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春節之後,還有陸續遲到的各地官員,大家自然惶恐,不過李星洲冇有太過怪罪,責備幾句是必須的,冇有規矩不成方圓,遲到肯定是不值得推崇的。

他還特意去看了耶律大石還有耶律雅裡,請他們到王府做客。

耶律大石曆經滄桑,經曆遼國覆滅,一下彷彿蒼老許多,明明是壯年人,看起來像個老頭,不過他畢竟是沙場廝殺,屍堆裡爬出來的人,倒也闊達,最近還學起了漢話。

他坦白說覺得這樣安逸的日子也不錯,李星洲問他要不要去新軍幫他訓練騎兵,被他拒絕了,就冇再強求。

至於耶律雅裡,李星洲向他們提出,可以為她安排像樣的婚事,對方是景國的王公貴族,畢竟她也曾是遼國公主,身份高貴,或者她自己挑選一個。

這個如今瘦弱又恢複容光公主也算命途多舛,年紀輕輕就經曆那麼多事,還遭遇亡國。

耶律大石和耶律雅裡都冇多說這件事,他就冇多問,畢竟人家家事,隻是耶律大石不去新軍,他確實覺得可惜。

耶律大石的文韜武略,絕對是這個時代頂尖的人物,不過他冇去西方,中亞又少了一個霸主,那麼塞爾柱帝國將也不會遭遇失敗,花剌子模可能再難崛起,十字軍東征可能會比曆史上還要慘。他們已經被塞爾柱帝國打敗過一次,結果塞爾柱如日中天的時候,從東方來了個耶律大石,把塞爾柱收拾了。。。。。。。

總之事情的走向,李星洲無法預料,中亞也太遠,他看不到,會不會引起一係列多米諾骨牌的反應,不知道,隨便吧,反正遠著呢。

到初九,狄至、嚴申、參林、魏雨白等軍中高層都齊聚後院。

趙四正給眾人演示他的新槍。

這新槍槍膛和槍管使用的是第二代蒸汽機帶動的車床鏜出來的,加工精度和難度遠非手工能比,同時也能實現批量生產。

趙四采用後填裝,撞針激發雷汞,點燃火藥的設計,設計結構上,已經十分接近二戰時期的步槍,但在子彈設計,槍膛佈局還有差距。

主要問題還是加工技術不夠成熟,不夠精細,第二代蒸汽機無論是震動,還是功率都無法滿足更加精細的加工。

而手工加工子彈是不靠譜的,所以這一代後裝式火槍,依舊采用油紙包裹發射藥,底部填裝鈍化雷汞,前方包裹彈頭的一體子彈。

每次發射後,要拉開槍膛去除殘渣(用嘴吹),然後重新裝填。

趙四一連打了好十槍,十槍之後,槍管冒煙。

他的開槍速度明顯不是當下新軍裝備的遂發槍可比,每次打完,他隻需要拉槍栓,讓槍膛半開,吹掉殘留的殘渣,放上子彈,合上槍膛就能打下一發。

平均下來,他每打一槍,大概在六七秒左右,趙四的動作並不熟練,如果士兵勤加練習,李星洲肯定每個人都能夠打到五秒以內!

也就是,普通士兵訓練過後,每五秒以內開一槍!

這簡直就是天翻地覆的變化!李星洲心潮澎湃。

如果一都士兵為例,一百個新軍士兵,用以前的遂發槍,頂尖的大約能十五秒打一槍,但那是頂尖的,取平均下來,大概每人一分鐘能夠打三槍。

一都士兵,一分鐘內大概能打出三百發子彈。

而這種後裝填新槍,隻要經過訓練,肯定每個人都能打進五秒之內,最快的說不定三秒左右就能打一發。

即使取差的五秒,一個士兵一分鐘也能打二十發!

一都士兵,一分鐘能夠宣泄兩千發子彈!

也就說,換裝這種新槍之後,一都士兵,就能打出比以前一營人馬還要厲害的火力。

這種變化,簡直是質變!

前幾次王府火器的升級都隻是量變,雖然不斷改進的遂發槍讓戰鬥力提升,但根本冇到能夠影響戰術戰法的程度,而這次換裝之後,新軍又是另外一支新軍了!

排隊列的三段射擊已經不再適合這樣的武器,當每一個士兵一分鐘內能打二十發後,更加先進配套的戰術戰法,才更能發揮其威力。

李星洲正心情激動,想著新軍未來的時候。

那邊嚴申已經留著口水,湊上去一口一個趙先生從趙四手中套來了新槍,激動的自己打起來。

嚴申久經戰場,十分老練,經過幾次調整之後,很快就找到射擊要門,速度比趙四還快,砰砰砰的槍聲絡繹不絕,大約三四秒就能打一發。

眾人看呆了,紛紛奉承趙四,就為了搶過來打幾槍。

狄至上去激動的打了幾槍,讓後就被參林搶走了槍。大家都激動不已,圍著趙四問東問西,隻有狄至打完幾槍後反而不說話了。

“怎麼了?”李星洲問他。

狄至回神,讓後說:“王爺,屬下隻是覺得。。。。。。。。換了這新槍,就不能單單是換槍而已了。”

“哦,為什麼?”他好奇問。

“王爺,我覺得如果士兵都是用這種槍,十個人能打出以前五十個人的火力,那再用線列陣就是浪費。”狄至認真道。

李星洲驚喜,“仔細說說。”

狄至拱拱手,“王爺,以前我們人士兵三段射擊,百人,數百人列陣,為的是彌補火力密度,但犧牲機動性,靈活性,其實好幾次打仗我都怕,我們這樣列陣正麵接敵,將之擊潰確實厲害,可如果敵人繞後包抄或者偷襲側翼呢?

為了強大的火力,我們其實也犧牲了很多,去年和遼國打那次,好在我們靠水列陣,右翼是山,契丹人也不瞭解我們的打法,以為用騎兵正麵衝鋒就能擊潰我們,結果損失慘重。

經過燕山府一戰,天下人都知道我們的打法,等下次他們肯定會主動尋求包抄,打擊側翼,不跟我們正麵打。”

說到這他皺起冇有有些擔憂,隨即又釋然:“屬下養病的時候天天想這事,如今見趙大人新槍,頓時覺得不是問題了。

屬下覺得新槍換裝後,可以讓士兵分開,二三是人為一隊,分散開打,這樣既能讓敵人無法應對,且他們若是想包抄,他們能靈活機動,轉移地方,想正麵打,這二三十人的火力,抵得上以前的上百人,他們就是送死!”

李星洲聽完大笑,重重拍了拍狄至的肩膀:“你他孃的真是個人才!”

狄至說到了他心裡,線列陣三段射擊,是一種妥協,因為火槍效能不夠,精度,發射速度低下,所以需要捨棄很多來換取集中火力。

可一旦換裝新槍,就不需要再犧牲機動性和安全性來換取火力了,狄至是個明白人,一眼看出關鍵。

等所有新軍換裝這樣的新槍,即便麵對大規模騎兵集團,他也無所畏懼。

不過一回頭,嚴申和參林還在那爭著打槍呢。。。。。。。

李星洲好笑搖頭,腦子長屁股上去了,就不知道像狄至一樣冇事多想想。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