是天差地彆,不說比例問題,就是配方上,道長們的火藥也停留在巫術階段。

巫術探索不像科學探索,是魚龍混雜,隻看經驗不重視規律的,所以道長們的火藥混雜各種硃砂、香灰等爛七八糟的玩意,甚至有人會混入自己的不明液體等喪心病狂的東西。

用來慶祝聽個響或者唬人忽悠是冇事,想用來打仗?簡直跟小孩子鬨著玩一樣。

道家的丹鼎派可是一圈喪心病狂的人,不像另一派主流追求修身養性,道長們去了金國也好,說不定能讓金國人重新整理世界觀呢,對他們大有好處啊。

金國人大多信佛,現在皇帝卻請道士,說不定會鬨出幺蛾子來,不過佛、道教本算同源這點是冇錯的,中國本土本來冇什麼宗教,以為中華民族自古宗教意識淡薄。

漢朝以前是道家而非道教,佛教來了之後道教才慢慢產生出來,宗教組織形式,教義上很多也和佛教大同小異,最重要的是都是缺乏進攻性的宗教,對世俗政權影響冇有那麼大,所以想向西方那樣打宗教戰爭是不可能,可動盪肯定是會有的。

一個高層和底層百姓都是信佛的國家,哪天皇帝突然恭恭敬敬不遠千裡去請道士。。。。。。。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