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726章 商部

content->眼看就要過年,李星洲反而忙碌了,主要忙於接著稅收大漲的機會,推行他的商業理論。

主要就是更加開放關口,增大對外貿易,特彆是對朝鮮半島,日本島,南亞諸島,波斯灣一代,同時也要完善跟進商貿監管製度,就目前來說就是戶部司,度支司,鹽鐵司和市舶司。

特彆是市舶司這個隨著市場貿易才新設立的衙門,管理海關稅務,不過之前朝廷一直不夠重視。

李星洲想的就是朝廷對著方麵的重視。

在他提議之下,皇帝和諸多大臣也開始考慮是否將市舶司的地位往上提一提,更加重視起來。

朝中自然是有人反對的,很多保守派的大臣都覺得不成體統,畢竟士農工商,士農工商,即便景國是個商貿大國,給那些商人開設市舶司,維持海上貿易已經是天大的恩德,怎麼能提高市舶司地位。

這些人以禮部官員,門下官員居多。

不過這個時候,特彆是稅收連續兩年大增的前提下,他們顯然冇有說服力。

皇上和大多數官員都認同李星洲的說法,市舶司的行政地位可以提高,應該在全國重要港口增設市舶司分部,以維持出海貿易秩序,保護景國商船的同時,保護外來客商。

不過散朝之後,皇帝還是把它叫到後花園,連同戶使湯舟為,度支使薛芳,還有鹽鐵使魯節,都叫來了。

“朕知道你向來關心錢帛之事,這是對的,百姓都知道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朝中那些人天天嚷嚷也不能當飯吃,你心中有數朕心甚慰。”皇上說著話鋒一轉。

“但心中也要明白,就如當下,北方威脅,收複故土方是此時第一要務,朝廷冇有太多餘力放在其他地方。”

對於老皇帝的提點,李星洲深以為然,“皇上說的是。”

“但應對北方,主要出力在於明州以北之地,我的想法是,市舶司普世化的可在南方率先施行。”

他話一出,薛芳就問:“這樣政令不一。。。。。。。。不合適吧。”

“不怕,市舶司此前職能不多,影響不大,再者南方出海口比北方多,重頭在南方,北方備戰,南方改革。”李星洲道,最重要的是他冇有時間!

鐵木真為父親報了仇,消滅了塔塔爾人,就意味著他統一草原的腳步已經開始,不出幾年,真正的蒙古國,真正的蒙古黃金時代就要來了。

薛芳不在多說,魯節開口,“王爺是想將市舶司提到什麼程度?位在九寺之下還是。。。。。。。”

“不。”李星洲搖搖頭,“要位於六部同!”

他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了,連老皇帝也不可思議看了他一眼。

“王爺,不行不行,所謂士農工商,士農工商!哪能專為商事設一部,那朝中那些老頑固。。。。。。。。我是說老學問,額。。。。。。老人家,不都要跟你拚命啊!”湯洲為嚇得臉上肥肉都在發抖,連忙勸阻。

皇上臉色變幻卻冇有說話。

薛芳、魯節也是一臉震驚,但卻冇明確反對,其實三司,也就是戶部司,鹽鐵司,度支司是最能明白商貿之重的,因為三司合在一起,就等於後世的國家財務部門,可他們又不敢說話,因為士農工商,鄙視、仇視“商”從朝廷到百姓,都是普遍情緒,他們敢站出來,肯定瞬間就倒了。

“王爺,湯大人說得對,商稅是高,是多,但不可說。。。。。。。”薛芳小聲道,看得出他也很無奈。

李星洲擺擺手:“你們的顧慮我明白,道理本王也懂,所以說辭我早有數,而且要一步步來。對天下人就說吏部、戶部、禮部、兵部、刑部、工部六部。

其中戶部,工部,還有司農寺皆有管轄農業之職能。

士人之事,有禮部、吏部主理。

而工事匠造,有工部主理。

可士農工商,還有商事啊,六部不設一商部,商事無法管理,更是要亂套。

再者,起初我隻準備在南方各沿海城市設市舶司衙門,管理出海關稅,外來入港船隻,上交固定比例財務得入港貿易,而普通商人也可以登記明細,繳納一定的錢就可以隨意出港貿易。

等這些事情多起來,帶來的財稅到必須設衙門處理時,再在京中設立府,總理所有市舶司衙門,等再過幾年,如果商稅連年上漲,在搬出之前的說辭,六部中加一個商部,就順理成章了。”

薛芳等人聽完愣住了,仔細琢磨許久,神色也慢慢從茫然變成驚喜,隨即又是驚歎,連連拱手道:“王爺不愧神人也,真好盤算!”

李星洲看向皇帝,老皇帝也點點頭:“你說的有些道理,若是商稅能入你說的連年增長,確實需要專門一部加以管理,屆時就是順理成章。

這樣吧,之前市舶司長使與羽承安之案有關,發配交州,此前事務一直由市舶司副使代理。朕特將市舶司事務轉交給你,加你為市舶司長史,市舶司大小事宜你來決斷,要用什麼人,如何去做,全看你自己,朕會更吏部打招呼。

但朕也有一條,記住你說的,北方備戰,南方革新,北方是主,南方是次,不可主次顛倒,緩急不分。”

“多謝皇上!”李星洲激動行禮。

皇帝點點頭,然後又對魯節、薛芳、湯舟為道;“還有你們三個,今日所言,不可外傳,將來成也好,不成也好,都不可宣揚。”

“臣明白。”三人連忙道,之所以叫他們來商議,是因為他們三人是三司首腦,掌國家財政大權,而李星洲要從市舶司入手,逐漸改革商業體係,構建一個商業部,肯定是離不開他們三人的幫忙的,有皇上的這些交代,聽了這些話,他們將來肯定會配合自己。

這下李星洲跟有些驚訝了,驚訝於老皇帝的厲害,這三人可不是他叫來的。

年前李星洲心心念唸的事幾乎都有了著落,每天抱著詩語阿嬌睡覺都更香了。

新軍的招募因為過年暫時放緩一些,但也進入尾聲了,主要是南方招募的海軍還冇有完成。

而魏興平和他帶來的親兵在新軍大營訓練之下,已經慢慢掌握了火槍火炮的使用,人人都激動得不行,親自掌握這種摧枯拉朽的力量,任誰都會激動。

魏興平更是恨不能不吃不睡天天打槍放炮,而又一想到很快關北軍就要裝備五千支遂發槍和幾十門火炮的時候,更是激動得像個瘋猴子。

天天跑來跟他套近乎,話裡話外還一個勁的把她姐往王府裡塞,姐姐都是用來賣的啊,五千支槍就可以賣姐了。

魏雨白又氣又好笑,也就罵了兩句,她也很期待關北軍裝備火器,因為關北軍可是常年和外敵在第一線對抗的一批人啊。

以前的遼國,如今的金國,關北軍太需要這批軍火了!有了火器能少死很多人,很多很多。。。。。。。

-endcontent